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仿佛就变成了另一个世界。

凌绝在下来之前还确认自己的背包里有一个野猪人的头套——虽然不知道进剩下的那个什么石岩蟒族究竟在哪里——听石岩蟒这名字也觉得不会在水里, 但还是小心为上,一旦发现对方的踪迹, 他就会把头套拿出来戴上。

和他预测的一样, 这片湖水非常深沉且清澈, 下面没有多少生物,鱼虾河蚌还有一些,但都比他的手还要小。凌绝仗着自己的气息足够长,也没有浮上去换气就继续往下潜。

他慢慢接近湖底,阳光投射下来, 碎成斑斓的色泽, 而他距离那个静静散发能量的不明物却还是很远, 朦朦胧胧摸不到尽头。

凌绝在这里停下了。

他的手摸向背包, 准备把野猪人头套拿出来……此时,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神秘生物终于开口了:“你这时候才想到开启伪装吗?地上人。”

普通人在水下被抓包, 被吓到呛水都是有的,但绝哥向来冷静,脸皮也足够□□不怕被戳, 此时只是静静转过身来, 他看到了一个……尾巴蜿蜒在湖床上,上半身直立起来, 手上拿着三叉戟状武器的蛇人族生物。

它体长约有两米半,上半身和人类有些相似,赤-裸身体鳞片炫目,头发蓬松得像海藻, 耳朵则更像是两片小小的漂亮的螺。

就算是用人类的审美来看,这名蛇人族的长相也完全可以用艳丽来形容,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冷血动物的缘故,他的神情一直都冷冰冰的,显得有点僵硬:“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没想到地上人还是这么急功近利,居然连提前伪装都不做。”

凌绝耸耸肩,心想水下我又不可能说话,大哥你说啥是啥呗。

可能是因为看他吃瘪,还吃在这么个无伤大雅甚至有点搞笑的地方,他直播间的沙雕弹幕们顿时又开始了:

【今天升温八度awsl:哈哈哈哈绝哥想说不能说,想怼不能怼,真是令人心疼233333333】

【蒜蓉麻辣十三香:绝哥:下次再也不下水了,没法说骚话!我恨!】

【一只快乐的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辣椒辣的别问我色号啦:然而只有我的重点全都在对面的蛇人身上嘛!我去也太美了吧!金色眼瞳像猫眼石一样纯净,那五官简直绝了!现在特别火这种啊,什么阴狠俊美型的美男,可攻可受的,哇有人站蛇美人和绝哥的吗?】

【板栗红烧肉天下第一:别吧23333333突然乱站cp,就问你谁攻谁受?谁来产粮?】

【给你比个小心心呀:楼上的嗷嗷嗷嗷你知道上面的人是谁嘛!色号大大啊!明明是美妆区的但每次都靠产粮出名的色号大大啊!!!大大求你别看直播了!笔给你!你写啊!】

弹幕呼啦啦刷过,时间却只过了不到半分钟左右,凌绝盯着蛇人,试探性地想上去换气,被拦住了,蛇人摆出一副不想让他离开这里的架势。

【是辣椒辣的别问我色号啦:哦哦哦哦哦哦哦!】

【虎鲸先生:好啦好啦,别这么激动,圈地自萌啦,最近老有人恶意举报直播间卖cp圈粉的,咱们在绝哥这里也要为他考虑嘛。】

【金鱼妹妹:???卖cp圈粉什么鬼?大家也就是嚎两句没招惹谁吧,我知道有人不吃腐向的,但是上个副本刷绝茉cp的不也挺多,明明都很和谐啊,而且粉丝行为怎么能上升主播的?】

除了这些生性乐观,对绝哥充满信心的老粉丝以外,更多人在冷静分析双方差距。蛇人的身躯比凌绝要修长得多,看它又是长期在水下生活的样子,绝哥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落入下风,这和实力没多大关系,单纯是种族生理特征导致的必然情况,虽然他还能够游刃有余,但也引起了观众的担心。

他们默默计算时间,从凌绝潜下来到现在已经多长时间了?因为一开始没有计时所以现在无法得出一个确切的数字,但至少也有三、四分钟了吧?人类的水下憋气极限是多少?不、还不能用普通的水下憋气记录作对照数据,因为创造记录的家伙是在平稳状态下,而不是在敌人近身的时候……

一旦氧气耗尽,蛇人的优势就会无限扩大。

有人就忍不住说不要再刷什么cp了,没看到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紧急了嘛。

而在此时,凌绝却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他没有再向上游,反而是缓慢地绕到蛇人身后,蛇人测过身躯,被他点住颈侧,蛇人想要出声问他要做什么,凌绝竖起食指,挡在自己的嘴唇前,示意他不要出声。

他的唇角含笑,在这人尽皆知的危机中丝毫没有露怯,反而更加气势十足,就好像蛇人不是这里的土著,而他才是这篇水域的掌管着一样。

一瞬间屏幕外的观众和游戏内的蛇人都脑子发蒙,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凌绝凑近,手臂揽过蛇人的肩膀——

