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听得他把监狱长手下的亲信比作太监,狱警a哈哈大笑。m.eqeq.net

“转身运动,预备,起~”

广播- cao -正播到转身运动这节,全- cao -场的犯人齐齐转身,狱警a和狱警b笑到半途,扫了眼满场灰扑扑的犯人,忽然都苦笑了一下。

狱警b踢开脚下的一颗小石子:“这个鬼地方,连只母蚊子都没有,比太监多个屌也没屁用。”

“是啊,”说到这个,狱警a也是意兴阑珊,“纳粹就算是皇帝,这里也没妃子给他玩。这最近的镇子还得开一小时车,镇子上的妓女又老又丑,啃都啃不下去。”

“这你倒说错了。”

“啊?”狱警a没想到狱警b竟不赞同他的话。

“纳粹没老婆没孩子,在黑水港一待十年,你以为他真是太监?”

“那……”狱警a犹豫着,不知该怎么接话。

“这里面,”狱警b朝着正在做- cao -的犯人们努了努嘴,“他会挑好的,慢慢玩。”

第4章 玩几个囚犯,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关于监狱长的传闻,并没让喻峥嵘觉得不可思议。

黑水港地处偏僻,最近的镇子都离着一百多公里,男囚监狱不能带家属来生活,被分到这里来的人,无论是囚犯还是狱警,无不盼着早日离开。

监狱本来就是法外之地,监狱长对所有事务都拥有绝对的权力,玩几个囚犯,又算得了什么?

念及此,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起肖申克的救赎里,那个又老又丑的监狱长形象来。

可幸的是,自己已经是“老俞”,入不了监狱长的法眼。

喻峥嵘自嘲一笑,甩掉心里乱七八糟的念头,继续跟着音乐做那可笑的早- cao -。

囚犯们每天早上的固定流程是洗漱--早- cao ---跑步--早饭--上工。

早饭清汤寡水,粥汤中的米沉在大锅底下,吃到多少全靠打饭囚犯的手势,打饭的活儿也是肥差。

这会儿,有人喝到米粥,有人却只有清汤。在这个没有自由的地方,任何一点利益都是让人羡慕的特权。喻峥嵘进去没多久,自然捞不到特殊待遇,好在他也不在意,三两口胡乱吞了早饭,就准备去上工。

黑水港监狱没有财政拨款,完全自负盈亏,监狱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囚犯们的劳作。糊纸盒子、串珠子、吹电灯泡、缝被套、做玩具、织毛衣……任何活计,只要有订单犯人就得学着做。订单多的时候,每个人都加班加点,一天干个14小时的活也不稀奇。

如果说监狱里的囚犯是拉磨的驴子,那减刑两个字就是吊在他们头上,让他们心甘情愿一圈圈转悠的胡萝卜----每人每天完成的工作量都将计算成工分,每月结算,在年末争夺那几个减刑名额的时候起到莫大的作用。

减刑,对黑水港监狱的任何一名囚犯而言,都是难以抵御的诱惑,喻峥嵘也不例外。

最近他们这区一直在赶制圣诞帽,节日用品的订单往往掐着时间点,今天是交货的最后时限。整个车间一片安静,只听见囚犯们给帽子上色的沙沙声。

辛苦的劳作从早晨一直持续到晚上,除了二十分钟的午饭,囚犯们并无一刻休息,终于在晚上六点的时候,赶完了订单。

最后一个纸箱封上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快要抬不起来的胳膊。

圣诞帽上的红色粉尘颜料在车间里到处飞舞,终于松懈下来的这刻,囚犯们相互望望,才发现大家的衣服上,头发上,到处都沾着鲜红的粉尘。

管教抽查了几个箱子,掂出来的圣诞帽质量都过关。他满意的放下手里的帽子,抬头见到一车间的人都顶着滑稽的红头发,终于发了慈悲。

“晚饭后加一次洗澡。”

底下一片欢呼声。

对喻峥嵘来说,吃的不好尚能够忍受,但限制洗澡着实让他难受。能有这么次“加澡”,让自己能清爽的入梦,似乎这一天的辛苦就没白费。

洗澡的位置有限,囚犯们需要分批进去,轮到喻峥嵘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批人。

管澡堂的人一脸不耐烦的催他:“进去洗快点,我要关门了。”

“是,长官。”喻峥嵘答应着,低头进了浴室。

地板- shi -滑,莲蓬头五个一排为一个单元,遍布整个浴室。喻峥嵘就近挑了一个单元走进去,拧开了最左靠墙的莲蓬头。

热水刚刚打- shi -他的头发,从外面又转进来一个人,在最右边靠墙的那个龙头下站定,开始洗澡。

水声哗啦,两人隔着三个莲蓬头的位置,都抓紧时间安静地洗着澡。然而,没过一会儿,这个单元里又挤进来三个人。

喻峥嵘觉出不对劲了。

浴室里已经没什么人了,这三个人非挤进这里洗澡,定然有鬼。

隔着水幕,他用余光看了看那三个人,只见他们径直走向右边角落里那人。

“嘎吱。”

一个纹了满背纹身的囚犯伸出手,关掉了最右边的莲蓬头,然后又朝着喻峥嵘的方向努了努嘴。

跟班走到喻峥嵘面前,不由分说地关掉了他的水龙头。

“哥们,澡堂关门了。”

喻峥嵘抬眼看了一下右边,角落里的人被堵的结结实实,只能看见侧脸。

黑色头发,刘海微卷着贴在额前,看上去很年轻,长着张不错的脸。

跟班见喻峥嵘在看,往他跟前挡了一下。

“黑哥办事儿,别找抽。”

第5章 走的那天他还- cao -过我

喻峥嵘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收拾起自己的毛巾肥皂,转身走了。

不管这个黑哥是不是真的有势力,自己才来了一个多月,惹不起任何一个人。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