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你对自己的死法满意吗?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病人们缩成一群鹌鹑, 如同被恶势力欺凌的小可怜, 而他们的对面, 新来的这一群原本应该被老病人们各种欺负的新人,却摆出了全员恶人的嘴脸。

昨天明明还不是这样的

昨天那个叫凌绝的基佬殴打他们的时候, 明明其他新病人也和他们一样恐慌懵逼的而且看到他们被打得惨状时, 也是露出了那么一丁点怜悯神情的

但时间过了一天, 怎么就全都变了呢

这些白天就不记得夜里发生了什么事的病人们死活都想不到, 正是因为看过他们在晚上丧尸的模样, 这些人才对他们失去了最后一丝同为人类的情绪既然是怪物,那当然怎么对待都不会有心理压力啊

于是, 在他们畏惧且略带谴责的目光中, 凌绝就保持着大佬坐姿,左边齐云帮他撸左袖子, 右边黄晓杰帮他撸右袖子,身后还有个张成给他捏肩膀, 三人那叫一个狗腿,还时不时地往自己这边看一眼,饱含了“讲错一个字就打你们的狗头”“发音不正确也要挨顿揍”“绝哥不上我们也要上, 绝哥不打我们也要打”等复杂又恶意的含义。

他们面面相觑,都觉得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完全不敢讲什么故事。最终,所有的病人都把目光投注在那个病恹恹的男人身上:“白异要不还是你说吧”

身为一名没有什么武力的异装癖, 已经开始捏着脖子上的十字架项坠暗中祈祷的白异:“”

他努力酝酿,临时把原本藏在故事里的陷阱给去掉一部分, 但还有很多是必须要说的,只能盼望这些人听不出什么问题,也就不会把他拉起来打个五六七八顿

白异的脸越来越苦,但当他做好准备开始讲故事的时候,玩家们就惊讶地发现他的神色变了,变得异常平静,就跟有人给他设定好了,到这个时候就该变成这样一张脸一样。

不,这样说的话还是轻了,实际上更加合适的形容是,他们面前这个要讲故事的人,现在好像只是皮囊和之前一样,芯子里已经换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家快乐又安详的精神病疗养院里,有那么一群快乐又安详的医生护士和病人们。他们就和我们一样,一共有九种病症,但除了各自的病情以外,他们也没有其他的烦恼。他们被家人送到这里之后,外界的一切痛苦都与他们无关。”

“当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患有偏执症的病人被喊去进行电疗,结果医生不小心调试错了机器,他被电成了焦炭。”

“白异”低着头,用老和尚念经般絮絮叨叨的口吻念完这两段,然后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看着魏兰:“女士,如果是你的话,你愿意被医生用电疗的方式治疗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魏兰:“”

魏兰突然被问,就跟上课睡觉结果被老师提问的小学生一样懵逼,她下意识地就想说不愿意但是再仔细一想,这可不是什么回答错了最多是被训斥一顿的课堂问答,而是很可能会影响接下来游戏走向的

她陷入了沉思之中,“白异”也不催她,魏兰最后经过权衡得出结论,她抬起头,坚定的说:“我不愿意。”

“不过,之前我们问过白珍妮护士长,这里现在是并没有电疗和水疗的,”她反问“白异”:“难道我们还要去接受这样的野蛮治疗吗”

“白异”并没有对此作出回答,他只是顿了一会,像是在记录和分析魏兰的回答是真是假一样,接着又继续讲下去了:“到了第二天,抑郁症的患者和精神分裂的患者被分别安排去水疗和手术治疗,但是帮忙的护士做错了事,她毛毛躁躁地把水池放得过满,导致抑郁症患者溺死。而手术过程中,医生认为精神分裂的患者的肝脏色泽鲜嫩,取走之后,他拿出一模一样的猪的肝脏去填补空缺,但精神分裂的患者无法使用猪的肝脏,她也抽搐着死去了。”

他用平缓甚至有些轻松的口吻给故事中的人定了生死,也不管自己的语调和故事残酷的内容到底有多不搭,就继续点了在场的两个人:“患有抑郁症的孟珂,和患有精神分裂的黄晓杰,你们愿意去接受这种治疗吗”

孟珂和黄晓杰对视一眼,两人最终都选择了同魏兰一样的:“我不愿意。”

