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绝哥牛-逼鸭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直播间欢快的沙雕网友掩盖了副本内的严肃氛围。

在凌绝制服了病人, 并且在物理层面上强行改变了人家的信仰之后,其他玩家们也就开始思考自己该问的问题,他们中购买了录音笔的人都偷偷打开准备录音,没有这样高端道具的也背过身拿出纸笔。之前在病人尬歌时候就吃了这方面的亏,这次可不能忘了。

只有凌绝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带,让人怀疑他究竟是想耍帅还是真的不需要,不过大家都很有眼色,不去问他这个问题。他们只是快速地把之前在四楼搜查到的各种线索和凌绝分享了一下。

他们对于如何提问题也稍微探讨了一下,齐云说:“我们要确定,谁来问什么问题,对谁问,怎么问,以免碰到他们的雷点。虽然绝哥的存在他们估计也不敢不回答,或者是说明显的谎话敷衍,但如果打草惊蛇,原本知道的现在就说不知道,也无法确认真假。”

黄晓杰跟个小学生似的把手举起来了:“我们可以学绝哥威胁他们,要扒他们的皮”

其他玩家:“”

齐云推推眼镜:“要扒你扒,行了,别bb。对了,问的时候咱们要注意所有人的反应,别把真正的知情人给漏了。”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但是人串串粘在梯子上,四面都是,要想观察的话他们也就不能站一起。

最终,还是苏西把冷却时间终于到了的砖头收回去,然后把人串串梯子插在小天窗上。本来天窗供一个人过是妥妥的,但是一群人被形态各异地固定上去之后总之,梯子完美地架在了那里,凌绝摇晃两下,还怪结实。

就是被黏在最下面的男npc祁杰快要疼哭了

玩家们四面八方地站住,确保每一名npc都能被他们看到,这时候才开始了审问。

他们看向凌绝,凌绝却使个眼色,让苏西开始,苏西嘴角抽动:“第一个问题,你们中有谁是16年来到这里的之后17年,18年又分别来了几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个问题很简单,白异说他自己是16年最早的那批来的,和他一起来的还有玛丽,当然玛丽和妹妹玛乔瑞是一起来的,还有李强。现在已经死去了的人里,16年来的那一批还有乔哲斯,韩途,舒玥三人。

17年来的人更多一些,女病人中的米小花、克里斯和男病人葛原,祁杰,向小成以及死掉的罗老凯,尤许,赵三李雪都是这年来的。

18年和19年光死人,没来新的人,苏西赶忙问为什么,白异说大概是因为精神病院现在经济情况不好,外面的人已经把这里遗忘了吧。

能说得通,老是闹鬼的地方谁来啊。

苏西抛出第二个问题:“你刚刚说得人数不够,我问你,刘素和卡特白是什么时候来的”

白异脸色突变,只嗫嚅着说“卡特白不是病人”就闭上嘴,但此时苏西已经没有再看他,而是调整了个角度审问刘素:“你自己说吧,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也是18年。”刘素低着头小声说。

苏西:“那为什么白异说18年没有来新人”

刘素说:“因为我原本就是精神病院的,我是工作人员。”

他抬起头,恨恨地盯着苏西:“要不是老子犯犯了病老子现在会在这里你们这些小崽子别太嚣张”

苏西没有理睬他的狠话,他继续问道:“你原来是做什么的”

“门卫,我不干门卫之后,原本是护工的陆青松就接替了门卫的工作。”刘素说。

陆青松是17年来的,这样算的话,他应该是先干了一段时间的护工,所以护士长白珍妮的日记中写的护工先生应该就是他,虽然那时候他已经不是护工了,但白珍妮还习惯性地用之前的称谓。

所以之前在储物室看到的照片上多出来的人,很显然就是刘素了,可惜那时候的照片看不清楚,不然魏兰当时就能辨认出来。

苏西问完了,魏兰接棒,她一上来就问了个直击心灵的:“你们精神病院里有没有什么犯罪的情况之前说水疗电疗死亡的,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内幕确定那是意外事故死亡而不是故意谋杀”

病人们不回答,但魏兰问这个问题不是为了听他们说,而是为了观察他们的动作。不过这里还是有意外之喜的,居然是一直都表现得很胆小的基佬向小成突然大声说道:“我知道有人是被谋杀死的”

“乔哲斯你们知道吗他是被尤许和赵三打死的我还知道这件事里有个帮凶,就是刘素”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刘素听他这样,赶忙呵斥:“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就是帮凶了”

向小成却像是已经压抑了很久,终于在刘素同样也被控制起来的这一天憋不住了一样喊叫:“你怎么不是帮凶尤许和赵三是把乔哲斯拖到门卫室后面的小树林杀害的那时候都说湖里墓地里有鬼,要不是你掏钥匙给他们打开了栅栏,他们怎么能去那地方”

“乔哲斯他本来是要保护我才这样的他们本来欺负的人是我呀结果现在还要被你们诽谤反而说他是恶棍”

他嚎叫完,居然呜呜哭起来了:“凌绝先生,我愿意加入你们这边,但请你一定不要放过这个姓刘的”

