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二五仔的失败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人类和虫族的配合并不是特别简单的事情, 螳刀客的头顶上的触角摇来摇去,都快绕在一起变成天线宝宝了, 纹身妹也get不到他到底想表达什么。然而他们现在的状态很差, 腹背受敌, 就算有什么计策也不好直接说出来,被这个凌绝听到就反而会让他利用。

但两人在这时候也算是齐心,他们都清楚首先要做的事情是越过凌绝,摸到他的背后,那边不管是反打还是逃跑都很合适, 螳刀客的触角继续扭, 嘴里说道:“上了啊小妹妹, 可别浪费我的时间。”

纹身妹:“你还是想想怎么能别拖老娘后腿吧!”

两人同一时间进攻, 螳刀客的武器就是他的那两条能够瞬间覆盖外骨骼的前臂, 他原本穿的是普通衣衫, 手臂这时候爆成两把刀斧,一下子就把衣袖给撕开了,就跟真正的螳螂一样, 他的前臂“刀锋”处还有类似锉刀一样的搓齿, 如果被这大玩意儿来一下子,那绝对不是好玩的。

不过他的变化虽然大, 倒是能够提前防备的,虫族一共就那么几种武器,螳刀客身上螳螂的特征很充足,傻子也知道他的手臂有问题, 他也是个骄傲的人,就没想过掩饰。让凌绝略微有点诧异的反而是纹身妹,这妹子看着小巧玲珑,两条花臂和露出来的小腿都不像是力量型选手,但是在战斗开始之后,她身上的肌肉就跟充气一样起来了。

然后迅速膨胀成一个小炮弹一样结实的金刚芭比。

凌绝:“……”

螳刀客:“……卧槽,还好我没有惹过你……哥们儿你这也伪装得太好了吧!”

纹身妹的声音也变得粗声粗气:“滚你-妈,老子是你娘!”

螳刀客属于虫族的直爽脑壳一时之间没办法处理这句话中含有的信息量,他摸不着头脑地转向凌绝:“一会老子一会娘的,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纹身妹:“你听不懂就说不是人话?马德,你问问人家红队队长肯定能听懂!”

凌绝再次:“……”

【蓝天白云突然暴风雨:23333333333我要笑死!这是来说相声的吧!】

【爱的魔力转圈圈:我现在有点怀疑这副本进来了一群演员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话说那个赵安遥会不会是演员头头!】

【小鳄鱼和小跳蛙:哇,那这么说的话黄队不就有点惨,这俩谐星就是黄队的,赵安遥疑似(虽然他更像个六亲不认的二五仔)黄队的,黄队三个演员啊!】

【鱼人船长曲奇:黄队队长哈克:卧槽你们演我!】

【一枚可可逗: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不会那么简单?对面感觉还挺战意昂扬的,不会就这样逗比下去吧_(:3∠)_】

这时候就还是玩游戏比较多的人能看出端倪来,纹身妹和螳刀客对骂得激烈,手上动作却并没有慢下来。凌绝面上是一副被他们的话影响到,似乎陷入了沉思的样子,纹身妹一通走位左突右突,身体跟个炮弹一样撞击在甬道的墙壁上,她的速度原本并不快,但是每次撞击之后都会有高额加速度,在几下预热之后,她的身体也高速旋转起来,进一步扰乱敌人的视听。

螳刀客的身躯则是在纹身妹的掩护下逐渐进入阴影之中,虫族大都在毒术或者幻术上很有一手,有些是与生俱来的能力,有些却是后天学习的。有些螳螂有保护色的能力,但要说完全隐形,他们还做不到那一步。

这名刺客潜伏在黑暗之中,就连气息都消失了。如果不是他天赋异禀,居然能用后天学到的技巧完全迷惑凌绝的感官的话,就是利用了别的什么道具,或者是有人……暗中帮助。

纹身妹粗声粗气的声音向凌绝左边撞过来:“你再往哪看?”

虽然现在的任务是看管住赵安遥,但还是忍不住把目光和注意力放在凌绝那边的学生妹莫珂倒吸一口气:“小心!”

乔乔-李:“咋啦?”

莫珂:“右边!哦不对是你的左边——不对是右边!”

她的这番话是不需要听的人听不懂,需要听的人根本不用听,凌绝的眼睛动都没动,他抵住左边的肉身炮弹纹身妹的是一把枪,右手却把匕首甩出去,瞄准的是墙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团阴影?