孟珂还好,黄晓杰本来是想选愿意的,他寻思着鸡蛋不能都放一个篮子里,万一不愿意的其实是坏,愿意的是好呢但是听完自己扮演的角色的死法之后,他的胆子就怂回去了。

如果是溺死或者是电死都好说,这尼玛是肝被人取走了啊不光取走了还又给他填上了猪肝这是人干的事吗

三种死法出来,其他玩家虽然还没被说道,但也都是如临大敌,不像一开始听凌绝要打人的时候那么快乐。

但“白异”所讲的故事却越来越惊人了。

“具有暴力倾向的患者,因为不服院长的管教,被下令关禁闭室,他心脏病猝发,死在了那里。”

林小鹿:“我我我我果断不能同意啊,我很乖巧的”

“这之后,异食癖的患者和自闭症的患者在门卫的帮助下,杀死了基佬。”

基佬这是说到凌绝了。

众人都想看他们绝哥将会给出一个怎样的回答,凌绝也从来不会让人在这方面对他失望,他眯起眼睛,好像在看白异身后的什么东西,最终却给出了一个简直不符合他性格的答案:“我同意啊,有工作人员帮助的话,那的确很难搞不是吗”

“白异”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这件事被恐惧症的患者知道了,自闭症的患者便指挥异食癖的患者又杀死了恐惧症的患者,患有恐惧症的苏西,你认同这个死法吗”

苏西平静的说:“我认同。”

“但是在这时候,这件事被门卫知道了,他说自己已经和恐惧症患者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所以为了给恐惧症患者报仇,他杀死了自闭症的患者和异食癖的患者。”

自闭症的齐云和异食癖的萧百里对视一眼,觉得这也不是不能接受,刚想说“我同意”,就听到“白异”继续说道:“并把他们用电锯削碎了扔到湖里。”

齐云和萧百里立刻改口:“我不同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碎尸什么的也太过分了吧这谁遭得住啊

现在人死的还剩一个,就是异装癖,但张成也并没有逃过命运的裁决。“白异”最终说道:“有一名异装癖对医药有一些研究,有一天,他制作了爱情药剂,想要对女病人下手。被他的妻子护士长得知,一斧头砍掉了他的脑壳。”

张成义正辞严:“这不对,我才不会对女病人下手,我不出轨的。”

仔细算下来,凌绝和苏西的选择和大家不同,但是谁都说不准到底哪个选择是正确的,但不管怎样,“白异”都很满意了,他嘿嘿嘿嘻嘻嘻地怪笑着,卷着舌头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很好,神晚上回去指引你们的。”

“啊,”齐云小声说:“失算了,应该是一个人选择a选项,其他人都选择b选项的,这样就可以从他说你还是你们来判断究竟什么是正确的选项了。”

凌绝却说:“不一定,也许是每个人都会被所谓的神找一遍。”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还是盯在白异身后,但是直到这名讲述者变回了那个病恹恹的普通异装癖,他身后那个看不清楚的“东西”都没有露出形状来。

凌绝拍拍手,用根本不担心病患们会听到的声音对其他玩家说:“现在,我们至少可以知道,我们会来到这里,和小树林里埋葬的已经成为了鬼怪的尸骨是有关系的了。”

“故事中死亡的九个人,可以当成是我们的对应,但既然现在这里已经不用电疗和水疗等治疗方式的话,那就只能说明这些事情都是以前发生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死掉的这九个人,就是那九个鬼。

但是病人们却都不愿回答这个问题了,他们虽然惧怕凌绝,但是此时此刻,这里有更让他们害怕的东西。

白异颤颤巍巍地问:“所以你对这个故事满意吗你要不要讲个故事”

这是凌绝一开始威胁他们的时候说的话,但现在他却像是早都忘了似的:“满意啊,我很满意,但还有个问题,白异,你是第一批来治疗的病人吗”

“是的,我是精神病院刚刚建成就来了的”白异说,他很疑惑,不明白凌绝为什么要这样问。

凌绝“哦”了一声:“那你知道当年的建筑工人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吗”

白异努力回想了一下,说:“没有,没听说过。”

晚饭仍旧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要说唯一的事情就是昨天还有的牛排没了,今天晚上就只有小面包吃,那么小小的一个圆团,用力一捏就没了,虽然是在游戏里,但感官都能模拟的全息世界中,他们到了晚上也会饿得难受。

但却没有人抱怨什么,所有人都是机械一般地进食着,他们的大脑飞速运转,寻思“白异”今天讲的这一连串故事究竟隐藏了什么信息。

而越想,就越觉得里面的内容实在是杂乱无章,看起来就是a杀了b,c杀了d这样,互相之间毫无联系,就算偶尔有能前后接上的,也就牵扯了几个人,和其他事件扯不上边。

难道真的会是这么简单吗

而且,研究清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