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章 这逼看着清纯,骨子里骚的很

“时间到,熄灯!”

晚上九点,随着管教一声令下,整座监狱陷入一片沉寂。

一排排监室在同一时间被勒令关灯,所有的囚犯在这一刻都必须直挺挺地躺在囚床上,然后,眼巴巴地望着走廊里那盏终年长明的白炽灯。

——就好像,骷髅躺进棺木,望着缝隙里漏下来的阳光。

闭上眼睛,喻峥嵘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略带节奏的比喻。

床板左右宽一米,上下铺之间高一米。

这就是自己接下来三年的人生了。

上下左右望了一圈,喻峥嵘不得不感慨人的适应能力。在法庭上听到宣判三年有期徒刑的时候,他还不能想象监狱里的生活,这会儿入狱刚过一个月,他已经彻底认了命。

言行举止,皆有定规。遇到无论什么级别的管教,必须点头哈腰,让路问好。如何吃、何时睡、怎样做工……人在这里丧失的,除了自由,还有尊严。

“老俞,老俞。”

昏朦的暗处,忽然有人出声叫他。

“什么事?”监室里没人搞得清“喻”和“俞”,虽觉不耐,喻峥嵘仍是应了。

管教刚刚巡视完了这个楼面,躺下的囚犯们都松泛了起来。

叫他那人姓侯,绰号小猴子,去年刚满十八,为了一千块钱的债失手杀了人,被判了十五年。

对小猴子来说,三十出头的喻峥嵘的确是“老俞”了。

“老俞,今天上工,听人说你是副市长的女婿?”

这话一出,监室的各个角落都开始冒出窃窃的声音来。

“啥?副市长的女婿?!”

“我就说吧,冲他这张脸,又是念过大学的,外面的女人都喜欢——不过你居然泡到市长女儿,也太能耐了吧?”

“是副市长——哎老俞,你出事,老丈人也不拉一把?”

“据说高官都关到专门的监狱,伺候的比外面还舒服呢,怎么你老丈人舍得把你送到这鬼地方来?”

“副市长家里,可得什么样啊?顿顿山珍海味还有人伺候吧?”

各种各样的讨论和问题在暗夜的监室里流动,话题中心的喻峥嵘一言不发,直到有人问——

“啧啧,老俞给我们讲讲,副市长女儿,逼长啥样?- cao -起来带劲不?”

“带劲。”喻峥嵘答话的声音不大,却正够整个监室的人听见。

一秒沉默之后,“- cao -”声四起。

“- cao -,老俞!”

“- cao -他妈的!快给我讲讲!老子进来六年了,女人逼长什么样都忘了!”

“副市长女儿- nai -子大吗?一只手捏的住吗?!”

“脸怎么样?你老婆漂亮吗?!”

听得这句,喻峥嵘答道:“不是我老婆,在看守所就离了。”

“离了就离了!出去再找!快给我们讲讲你平时怎么- cao -她的?”

“几天一顿- cao -?千金小姐是不是逼特别紧,和你之前- cao -过的女人比怎么样?”

憋坏了的囚犯们七嘴八舌,央着喻峥嵘说几句解解馋。

喻峥嵘躺在床上,眼睛盯着上铺的床板,忽然笑了。

“这逼看着清纯,骨子里骚的很。”

第2章 通常我不喜欢处

“第一次见面……我看他瞧着我那眼神,就知道他逼痒了。”

监狱里的囚犯大多是暴力犯罪进来的,本来就是社会最底层,在这个荒郊野外的黑水港监狱一关几年,听喻峥嵘用大白话起了个头,很多人已是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了自己的- ji -巴。

“老俞你就吹吧,副市长的女儿要什么男人没有?就算是你,肯定也鞍前马后追好久才给- cao 。”

“闭嘴!”旁边有人握着自己的- ji -巴喝道,“老俞别理他,继续说,快快……”

喻峥嵘嘴角挂着冷笑,不急不缓地说道:“没见了几次他就跟我表白,我说,别玩那些虚头花脑的东西,能伺候好我的- ji -巴再谈。”

“啧啧,老俞你牛!她怎么说?”

“没说什么,直接开了房,脱光衣服翘起屁股给老子舔。”

随着喻峥嵘话音落下,监室交替响起“老俞牛逼”和“老俞吹牛逼”两种声音。

喻峥嵘不以为意,继续往下说:“他是第一次给男人口,技术差得很,舔了老半天我也没- she 。见我穿上裤子要走,他急了,跪在地上抱着我的腿求我- cao -他。”

话说到这里,同监室的囚犯哪里还管真假,只当是个助撸的色情故事。

“喻峥嵘,- cao -我……”

穿越时间和空间,喻峥嵘的脑海里忽然响起那天,某人渴切哀求的声音。

“我叫他骚货,用鞋尖踢他的- nai -子,让他把逼扒开给我看……”

“喔吼吼!什么颜色的!”

周围的人急切问道。

“颜色很淡,他跪在地上,屁股翘的老高,双手扒开了,说从来没给别的男人干过,求我给他开苞。”

下身的涨痛来的毫不意外,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第一次和某人做爱的这一幕,喻峥嵘仍然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