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绝哥以后还有机会,不急不急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这个副本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团乱麻, 完全理不清头绪, ”齐云低垂着脑袋, 自从他坐在黄晓杰和苏西宿舍一张床上,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这个自从进入游戏, 就一直表现得挺有些头脑的年轻人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无措:“我知道, 今天白异一定是给出了很多线索, 但就是因为太多了, 所以反而没有办法分辨出来哪些线索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

魏兰添了一句:“或许其中还有虚假信息。”

这个完全合理的可能性让玩家们愈发头大, 只觉得这副本简直是冰山, 从海面上看只是一个小角角,人畜无害的很, 结果往下深挖,半片海都是它的。

这家精神病院究竟是什么毛病如果说前面因为水疗和电疗等不科学的残暴疗法死亡的病人都可以算是事故的话, 那么后面那些感情纠纷又是怎么回事这群精神病人在这里呆着,病友们都让医生护士给治死好几个了,正常的做法应该是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吧, 结果他们怎么就老是内斗呢

不仅如此,如这地方都那么邪门儿了,被治死的病人成了鬼怪,半夜还会出来的, 那院长医生护士他们为什么不跑路算了死守在这么个鬼地方有什么意图

而且,再仔细一想, 不管是昨天的儿歌,还是今天白异讲的故事,多是用“病症”来指代个人的,这又有什么含义难道只是给他们增加一些解谜方面的困难,让他们在把九个鬼怪和九个病症对上的时候更加辛苦一些

都不用提更多的细节方面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暴力倾向的患者只是被关了禁闭就心脏病猝发了,这禁闭室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护士长发现丈夫出轨之后就砍掉的丈夫的脑壳这个手法也太血腥暴力,他们夫妻俩之间是不是就有什么纠纷

虽然觉得现阶段就开始考虑这么细节的东西实在是本末倒置,但不得不说,这些可能隐藏着人性丑恶一面的小细节从情绪上更加吸引人,如果不是现在是在副本里,他们都想发个朋友圈,黄晓杰甚至提议说,标题就取“震惊精神病院内居然有这种事究竟是人性的肮脏还是道德的沦丧”就行

而曾经说过自己“最不爱背后说人”的张成甚至已经兴奋起来了,他撑着下巴说:“我准备在这个副本结束之后,不管怎样都要写个回忆录,告诉人们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居然能这么复杂,哎呀这在现实中还真是难能见到。”

玩家们慢慢脱离主线不在状态,好在这时候还有个能把他们拽回来的人。凌绝“啪啪”拍两下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就捶了一下床板。

众人只听到“砰”地沉重声响,瞠目看去,就看到凌绝掀起来床垫,下面的木质床板凹了个坑。

凌绝抬起拳头:“啊哟,一不小心,这张床是谁的”

黄晓杰艰难地吞咽口水:“我的。”

凌绝慢吞吞的说:“那真是对不起,我就是想活动一下小拳拳。”

黄晓杰都快要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觉得他们宿管绝哥的小拳拳怕是不想打在床板上,而更想打在他们身上,而他们这群弱鸡被这小拳拳砸到可能会当场暴毙

凌绝笑着提议:“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讨论了吗其实我有一些想法。”

其他人现在的反应都和黄晓杰差不多,他们也回忆起了在绝哥铁拳下,精神病人们瑟瑟如鹌鹑的模样,于是他们也就都变成鹌鹑了。

“那好,我们把目前获得的信息重新捋一遍,”凌绝说:“首先,现在可以确认了,在这里是存在有一位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神的,礼貌起见,我们还是喊他邪神好了。”

神特么礼貌起见啊

但在场的几个脑袋转的快的人却来不及吐槽他的说法,他们只是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空缺的地方被凑齐了:是啊,这家精神病院是有个邪神的

所以说,难道所有人的残暴行为,都是被邪神污染了吗

像是能读取他们的思想一样,凌绝摇摇手指:“这可不一定,因为我们还要分析邪神出现的时间。一般这种超自然的东西要么是潜伏盘踞一方,等待猎物,也就是人到达之后就对其进行污染和捕获。要么是本身并不存在,但是有能够召唤它的一些东西,无知之人来使用这些东西对其进行召唤,然后污染了包括此人在内的其他所有受害者。”

“根据之前获得的召唤图照片来看,我更加倾向是后者,再加上之前我问过白异,他是不是第一批来到这里治疗的病人,他说是,他是1916年神经病院刚建成时就来了的。我又问他,知不知道当时的建筑工人有没有出事的,他说没听说过。如果邪神一开始就存在的话,我想建筑工人也很难能逃离它的魔手,那总得流传出点新闻吧。白异是异装癖,异装癖善于打听,他都不知道的事情,大概率没有发生过。”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他玩家:“”

