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与艾修斯先生的亲密接触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凌绝头一次在游戏里吃了个不大不小的瘪。

但他的直播间却因此沸腾了。

凌绝逃生计划直播间暂时成了“aws”的海洋, 阿伟大型死亡现场, 虽然此时还有很多理智的观众认为“绝哥只是被一名不知死活的npc给调戏了, 但他是不会爱上纸片人的”,但仍旧无法阻挡大部分观众疯狂买入晋凌股的趋势。

直到两分钟过去, 弹幕中才出现了不同的话语, 开始讨论这件事情。

李院长狐疑的目光在晋灼阳和凌绝之间平移,但最终,他选择了相信自家员工不会突然变给。

于是用看狐狸精的眼神看着凌绝:“鉴于某些病人实在是不服管束,所以我们将跳过较为温和的水疗,直接进入更加严格的电疗模式。”

他推开电疗室的门,按了两下电灯的开关,都没有反应,李院长立刻认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冒犯,他让金医生和晋护工前去查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但金医生不懂电路,晋护工看起来很全能,告诉院长:“是漏水导致的,电疗室没办法使用了。”

李院长:“”

他气得一甩袖子,声音暴躁估计在楼上都能听到:“那就去水疗室对了,给我查清楚漏水又是谁搞得好事我一直都说一定要打扫干净,不要出这种错”

但是在玩家们看来,他这就是借机发火而已。这让他们更加了解这位第一天还能摆出慈祥面容的院长先生了:一个热衷于权势,喜欢耍威风,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的卑鄙小人。

这样的人,要说他为了一己私利便召唤艾修斯,那可能性还真挺大的。

不过这不是现阶段他们要思考的问题。出生在文明社会的玩家最多在书上故事里看到古老的水疗室是多么残酷,他们自以为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作为病人将要被这种手段“治疗”时,心里首先还是涌上一股恐惧。

“绝哥”黄晓杰忍不住看向凌绝,想要凑近点求安慰,却被那名不知道怎么的气质就是跟他绝哥有点像的护工给推搡到一边去了。

他怯怯地再往回凑,这次反而是被凌绝制止了:“离我远一点。”

黄晓杰:“qaq绝哥不要这么无情”

凌绝说:“对方的注意力现在肯定都在我身上,不要靠我太近,你们分到的火力会小很多。”

黄晓杰立刻又感动起来了:“呜呜呜绝哥你真好呜呜呜你这时候还要想着我们呜呜呜”

然后他就被那个晋护工剜了一眼为什么啊

来不及多做思考,他们甚至还没来及把三名女士护在后面,院长便指挥医护人员用水枪往他们身上喷冷水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啊啊啊啊卧槽”黄晓杰被呲得一个激灵,连蹦带跳地想要躲到一边,而其他玩家也是差不多的反应。他们一时间都是自顾不暇,水压实在是太高了,简直像是箭雨打在自己身上。

齐云刚刚忘了摘眼镜,这时候也被冲到地上,他一边摸索一边提议:“我们我们要不然把病人拉过来当挡箭牌”

这要是第一天进入游戏的时候,他绝对想不到要这样做,只能说这段时间在绝哥的领导下,玩家们的内心已经得到了升华,至少能够主动去发掘npc的多种用法。但是过了一会,他只等到了一只手,那只手上提着他的眼镜递给他:“你好好看看吧,现在哪有病人啊”

齐云:“”

他这时候就发现高压水枪已经停了,水面已经升高到了半人那么高,这一点非常不合理,这个水疗室并不小,而医生护士们拿的水管也没有特别粗,怎么可能才喷了不到一分钟就已经灌了半屋子的水而且排水设施难道是糊弄人的吗

他想要质问李院长,但是当他掏出了系统内兑换的眼镜布,终于把游戏中自己一开始为了耍帅才购买的说是多功能结果连自净功能都没有的眼镜给擦干净之后,才发现了一个事实

水疗室里的病人、院长医生们已经消失了。

他们只剩下自己。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水疗室的四面墙壁加天花板都是死白色,只在角落里有不少蜘蛛网,而脚下则是水泥地,非常简陋,他们进来的时候就觉得好像多少年没有打扫过一样,现在到处都是水,脏兮兮的灰尘都浮在表面上,让人看了就犯恶心。

