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玩家同NPC们一起懵逼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当天晚上, 凌绝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在白天探索过一次祭坛之后, 当天晚上立刻再夜探一遍, 着实令人有点意外。

但是问他的时候,他却说“这才第三天, 急什么”, 就老神在在地躺在床上了。

其他玩家不解其意, 但是今天已经搜到了太多线索, 他们也都觉得接下来什么都先别做, 还是先把这些信息理清楚再说比较好。

“之前咱们就说前三个死亡的病人死因好像没什么争议,主要是后面那六个问题比较大, 但是具体是怎样的也搞不清, 现在基本上就很明确了,”齐云还是第一个分析道:“但是我觉得如果要把这个和召唤邪神联系起来的话, 还是没办法确认嫌疑人。”

“你们之前说过,邪神艾修斯能够满足人类的欲望, 钱,权,色, 复仇的欲望,还有什么永生的欲望死而复生咱们先不说它到底能不能达到,问题是,召唤它的人想要的是哪一样”

“我明白你的意思, ”林小鹿接着说道:“每个人都想作用钱权美色,但是他们内心深处总有某一种欲望是能压倒其他所有的想法的, 虽然他不一定能清醒的意识到。咱们现在能确定召唤邪神的人在医护人员中,而不是在病人里,如果是在病人中的话,绝哥殴打他们就不会那么轻松了。我不信这邪神能做到一视同仁,对召唤自己的最重要的那个人和对别人都是一样的。”

一般在电视剧和里,召唤了某种邪物的家伙,要么就是被邪物第一个吸干的倒霉蛋,要么就是和邪物定下了契约,某种意义上能控制这个邪物的牛人。

凌绝之前说过他认为邪神的行为是有受人控制的痕迹的,尤其它递出的那什么少女粉信函就更是如此,没办法相信这玩意儿是一名只有触手的肉块搞出来的。

“因此,我和齐云的想法一样,想要弄清楚邪神是受到谁的控制,只要看它做的事情有利于谁就可以了。”

孟珂举起手:“得利最多的人是不是院长你看他开了这样一家疗养院,几年死了那么多人,居然还能开下去,没有被有关部门查办”

张成想了想,觉得这有点不太对:“但他也仅仅是不被查办啊,如果邪神真是他召唤出来的,这些年怎么都得弄点别的好处吧,我看他的办公室里的东西都是很旧的了”

“所以如果不是为了好处,而仅仅是自保呢”萧百里引出一个新的方向:“就比如说医生吧,他有异食癖,还吃过人的肝脏,这要是说出去他别说当医生了,恐怕命都要没有了,所以也许就是他为了掩埋自己做过的事情,才发现了邪神。”

而脑洞超大的黄晓杰也说:“或许是曾经是护工,现在是门卫的陆青松呢他的日记不是能和护士长白珍妮的日记对上来着,也许是他爱上了白珍妮,但是白珍妮有丈夫,他就设计让白珍妮谋杀亲夫。”

对于对医生金大卫的怀疑,凌绝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告诉黄晓杰:“陆青松爱的人不是白珍妮哦。”

黄晓杰奇道:“那是谁”

“陆青松是基佬啊,”凌绝说:“除非白珍妮现在就去变个性,否则他们俩是没可能的。”

说完,他也不顾其他玩家们愣怔的神情,只是提醒魏兰:“我记得你们说过还看到了什么李雪日记,是在哪看到的上面写了什么”

魏兰:“”

魏兰惭愧地说道:“我去,听到了副本里居然有真的基佬这么劲爆的新闻,我居然都把这件事忘了,有罪有罪。”

其他两个姑娘也是一样的表情,不得不说,她们就是对谁爱谁谁不爱谁这样的事情更敏感些,如果当事双方又是同性的话,那么似乎就更加吸引人,所以一个个居然还有点意犹未尽,想要先搞清楚陆青松的爱人究竟是谁再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孟珂甚至还捂住脸:“我喜欢这个副本,神经病院的设定外加耽美啧啧啧真是太适合啦,等出去了,我要写他一万字”

凌绝:“”

好吧,姑娘们的心思果然是他弄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的世界之谜。

他们打开了孟珂在院长室里拍下来的李雪日记:

1917年7月13日

我听说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不对,不如说是看到的。

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里有很可怕的人。

不,并不是说这里的治疗方式可怕,实际上,今年我们这些新来的病人并没有接受过什么电疗和水疗。就连唯一死去的乔哲斯,他也不是因为治疗意外死亡的。

我是说,这里的病人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有病的。

你能懂我的意思吗1917年的4月,和我一起来到这家精神病疗养院的病人中,有不是通过正常途径进来的。

不,我太傻了,这是我的日记,我能给谁看呢

1917年7月15日

我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我告诉了刘素,他和我是同乡,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了。他还是念旧情的,对我比对其他人要好一些,我和他说了对的猜想,他说会帮我问问院长。

