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苏西为什么你说严刑拷打会那么熟练啊…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之前, 先生明明和自己说过, 对于凌绝的性格, 他看不惯来着。

那时候自己就傻乎乎地当真了结果现在呢你不仅会替他挡门,还一直走在他身后, 甚至在他走路走得跟新来的还没有学会规矩的小学员一样甩来甩去的时候, 一句斥责的话也没有, 一个看不惯的眼神也没有

要知道以前走在街上, 他晋先生走大街上见到时下年轻人这样不正经, 都是会很嫌弃地无视掉的

而如果新学员让他抓到这么浪荡的一面,最次也要写检讨

但凌绝何止比那些家伙过分千倍

苏西只觉得自己都十八岁了, 平时也自诩聪明, 但没想到根本就不了解复杂的大人真正的想法,嗨呀, 他好恨啊

这时候凌绝居然还径直朝他走过来了,这家伙亲密地就要来和他勾肩搭背:“亲队友, 你好呀”

而苏西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这这句话里的队友现在代表了什么他悲愤地看向已经走到了走廊楼梯口的晋先生

结果没想到先生也正好看过来,神情略显不悦地扫着凌绝勾搭着苏西肩膀的手臂。

苏西:什么啊是他勾过来的啊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绝望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既然觉得线索杂乱,我们不如从头到尾把目前知道的所有有用的信息先记下来,”习惯于给学生布置阅读理解作业,所以在玩游戏的时候也很善于读取信息含义的林小鹿提议:“我先说一个我的想法, 之前我们认为病症会赋予人能力,比如说我选择了暴力倾向, 接下来我可能就会比较暴力,但是这两天我都并没有过什么暴力的想法,所以我现在认为,不管是诗歌里还是故事里的病症,他们指代的其实都不是单纯的病症患者,而是个人。”

孟珂最先理解了舍友的想法:“小鹿的意思就是,比如说a有抑郁症,a杀死了b,这里描述就不是a杀了b,而是抑郁症患者杀了b。但这并不代表抑郁症患者就都真的会去杀人,这只是告诉我们,有一个抑郁症患者是这样做的。”

“不一定是一个,也可能是几个。”张成说。

这个人人都能推得出来,没什么好说的,但此条线索的意义是推出来这一条之后还能往下推出什么。

“我们现在能把鬼和病症对上,就只剩下医护人员了,”齐云说:“目前根据医生吃了精神分裂者的肝脏,能确认这里唯一的医生金大卫是异食癖患者。而院长很有权力这一点我也觉得很值得在意,这是说明他是偏执症患者吧”

黄晓杰此时也加入了讨论:“我觉得八九不离十了,你想想,这是一家精神病院,要说到有权力,那果断得是院长吧。”

但是其他人就算不清楚了。众人又是一顿苦思冥想,还是苏西突然开发出了一个新思路:“我们这样想啊,精神病院里除了九个玩家,还有三组人对吧,鬼,医护人员,和病人,那一共是二十七个个体,但是从故事和歌谣里面看,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案子在身上啊”

没有案子的是不是就不太重要那他们可以先把这些小透明放在一边把故事里面讲病人和鬼的先排除掉,只看还有几个人,那些人就都是医护人员,然后再和歌词对起来,符合病人的也排除掉,剩下的就很明显了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也不难,最后就列出来一张纸:

偏执狂疑似院长

令人恐惧的基佬令人可怜的应该是被打死的乔哲斯,令人恐惧的是谁

抑郁症并非看起来的无害

异食癖疑似金大卫医生

精神分裂伪装他人并使人失去身份的是哪一个

魏兰想了一会,以女性的直觉又指出来一个:“这个并非看起来无害的会不会是护士长白珍妮”

众人一想,这还真的有很大可能护士长白珍妮天天愁眉苦脸,虽然不能说这样的人就是抑郁症,但这个游戏里的各种病症和现实中的本来就不一样,而她这样一个和病人们说话都从来不大声的温和不管是真的还是装的女性,居然能杀死丈夫也的确是配得上这句评语了吧

