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人均幼师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第二个进入诊疗室的人是张成,他在里面呆了大概五分钟就出来了,效率比凌绝高很多,出来的时候,他对众人做了一个“七”的手势,暗示他要选择第七个病症,也就是异装癖。

虽然看他长得挺端正,应该没有这方面的嗜好,但是游戏和现实中不能一概而论,他既然会选这个,就说明他认为这种病症很适合他接下来进行伪装。

接下来进去的是一名叫魏兰的女玩家,她也是三名女玩家里最冷静的,进去之前还捏了捏另外两个妹子的手表示安抚,进去之前,她也偷偷比了一个“一”的手势,一是偏执狂。偏执狂相对来讲不太好装,她是故意挑了个难一点的,想把简单的让给另外两个妹子。

而剩下还叫人惊奇的就是黄晓杰了,这家伙开朗中带着二,简直是另一个程予,结果等他选的时候,居然是四号,也就是感觉最棘手的精神分裂。

这样,虽然在被人监视的情况下还是无法正式交流,但九名玩家仍旧用自己的方法努力和同伴交换信息,不至于互相孤立,每个人都成为一座孤岛。剩下的几个玩家里,林小鹿是暴力倾向,孟珂抑郁症,齐云是自闭青年,萧百里是异食癖,最后还有一名叫苏西的年轻男性玩家推着眼睛出来,脸色很不愉快,他比了个“八”的手势,恐惧症。

他是最后一个进去的,到他的时候就只剩下恐惧症了。

他们陆陆续续诊疗完毕,有的快有的慢,时间也过去了两个多小时,等全员都选择好自己的病症,也就是自己需要扮演的身份时,护士王安娜总算主动发话了:“十二点钟,现在是午饭时间。”

“请病人跟我去食堂。”

中午的餐点和早晨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又多了一大堆豌豆,而汤则是变成了没什么味道的玉米糊糊。这种粗制滥造的食物吃起来刮拉嗓子,一个叫齐云的穿着神经病院病号服还显得特斯文的男玩家吃着吃着咳嗽起来,他实在是咽不下去,剩了一半。

好在最后厨师来收盘子的时候,也并没有对他的浪费行为有多不满,这位白白胖胖有四个凌绝那么宽的厨师先生只是很惋惜的说道:“要多吃,才能长肉啊,嘿嘿嘿。”

听的人怪毛骨悚然的,鬼知道在他眼里人和猪能有多大区别。

只是其他玩家见状,也纷纷放下叉勺,反正他们都在系统购买了食品,别的不说,撑够七天是妥妥的。白天被人看着是不能偷吃,晚上可以当宵夜嘛。

这下子,认认真真光盘的凌绝就特别显眼,他身边,林小鹿扯了扯他的袖子,偷偷塞给他一块小饼干。

对面坐着的黄晓杰则是趁着护士和其他病人不注意对他一阵挤眉弄眼,用口型说:“哥们你是不是忘了买食物了啊,我分你,别吃这玩意儿了。”

凌绝对队友的好意表示笑纳,但他还是以品尝欣赏的姿态将盘子里的东西都拾掇进肚子,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有不浪费食物的习惯,还因为他想知道刚刚厨师所说的“多吃点才能长肉,是否在暗示这里的食物有问题”。

如果真是加了什么料的食物的话,最迟明天,他的身体就会给出反应了。

但他是这样想,现在也并不能说出来,所以不明真相的队友们就只能同情地看着他,甚至想就地对他进行投食。

凌绝:

直播间里,观众们对这温馨的一幕发表了不少看法:

观众们在说什么,游戏里的玩家是不知道的,他们跟木偶一样被引出食堂,和其他的病人一起,跟着王安娜护士到了三楼宿舍层,她告诉玩家们,原本下午一点到五点是玩游戏的时间,但是今天他们来了,所以必须先分好宿舍。

因为病人和玩家的数量都是九个人,甚至男女数量都一样,是六男三女,而宿舍都是四人间,所以无论怎么分配,男性这边都要至少有两名和病人住在一起,女性那边要么是一名女玩家和三个神经病人住,要么是三个女玩家和一名神经病人住。

这些病人和医护人员比起来,不能说哪个更可怕,反正都不太正常。王安娜说完分配宿舍的事情,也没有讲具体怎么分配,就坐到走廊尽头的椅子上等着了。

反而是从一开始就安静如鸡的病人们挨个开口,以一种奇妙又诡异的声调唱起来。

“我叫玛丽,我有精神分裂。”

“我叫米小花,我是自闭症患者。”

“我叫祁杰,我有严重的恐惧症。”

“我叫向小成,我是一名同性恋者,嘻嘻嘻。”

“我叫葛原,我什么都爱吃,我有异食癖。”

“我是白异,我喜欢穿吸血鬼伯爵的衣服,在大钟上看树林里的月光。”

“我叫李强,我有偏执症。”

“我是克丽丝,我已经抑郁到恨不得死去。”

“我的名字是刘素,我有暴力倾向,我不小心杀了两个人。”

最后那个有暴力倾向的人讲完之后,其他病人都瑟缩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怕,因为他们的表情是笑嘻嘻的,嘴角勾起的弧度都一样高。

但他们的歌并没有唱完,这群真神经病居然还合唱起来了:

“恐惧症患者不能和暴力狂住在一起,

异装癖受不了自闭症的刺激。

偏执狂也许有杀人的权力,

基佬最可怜但也最能让人恐惧。

抑郁症并非看起来的无害,

异食癖有时候什么都能吃。

如果你精神分裂,那么你的室友要小心,

如果被你伪装,他们的身份将会丢失。

每一个异装癖都很会打探,

如果你有秘密,要注意他猫头鹰般的眼神。

我们在白天行动,在晚上九点安详入梦,

如果在梦中相逢,请不要叫醒好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