他一边抽着烟一边说:“这些话不要对别人说,等过段时间就帮我申请一次家人来探视的机会。”

虽然我已经没有家人了,继母算是家人吗不,她是不会管我的,她恨不得我死掉才好。但我还是很感激刘素,他看我的眼神也很温柔,我想,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以前从来没有人这么看过我,我居然有点开心。

1917年7月17日

刘素这两天都来找过我,这让一些人不敢接近我了,像他说的那样,我并没有把自己的猜想说出去。实际上我又能说给谁听呢一个精神病人,在警察的眼里都不能算是正常人了,难道要我跑去警察局再被送回来吗

但是探视的事情却一直谈不下来,刘素每次说到这件事,脸色都很阴沉,我其实已经不抱希望,但他却在去与我继母谈论关于我的事情之后气的不行,他连续说了好多句“不可理喻”,我只好劝他不要这样。

1917年7月19日

今天下午刘素弄来了一瓶酒,虽然只是很廉价的啤酒而已,但我们还是喝的很开心。

我们躲在宿舍里,一人一半地喝完了,那之后刘素就醉了,我不知道他的酒量居然这么像个孩子。他睡倒在玛丽床上,玛丽回来一定会生气的。但当时我们想不到那么多,这是我的错。实际上,傍晚的时候玛丽回来了,看到这一切,她着实发了一通脾气,嫌弃刘素这样的臭男人不该碰她的东西,刘素却冷笑说道:“你以为你有多好吗玛丽,别忘了你和他的事,好像还有谁不知道似的。这要是中世纪,被人发现了,你也得被当成女巫烧死利用自己这张脸骗人害人,哼”

他反而把玛丽吓到了,玛丽恨恨地看着他,却反驳不出来。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玛丽长得很美,她喜欢勾引男人为她做事情,据说她以前勾引过医生,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不再接近医生,而是把目标放在院长身上,最近她时常去院长室,金医生也就不敢碰她了。

我以为以她的眼光,会爱上陆护工才对呢。

1917年7月21日

刘素和我说,再在这里混两年,我就有机会出去了。因为我本来就没有病,我就是单纯的胆子小,想得多而已。而精神病院以前死过太多病人,院长也说这样下去不行,他们需要有一个经过治疗痊愈的正面例子,这样的话,身为正常人的我出院机会是最大的。

等我出去了,刘素就会和我求婚。

我高兴极了,亲了他一口,他脸红了。

不过最后他又嘱咐我说,以前的事情千万别提,他现在没办法时时刻刻地保护我,我告诉他,那些事我已经忘了。

但是昨天他和我说的这个好消息,我还是可以和好朋友分享的。这两天玛丽对我好多了,我忍不住就告诉她很多事情,玛丽却哼着说:“是吗,你小心点,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哦。”

我以为她是在嫉妒,但她不说话了。

昨天夜里,我看到她走出去,但我记得她睡前并没有喝水。我想,她一定又是找男人幽会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突然窜出一股好奇心,我也跟着她到了楼梯口,隔着墙壁她正好看不到我,但我也看不到她。

果然,她是在和男人说话,语气轻柔低哑,听得我脸红,隐约间我只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几个词,什么“是时候了”,什么“说话时小心点”,还有“好玛丽”一类的,我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实在不敢再听了,连忙回到屋里。

日记在这里本应当是戛然而止,但诡异的是,就在最后这一页的末尾,有人用红笔写了两个字:“是谁”

看着还怪瘆人的。

林小鹿小声说:“这应该是院长李约翰批的。”

她不好意思的挠脸笑:“这个是在李院长的办公室里发现的嘛,而且,因为我也是老师,常常批改东西,所以能看出来一般人写的字和时常批改文件的人批的字哪里不一样”

要说一家精神病院,估计也就大领导院长会批东西了吧

但众玩家都震惊了:“这尼玛还能看出来啊”

齐云便接着她的话往下说:“能确认是院长的话,我觉得这里的是谁问的应该是那个和玛丽幽会的男人吧,唔,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这个李雪说的是真的,玛丽真的和李院长有一腿”

女病人在精神病院里脚踏至少两条船,没想到被李雪听见了,还记了下来,后来她死去了,日记作为遗物被李院长收好,这才暴露了其中秘密。

但就算是这样,人玛丽还不是活得好好的,一直到他们绝哥驾到才挨了好几顿揍

玩家们便啧啧摇头,把话题回归到李雪日记本身上。首先,现在是能确定刘素之前说的话里有一部分是实话了,他说他和李雪以前就认识,两人还产生了感情,他曾经想走关系让李雪出院,这些都有对应。