“我找找排水口,先把水导下去再说。”张成趟着水走了两步,看到脚边好像有一块暗红色的东西,他楞了一下,约莫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还没来得及动一下,脚踝就被黏腻的肉块一样的触手给缠住了,与此同时,他也感觉被缠住的地方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

即使是个大老爷们儿,突然受到了这样的惊吓,张成也愣住了。而这玩意儿还不满于缠住他并且伤害他,还想把他往那个小小的排水口里面扯

张成心中一悚,心想这要是被扯下去了,岂不是要变成腊肠,他快速地从道具包裹里掏出一把小刀,想要割断这狰狞可怖的触手,然而就在这时候,从排水口里又挤出几根肉须,把他握着小刀的手也给缠住了

这变故是突然发生的,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顿时都呆了。

“啊啊啊啊啊”这叫的人却不是张成,而是离他最近的林小鹿。好在姑娘虽然胆小,脑子却转的不慢,想起来凌绝之前提醒过他们要随时把照鬼手电筒放在方便拿的地方,便打开到最强光,照射这触手,终于延缓了怪物拉扯张成的速度。

凌绝这时候原本是在房间另一个角落查看排风口吹进来的粉红色气体,他对这种很不显眼,但能够引起人类幻觉的东西很感兴趣。这玩意儿是艾修斯分泌的,在凌绝的记忆中,的确有某种学乖章鱼会一些幻术,不过这样的情况并不多,大多数血怪章鱼只会使用蛮力。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能出现这样的个体差异,一般是因为召唤者本身的意志,有的召唤者喜欢拳拳到肉,他们召唤出来的怪物在物理层面上会更加强大。而有的召唤者则更爱使用脑力,召唤物也就阴险狡诈一些。

虽然这玩意儿对凌绝几乎不管用他曾经接受过针对精神层面的特训,但估计是这个世界的身体不适应的缘故,他还是稍微愣怔了一下。

但他还是在张成的脚被扯到排水口内,而其他的触须也开始攻击旁边的玩家,比如站的稍微近一点的林小鹿之前,斩断了艾修斯渗出来的所有贪婪之手。

张成赶忙离远,他的手腕和脚踝处出现了一圈皮肤被融化了之后留下的血痕,看起来可怕极了,萧百里扶住他:“出去之后先处理一下,我有急救喷雾。”

他咬着牙点头,另一边,凌绝冷着脸踹开了水疗室的大门。

“速度点,先离开这里,接下来我不可能一直照顾你们,所以跟紧别走丢了,我们得先把这里搜查一遍。”

他刚说完,苏西就急急问道:“是不是应该先把他们送上去”

凌绝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你认为艾修斯会把门都留着,等我们把人送回去再说”

苏西:“”他发觉自己问了个非常愚蠢的问题。到了走廊上,水疗室里的水倾泻出来,立刻降到仅仅能淹没人的脚踝了。萧百里和林小鹿在迅速地给张成做包扎,用急救喷雾喷几下,然后裹一层绷带,他的伤口很快就不往外渗血了。但是事情并没有好转,原本是电梯的那扇门上被一层肉膜覆盖,苏西只是稍微凑近了一点,肉膜就像是感测到了什么一样疯狂蠕动起来,上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凸起,往有人的方向蔓延。

它看起来是想要抓住谁,但因为苏西已经提前退开了,所以只好无功而返。过了一会,这些细小的凸起排成了两行字:“迷途的羔羊们,到祭坛寻找你们的神。”

“神会给你们降下神旨,接受它们,便能得到神的礼物。”

黄晓杰喃喃自语:“这尼玛还挺文艺”他其实想说神棍,但是想想一个邪神自己给自己当神棍,好像有点惨

然而不管这邪神多么惨,居然连个像模像样的代言人都没有,也不能改变玩家们现在就要去和他近距离接触的可怕事实。

凌绝的目光在每一名玩家脸上扫过,他点点头:“排好队,一个跟着一个,捂住口鼻,跟我去里面见一见咱们的艾修斯先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