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黄队全灭?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从凌绝那个角度来看, 赵安遥就算能躲开这一枪,他也无法再带走其他红队队员——就连他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把黄队的酷姐拽过来。

这变故真的超出他的预测。他看了一眼罗香的尸体, 这小姑娘之前还傻乎乎地帮赵安遥说话呢。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绝哥这个表情, 我有点方了qaq】

【owo:自从关注绝哥以来, 说实话,我还从来没见到他这么生气的样子……】

【白吉馍:我其实不太能理解?绝哥生气是为了赵安遥瞒过他的眼睛,还是因为罗香死了啊?感觉两个原因都不太够,赵安遥现在暴露自己,也就带走一个罗香, 算是亏了吧。如果是因为罗香被淘汰了……说实话, 非亲非故的, 就是一个副本排在一起而已, 也还没啥感情的吧?】

【鱼粉好吃呀:这个我倒是有点想法, 我感觉绝哥其实很有责任心的, 以前每次副本也都能看出来,很多时候其他玩家不需要他护着,他只要想着自己通关就行了, 但他还是会去护……】

【给我一个碗:啊, 怎么说,突然觉得绝哥不愧是能火灾现场救人的人, 这种觉悟一般人都不会有的啊……】

凌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说成英雄人物了,他把匕首换到反手的位置,更加方便对黄队队长哈克进行绞杀,这个看起来得有三四十岁左右, 络腮胡子长了半张脸的中年人战斗力不像看起来那么强。不过这可能才是他故意打扮成这样的原因。玩家们一开始互相不了解,“保护色”是非常必要的。如果这是在一对一的竞技场上,凌绝不介意陪他多玩一会——如果对方同意支付指导赛的费用的话。

但这不是在今天。

在发现了哈克的藏在强健体表下的疲软之后,他以正常人无法理解的速度迅速展开进攻,节奏突变让他的对手一时间应付不及——酷姐的死亡对他也有一些影响。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攻击打落了哈克的手-枪,凌绝也因此欺身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他用一只手握住哈克掌剑的那只手腕部,牢牢地控制住他,哈克立刻想要后退,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这短短几回合已经完全暴露了几处要害。

他的直播间里的观众还在讨论上一段反转,什么红队赵安遥到底是哪个队的,因为他对红队和黄队的人都不客气,很多观众都猜测他是蓝队派来的,但这样从逻辑上是不是不太通顺?他们不禁卡在这里,到了自家哈神危机时刻就只能发出惊呼,甚至来不及敲下字句。

哈克眼睛紧盯着凌绝,这强大的压力让他有点想要闭上双眼放弃希望,但是浸淫游戏多年也的确是提升了他的心理素质,这时候要是闭上眼,那是真的可以直接淘汰出局了,他还不至于这么怂。

“不知道你有没有试过这个?”哈克努力扯起嘴角,他掏出来一个圆球手指在上面用力搓下——这个看起来土不拉几的小玩意儿是遇到强压就会爆炸的一个小规模炸弹,一般都是用来投掷使用的,偶尔有人用它和敌人同归于尽,不过这是很傻的一种行为,毕竟自己死了就是被淘汰了,就算能带一个敌人走,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然而这就是哈克的选择。

他的目光中涌现出一股决绝,可能当时购买这个道具是有别的考量在,就算是看到了同归于尽这个选项,也只是想着真不行可以刷一波观众的好感度。毕竟这种死也要咬住敌人的主播还是很吸粉的,但是现在,他已经忘记了这些世俗的想法。

这个玩了很多年游戏,反而越来越无法感受到单纯的游戏带来的喜悦的中年人心中忆起来的是第一次玩游戏的时候,那是个很简单很简单的单机游戏,他对付的也是很简单很简单的电脑,但那时候他多年幼啊,什么都不懂的,连“游戏设计出来一定会让玩家通关”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当他终于躲开“对手”的围追堵截,自认为自己是进行了很伟大的自我突破的时候,他激动地跳了起来。

——现在就是那个时候。

所谓强大对手的存在是有意义的,高山就是让人去攀登的……

但他只是这样想,拇指按住的小球却被对方夺去了,他的手腕在对方的钳制下发抖,他听到这个叫凌绝的年轻人说:“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你是一名值得尊敬的玩家。”

哈克发黑的眼睛低垂下去就看到胸口溅出血花,对方很精准地找到了他的心脏。他最终没有登上这座高山,只好含恨被淘汰出游戏。

黄队仅剩下来的纹身妹和螳刀客原本是分头作战,现在队伍里面突然只剩下他们俩,两人心理素质再好一瞬间也有了种“这局要完”的意识,但他们都是性格强势的人,善于逞强但不善于示弱,更别说自动认输了。这两个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好的队友背靠背站在一起,想不到前不久还在斗嘴的对方居然成了自己最后的依靠。

纹身妹:“喂,你会不会谈判啊?”

