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魔鬼本鬼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罗尼的朋友是已经死去多年的孩童

众人一时间都有点背后发凉,李翰想了想说:“也不一定就是鬼,如果对方只是卡尔的友人,想要查清当时好友死亡的真相,所以假借了好友的身份,重新回到了庄园,还和罗尼接触了的话,那么对方有可能是个成年人”

卡尔贝格死掉的时候是五岁左右,现在过去了十年,如果是当年他的小伙伴长大了的话,也该是半个大人了。

“目前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王琳说:“不过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很低吧。当时的灭门惨案是贝格一家人都被灭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的话,他应该也不会假借一个孩子的身份吧。”

主要是,一个才五岁的孩子,他会和谁结下这么深厚的友谊,导致十年后对方还要来到庄园探查真相吗

戴娜也说:“我觉得可能就是鬼,小孩和鬼娃娃交朋友,这种情节不是挺多的。”

程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这个问一下就知道了,问题是如果真的是鬼娃的话,我们要如何套出有用信息”

逃生游戏虽然分门别类很多种,但归根结底就是一件事寻找生存条件,避免死亡条件,努力苟到最后,有时候就能活下来了。

在有鬼怪的副本中,生存条件有时候就是单纯的不要碰到鬼怪g点,但大家都是初来乍到,没有人能和鬼聊聊天,问问他们的点究竟在哪里所以有时候在试探这个点的路上,就会开始死人。

所以,谁去套

程予看着戴娜,戴娜看着王琳,王琳看着李翰最终他们都看着凌绝了。

几人也知道自己这样有点不讲义气,大家都是自愿进入游戏,那也就不该互相推诿。但说是这样说,到了要主动和鬼打交道的时候还是好慌张啊好在凌绝并没有和他们计较,只是自顾自地低笑了几声就站起来:“戴娜,带路啊。”

戴娜:“现在就去我记得罗尼这个点是要睡午觉的”

“睡什么觉,”凌绝语焉不详地说:“他一听说我要给他讲故事听,都高兴哭了。”

戴娜:“”

罗尼这时候也果然不在他的卧室,而是在二楼的儿童房,戴娜目送凌绝走进窗帘全都拉上,也没有开灯,昏暗无比的儿童房。她只在们口偷偷往里面瞄了一眼,发现女仆和保姆都不在,罗尼站着不知道在干吗。他背后还有一面镜子,镜子里面的孩子穿着和罗尼一模一样的衣服,却让她怎么都觉得他并不是罗尼。

还没来及想明白为什么,门就从里面关上了。

罗尼静静地看着凌绝,昨天抱着兔子的他还稍微有点孩子气,而现在的他,却阴沉得像是死了很多年一样,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凌绝很熟悉腐朽的味道。

他身后的镜子里映着他的影子,但因为他是低着头的,所以镜子里的他也低着头,但等到镜子里的孩子慢慢挺起胸膛之后,才能看清楚原来镜子里的孩子是没有头颅的

随机,镜面变成了旋涡状的深红色,从里面爬出来一只没有脑袋的孩子的身体,这无头身躯迅速往凌绝这里爬。没爬两步镜面又是一阵抽搐,里面滚出了一只孩童的头颅,这颗头一出来之后,就死盯着凌绝,明明是孩子的面孔,那神色却非常邪恶狰狞,咧着嘴笑得像个小恶魔,足以吓哭一名成年人。

但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凌绝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蛇皮走位,大长腿两下就迈到脑袋面前,把往他身上扑的熊孩子无头身躯扔到一边,脑袋则是揪着头发拎起来了。

他近距离观察熊孩子,就跟看让福尔马林泡着的标本没什么区别不,还是有区别的,看标本的时候,凌绝不会觉得有趣。

但他对孩子脑瓜却露出了兴趣盎然的微笑,嘴里说着“不是飞头蛮,真有趣。”手上却开始摩挲熊孩子脑袋和身体被砍成两截的缺口,也不怕脏东西沾到手上,他拖着调子说:“挺平整,回头穿个红柳枝,撒点孜然辣椒粉,烤得外酥里嫩,小罗尼都馋哭了。”

罗尼:“”

而自从这头身分离的孩子从镜子里爬出来,罗尼身上那股沉寂腐朽的气息就消失了,他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个普通小孩,哭唧唧的说:“卡尔,我不是说了不要吓人吗,这可怎么办啊”

卡尔头在敌手,虽然毫无办法,但却很有骨气:“罗尼,不许哭”

凌绝挂着恶霸一般的笑容,捏住了卡尔的嘴巴:“小罗尼,不要怕。我只是想和你们商量点事,一般已经死了的人,都会有点愿望吧,你告诉我你朋友的愿望,我给他完成,然后你们要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