苏西的神情难掩复杂:“你那时候就已经想到那么多了吗”

凌绝端起老师的架子:“这是必修课,小朋友。”

苏西的脸又涨的通红,他是真的不禁逗,凌绝在心中摇头,脸皮这么薄,这孩子还有的练呢。

凌绝继续说:“邪神是半路被召唤出来的,这一点确定之后,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量确定一个具体的时间点。虽然这真的很难以准确,但依你们来看的话,精神病院内部的事态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严重的呢”

虽然从一开始,这家精神病院就已经在害死病人,但那时候还可以说是“治疗事故”,事故造成者是医护人员们,根据之前白珍妮护士长的话,她说精神病院的病人是社会所不容的,而白异所讲述的故事的开头也是“精神病人们过上与外界无关的生活”就能大概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些病人在进来之后,其实就是被抛弃了。

可能他们的家人认为家里出了这么个怪人,真的是很丢人的事情吧,所以连尸骨都不愿意领回去,直接葬在精神病院里了。

但是,这样看的话,事情的轨迹就很明显了,和前四个病人的死亡原因不同的是后面五个病人,他们的死亡要么开始有病人的参与,要么则是很明显的纠纷谋杀行为。

齐云迟疑道:“所以,邪神就是在第五个病人死去之前被召唤的”

一般人都会这么想吧,结果凌绝又摇摇头:“不一定,因为我们还要考虑到什么人会召唤邪神,以及召唤邪神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吗如果召唤阵的图纸是谁都能拿到,且谁都能做到的话,这个地方恐怕早就乱套,而副本的场景可能就不再是一所精神病院,而是什么被邪神控制的小镇了。”

“这个地方,一定和所谓邪神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渊源,”凌绝说:“我对它越来越感兴趣了真希望早一点见到它啊”

他的语气愈发柔和,仿佛是呢喃了,听在其他小伙伴们耳朵里,倒是让人怕怕的。

林小鹿拽着他的袖子:“你,你还真想见到它啊,别吧肯定没好事啊”

凌绝安抚她说:“放心,它遇到我,肯定没好事。”

谁和你说这个啊你是武力值强,能打过一群病人,也能打过浮肿鬼,但那可是邪神啊神啊到了这个等级能有软柿子吗

这可把小学老师林小鹿给急的,就差把身上仅有一支的照鬼手电筒掏出来给凌绝了,还好凌绝察觉到她的想法之后就制止了她:“没事,我不需要这类道具。”

他看林小鹿不信,又补了一句:“而且,如果邪神真的这么厉害,照鬼手电筒恐怕对它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这句话安慰效果为负,因为林小鹿听了之后反而更担心了。

一直被凌绝逗的苏西这时板着脸问他:“你怎么就能确定它会来找你呢”

凌绝说:“不找我就会去找你啊,只有咱们两人选择愿意接受死亡了。”

这个回答很显然不能让众小伙伴满意,他只好叹一口气,大慈大悲地解释道:“我们从昨天晚上的经历,以及病人们对邪神的态度来讲起吧。”

“昨天晚上咱们一共遭遇了两拨怪物,丧尸算是一波,白胖女士是另一波,他们属于两个阵营,其中丧尸是病人,而白胖女士是鬼,能够很明显地看出来,他们互相之间对对方都是极为厌恶的。再从今天不管是白异还是白珍妮护士长对于邪神的态度来讲,能感觉得到他们是真的信奉这个玩意儿。”

而根据这两天精神病院里的异状来看,邪神在此地的“统治”已经是很稳定的了,他手下的病人丧尸们却还是厌烦并隐隐有些惧怕那些鬼怪,只能说明鬼怪是邪神也暂时奈何不得的“敌对阵营”。

这一番推论也算是说得通,其他玩家们默默点头,孟珂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怪叫道:“邪神吃不了那九个鬼怪,所以咱们这些玩家,不会就是过来填鬼怪的坑的吧”

可能是因为对未知的事物本能地就有一股恐惧,这个目前还深藏不露的邪神听着比死掉的病人变成的鬼,或者是什么丧尸病人吓人多了。

话说到这一步,其他人也能顺利推下去了,齐云就皱着眉说道:“所以,这里的boss是邪神而不是什么医护人员和病人以及普通鬼怪的话,那我们之前听故事的时候做出的选择也要符合邪神的利弊。这样看来,原本应该是比较叛逆的不同意自己的死法反而是安全的,因为不死就不会变成鬼,就可以被邪神吃掉,而看起来比较怂的同意死法则很不安全,死了就会变成鬼不会被吃掉,这样邪神就要想办法先控制住这些人了。”

当然,不同意也不代表能一直安全下去,以后肯定会慢慢收拾他们,而且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选项到时候也会起到很重要的效果。