如果不注意的话,可能还会以为这是烛台照下来的影子。

一个漆黑的浑身闪着金属光芒的脑门儿从里面钻出来,它几乎包裹地严丝合缝,三角行的脑门旁边还有并成刀锋的螳臂。

“砰”地一声枪响起来的同时,凌绝的匕首尖也顺利从刀锋旁边滑下去,撬入对方肩膀和脖颈之间的缝隙。

螳刀客嘶鸣一声,他觉得自己的脖子好像断了,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攻击,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力量从他的身体内涌现出来。他的双臂绞紧,带起一阵疾风,想要就这样把还来不及退走的凌绝绞杀在此地,这下子莫珂和其他两人更加无法无视这里,都纷纷惊叫出声,当他们的目光都从赵安遥身上离开的时刻,这个装出一副颓唐样子的家伙也不再顾忌,大方地动作起来。

他偷偷地把一个用于信息素交流的瓶子扔掉,里面原本是液态的信息素——也称为虫族兴-奋-剂的东西流出来,很快挥发掉了,嗅到这东西,原本只是被刺激到神经,令其忘记痛觉的螳刀客陷入更深的疯狂,他的力量一时增大到连凌绝都觉得有点吃力的程度,嘴边也溢出白沫。

赵安遥短促地笑了一下。果然不出他的预料,凌绝对付虫族这个特殊的星际种族优势并不大。

他知道他不了解虫族——这当然不能怪他,赵安遥想着,毕竟是从蓝星上来没多久的,对非人智慧种族的人设说不定还只有一个恶魔呢,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而自己靠这个来阴他,真的说出去,估计还是自己会被人看不起——

但是战斗的时候谁会管手段啊?

他微微下蹲,腿肚绷住漂亮的肌肉,眼睛盯着凌绝光彩更胜,血液从凌绝被螳刀客牵制住的小臂迸溅出来,看着口子是挺深的,两人一时间有点僵持住了。而他的三个队员这时候既不敢冲上去帮忙,也忘了继续执行他吩咐下来的命令——监视自己。

这就是普通人,凭借天赋一时出头,真正到的艰苦危险之中还是会露出软弱的原型来。

赵安遥矮下身形,居然也渐渐隐藏在环境之中,如果有人这时候注意到他消失的过程的话,会惊讶地发现他和螳刀客刚刚的动作是一模一样的!而且效果也一模一样!

难道他也是虫族吗?!

在这危机之中,凌绝却在等待。

现在的情景看起来是很不利于他,红队的其他三名队员都是没有收到过训练的年轻人,他都发现赵安遥的气息消失了,但这三人却一无所知——好在这也是他计算好的。

纹身妹被他一枪打中了胸腹,出气比进气多,已经不行了。但这姑娘还没死,她居然敢于自己当靶子吸引注意,为了帮黑暗中的螳刀客争取机会,乃至做到这一步,这倒是超出预期的;备受瞩目的螳刀客的力量再一步加强,从外人的眼睛看来他已经快要碾碎凌绝,似乎没有辜负纹身妹的期待,然而实际上,真正快要撑不住的人是他才对。

他的确不了解虫族这一特殊的星际种族,因为这是蓝星上从来没见过的。自从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也并没有时间多看点什么种族科普纪录片,或者是亲自去几个虫族星球上旅游一下,但这不代表他没有常识,不会思考。

凌绝计算着时间,赵安遥从外表上看不像是爆发力很强的选手,不过他既然这么自信,就肯定有两把刷子。他和螳刀客的潜行动作一样,如果这种潜行真那么好用,螳刀客大可以在阴影中刺杀他,不用从那团影子里出来。

所以赵安遥也无法例外。

他要等的就是那一刻——凌绝突然发力,螳刀客属于虫族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两下,就跟看到什么可怕东西一样定住了,而他的手臂,那根尖端扎进凌绝的皮-肉之中,但无论如何都无法往下撕裂人体的刀片状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对方扯出来,他惊怒之下更加用力,刀臂却肘关节处被砸碎了,顿时巨大的力量把它像飞刀一样震起来,直直插入旁边的墙壁之中。

而在凌绝的侧边,一个人形刚刚冒出来,他似乎已经是志在必得了,却在最后关头被自己控制的螳刀客的断臂划开肩头,留下深可见骨的一道血痕,鲜血涌出来,可比凌绝的手臂还要吓人了。

围观三人组:“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代表了什么,顿时回头看去——结果五秒钟前还原地的赵安遥当然是已经蹿到了凌绝面前!莫珂捂住胸口很是自责:“嗷嗷嗷绝哥对不起qaq我们没有盯住这家伙!”

