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绝哥:……这话不是我说的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关上对话框, 凌绝去稍微搜了一下逃生计划竞技场, 网上的确也有不少人在讨论, 逃生计划论坛蓝贴也有游戏官方的人在说什么接下来要推出只有pvp副本的竞技场模式, 不过究竟是强制进入竞技场,还是可以由玩家自主选择, 以及竞技场模式是不是和普通模式共享休息时间等等的制度,也都还没有确定的说法。

他去问晋炀, 那家伙肯定还会正正经经地说什么“内部机密不能提前泄露”, 就等着看凌绝愿不愿意在其他事情上做出让步这家伙内心都坏得冒水了,还老是说自己一点亏都不愿意吃,就跟他多是个愿意吃亏的实诚孩子似的。

但就算没有人讲,根据之前的经验,凌绝也大概能猜到,这个竞技场很有可能是之后升级要用到的。从c级升到b级就已经有那么多的要求,那么从b级升到a级要怎么说从a级升到最高的s级又有什么说法

逃生计划强调合作, 但不是只要求玩家学会合作就可以了。pve模式下要求合作, pvp模式下则是更需要玩家们互相竞争, 在普通的玩家看来, 这只是增加游戏的丰富性,但是在凌绝看来,这则是一种帮助玩家“平衡成长”的模式。

一个人永远只玩一个模式的游戏, 思维就会被禁锢住, 不过这对于娱乐玩家来讲,当然不会有任何问题。但如果不要把这当成游戏来看, 而是当成对于战争的准备、预热的话,那就非常明白了。

这个世界上也时常会有什么都市传说,有些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据说各个星球也都有专门应对神秘现象的部门,只是普通人不知道。现在看来,这些事情倒是有一定的真实性。凌绝以前学习蓝星历史的时候,也听一位专门研究这方面的学者说过,魔界的“生物”组成和他们人类,或者说是蓝星上任何一种生物都不同,他们似乎没有肉体也能存活下去,因此才能通过长长的链接两个世界的“隧道”,到门的这一侧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还认为,其实在更早之前,这些幽灵一样的黑暗腐坏之物就已经存在于蓝星上了。

所以那些鬼故事,神秘事件也不见得全都是人的幻想,只是在“门”被打开之后,大批魔物进入蓝星,这种事情越来越多,终于人类不能用神秘事件来掩饰恐惧。

因此,在魔物的事情终于被彻底坦诚在阳光下,人类社会就经历了一场非常大的震荡。

有人不愿意相信,有人认为神抛弃了蓝星,还有人崩溃之下决定改换信仰,向魔物寻求帮助,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被魔物腐化之后的人类是什么样子,他们并没有做好防备,最初的丧尸和狼人就是这么来的。

那之后事情就越来越无法控制。凌绝童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当他长大之后,还有学者试图重新建造秩序,让被腐化的“人们”能够回到他们这边来。

他不会说他们幼稚,不管怎样,他们做出了很多研究和风险,只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是不可能再用这么“柔软”的手段改变的。

相比蓝星的各国政府一开始都在严防死守,希望把事态压下来,星际时代的相关部门采用了另一种手段,就是通过游戏的方式训练玩家,虽然不至于让他们个个都成为强大的战士,但好歹他们知道魔物是什么,对人有怎样的危害,要如何在这些东西手里保护自己。

虽然这样做也有风险,总有些傻蛋认为人类或者其他文明等级较高的星球的智慧生物才是世界的主宰,这些异世界过来的魔物是他们可以利用的对象。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这款游戏还会做得更精巧一些。

在引导玩家的思想这方面。

他甚至都不用想,都知道晋炀将会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这家伙真是坏透了。

绝哥不屑地想,然而这么坏的事情,他却暂时不能参与进去,还要等对方来邀请,这就让他心情更不好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就在此时,管理员7号的信息正好撞到枪口上。

管理员7号:“啊啊啊啊啊啊绝哥你现在千万别上直播间”

管理员7号:“不知道咋回事,网上突然出现了大片黑子,现在诽谤你人品呢,你别去看,别让他们气到了等到事情过去了再开直播就行”

管理员7号:“不不不,也不能等那么久,鬼知道他们会折腾多长时间绝哥你过两天想直播的话就直播吧,不过在进游戏之前就可以屏蔽弹幕了,唉我真不想让你看到那些东西。”

凌绝看到他说“不知道折腾多长时间”,就知道这件事很可能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还不知道究竟牵扯了什么。不过他也并不说破,只是问了一下:“他们主要针对的是什么事”

应该是原身以前的那些事情吧。虽然在记忆中,原身其实没主动做过多少真正的坏事,他一般也就是花天酒地还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身体关系,更没有碰违法犯罪的事情,抽两根烟,总之是从来只坑自己,就没有害过谁。然而不触碰法律不代表不触碰道德,对于公众人物来讲,原身以前做的事情是足够被黑的了。

不过虽然他是这样问了,心里却并没有什么压力,只是接下来管理员7号发过来的消息却完全和他想的不一样。

管理员7号:“别提了,绝哥你今天出门了吧干嘛要去电玩城啊他们说你胁迫青少年去玩不良游戏,还逼迫青少年参加电玩城里的那些比赛”

凌绝:“”