这不就是不管怎样都会凉吗

众人这下子不仅担忧凌绝,还更加担忧同样选择了危险选项的苏西,但看这两人的神情,就发现他们自己反而比外人还轻松,黄晓杰瞅了半天,恍然大悟:“你们你们这是早都算好了”

先不说这两人的脑仁是怎么长得,咋那时候就已经能算到后面这么多了呢就单说人家的自信吧,这得对自己的实力多有把握,才敢往邪神手里撞啊

那边凌绝又想起来逗苏西了:“小朋友,晚上要是跑不掉,欢迎你来找我求助呀。”

这口气别提多欠,苏西深吸一口气,板着脸:“不用了我有办法你管好你自己吧”

将要被邪神拜访,那感觉和平日果然不一样。

昨天晚上凌绝记得他是上了床等巡逻的人走了之后,很快就睡着了,然后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就到了第二天早晨,好像这一夜是直接让谁给抽取掉了似的。

但今天他们并没有出去搜查,就直接在床上等邪神到来,一直到巡逻的人离开之后,他的意识还是保持清明的。

但并不是他想要这样,而是受到了外来的力量不可抗拒的影响。

凌绝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他闭着眼睛,明知道这是一种幻术,也还是感到新奇有趣。然后等他穿过了黑色的通道,再次落到一个像祭坛一样的地方的时候,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真的变了。

黑红色封闭的大厅内部,地面蠕动像是什么玩意儿的体内,墙壁边角处有不少蠢蠢欲动的触手,和诊疗室金大卫医生病床下面的阴影很像。

而他现在躺着的地方就是祭坛的正中央,他坐起身来,头顶上便有一只巨大的混沌无面目的“东西”垂下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个把自己的一般隐藏在黑暗里,仅仅露出了肉块一般狰狞的躯干和触角的邪恶生物垂到凌绝面前,用它四处滚动的眼珠仔细观察眼前“猎物”的反应。

它似乎对于凌绝的镇定和淡然很不满意,甚至还张两下嘴,想啃过来似的,但那布满了细细密密锋利牙齿的嘴巴凑到凌绝面前,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缩回去了。

然后,在这堪比恐怖片一般的氛围里,它又缓缓降下来一条更小的触手,上面挂着一张小小的信函纸:

“凌绝 先生,你好。

在这样一座精神病院里,我想,你应该也有很多欲求想要得到满足吧。

你想要的是什么金钱权力力量还是想要报复他人又或者是想要复活某人

你可以写下自己的愿望横线。

然后把你自己交给神艾修斯,他会为你重塑身躯,指明道路。”

凌绝:“”

他嫌弃地看着这张比楼下美容院发得广告纸还要粗制滥造的信函,上面那个填写愿望的横线甚至有些可笑。但他的目光还是凝滞在“想要复活某人”上。

他现在,就想把这个邪神从祭坛的天花板上拉下来,然后把它踹成一滩肉泥,来回报他对自己的嘲弄和戏耍。

已死之人,是不可能因为活人的愿望而复活的。

凌绝呼吸粗重,但听在邪神艾修斯的耳朵里,那就是人类心动的表现,他也不知道自己差点就要挨一顿暴揍。最终,凌绝克制住暴戾的想法,他装作被蛊惑的样子:“我需要考虑一段时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艾修斯又对他呲了一下牙,不过很快又收回去,端着架子像模像样地说:“你考虑吧,人类,最终,你还是会臣服于我。”

然后他就拖着身躯又回到暗处去了。人类的心中有无尽的贪念,他们收下信函之后,很快就会被腐蚀,他不担心。

凌绝眼瞅着自己周身的祭坛坍塌消失,等他再睁开眼睛,却发现还躺在床上,邻床的张成胡噜打得震天响。

他的手里果然多了一张少女粉的信纸这要给人说是邪神给的,估计人都觉得掉价,但上面隐隐露出的力量却能够证明它的身份。

他将这张纸收好,现在巡逻的时间已经过去,却还没有到必须睡觉的十二点。凌绝走出宿舍,靠在走廊墙壁上思考为什么艾修斯两次冲他呲牙,却都没有真正伤害他。

他看起来很饿了,而且也并没有什么忍耐力。

但最终总是能停住,这更像是狗被人拴上了链子,只能嚎叫却无法啃咬的状态。

但可想而知,只要能摸到链子那边的人,把这个谜团解开,他还是有机会把这一对令人厌恶的主仆拉在一起打一顿出气。

他们居然动摇了他的心志,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这才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他按住胸口,平息情绪。虽然一直保持冷静并不容易,不过在敌人死掉之前,他都不会大意的。

然后,走到了楼梯口的他,正好看到有一个黑影从二楼蹿上来。

凌绝:“苏西,我想你这次必须得解释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