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直接到星际时代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幽魂之地的边缘,一头丧尸正在生啃一只兔子,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牙已经全掉光了的缘故,怎么啃都啃不开兔子脑袋,吸不到里面的脑浆,丧尸急的不停挠脸,腐肉掉了一地。

兔子抽搐着蹬腿,把丧尸手掌上的烂肉都蹬掉了一块,才终于渐渐不动了。

等再睁开眼的时候,兔子就变成了丧尸兔。

丧尸不吃丧尸,他们不像幽灵那样没有忌讳,丧尸和丧尸兔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丧尸从喉咙里发出了“嗷嗷”的好像很惋惜的声音。

到嘴的兔子就飞了呀早知道会这样,不如先吃肉,不啃头盖骨呢

不过他没有惋惜多久,因为就在这时候,他嗅到了从幽魂之地外面传来的,活人的味道。

活人比兔子好吃的多,活人脑子也比兔脑大得多

于是,附近所有的丧尸都慢悠悠晃荡过来,朝着人的味道拖行过去。

再近一点、在近一点活肉活肉

他们伸着手,眼神空洞,身上的衣物早都和血肉一起腐烂,几乎看不出这些丧尸曾经也是活人。

现在他们就像是乞丐一样,在乞求食物,但他们的指甲却尖锐且肮脏,只是被划伤,就有可能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丧尸化。

然而,他们谁也没有碰到这个散发着鲜肉香味的活人。

下一秒,一把刀就横着扫了一圈,划过所有丧尸的头盖骨,最后以钉住丧尸兔为结尾。

丧尸们和丧尸兔的大脑一分为二,他们颤颤巍巍地抽抽了一会,随后倒在地上,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次死亡。

这用刀果决的人却连多看他们一眼都懒得,他继续朝着幽魂之地的内围奔去。

幽魂之地越往里面就越显得不正常。最外围只有零零散散的丧尸,地面也还是普通的土壤,就是碎骨头多了点,往里走什么丧尸幽灵狼人都冒出来了,也从一开始的毫无智商靠本能行动,变成了有一定智商,能开口说话扰乱人心,达到把他引过去吃掉的目的,可惜一张嘴就全是些僵硬的:“先生,来玩呀。”

男人能理解他们靠着可怜的头脑,估计也就只能想到这种最低端的勾引人的方法,但他还是嗤之以鼻,甚至在看到一头狼人的时候笑出声来:“你看你混得,许二黑。”

曾经是人类,而且和男人一同属于守护者组织的战士的许二黑现在几乎看不出原本的面貌,如果不是他少了个耳朵脸上还留了一条特别愚蠢的大疤,男人也很难认出他是谁。

许二黑狂吼:“你也留下吧凌绝”

男人掏掏耳朵:“这么热情的吗。”

但他对于热情的前同事也并没有什么态度上的转变,许二黑扑到他面前,一顿狼爪攻击屁用没有,反而被削掉了一只爪子。但他就像不怕疼一样,还在疯狂哔哔:“凌绝,我都这样了,也不能让你好过”

名叫凌绝的男人又是两刀过去,他用的是细长的弯刀,戳在许二黑胸前血花四溢,嘴上也依旧不饶人:“哦,那你加油。”

许二黑口中喷血,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他都成了狼人,实力却还是比不上这个在守护者组织数一数二的混蛋,以前怎么被碾压,现在还是怎么被碾压,心里很受不了这个打击。

明明他当年遭遇狼人的时候,是被那狼人给打败了,之后就被感染也变成了狼人。

成了狼人之后,许二黑时常觉得自己比以前强了很多,没想到现在遇到凌绝,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

不,还是有变化的。

他可以从人类变成狼人,却不能从狼人变成人类了。

他已经结束了。

许二黑被凌绝的刀压得跪在地上,他低声说:“你杀了我吧。我没办法回去了。”

凌绝:“哦。”

许二黑:“”

你怎么不煽情一下啊

许二黑在他的刀落下来之前,赶忙追了一句:“但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会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出任务”

“守护者新一代的核心强者,呵呵,要我是那群老头子,我可舍不得你出事啊。”

凌绝还是那么不为所动:“所以我也没出事啊。”

他这边刀口落下来,另一只手却拔出腰侧的手枪,像背后长眼一样往后射去。

一条丧尸蛇应声毙命,许二黑在等的就是它。

这家伙虽然又弱又怂,但也不愧是守护者组织培养出来的。不论如何都要坚持到看到希望的那一刻,这是组织的口号,这家伙也算是坚持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可惜怂在他面前没用。

凌绝收了刀,看看天色黑里透红,还挺吉利,他继续往幽魂之地的中间的幽魂城堡走。

这地方是处于蓝星亚兰大陆的东边格林国的,原本是片繁华的地方,高楼林立公路上车辆穿行不息,可惜在二十年前被从“门”那边的恶魔一族占据了之后,就变成了这鬼样子。

幽魂之地,烈焰峡谷,深海旋涡,冰霜山脉,是四个恶魔族占领的地方。恶魔族包括但不限于人类已知的很多怪物,什么吸血鬼,狼人,幽灵,丧尸,树妖,异形等等都是从恶魔的“门”那边来的。