刘素兀自辩驳:“你这也是诬陷我啊我承认,我平时对你们是不太好,我是个坏蛋,我有暴力倾向,但是我没有给他们开门啊钥匙是被他们偷走的,我晚上又不会一直住在门卫室里,有备用钥匙就挂在那的,他们来偷,我没注意到,就让偷走了,唉”

从情感上,玩家们不禁偏向至少看起来更加真情实感,而平日里的确是遭到了很多打压的向小成,但不论如何,他们双方都仍然是在说一面之词。如果向小成说的是真的,刘素就是帮凶。如果刘素说得是真的,那么他最多是监管不力,有错误,但不是故意的。

玩这个游戏最需要的就是理智,不要被npc带着跑,所以玩家们并没有对此作出任何评价。

他们开始询问下一个问题:“刘素,你之前说你杀了两个人,是赵三和尤许吗为什么要杀他们是按照故事中的说法,因为李雪是被他们害死的,而李雪是你的女朋友吗”

刚刚还努力分辨的刘素沉默了,他陷入沉重的情绪之中,过了一会才说道:“是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杀了那两个小王八羔子,因为他们该死。他们先是毁了我的工作。自从乔哲斯被他们害死之后,我就得不到院长的信任了。后来我见到李雪也进入了医院,我是本地人,李雪也是附近镇子里的,我们小时候就认识。她她其实没有病,就是胆子小,她爹死了,继母想撵她走,就用这么个办法把她送进来了。”

“我那时候和她说,没有病的话,我就走一下院长的关系,看过两年能不能把她放了。她说她走了也没地方去我就说那你跟我吧,她说行。我们就说好了。没想到几天之后,她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还是怎么了,突然开始说院里有可怕的人,可怕的人做了可怕的事赵三和尤许听到之后,以为是在说他们,就把李雪杀害了。”

“我当时心想,反正我在这干得也没意思,外面已经没有亲人了,女人又被人杀了,不报仇也没有什么活头所以我就杀了他们俩我本来想把他们锯成片片扔进湖里的哈哈哈就算被人发现,也已经锯了一半了赵三只有上半身,尤许剩下下半身两人爬在地上好像两只王八哈哈哈”

他疯癫地大笑起来,要不是手脚被黏住,此时说不定已经手舞足蹈。

凌绝冷不丁地问道:“之后查出来你有严重的暴力倾向,你就干脆以精神病人的身份住进来了”

刘素笑着点头:“是啊,杀了他们两个王八羔子,我也没死,我赚了哈哈哈”

从他身上挖不出什么信息,众人转向下一个目标:“克里斯,米小花,玛丽,我们听说药剂师卡特白是因为给女病人下迷药,才被他的妻子护士长白珍妮杀死的,请问这件事是真的吗那种迷药你们吃过吗”

米小花和克里斯说不知道这件事,只有玛丽看起来是当事人。她都被黏在梯子上面了,手还是忍不住一撩头发:“什么迷药啊,呵,还不知道是谁给谁下的呢卡特就是个傻子,别人说什么他都信,我就说我那段时间身上难受想找男人,他就过来给我喂药了。”

“”众人心想难道除了黄晓杰,这副本里面居然还有一个能够凭一己之力将游戏的评级往上提的牛人在,于是忍不住又问:“喂药是怎么个喂药”

玛丽努力想要翻一个风情万种的白眼,她估计本来是个美女,但在精神病院呆的时间长了,颜值自然有所下降,不仅如此,现在她倒挂在竹梯上,就连翻白眼这样的小动作都要挑战重力:“所以我说他就是个傻子,他用什么百合花和湖水熬了一份汤药,说喝了之后就好了,保证能压火,比修女还修女,呵呵,我就给倒了,这样的男人要他有什么用。”

“”

这个发展虽然教人意想不到,但还是很纯洁的嗯感谢傻子卡特白,他拯救了这款游戏的评级

众人终于问了一圈,最后感觉今天是进入这个游戏之后最爽的一天,虽然之前是差点在捉迷藏游戏中被捉到了,但是自从绝哥过来,形式就来了个大逆转。

他们现在就像是一群志得意满的警察,不管问什么犯人都要乖乖回答。

玩家们便满足地把录音笔和纸笔收起来,这时候却听到他们的绝哥问了一个有点奇怪的问题。

“你们在17年和18年间,有没有听说过附近发生过什么犯罪不是指精神病院内部,而是指附近城镇和村落。”

病人们要不是被黏住了,现在也很想来一个面面相觑,但他们最终还是只能乖乖做出各自的回答“没有吧”“不,我好像听说那段时间有警察来缉毒”“有吗”“我是听说好像有通缉犯”“通缉犯没有吧,我记得是有搞邪教的人来”

好吧,看来是真的问不出什么来了,凌绝也就不再多言,等到捉迷藏的时间过去了,带队去楼下,让黄晓杰和张成等人扛着病人们,把他们扔进湖里冲水,系统兑换的这种胶水遇到水之后就会溶解了。

他也不顾这个天人到水里会不会得病,行为堪称冷酷,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被虐得习惯了,这群病人发觉他不是想用刀子剥开他们黏住的皮肤,而是用泡水的方法把他们分开,居然还感动地一边表忠心一边哭起来。

看得直播间的弹幕都一片迷醉,纷纷说只听说过斯德哥尔摩,但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活的。总而言之一句话,绝哥牛逼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