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要慢慢揭开啦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一共九名玩家挨个排好队。

凌绝身后跟着张成, 再后面是三名女玩家, 然后是萧百里齐云苏西, 殿后的人是黄晓杰。

本来苏西说他要走最后的,但黄晓杰觉得在恐怖片里最可怕的反而不是走在最后面而是在中间, 这样背后怎么都会传来脚步声, 他也就没法判断到底是不是鬼怪发出来的, 很容易自己吓自己。

他还举了个生动形象的例子, 就事小时候和同学们去鬼屋玩, 因为太过于紧张入戏,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握住了鬼屋里的道具小刀, 这时候有个同学咳嗽了一声, 他想也不想就往身后捅还好小刀是道具,同学也没出事。

黄晓杰一脸自爆黑历史的羞耻神情说完, 然后诚恳地问苏西:“这样你还愿意站在我后面么”

苏西:“”

于是黄晓杰成功殿后。他手里拿着小刀,反正现在身后没有人, 于是合计着万一有啥摸过来他就用力捅过去,绝对不能给敌人偷袭的机会。

他想得很好,但这短短只有几十米的走廊却不知道怎么地越来越长, 一直走不到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头顶上的灯光又开始晃荡,而仿佛每个人的脑袋上面都吊了一盏灯,他忍不住就抬起头看,自己头上也有一颗泛着红光的灯泡, 正中间有什么东西在转动,黄晓杰仔细瞅了一会, 差点惊叫出声:这里面是一只眼珠呀

这时候他才发现,天花板上也跟刚刚的电梯门一样被肉膜给覆盖了甚至四周的墙壁上也有肉须在盘踞蠕动它们中粗壮的大概有成年人的大腿那般粗,但细小的又如同头发丝一样。它们不是静止的,就像是蠕虫一样有液体在它们的内部涌动,一股一股,把肉须表壁撑薄至半透明,下面又潜藏着什么一跳一跳的,教人不由得担心肉须会被撑炸了。

刚刚张成就是被这玩意儿给攻击了,手腕和脚踝的皮肤都被灼伤,可想而知这玩意儿里面的液体是具有腐蚀性的,如果让它流出来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但想是这么想,黄晓杰却发现长着触须的墙壁往他这边压迫过来了。

他赶忙往左躲,没跨出两步就被人从后面拦住,是苏西,这个明明看起来跟他他差不多大,但感觉却比他靠谱很多的男生说:“小心点。”

黄晓杰再往左看,就发现左边原本是电疗室门的地方已经打开了比右边更加密密麻麻的触须从里面伸出来,盘踞在门的四边,而里面则是黑洞洞的,犹如一张巨口,引诱他走进去。

“我去,这也太特么克系了吧,你说我进去了会不会有人给我发糖吃啊”黄晓杰干笑,刚想回头感谢苏西,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走在最后面的人不就是他自己吗

苏西明明是被他让到前面去了啊

所以身后这个提醒自己的人是谁

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谁给狠狠打了一拳似的又闷又麻,但情急之下的反应速度倒是不慢,小刀是早就从道具包里掏出来了一直放在手里,黄晓杰鼓足勇气回过头往身后扎去

但他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人轻而易举就抓住了他握刀的那只手,脸上懒洋洋的神情,不是他们绝哥还是谁

凌绝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那么紧张,不小心伤到队友可不是好玩的。”

黄晓杰这才放松下来,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四周已经快是漆黑一片,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走廊的尽头,旁边有一扇也被打开了的门,门框四周也都是触手,不同的是这扇门里面有亮光,约莫能看到里面有一个棺材样的台子,上面放了一滩血肉状的东西。

他一开始还以为那是个肉球,或者是厨师案板上放得什么东西,但是定睛一瞧,才发现这玩意儿居然垂下来很多软趴趴的肉条,而这些看起来完全无害的长条到了地面上就互相分化、交合成更多股,知直到铺满整片地板,爬上墙壁、天花板。它们甚至还挤进了通风管道和下水管道,之前攻击张成的触须应该就是这么来的。

恍惚之中,黄晓杰听到凌绝问他:“你为什么不走进去呢”

他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但是对绝哥的信任让他还是强忍着恶心走进去了那血肉状的一大坨怪物就蠕动着触角,递给他一张粉红色的卡纸。

黄晓杰:“”

他身后的人递过来一只滑腻的笔,声音也变得黏稠低沉,呼出来的湿冷的气息就贴在黄晓杰身后,他说:“签字吧。”