凌绝又是一匕首结果掉力量耗尽的螳刀客,他余光中看到一直半睁着眼睛盯着这边动静的纹身妹眼神黯淡,显然是在这一刻才彻底放弃,心甘情愿地被淘汰了。

赵安遥的左肩被螳刀客的断臂划开,他漂亮的面孔头一次正经起来,却又很快摇头刻意把坏情绪抛开,扯到了伤口也就是眉头跳跳,就跟没感觉似的:“行了,别咋呼了。”

这句话很显然不是对凌绝而是对莫珂说得。

“你是算到了对吧?”他逼近凌绝:“你知道他们不会一直盯着我,当我看到这个空隙的时候又会肯定忍不住的吧?你——算了。绝哥,”他的语气越来越激烈,却在最终忍住,戛然而止,重新披上一层甜蜜的伪装,用原本伪装成红队队员的口吻说道:“我没想到自以为已经很高估你,结果最终仍然是低估。”

“我暂时认输啦。”

小混球一边说着一边摇摇晃晃地往后走,凌绝冷眼看他,并没有问他究竟是黄队的还是蓝队的这种不会有回答的问题。赵安遥最终还是一个不要肩膀式地冲刺,朝着之前黄队来的方向跑掉了。

红队三人这才小心翼翼地凑过来:“绝哥,我们先好好包扎一下吧……”

凌绝:“出去再说,这里不安全。”

他们把扔在地上的头套和赵安遥那一身野猪人战神的皮囊收进包裹,也迅速离开这个几乎把黄队尽数埋葬的鬼地方。

……

温君雅坐在一片湖水边沿的石头上,他和他的队员们刚刚占据了一片资源点,那是一个有着很多可以制作成装备和武器的蟒蛇蛇蜕、骨骼的地方,附近的大树上结出了面包树一样的果实,确认无毒之后吃起来酸酸甜甜滋味比市场上卖的水果都好得多,根本不像是野果,甚至有个队友说想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面包树,还是什么特殊品种,等以后自己不玩游戏了就搞个山头种这个。

这番言论引起其他队友吐槽,说就是因为没有地才来玩游戏,有地早就去当地主了,还搞个山头,你在想屁吃云云。

但温君雅是很清楚为什么会这样,这片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湖水里潜藏着为这整个峡谷、乃至整个小小星球补充生命能量的能量核心。

这就是他此行的目标。

温君雅正在观察着能量核心现在有没有充能完毕,以及自己到底怎么下去获取。他的通讯器又响了:“喂,你好呀,请问是蓝队队长温君雅先生吗?”

这欠揍的语气一听就知道是谁,他等对方说完。

赵安遥说:“很抱歉~我没有干掉绝哥,倒是差点被他反杀,莫伊拉帮我挡枪死掉啦,黄队其他人全灭qaq”

温君雅:“……”

温君雅:“莫伊拉替你挡枪?”

赵安遥一只手给自己别扭地包扎,偶尔龇牙咧嘴,螳刀客不是个正经螳螂,他的刀臂上居然有毒的!他颈窝夹着通讯器,听到对方在质疑自己,也并不辩解:“嘿嘿,被发现啦,行吧,是我拉她挡枪。”

回去免不了要给这个大姐好好道歉,甚至有可能会被罚写检讨或者关小黑屋一类的,不过算啦,他觉得好玩就够啦。

“不过我已经和绝哥认输了,这场比赛中我不会再针对他和他的队伍。我的建议是你们快点获取能量核心,别浪费时间,反正咱们的任务并不是要赢得比赛的吗~”

这个没心没肺的二五仔对现实中的自家队长说,然后他很干脆地点出游戏系统界面,选择人退出游戏。

温君雅气的把通讯器扔在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断更了一天,但还是感觉这个副本的问题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设计好。

这不是现在想改能改的了……连载时间紧迫,看完结的时候能不能把这个副本重写吧_(:3∠)_

每次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得够好的时候,最后结果都会打脸,归根结底是因为能力还不够,以后真不能掉以轻心。

在这里和大家说声抱歉,这本是我目前感觉写得最好的一篇,我也不希望其中有不好的副本影像感官,但是现在真的不好大修……

影响大家的观看体验,非常抱歉。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追忆°似水流年、美食美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石小小、祭嘉 20瓶;国民菇、-惧高症 10瓶;柒冉木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