那就先暂定是她。

萧百里又突然想起来了一个人:“你们说令人恐惧的基佬是不是门卫他帮助两个病人殴打基佬致死,但是后来又杀死了这两个人”

“那也不对,”记忆力不错的张成想起来后面的一句话:“门卫不是和恐惧症患者李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么他是为李雪报仇才杀的人,李雪可是个妹子啊而且他会帮人杀基佬,我怀疑他恐同。”

黄晓杰很懂地接着说:“也不一定,不是都说恐同即深柜。”

众人:“”

萧百里拍着黄晓杰的肩膀:“小伙纸,没看出来,你知道的还挺多啊”

黄晓杰嘿嘿挠头傻笑:“是吧,我们班上的女同学都是这么说的。”

他们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瞎扯,这时候苏西才发现一直都少了一个人,转身一看,凌绝正坐在一旁的床上对着两张报纸来回看呢

但这两张报纸却是他昨天偷病历的时候,不小心夹带出来的东西。昨晚上过得一波三折,他见到邪神的时候没怕,偷东西的时候也没怕,就最后被凌绝抓了个现成的时候心脏砰砰跳得厉害,那之后两人在屋外对着月光看病历还能看到一点,报纸上的小字就真的是瞅不清了。

今天早晨又要搜身虽然这是先生和他说好的,而且这样搜身根本搜不到什么,还能帮他们争取一上午的时间,第三天上午他们的诊疗安排原本是复古电疗水疗,而第四天第五天就更加过分,算来算去只有第三天这个是能躲掉的。如果同样的办法在第四天用的话,估计院长会让他们搜完身再去诊疗,这样就避不开了。

虽然不用怕,但时间的确紧迫,那两张报纸他一直没时间看,居然就给忘记了,甚至都忘了拍照片,就这样大咧咧地拿出来。

直到现在才想起来,但报纸在凌绝手里,他不好直接拿过来,只能扭扭捏捏地凑过去问:“上面有什么值得看的”

凌绝这次没有笑话他小孩子气,听他问,也没卖关子就说道:“是有几条新闻比较引人注意。”

他把两张报纸摊开,先说第一张:“很破旧的这一张的时间是一百年前,确切来讲是1819年五月份的地方报纸,讲位于此地的一家修道院近期总是有灵异现象,修道院内的修女修士因此有很多都离开了,而就在两天前,修道院的院长皮特白放火少了修道院。有人说,他在烧修道院之前,曾经大声喊过要烧死异端之类的话,但也没有确切人证,最终只能当成谣言来听。”

这张报纸看起来都是皱皱巴巴的,如果没注意的话可能会认为这就是两张废纸,但把上面的每一条新闻都好好看过了,才能找到一些细节。

这报纸是一百年前的,当时的纸质量没有现在的好,保存到今天都脆得很厉害了。除了这一块新闻以外,其他地方的很多字迹也已经模糊不清,能够看得出来,只有这一条新闻是受到了保护的。

但是这样一张被人保存得很好的报纸,怎么会被当成废旧文件一样扔在诊疗室的抽屉里呢

至少应该做个剪贴报,给好好地收起来才对啊。

除此之外,里面的内容也值得考究,就在圣约翰修道院所在的这片山谷,1919年居然发生过这样一件大事,尤其当时的修道院院长也叫皮特白,和被护士长白珍妮杀死的卡特白又是一个姓氏,这就教人不由得不想多了。

从新闻上看,当时的人大都认为修道院里有恶魔是假的,真相恐怕是皮特白院长疯了,所以做出这么惊人的事情来。但是现在玩家们却都知道这恶魔恐怕就是那个邪神艾修斯了,也就是说他果然是被潜伏在这里,可以被召唤出来的。