卡尔眼睛瞪得跟青蛙似的,很是宁死不屈。但小罗尼却硬气不下去:“我说,我说呜呜呜,卡尔的愿望就是请人把他的头和身体接到一起,但是我们不会缝衣服,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呜呜呜”

头和身体接一起凌绝看了一眼小孩皮肉外翻的脖颈,心想这难度太大了。他想了想,打开门缝:“戴娜,去工具室,帮我拿来。”

戴娜赶忙去了,结果回来的时候不仅带了他要的工具,还有一堆小尾巴。

小尾巴们刚刚吓得要死,现在看里面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一个个兴奋起来,探头探脑往里看。

凌绝咔嚓一下把门又关上了。

他坐在沙发上,把卡尔的身体和头并排放着,手上拿着的是502胶水。

凌绝:“看来副本里除了当下时代绝对不会出现的物品,比如说汽车电话就没有以外,其他工具还是齐全的,真棒。”

“我本来以为要用热熔胶给你黏脑袋,想想那也太烫了,别给你弄熟了还是胶水好啊。”

但罗尼和卡尔却丝毫感受不到他的好意,罗尼还在嘤嘤嘤,卡尔已经要发疯了:“你敢用胶水你敢”

凌绝:“要不用糨糊或者用鼻涕”

卡尔:“”

最后还是小罗尼很上道地劝了自己的鬼朋友:“你答应他吧,卡尔,呜呜呜不然我怕他会用我的鼻涕”

凌绝很体贴地说:“不会用你的,这种事当然是自产自销的好。”

这个自产自销把卡尔也给唬得不轻,熊鬼孩终于怂了:“那你粘吧,你要是敢弄歪了,我一定会报复你”

凌绝给他捣鼓了一会,就连被砍了之后往外翻出的皮肉都仔细塞回去,最后熊鬼娃照照镜子,自觉满意:“行了,打开门,让外面的人也进来吧。我接下来的话,你们可要记清楚了。”

儿童房的门明明没有人走近,却自己开了,外面的戴娜程予等人走进来,嘴上说着“凌绝你可算好了啊”,却不由得一惊。

明明戴娜和他们说过,儿童房里面只有罗尼小少爷一个人来着

那这多出来的孩子是谁

他们再仔细看,发现这孩子的神情阴森,眼神凶恶,脖子上还有一条血线,好像被人曾经割开过一样,程予倒吸一口凉气:“你就是卡尔”

他们惊慌地看着凌绝,不知道是不是该回头先离开这个凶险的儿童房,但身后的门却在这时候又关上了。

凌绝却在这时候懒洋洋的说:“别磨蹭,要是说得我不满意,我就把你的脑袋再剁下来,然后用502给你倒着黏上去。”

卡尔:“啊啊啊你去死啊你是魔鬼吗”

熊鬼孩气的要炸,但他不敢挑战面前这个魔鬼本鬼的脾气,只好乖乖说话:“其实我只知道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我和家人的死因和一本书有关,那本书叫宝藏和大盗。”

“第二件事是,在死后,我和其他家人的鬼魂并不能接触,我有时候觉得他们出现在哪里但从来没有找到过他们。”

如果不是遇到了天生有通灵能力的小罗尼,他恐怕要当一辈子的孤魂野鬼了。

“第三件事我不能分辨出是谁杀了我,不过我知道,凶手现在也在庄园里,他在十四年后,再次回到这里了。他身上有杀人的血,所以我们要分辨凶手,也要找有血的人。”

这样看来,厨娘和李翰为什么会被攻击,就很明显了,李翰可能是去厨房探查的那个晚上,没有注意到碰到了一点盆子里溢出来的血,而厨娘天天在厨房做饭的人,怎么可能从来没有碰过血液更别说她那天还说要做血肠。

鬼无法分辨是谁杀了自己,所以只能找沾血的人。从这一点看来,这似乎是一条非常有道理的见鬼条件了。

众人离开儿童房,还是凌绝旁若无人走在最前头,路过了一楼休息室也没停下,反而是往门口走。

李翰不由得问他:“你要出去咱们不得先讨论一下”

凌绝:“有什么好讨论的我去找园丁聊聊,你们要是有空,不如去图书室和旧物室看看。”

说罢就推门出去了。凛冽的寒风吹得人心头一震,屋子里的几名玩家互相看看,都觉得凌绝的特立独行中带着一股独自闯关不和人交流的霸道。

如果是以前,他们会想都不想地认为,这种玩家绝对是逃生游戏里的毒瘤玩家

但是现在

程予一脸感慨:“这家伙真傲”

戴娜心想你还没适应啊:“但你服不服气嘛。”

程予脸上的感慨瞬间变成逗比:“服气呀,所以我在想,一般傲气的人会不会都喜欢别人捧你说我是喊他凌哥好呢,还是喊他绝哥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