“”黄晓杰现在知道哪里不对了玛德这个人根本不是绝哥他要么是被引入了幻觉,要么就是被和队伍里的其他人分开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现在头脑清醒,想起来最初的时候自己的确是走在最后面的,但之后不知道怎么地就把这个设定忘记了。而现在他的身体则是彻底被对方控制,手哆哆嗦嗦地抬起来,接过这根指骨一样的笔,就要在粉红色卡纸上签名了。

黄晓杰拼命地想要逃离这困境,但是最终,笔尖还是落到了艾修斯给他划好了的签名处上。

他急的要翻白眼,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打在他的手上,连带笔和信函也被打落到一边,很快这两样就都被人捡走了。他心中一松,就觉得浑身上下乏得厉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失去意识之前看到地面上原本盘踞着的肉须如同见到了什么可怕天敌一般褪去,露出的是光溜溜但也很坚硬的地面。

天旋地转之中,黄晓杰只看到地面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果不其然很快就砸了上去,疼的他眼泪鼻涕流下来,嘴里含含糊糊地骂道:“神艾修斯dzz”

凌绝和同样是同伴的玩家苏西,以及本来应该是npc的护工晋灼阳先生三个人站在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的太平间祭坛里。

而在房间外的走廊上,还七七八八地躺了一群人,都是玩家们,他们在这一路上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幻觉攻击,不过这是凌绝计算好的。虽然说是要带他们去看邪神,但他也不会真的让这群傻孩子踏进这里和艾修斯面对面。

不过他也没想到这位邪神先生会这么急,刚没走几步就放出来大量的致幻气体,然后玩家们还没有到祭坛,它就把信函都给送上来了,如果不是凌绝在旁边一直关注着这群傻孩子的状态,恐怕他们就把名字签上去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看看手上的一共七张邪神艾修斯发布的还没有人签字的信函,想了想,塞回到苏西给他的道具袋子里,一点也没有分给旁边队友的意思,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抬头问面前这个无论怎样都不应当出现在这里的人:“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而距离祭台上的邪神仅有一米距离,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被攻击的晋先生只是观察着这头血怪章鱼:“我想,你大概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不是吗”

“不然为什么在进入这间房间之前,你要先关闭直播呢”

他的语气平淡轻松,说的是问句,但口吻却笃定的很。凌绝哼了一声:“如果被观众们看到有一名npc等在这里的话,恐怕官方现在已经被检查bug的邮件给烦死了吧。”

他还想加一句“我这是好心帮你弥补失误”,但是话没说出口,晋灼阳就特别默契地接道:“那是要感谢一下你的好意了,突然这么关心我,有点受宠若惊。”

凌绝:“”

凌绝嫌弃地说:“把宠字去掉。”

他们俩这么旁若无人地你一言我一语,苏西在旁边听着都要迷醉了,新说他是来干嘛的年轻人到底没有耐心,忍不住小声提议:“你们要不要出去聊”

晋护工:“苏西,现在是工作时间,严肃点。”

凌绝:“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苏西:“”

所以他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那边,凌绝在教育了年轻的队友之后,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却低柔了许多,他像明显是由人装扮成的npc晋护工先抛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一直在想,你和苏西在这个副本里的目的是什么。”

“之前你们给出的说法是这个副本被污染了,里面有什么病毒一类的,如果不及时找到污染源的话,其他副本也有可能受到污染。这个缘由初听之下是可以的,但是仔细思考就会发现实在是说不过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首先,这么大的一个游戏出现bug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如果在发现污染之后,官方完全可以立刻关闭副本,对外宣称紧急修正,粉丝也不会发现什么问题。但你们没有选择这样做,而是由专人对于副本内的漏洞进行修复,或者说不是修复,而是搜查。”

他看到苏西的张嘴想要说话,伸出一根手指就止住了对方:“不要拿那种副本一旦开启就不能强行中止,会对玩家的精神造成伤害这样的借口来糊弄我哦,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危险游戏的话,恐怕连内测阶段就通过不了了吧。而且,晋护工先生”说到这里,他故意把先生两字咬得极重,似乎带着嘲讽的意味,但又教人觉得他简直是把这两个字咬在舌尖上,莫名地脸红心跳:“虽然你是后面才出场的npc,可以说是在发现问题之后及时进来救场的,但我们的苏西小同志可是从一开始就进入游戏的玩家啊,可不要说这是巧合哦。”

晋灼阳心理素质很好,被他这样问了也没有露出什么来,苏西就不行了,凌绝说完,目光往他脸上一瞥,就什么都清楚了。

苏西只觉得自己是误入大佬对垒的小可怜但他还没有可怜多久,就听到他晋先生说道:“苏西,你先出去吧,我要和这位凌先生单独聊一聊。”

误入大佬对垒的小可怜很快就变成了被老师赶出教室的小可怜,心里更苦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