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没有人能离开圣约翰神经病疗养院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其实要我们打扫卫生也是件好事,”齐云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宿舍房间里肯定会有不少线索。”

他们获得了五个宿舍的钥匙,每个人一把,现在就全都进入左手边的第一间宿舍,把门关上,病人被关在外面。这样形成一个小的隔间,在里面说话会更放心一点。这一次,所有人都加入了讨论。

萧百里说:“而且现在护士不在,只有我们和病人们,也许我们能从他们嘴里套话出来,说实话,他们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

魏兰跟上:“不知道你们发觉没有,他们在说谁讨厌谁的时候,是用病症作为指代,我总觉得这可能不是指在场的我们和病人们那么简单,也许这其中隐含着更多的信息”

他们围成一个圈,最后,张成对圈子中心的凌绝说:“绝哥,绝大爷,所以咱们没必要生气,唉,这才第一天,低调点算了呗。”

绝大爷低着头玩手指,他瘦削苍白的身体搭配上病号服,又是这么孩子气的动作,看起来甚至有些可爱。这位大可爱无奈地抬起头说:“我哪里不低调明明就很低调,唉。”

众玩家:“”

凌绝:“放心,这才第一天,虽然现在就下去把所有医护人员乃至病人都抓起来吊打一顿也是可以的,但这样可能会丧失很多线索,这道理我懂。”

众玩家心中略微放心,随机想到一个问题:等等,什么叫把人都抓起来吊打一顿也是可以的

但是对于绝哥来讲,能放弃殴打医护人员,已经是他的最大让步,他斜着眼看向门外。这里的房门和他经历过的第一个副本亨特庄园一样,都是门上有小窗户,而病人们则是挤在外面,直勾勾地往里面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些病人的眼睛仿佛都要透过玻璃遛进来了。那么多张脸贴在上面,小小的窗框就如同成了画框一般,里面的内容挤得很,令人焦躁不安。

凌绝说:“不过不让清洁工来干活,不代表不能让病人来干活吧。”

张成:“你是想”

凌绝笑的很有礼貌:“他们一听说能打扫卫生,急的脸都贴上来了,呵呵。”

他打开门,外面的病人们为了都能贴上脸,个个都站得很扭曲,看到门打开了,身体逐渐恢复成直立的姿态,就跟肢体被折断了的木偶被人慢慢折回来一样,他们的动作也有些僵硬诡异,让玩家们不由得有点瘆得慌。

也许最初他们认为不正常的只有医护人员,但现在很显然也可以把病人们给排除掉了这个精神病院里就没有正常人他们担忧地看着凌绝的背影,一对九,难道真的要打这一场人数极其不均衡的仗吗

凌绝扭了扭手腕。

二楼,穿着护工服饰的男人正在院长椅子上坐着,惬意得就像这里是他的办公室,而桌椅也都是他的一样。院长室的很多物品都呈现出暗红色,带着压抑和血腥的暗示,令人不舒服。但他却对此毫无障碍。

他正在静静翻阅一些文件,但却不是在院长室内找到的。看文件纸质平滑舒适,上面的印花精致优雅,和整间精神病疗养院的风格都不太匹配。

他穿着被洗得发白的护工服,手上都是粗糙的老茧,头发也好几天没有打理过的样子,但如果光看他的行为动作和神态,可能会以为他是什么坐拥千万家产的总裁之类的。

看了一会,楼上传来了砰砰乓乓的击打声,偶尔还有人骂两句,但总是骂不完就被打回去,拳拳到肉听着很爽快。

甚至还很有节奏感,年轻男人静静地听了一会,等到楼上没音了,他才继续看文件。

“真是的,脾气还这么急,一点亏都不愿意吃。”

这句话轻如风中呢喃,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这实在是太遥远了。

楼上,被凌绝打懵逼的精神病人们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他们真的不懂啊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把他们毒打一顿还跟没事儿人似的罪魁祸首居然坐在宿舍内的桌子上凹造型,他身边的人还殷勤地给他递上纸巾:“大佬请擦汗。”