孟珂甚至感性地说道:“当时第一次看到这日记,只是忙着拍,都没有注意里面的内容,现在想想还有点可怜呢,这个刘素看着不是个好东西,没想到还是有感情的”

他估计本身就有暴力倾向,在院里压抑的环境下得到了滋长,后来见到了李雪才有意识地想要压抑自己恶的一面,结果没想到李雪死掉了,他恶的一面也就彻底爆发,残忍杀死了害死李雪的罪人。

这样想想,是比较令人同情的。

玩家们略微唏嘘一番,年纪最大也最老成的张成甚至还感慨了起来:“刘素未必是真的爱上李雪,他可能只是想好好过日子,组建家庭而已,结果这个梦也被人戳破,一下子就疯了,所以现在也就自暴自弃了。”

自暴自弃这个词用得好,众人便看着凌绝新想,刘素第一天就被凌绝给打了,结果别人都怂,就他不怂,所以次次都是被打得最狠的,以前只觉得这家伙不正常,怕是受虐狂,现在看来也许是不想活了,就想挨顿揍最好能直接死掉呢

张成就拍拍凌绝的肩膀:“绝哥,不是我说,对npc们好一点。”

凌绝:“”

凌绝翻了个非常缓慢且完美的白眼:“别把你们的智商都用在这些地方,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去拾柴火。”

第四天的上午,估计已经了解了昨天病人们被粘成串串的悲惨境遇,前来进行诊疗的就不只是金医生和王护士,凌绝等玩家甚至还惊动了李院长大人,目前仅存的护工晋先生,神情一天比一天忧郁的白护士长,而他们在早餐之后,便宣布了一个令全员病人为之颤抖的消息:“由于昨天游戏时间发生了令人痛心的暴力行为,今天我们决定重新启用传统治疗室,接下来将对病人们进行电疗和水疗,请病人做好准备。”

这可不只是玩家们呆滞了,连其他npc病人都呆滞了,心想不是吧我们是受害者啊

然而凌绝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们一眼,这群病人顿时有苦说不出:生怕谁不小心说错话,这为人处世跟自己的名字一样绝的大哥就把他们昨天改换信仰的事说出来了

是的,他们被院长医生追问的时候,又怎么敢说实话呢当然是众口咬定只是挨了一顿揍,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于是只好苦着脸,李院长便恶意又得意地笑着,说要带他们乘坐电梯去地下,因为电疗室和水疗室都在地下。

地下可不就是祭坛所处的那一层这就更让人紧张了,只有凌绝这个去过祭坛游玩的家伙大大咧咧走在最前面:“行吧,虽然我不喜欢电疗,但是水疗可以有,这都来好几天了,还没有正经洗个澡。”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然洗浴室是有的,但精神病院里的浴室非常简陋,连热水都没有,每个人都是冲遍凉水就算了。他们男的还好,三名女生比较受罪,不过好在是游戏,做得这么真实只是为了提高代入感,不会对身体真的有什么损害。

其实不洗澡也行,这个副本有没有清洁度的设定,但是总归心理上会不舒服嘛。

凌绝这话一出来,院长医生们就都沉了脸,过了一会,李约翰院长才说道:“你这个病人,也太不把治疗当回事了。”

他们乘坐电梯来到了负一楼,整体结构和昨天凌绝来的时候一样,只是墙上的血影不见了,而头顶上原本摇晃不停的电灯则是也恢复正常,看着除了光比较暗以外,就没什么问题了。

只是另一边上的门上那一扇扇门上的字有点瘆人,像是血写得。

“电疗室”,“水疗室”,“蒸汽室”,还有两扇门整个就是铁锈红色,上面就没有字,也不知道是干嘛的。

昨天凌绝听到的说话声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最里面的还是太平间。

病人们不管是npc还是玩家,看到这意味深长的三个字就都噤若寒蝉,李院长刚要得意,就看到凌绝扣了扣太平间的门:“你好呀,有人吗”

李院长:“”

他愤怒中带着不可言说的恐惧,却不太像亲自去抓人,似乎觉得那样很掉价的样子,对着护工晋先生使眼色,晋先生便走过去,扣住了凌绝的一只手。

凌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他玩家尤其是苏西们:“”

李院长:“”

但晋先生不苟言笑却又自然淡定的姿态让他们下意识地觉得这其实没什么吧就是随便一扣,不小心地把自己的手指扣入对方的手指间而已

甚至这也把一直用骚操作震撼众人的绝哥给震撼住了,他愣了约有三秒,才一把甩开晋先生的手:“干嘛呢你别动手动脚的。”

晋先生这次却是老神在在,用在游戏中只有他们俩能听到,游戏外直播间的观众把声音调大就都能听到的音量说:“我知道,你是基佬。”

“但是身为基佬,每次都把我甩到一边去,我觉得你好像不太称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