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宋胆 > 第346章乐极而生悲

第346章乐极而生悲

阿里海牙都有点想不通,赵维哪来的胆子要借他的道?

虽然陛下在扶桑与大宋议和的消息已经传遍大元,欲招赵维为驸马甚至是传位的秘闻在上层之中也是尘嚣甚上。

但这就是两码事好吗?领着你大宋的兵,进大元的地,却是太没把我大元放在眼里了吧?

更何况,阿里海牙不单单是和赵维父子有仇的问题,他还是一个坚定的反宋人士。

也就是官职低了一点,且不在中枢。否则,伯颜、阿术都得靠边站,他阿里海牙才是硬杆的反宋第一人。

至于为什么?废话,别说汉人当皇帝,就是汉人在朝堂里多一点,都没他阿里海里的活路。

这些年,他抓了多少汉户良人来充当他的私奴?霸占了多少湖广的百姓私产?阿里海牙自己都数不清了。

但凡有一个汉人骑在他头上,就是必死无疑。

怎么办?如何回应赵维?

阿里海牙陷入了沉思。

此时此刻,他已经不仅仅想拒绝借道这么一桩小事儿了。

他在想,能不能借这个机会,把赵维弄死。死的神鬼不知,或者让人挑不出毛病。

祥兴十一年,夏。

苦等数月,算着日子,到扶桑向忽必烈申请借道的公文都快回来了,赵维才接到阿里海牙的回信,同意借道。

只是这个信…赵与珞看着信不由发笑,“看不出来,这阿里海牙写得一手好字啊!”

字体苍劲,笔法天成,哪像个蒙古人写的汉字?

””而且,这是一封私信,并无湖广行省印信号,他要干什么?

对此,赵维也好,张钰也罢,皆是神秘一笑。

“所以才有意思嘛。”

不做多想,数月筹备,钓鱼城大军早已经整装待发。不管他搞什么名堂,这道都是要借的。

八月初七,黄道大吉,四川置制使、汉中王张钰于钓鱼城南水军码头誓师。

兵分五路。

两路即刻发兵,走牛头寨、白帝城,先得三峡由此出川,绕道甘陕。

一路三月后,出青居城,北上广元。

一路三月后,自神臂城沿江而上,直击成都府。

最后一路,好吧,最后一路有点寒酸,由璐王赵晔领四十文武官员,三个月后,到重庆府去交接。

没办法,重庆根本不用打。

这些年,重庆被神城臂和钓鱼城夹在中间,再加上锦衣卫的当铺就开在重庆城里。从上到下,从大到小,早就被张钰收买的收买,策反的策反。

这回一听说大宋要拿重庆,把重庆守将都乐够呛,终于回家了!

八月二十四,两路宋军计二十万之众,由汉中王张钰、成王赵与珞引兵,赵维随行,兵临白帝城对岸。

守城兵卒吓了个半死,怎么在这儿出现宋军了?

结果,还是守将出面安抚,“别怕,自已人!”

八月二十五,从重庆发到白帝城的八百元舰于码头靠岸。

挂的是元旗,却是给宋军出力。乃是重庆方面负责将宋军送出三峡的运力。

按理来说,三峡并不适合大军通行。

一是,三峡绝险,浪急水湍,暗礁险滩无数,并非浪得虚名。

二则是,瞿塘峡口的滟滪堆。

古语曰:滟滪大如马,瞿塘不可下;滟澦大如鱉,瞿塘行舟絶;滟澦大如龟,瞿塘不可窥;滟澦大如襆,瞿塘不可触。

滟滪乃是一块水心巨石,正对瞿塘峡口的夔门。原来夔门遍是绝险,宽阔江面被两岸绝壁所阻,水流骤急。而江心多了一块巨石挡路。

形成无数漩涡暗流,一个不甚遍是船毁人亡。

这块巨石困扰了三峡无数岁月,直到后世的解放后,才被炸的粉碎,疏通了三峡航道。

然而在这个时空,却是等不到七百多年后了。

宋军占领白帝城的第二天,张钰就命雷火营登上了滟滪堆,四下钻孔埋设炸药。

九月初一,晨。

伴随一声巨响,夔门之前,天崩地裂,乱石横飞,滟滪之险从此只能在史书之中窥探一二了。

烟尘散去,江心再无滟滪,湍流不在,一泄千里。

张钰立时下令,将士登船,大军出川。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李太白绝非吹牛,若无江中险,一日千里绝非大话。

大军早起出发,不过午已在巫山。黄昏时分便入宜都,也就是后世的宜宾。

此地已经是湖广地界,不属四川所瞎。

此地守军已经得到阿里海牙照会,放宋军通行。

而张钰和赵与珞也没有在宜都靠岸的打算,连夜行舟。大军的目的地是江陵,走陆路迂回至汉中。

夜色之中,元军士卒在宜都城头,抱大枪看着宋军过境。心中还在冷笑,“王相调遣十万大军在江陵等你们入瓮,这一趟却是有去无回喽!”