擦什么汗啊你们倒是派个人来给他们擦擦血啊

然而,这些新来的家伙既然能眼睁睁看他们被毒打,就能对于他们现在的惨状不闻不问。甚至那个新来的异食癖病人还走过来,用全员恶人的口吻说:“我们知道你们这里他指的是脑袋不太对,但没有人会怕你们的,现在都起来既然要打扫卫生,那就一起啊”

女精神病人米小花终于忍不住哭了:“呜呜呜咱们都在一家精神病疗养院里我们脑袋不对,你们难道就对吗呜呜呜”

其他病人也都愁眉苦脸地去最边上的倒数第二个的工具屋拿拖把抹布,看到他们这么苦逼,玩家们反而不太怕了,可能是觉得这样一挨揍就老实的家伙还有什么诡异的

于是众人一起取来了工具,准备洗刷起来。

各宿舍的人打扫各自的房间,张成和凌绝悄悄咬耳朵:“兄弟,说实话,你愿不愿意当队长”

凌绝:“哦”

张成以为他是婉拒,就和他说:“我不知道你之前进行的副本是啥样的,不过我已经过了两次副本了,这是第三个,我的感觉是一个队伍最好有一个强大的队长,这样人心不容易散”

凌绝:“这个说法很实际。”

毕竟有个强大的队长,叫人能安心还是一方面,如果队伍里出了刺儿头,队长至少可以怼上去一顿狂揍武力镇压的效果总是不错的。

但是张成一边拍打着枕头一边要继续说,却被凌绝阻止了,他说:“我不准备当队长。”

“这家精神病院内部的npc监管的意识很强,队长这个词听起来太奇怪,容易被他们发现,”他淡定地说:“你们不如喊我宿管。”

张成:“”

不是,大哥,你上来就要把自己的身份提得那么高吗

但这还不是结束,凌绝把同宿舍的一名叫刘素的npc拽过来:“你们之前有舍长吗”

刘素嘴边的血还没有擦干净,他畏惧地不敢看凌绝:“没、没有。”

凌绝说:“行,那我任命张成为舍长,李强是副舍长,你这个舍员满意吗”

刘素:“”

话都说到这了,你强你老大,院长医生护士长他们又根本不管病人之间的关系的,我是不满意能打你还是怎么地

他只好抹把脸:“满意,满意。”

凌绝说:“行,那其他几个宿舍也得有舍长和副社长,张成,等会去和他们说一声,咱们民主选举。”

张成哑然地看着他,心想这年轻人看着比自己小,怎么那么有主意。谁玩这种游戏不是紧张又谨慎的,咋就他这么随性。

但是都闹成这样了,这精神病院里的医护人员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估计就是没人管这种事虽然不能理解,但他还是准备先听从凌绝的话至少目前看来,这位队友是很有担当的,这样的人他也愿意合作。

两人迅速借着清扫宿舍的功夫把边边角角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搜了一遍,一边搜着,一边又和刘素李强这两名npc搭话,问他们以前精神病院是干嘛的啊,病人们心里这边的口碑怎么样啊,有没有人疗养好了离开的啊一类问题。

也不知道是因为张成有异装癖这个病症的加成,跟歌词里写的一样有包打听的功能,还是说凌绝的威慑力真的那么强,总之他们问什么两人就说什么,虽然他们自称由于生病来到这里的时间并不太长,很多事情都不清楚,但关于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的一些情况也有了个轮廓。

这家疗养院,是在五年前,也就是1916年李约翰博士创立的,第一批来到的病人,现在很多已经不在了。他们俩都是1917年来这里看病的,从那时候,院里就时常有鬼怪的传说,反正怪吓人的。

刘素指着大楼下面的湖泊:“那边对面是个小树林,鬼都是从那爬出来的,你们要去就白天去,别晚上去,晚上更吓人。”

“为什么”张成疑惑地问道:“而且,你刚刚说第一批病人现在很多都不在了,他们是疗养好了就走了”

这个问题一出来,两名病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李强涩声说:“他们没有走,没有人疗养好他们都死了。”

“他们的尸体埋在小树林里,鬼就是从那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