螳刀客:“卧槽你是在问我吗?”

纹身妹:“卧槽老娘不是问你是问谁啊,问敌人人家会鸟我啊?”

螳刀客仗着纹身妹看不到,愤愤地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想干嘛,不过算啦还是,耍嘴皮子的功夫我可不会,咱接下来能带走一个是一个吧。”

他们两人已经做好了淘汰出局的准备,反而淡定了,和黄队队长哈克一样,寻思着死之前带走几个是几个,多一个都是赚了。

凌绝缓缓开口,打断了他们的交流:“我可以暂时不杀死你们。”

纹身妹愣了一下,随机短促地冷笑道:“你会这么好心?刚刚我的队长问你要不要和谈你说不要——”

凌绝说:“前提是你们必须交出身上所有的道具,并且一直被我控制,在我认可的点位插旗。”

纹身妹听到这里才明白了,感情这家伙是想用自己和螳刀客哄蓝队呢,而且这样下去等到红队干掉蓝队,她和螳刀客两人要道具没道具,要自由没自由,不还是死定了。纹身妹呸声道:“想得美,开打吧,你要是有胆子就单独对我们俩,别让你的队友上。”

她想,如果他们俩能杀死凌绝的话,红队失去了主心骨立刻就会分崩离析,但是凌绝会那么托大吗?

绝哥说:“来吧,我也想看看人类和虫族的配合是什么样子——你们看住赵安遥,别让他离开,也别和他拉近距离,必要时候可以击毙他。”

其他三名红队队员慢慢地走到一起,他们靠着对队长凌绝的信任,就真的准备让他一个人面对黄队明面上仅剩的两个队员。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赵安遥身上,而这家伙到现在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正不嫌事大地往这边瞅,他知道凌绝没在看他,但目光还是忍不住拴在这位队长的身上,那样子就跟个变-态似的,正对着他的白少阳和乔乔-李一阵恶寒。

赵安遥说:“别这样嘛,我知道你们很讨厌我,但是盯着我看又不能过来打我,不就越盯越生气。”

白少阳气的脖子上的筋都出来了,就在几分钟前,他的队友在他身后被人杀害,但他却无能为力:“你这种丧心病狂的小人——”

赵安遥:“丧心病狂是不太够格,不过如果你承认我是你打不过的小人的话,我是可以应承下来啦。”

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进副本之前吃了气球,浑身上下就是两个字:气人。白少阳被他刺激得不轻,差点就冲上去,好在最后被乔乔-李按下来,他指指赵安遥藏在背后的手:“这家伙绝对藏了一手,你现在过去会吃亏。”

“啊呀,被发现了,”赵安遥耸着肩膀说:“别紧张,也别激动,你们过来没什么好处的,不如等等咱们绝哥赢得这一场的胜利之后再说。”

“其实我比你们更希望他赢啦,这可能很难理解吧,”他垂着脑袋,刘海遮住戴着美瞳的眼睛和总是笑嘻嘻的脸:“强者是美丽的,力量本身就具有吸引性,其实我稍微有一些后悔,如果刚刚忍住了的话会怎样?最多可以在这张地图呆三天,为了保证精力,晚上是肯定要睡觉的。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啦,就算是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也会莫名其妙地惊醒过来——不过不要以为我现在这样是因为失眠导致的神经质哦,那就太失态了。”

三名听众听到这里忍不住都在心里想:难道你到这个副本之后的行为都不算失态吗?但他们没说,倒不是想给他留面子,只是觉得这时候好像不该吐槽。

“我是真的很喜欢绝哥啦,他真的很强大,是你们想不到的强大……不够格的人连看到这一点的资格都没有……虽然没有试过,但是在他身边睡觉的话,肯定就不会做噩梦了吧^^”最后,赵安遥靠在墙壁上,他这样轻声说道。

之后他没再说话,而是跟着三人一起等待凌绝的战斗出结果了。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小伙伴说不喜欢赵安遥:大家不用喜欢他的!他是真的有点变-态!二五仔!不咬怜惜他!

等着这个副本绝哥教育他就好!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 2个;颜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她只愿你陪她看夕阳ii、爪子、闻秋雨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