而当年的白院长发现事态无法控制之后,就干脆一把火想要和恶魔同归于尽,但艾修斯不一定要有实体才能生存,他和影视节目中的这类超自然生物一样,就算没有了实体也能苟很多年,所以在一百年之后,它就又被别人召唤出来了。只是每次被重新召唤出来,他应当都会衰弱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他可以吸收信徒和祭品的生命力来加强自己。

所以当时的艾修斯能被一把火烧“死”,虽然他没有彻底死去,但也说明那时候的他恐怕还没有吸收到多少信徒祭品。

“不过一般这种邪神都会搞个仪式吧”在这方面有点研究的齐云说:“比如说每隔多少年就是恶魔现世之日,仪式一般要进行多少天一类的。”

凌绝点头:“一百年,从1819年到去年是正好一百年,如果艾修斯正好又是四月份被召唤出来的,那么从去年到今年又是整整一年的时间。而我们进入游戏是要生存七天时间,这七天时间,很有可能是你说的仪式的最后七天。”

所以游戏日程表上,四月七号下午没有写游戏,而是一个红色的小叉。

恐怕到那一天,如果他们还没有找到击溃邪神的办法,仪式就会成功,而他们在这个世界的身体也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很有可能会直接被判定“死亡”,全员淘汰。

萧百里猜测:“这张报纸会不会是暗示,我们可以一把火烧死邪神”

“恐怕不行,如果真的是一百年召唤一次,邪神被修道院院长烧死的时候还没召唤出来多久,比较虚弱才会被烧死,这次他已经出来快一年了,咱们贸然烧他,大概率会被反杀。”齐云分析说。

萧百里却不愿意死心:“那咱们就要有组织有计划地烧把他往死里烧”

说完这份报纸,众人才看下一份,结果这张报纸从正面头条到背面小豆腐块上都没有讲和精神病院有关的事,最后还是凌绝指了指报纸中间那一溜相亲算命治不孕不育的小广告,才看到最底下有两行“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于今日开张”云云。

最上面还标注了日期,说是1916年四月份,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终于完工并且准备接受病人,目前加上院长一共有十名医护人员,希望大家大力支持他们的工作云云。

倒也没提别的,不过这一句就够了,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十名医护人员”。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现在却只有九名了,多出来的那一个现在在哪里

凌绝:“我其实有一个怀疑的对象。”

他用不需要别人质疑的口吻,说的是非常谦虚的话:“一家封闭的精神病疗养院,居然没有专门的药剂师,似乎也有点不方便,而在故事中,有一名因为对病人使用迷药,所以被妻子杀死的受害者,他的名字叫卡特白。我的想法是,他原本是精神病院的药剂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至于故事中讲述他也是一个精神病,这也能说得通,目前看来,院里的医护人员也都有病。

因为暂时提不出推翻这个猜想的证据,所以众人只好先记下来,凌绝又说:“所以,我们的下一步就是查清楚卡特白和白院长究竟有没有亲缘关系,如果有的话,那他的死亡,我怀疑可能并不是故事里说的那么简单了。”

众人虽然没有理清楚思路,但都想着我绝哥说得能是错的吗所以干脆应下来:“好”

张成说:“这个好查,我去问白异他肯定都知道”

凌绝却说:“不一定,他只是病患,对于工作人员的事情未必清楚。不过工作人员中也应当有对应的异装癖,我们把他找出来审问一番,不行的话就严刑拷打。”

张成:“好”

苏西在一旁看着看着,突然泄气了,他明白了一件事:在这个副本里,就算他一时间把人都笼络到自己那里去,但凌绝只要一出现,大家就会本能地往他那靠了

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他的实力实在是过于突出就好像小时候,大家都爱和大孩子玩

但是这也不能解释一件事,那就是凌绝你为什么说“严刑拷打”的时候说的那么熟练啊

凌绝:“那么今天一共要干三件事,第一是收集易燃物。第二是查清卡特白死亡的具体情况。第三件恐怕会危险一些,我想请大家帮我牵制住可能会出现的病人和医生,我要去找一下召唤仪式的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