【是辣椒辣的别问我色号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啊笔给你快写啊!!!】

【老司机在嘛:绝哥你这是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那么多玩家你不撩就撩npc啊啊啊!!!】

【梦里什么都有:等等?我有点晕头?刚刚是谁说粉丝拉cp的行为不要上升主播的?我感觉现在是主播行为上升粉丝啊!】

【我想和他练胸肌:说实话,我是直男,但是绝哥总是能撩到我,原因就是因为他不会像你们这些小姑娘一样搞得那么小清新,整一股子粉红泡泡,看着怪烦的——绝哥的撩是成年人的撩啊!带有一种特殊的力量感和攻击性!身为艺术生我完全拒绝不了!阿伟死了!】

【一下打死七个蚊子:等等,上面的你确定你还是直男吗???】

【六神花露水:讲个笑话,我是直男,但是绝哥能撩到我【滑稽.jpg】】

而下一秒,弹幕的主人们就看到他们心中正在撩蛇人的绝哥,一把扯掉了蛇人的耳朵。

蛇人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嗯?”

【是辣椒辣得别问我色号啦:?????????】

绝哥粗暴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他把蛇人的另一只耳朵也拽下来,又薅光对方的头发,然后——然后他居然对着这蛇人的眼睛下手了?

蛇人终于反应过来:“你这个无礼的——地上人!”

凌绝作口型:“终于不装啦?”

此时人们才发现,这名湖中土著的声音居然不是从自己的身体内发出来的,而是来自于更深的地下!一开始他们没察觉到是因为都能看到,蛇人在说话的时候嘴巴动了,自然而然地以为是他在发声,然而实际上却不是?!

湖底剧烈动荡,细细的沙土扬起,把原本清澈的湖水搅得一团乱,在这如同天灾一般的变故之后,一个巨大的生物浮出来,而凌绝面前的“蛇人”则是遁入地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到沙尘缓缓落下一些,凌绝才看清楚,从水底盘上来的赫然是一条足有十几米长的巨蟒!

刚刚用来忽悠凌绝和观众的“蛇人”……只是他的尾巴尖而已。

巨蟒缓缓转到凌绝的正面,但凌绝这时候又不见了,它澄黄色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后,却像是被彻底激怒一般,怒吼嘶鸣起来。

——凌绝早在他露头的时候就潜入更深的水中,往原本被他巨大身躯遮盖住的能量核心游去了。

……

“他们要过来了,”白少阳用手指迅速写道:“我们得想好对策:是跑,还是迎战?”

看起来跑比较合理,迎战则有点莽,但三人憋到现在,早都想痛痛快快打一仗,虽然如此,莫珂接下来还是写道:“但是别给绝哥添麻烦。”

“我们最起码要把这两人带走。”

三人对视郑重点头,在蓝队的两人说说笑笑地往石头这边走,快要看到他们的时候,一个人暴起迎战,另两个人则是冒着被温君雅冲过来杀掉的风险,趁着队友吸引住对方注意力,从石头另一边绕出去偷袭。

“啊!”“卧槽!”他们的计划很成功,虽然没有一击致命,只是一名蓝队队员被捅了肾,另一个更倒霉,被割了气管,而作为吸引注意力的乔乔-李手臂也被对方割伤,只不过对方的武器上没有涂毒,所以没有对他造成严重伤害。

他们的手法实在是烂,搞得蓝队两名队员眼里已经不止有愤怒的光芒,还有更多则是求死的光芒……

伤成这样,肯定会死,被割断气管的倒霉蛋喉咙里“荷荷”出声,乔乔-李急的抓耳挠腮:“兄弟你在说啥,我我我听不懂啊!”

被捅肾的蓝队队员怒吼:“他叫你给个痛快!他-妈-的打成什么东西啊!出去了我就投诉你们虐待!虐待!”

乔乔-李:“哦哦哦!”

一人一刀,两条鲜活的生命被淘汰出局,三人略微愣怔,莫珂最先反应过来:“跑跑跑!蓝队队长还在!”

然而,他们说完这句话,正片湖泊就从中心塌陷、掀起冲天的水柱,不仅把他们卷入这场天灾一样的灾难之中,就连湖边的温君雅都一个脚滑掉了下去。

他情急之中立刻爬上岸,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后面带着巨型生物往自己这里游,五秒钟后,凌绝按住温君雅的脑袋爬上来,而温君雅……却因为被能量核心被抢走所以愤怒地失去了理智的石岩蟒……压在水中动弹不得。

温君雅:“……”

他温和地面孔现在已经是龇牙咧嘴——等他从这个副本出去,一定要让赵安遥写个两万字的检讨,让他好好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为什么明明都是他作孽,自己却要承担这结果!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副本要结束了……

现在看其实也不是写的特别差,只是明显能看到准备得不够齐全,和第一个副本的缜密比起来差太多太多。

以后一定要吸取这个教训唉。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柏柏君 18瓶;想想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