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凌绝诶,正是在下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凌绝冷漠地一脚踩在贝格老爷脖颈上:“闭嘴。”

杀猪一般的叫声戛然而止,贝格老爷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还要死死黏在藏宝图上:“给我你给我”

凌绝再次冷漠道:“不给。”

他像是成年人看着不懂事的孩子一样看拖着肠子还满脸是血的贝格老爷,这场景其实有点骇人,普通人瞧见的话,就算不觉得害怕,也会有种恶心的感觉。他并不是完全失去理智,脑子里只有藏宝图,所以一边折腾一边还在窥视凌绝的脸色,和他身上那股可能只有鬼才能看到的沉重的东西。

凌绝对他虽然很冷淡,但也算得上是宽容了,他毫不在意自己被这样一个老丑又腥臭肮脏的鬼盯着看,反而蹲下来,抓住一边的鸡毛掸子,一边在贝格老爷身上掸灰,一边问问题:“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要据实回答,如果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会让你看看那半张藏宝图。”

贝格老爷努力咧嘴笑:“我凭什么相信你嘿嘿嘿”

他鼓起勇气,对财宝的执念超过了对凌绝身上沉重气场的恐惧,又作出凶恶状,突然暴起想用双手扼住凌绝的脖子:“快点把藏宝图给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凌绝不为所动,用鸡毛掸子的尖钉住贝格老爷露在外面的肠子。

贝格老爷:“我哔哔哔哔哔哔”

凌绝手上虐待脆弱老鬼,神情居然还有点久违的愉悦:“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呵呵。”

贝格老爷:“”

五分钟后,贝格老爷像条咸鱼一样瘫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脸上的泪水居然冲淡了血水,他悲苦胆怯地看着凌绝:“你、你问吧,呜呜呜呜。”

身为一只厉鬼,居然被人折腾成这样,他不要面子的啊

偏偏凌绝这样还不满意:“你让我问我就问这样还有礼貌吗你得说请。”

贝格老爷一脸屈辱:“请你问我。”

凌绝这才屈尊就驾地开口了:“我想问一下珍娜小姐的爱情故事。”

贝格老爷并没有在这里待很久,凌绝问出来几个问题之后,还真大方地让他看了那仅剩一半的藏宝图,然后放他走了。

老头一边爬着走还一边哭,估计他再也不想看到凌绝这个残酷无情还无理取闹的家伙了。

凌绝则是毫无心理压力,一觉睡到天大亮。到了第二天早晨六点钟,被一阵锣声吵醒,然后和其他几名玩家一样,匆匆忙忙地赶出去。

因为这几天老是出事情,凯特伯爵就让人在一楼走廊的拐角处放一张巨大的铜锣,如果谁发现什么事情的话,就来敲响铜锣,唤醒庄园里的众人。

没想到才放了一天,这铜锣就派上用场。最先跑下去的人还是程予,他被女仆抓着手一阵语无伦次的说,反应了好一会才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你说你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园丁爱德遇害了”

这时候,伯爵和夫人,还有管家,以及其他几位玩家也终于陆续到场,女仆捂着脸一边哭一边带他们去二楼老爷办公室,那里的门虚掩着,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到了门口时才闻到若隐若现的血腥味,而虚掩的门里趴着一个人。

园丁爱德,他倒在这里,后腰被人刺透了,染了血的凶器刀子被扔到一边,他看起来像是死了一样。不过还有微弱的鼻息,说明他还没有死,众人连忙把他搬运到他的那间仆人房,替他脱下衣服,检查伤口。他的口袋里有办公室的钥匙,凯特伯爵和管家找了一下,发现凯特伯爵的钥匙不见了,管家的备用钥匙倒是都在。

但奇怪的是,爱德怎么会有老爷办公室的钥匙

而且明明是在室内,终日燃烧着壁炉的别墅内部温度还挺高,他为什么要穿着厚厚的棉袄去书房呢不仅如此,他还把脑袋上用毛巾包了两层,这样就算被人用钝器敲了,也好歹有个缓冲。

难道他在去之前就预料到自己可能会遭到攻击

这可真是让人想不通了。别说别墅里的主人仆人们,就连几个玩家也只能干瞪眼。还好爱德因为穿了厚棉袄,所以受的伤并不算多重,略懂医术的管家给他检查之后,认为他只是失血过多,不过如果没有厚棉袄的话,他估计就已经凉了。

由此可见,昨天想要杀死他的人,绝对没有带蜡烛一类的东西,这既可以理解为对方担心被他看到,然后大喊大叫招惹来别墅里其他人,也可以理解为

几个玩家蹲在门口围成一圈,气氛凝重得很,王琳努力推理:“也可以理解为,他很有可能是自导自演的,如果是自己动手的话,肯定知道该怎么控制力道。”

这的确很有可能,尤其是现在庄园是封锁的,想报警得先等暴风雪停了之后下山去找警察局等到那时候,这刀子估计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碰过,上面的指纹以副本中这个时代的技术,可能早都辨认不出来了。