但是谁也不知道“门”究竟在哪里,又如何能源源不断输送怪物过来。

这二十年间,人类一直在和恶魔怪物做斗争,却一直都没有什么卵用。

蓝星上最后的人类组成的守护者组织,也从大张旗鼓变得步步维艰。

其实许二黑说得没错,凌绝身为守护者组织培养出的新一代最强者,怎么看都不能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但他就是来了,原因只有一个,他被守护者组织开除了。

上个月他想出冰霜山脉的任务,结果被个傻缺前辈用以“资历不足”的理由否了,之后他各种不爽,在出任务的时候忍不住做过火了一点,还点了一堆丧尸坟,引来了更大的丧尸群虽然最后他也把这件事给平息了下来,但还是让上面的老头子们大发雷霆。

结果就是,以为他长期的屡教不改行为得罪了不少人,所以这次不用写检讨了,也不用关小黑屋了,直接撵滚蛋吧。

想把他囚禁起来是不可能的,基地的监狱目前还没有这么牢靠的。想杀了他更不行,把他逼急了只会引起更多伤亡。

所以最后,是他们特殊作战组的副队长对他念了一大堆的训话,大概就是说,他实在是死不悔改,所以组织只好忍痛放他离开,在外面也请继续打击恶魔,还是有机会回来的等等。

说得那么好听,还不是得把身上的装备都脱了才能走。

凌绝心想,哦豁那还真是谢谢你们还我自由呢。

他就成了赏金猎人,这次是接了个去幽魂城堡杀幽魂领主的活。为了把这里的怪清干净,他已经在周围晃荡了好几天,还好幽魂领主自己不善于管理,成天疯疯癫癫,小弟死了多少都当不知道,不然凌绝这么大手大脚的估计早被人围剿了。

心里想着干完这一票说不定能休息几个月,凌绝继续往幽魂城堡冲。这地面没法跑车,只能靠两条腿,偏巧前两天还下了雨,泥泞的土地不时翻出来点黄黄白白的东西,溅到凌绝靴子上。

空气也潮湿腥臭,他对此却像是毫无知觉。

幽魂城堡其实就是以前格林国还在封建社会时期的皇宫,恶魔没有从“门”里来到蓝星之前,这地方是旅游胜地,城堡维护得比格林国总统府还好,一年创造不知道多少收益。

可惜到了幽魂领主手里,就成了废墟。

凌绝从破烂的城墙翻进去,大大方方走正门,看到幽魂领主正在格林国古代国王宴请宾客的大厅熬魔药。

看到他来了,幽魂领主狞笑一声,故意怪模怪样地说:“我的魔药,正巧还差一颗头颅作为药引。”

凌绝心想药引子是这么放的吗但他还是拔出刀,很给面子的说:“等我剁了你的头,一定给你扔进去。”

幽魂领主:“”

幽魂领主:“渺小的人类,只会耍嘴皮子。等你见识了真实的恐怖之后,你就会明白了”

说着,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鬼影,这鬼影几乎把整个大厅都罩了进去,扭曲着往凌绝这里蹿。

凌绝没说话,而是拔下背后的另一把银剑。

鬼影已经到眼前,他不退反进,跳到鬼影的面前,银剑裹挟着他的力量直直戳进鬼影的左眼。

鬼影:“啊啊啊啊”

他当然不是只用视力来战斗,但是剧痛之下还是失控地狂舞手臂,无法有效伤害到凌绝。

幽魂领主:“人类,你怎么会有这种力量不,只要我熬好这锅鬼汤,你就毫无办法啦”

凌绝:“又耍嘴皮子。”

他在鬼影的攻击间隙中往幽魂领主的法杖宝石上射了一枪,银色子弹接触到宝石,就融化在上面,连带着下面的宝石都开始冒黑烟,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巫妖再次大喊大叫。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放下他那锅无法形容的不知道具体有什么作用的鬼汤,凌绝一脚踹过去,这巫妖却宁愿自己半身不遂也把锅护住了。

“终、终于好了我的杰作有了你们,我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创作了哈哈哈哈我将成为新的魔王”

他狂笑着大喊,大锅里的魔药却好像变成了烟一样上升,凌绝赶忙后撤,这时候才看到那些烟雾居然全都是人的形状

许二黑也在其中。

只是他比当狼人的时候还更疯,那表情也跟呐喊似的,往凌绝这里扑过来。

凌绝翻滚躲避,手里的刀剑一刻不停,每次都能带走两三条烟雾。可是敌人却越来越多,他想要接近幽魂领主,却总是被逼到更远。

耳边只有幽魂领主的狂笑:“死吧死吧死吧”

凌绝的眼前慢慢归于黑暗。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真的死了,这让他立刻跳了起来。

结果一睁眼,自己躺在一张单人床上,周围凌乱得很,时尚杂志和色情海报散的到处都是这很显然不是他在小酒馆租的只有一张床的客房。

楼下还有人用幽魂领主的调子喊:“卡拉星最具星际化多元化精神的魅力美容店开业啦新会员能免费做spaspas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