只不过,这宋船怎么这么多?上头可是说了。

宋军既要打重庆,还要打成都和广元,此番奇袭汉中能有多少人?撑死三五万,也可能就一两万精兵。

况且,你借道而行,多了也不合适对吧?

可是,这前队过去都半宿了,后队还没看到头儿呢!

这到底是多少人!?

士卒发现不对,这哪是一两万、三五万!?这起码有二三十万,四五十万都有可能!

好吧,士卒看成这么多也不是没道理。

按他们的认知,行军出征除了人就是马,军械甚少,像是一些大型的攻城器械都能要到目的地之后新造的。

哪知道宋军完全是两回事,现在的宋军出征,人员是占比最小的,马匹和各种重型火器才是大头儿。

八百舟船,有五百拉的是火炮和运送火炮的牲口。

但是话说回来,你现在发现什么都晚了,即便想给江陵的阿里海牙报信,也没宋船快。

千里江陵...宜都下一站就是江陵。

拂晓时分,赵维已经可以在船首眺望江陵城了。

....

——————

阿里海牙....

他的计策其实不复杂,我口头同意了,但是谁作证呢?

既没有行省印信,又不是我本人写的,就算告到忽必烈那,也不是我的错。

你宋军擅自闯境,就算是未来的驸马吧,那也说不过去吧?

到时一言不和,打了起来,死了谁,可是不关我的事儿。

他特意从广东广西调遣十万大军到江陵截杀,誓要赵维有来无回。

“启禀王相,宋军已入江陵界,就要入港了!”

阿里海牙一身戎装,威风八面,稳立码头,眼中的狠辣更是别提了。

什么特么的赵维?八年前没弄你们们父子,那是老子大意,今日便是尔等死期。

吩咐下去,“沿岸回回炮、臼炮莫要打草惊蛇,只等赵维入翁,一举全歼!”

言罢,暗自呢喃,“宋人?宋军?岂是我阿里海牙之敌!?”

渐渐的,晨雾之中,远远现出一个轮廓,乃是一艘江船徐徐而来。

阿里海牙一见,浑身一振,来了!

只不过....

第一艘,第二艘,第三艘,第十艘...

一艘接一艘,怎么就没完了呢?

阿里海牙越看越不对,到最后,铺天盖地,满江都是宋船。

没把阿里海牙眼珠瞪掉了,你特么到底来了多少!?

哦操,出大事儿了!

而对面船道之上,赵维、赵与珞,还有张钰,并身而立。

赵与珞看着岸上渐渐清晰的密布元军,皱眉问向赵维,“若阿里海牙改变主意,临时认怂了怎么办?”

对于阿里海牙,赵与珞没有一丝的怜悯,这个屠夫手中浸满汉人的鲜血。

但是,阿里海牙不傻,打不过,他可以马上反转,你还说不出来什么,却是便宜了这家伙。

对此,赵维冷然一笑,他这趟来,就是取阿里海牙性命的。

认怂?

“认怂也要打!”

张钰一怔,皱眉细思,终道:“宁王慎重,若是对方不主动出击,我们不好出手。”

“毕竟....”

后面的话不说,大伙儿也明白,毕竟要借道,赵维将来还要入元朝为驸马,为皇帝。

就这么给杀了?不占理,借道能不能借来另说,影响宁王计却是得不尝失。

然而,赵维对此却有不同看法。

淡笑道:“汉中王正好说反了,今日不打,将来才会困难重重。”

“今日打了,为的就是将来省些麻烦。”

“本王今天来,就是为了打响这一炮的。你不会以为,一个阿里海牙就值得本王跑这一趟吧?”

这下不光张钰,赵与珞也不太明白了。

赵维看着已经开始生出乱象的港口,长叹一声。

“今日若是不打,中原的汉人也好,蒙古人也罢,依旧当大宋还是十年前的大宋,依旧抱着幻想,觉得元也,好宋也罢,都是一个样。强又如何?终有一败!”

“所以,今天要拿阿里海牙祭旗!”

“旨在告诉那些妄人,现实到底是什么!”

二人一怔,若有所思。

张钰不由发问:“那殿下的现实...到底是什么?”

赵维,“大宋入破境之地,一条腿迈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蒸汽机、教改等等,本王管这叫工业时代,我们已经在向工业社会转变。”

“而反观蒙元,他们依旧是游牧之思,即使占住了中原,也依旧把这当作一个游牧社会,幻想着大蒙古曾经的辉煌。”

“然而,不让他们亲眼看见,他们永远也不知道,工业社会去打一个游牧社会、农耕社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