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为什么要去书房

程予咬着嘴唇:“如果他是被别人刺伤的,那肯定就是为了找什么东西吧。如果他是自己刺伤自己,那就是为了嫁祸”

他们仅以手上的线索,很难推理出所以然。但好处是经过了这么一件事,老爷办公室暂时不能上锁,因为女仆要打扫这里的血迹,爱德被刺之后不太老实,把血抹在桌子、文件上,想要完全清理出来,需要一段时间。

程予:“我们引开女仆,然后偷偷进去。”

李翰说:“只引开女仆不行,还得引开其他人。”

但如何引开其他人也是个问题,最终众人看向了目前为止都很无敌的凌绝,凌绝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他潇洒起身:“我出去打猎。”

程予:“这是打猎的时候嘛”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凌绝就想起来他很好用:“程予,跟上。”

程予:“”

然后对其他人说:“听到外面有骚动时,你们就把女仆和其他人都哄出去看热闹,然后随便哪个人去办公室里找线索,速度要快,程予虽然好用,但也不能用两次。”

程予一脸懵逼地跟上去:“啥玩意儿不是,绝哥,我跟不上你思路”

凌懒得解释绝带着程道具予去找伯爵借,昨天一天下来,又消耗了不少吃食,他说要去弄点肉回来,伯爵毫不怀疑。

两人就这样出去了,先到林子里打了一头小鹿,程予对凌绝也是真服气了,他觉得这家伙玩游戏跟开了自动瞄准挂似的,怎么人家拿弩都能射中,自己玩射击游戏拿个狙还描边呢

猎完鹿,凌绝示意程予:“你来抗走。”

程予幽怨:“绝哥总是这时候才想着我,哼。”

两人一前一后,不快不慢回到庄园,却没有立刻进大门,而是先到了别墅侧边因为别墅两侧不像前后,留出了那么大的空白,而两边也没有窗户,所以就显得有点偏僻,平时没有人到这里来。

程予就眼睁睁看着凌绝拿出裁纸小刀迅速地在这墙上划了三道子。

他划得很快,所以让人有种很轻的感觉,但划完之后,裁纸刀居然从根部弯折了,就说明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这三道刀痕上面分开,下面却接在一起,看起来像个鸟爪子在这里划了之后的形状。

但是上哪找这么大的鸟啊

凌绝很随意的甩甩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好啦,干活吧。”

程予目瞪口呆:“干什么活啊”

凌绝:“就你的拿手绝技,尖叫啊,你就说这里看到了怪物的爪印,好像跟之前在死狼身边看到的爪印很像。”

程予:“”

程予开始灵魂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有怪物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家快来啊啊啊啊啊啊啊怪物又进庄园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嗓门是真的大,喊来了庄园的所有人,然后在伯爵和管家过来细看的时候,像一朵娇花一样往后倒去,柔弱地躺在地上和凯特夫人一起做作嘤嘤嘤。

只是令人奇怪的是,凯特夫人虽然恐惧,但脸上却无法掩饰地露出了庆幸的神色。

伯爵:“这、这难道真的是怪物我还以为会是人的恶作剧。”

说罢还看了凌绝一眼,凌绝就坦坦荡荡让他看,还说:“一开始我也这么认为,但是你们看,这抓痕多深啊,人根本做不到吧。”

别墅是石建筑结构的,虽然年代久远,外层有点软了,但还是比木头结实,如果不是他用了系统出产的刀具,自带高伤害,否则估计也搞不了那么深。

不然也没法装怪物出没了。

管家一脸纠结,但他都有四十多年的管家经验了,什么事没见过:“老爷,也许这是恶魔留下的痕迹,我听说有种地狱飞龙的爪子就是这样的。我建议我们先作祷告,请求上帝来驱逐这疯狂凶残的恶魔。”

伯爵一脸纠结,他还是很怀疑这有人为的可能性,但凌绝看起来瘦伶伶的,程予又傻不拉几,两人也就只能猎杀小动物了吧。最终也只好带领大家祈祷起来。

程予一边哭唧唧祈祷,一边偷看他绝哥,发现这家伙居然装出一脸肃穆的样子,也是新生感慨:同样是玩游戏,看人家那段位,再看看自己唉。

有机会就利用机会,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就算是伪造怪物这种瞎比操作,因为他的实力强大,也成功哄了npc,还是两次这尼玛。

他等出去游戏了,一定要和老哥说一下。因为哥哥是项目的开发者之一,程予也是知道一丁点内幕的,他知道这个游戏好像不是一个单纯的娱乐游戏那么简单,哥哥他们好像是在选拔强者。

然后组建个星球战队搞搞逃生游戏职业联赛程予的脑袋瓜里就只能想到这么多了。

程予决定游戏结束之前,加绝哥好友和他说说这件事,肥水不能流外人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