等等,出门一趟就被有心人注意到了他运气那么好的吗

关于凌绝的这些消息,现在不止是凌绝知道了,就连林珺的同学们也都知道了。

最开始只是齐宇有点忍不住内心的虚荣,想要在论坛上炫耀一下,自己今天居然和知名游戏主播一起玩游戏了诶虽然是主播玩,他们围观,但是这已经是很难得的机会了别说普通路人,就那么多关注了主播的粉丝,他们有这个运气嘛

这时候他心里最憋得慌的其实是他不能把自己一行人每人都获得了一头熊奖品的事情说出来,因为这样以后就不能装作这头熊是自己赢来的,而且还会被其他同学们当成叛徒围攻。

然而在他点进论坛,发现上面最热的几个帖子全都是什么主播诱拐学生去不良场所的,他怀揣着看戏的心情往里面一看我去这说的是他们啊

等等,主播的确是绝哥没错,其他的学生也的确是他们其中一张照片甚至还有绝哥的拍着他的照片,但是由于发图的人有自己的心机,几张照片的顺序和重心都不同,所以那张拍着他的角度也比较奇特,看起来却像是揽着他肩膀似的。

屁咧,如果绝哥真的揽着他,他不得被林珺那个嫉妒心极强的家伙给瞪穿咧。

齐宇都不知道这些照片是谁拍的,又是谁那么没素质,他本来还以为这是个恶意的玩笑,但是往下看,却发现说话难听的一个接一个,有人说现在的主播不务正业如何如何,有人则是更加恶心,好像是在帮绝哥洗白,但嘴上说的话却是“现在的中学生什么德行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怎么能都怪我们绝哥呢”

这冷嘲热讽引起了更多人的怒火,齐宇看着他嘴里的“我们绝哥”都嫌恶心,平时嘴里说着社会社会,但内心还是比较纯净的少年人甚至有点委屈:他们的德行怎么了那电玩城开在大街上,又说不让青少年去吗

他们都是上寄宿学校的,平时管得很严,就周末才有时间去玩。那家电玩城的确有点小赌性质的游戏,但那得有成年人身份证才能玩,星际法律很严,盗用他人身份,就算是自己父母的也要被追责。他们又不是偷摸去的,一大群人看着,保不准就有几个告密的,难道会冒着着风险去找刺激

看着下面的一大堆“救救孩子”,齐宇郁闷了。

不过他也不是不理智的人,并没有急着发帖澄清,而是拉了个群,把事情告诉今天所有去玩过的人。

和他一样,其他的同学包括隔壁班那群二楞也很是义愤填膺,他们就说要举报那些发帖人,说他们诽谤,但这好像没什么用处,网络是个大染坊,上面本来就什么人都有。而且真要是用这种方法的话,他们就像是一群被人欺负了就给老师打小报告的怂货似的,那多没有面子

这时候,还是凌绝的弟弟,林珺站了出来。

林珺:“能不能找到最初发这类帖子的人”

齐宇心想大少爷,你找他有什么用啊,难道要和他讲道理人家明显就是来找事儿的,讲道理也不听啊。就看到林珺的名字下面一直都是“正在输入”,对方不知道是在沉思什么,或者是他的打字速度突然变慢了如果这是以往,大家早都吐槽他了,但现在群里却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氛围,他们都会为了绝哥被污蔑而生气,林珺作为家属肯定更加感同身受吧,他现在打字那么慢,说不定就是气疯了

这时候,林珺发过来一条语音,他们连忙点开听,里面的声音却并不是林珺的少年音,而是很威严的中年人沉稳的音线,听得一个群的熊孩子都想起来自家老爹和班主任老师看到自己考试不及格的卷子的时候,心里顿时一阵狂跳。

那个声音似乎是压着一股子愤怒:“你们好,我是凌绝和林珺的父亲。”

熊孩子们立刻打招呼:“叔叔好。”“叔叔你好。”

这位老父亲并不能理解中学生面对家长时本能的拘谨,或者说他不在意别人的感受,接下来的一句话就直指学生的内心:“你们刚刚说过的,关于凌绝胁迫你们去成人场所是怎么回事不要怕,如果真是凌绝做得不对,我会和你们的家长解释清楚,不会影响到你们的。”

齐宇看到家长这俩字就快要吓尿了,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没没没有我们没去成人场所那地方就在正规商圈里面,就是个小游戏厅,不是违法的我们就是去玩玩,而且也不是绝哥胁迫我们去的当时反而是我们硬拉着阿珺进去玩,绝哥看到我们了,让我们不要纠缠阿珺,我们就说要绝哥一起去玩所以他才会进去的”

其他同学都在屏幕那边恨恨的盯着齐宇的id,心想你怎么把实话全说了这下子可好,不是绝哥胁迫咱们,是咱们硬拉着绝哥,锅全都背自己身上了凌叔叔要是截图下来发到家长群里去,他们可怎么活啊

但是既然有一个人“投敌”了,他们这些剩下的倒霉蛋也不准备再坚贞不屈,都寻思着既然有人投诚了,那么自己一定要说更多,说得更可怜,到时候就算自己爹妈看到了,也能念着自己实诚放一马。

或者,他们多夸绝哥两句,凌叔叔听着高兴,就不会再管他们了呢

最机智的一个小伙伴就率先舔了起来:“凌叔叔,绝哥人很好的,他根本没有让我们往成人区去,而且最后他赢得奖券也都送给我们了,阿珺还有一堆奖章呢到了走的时候绝哥还说要好好学习,让我们以后都别来了。”

“对啊对啊,网上那些都是诬陷”

“呜呜呜我要能有个这么厉害的哥哥就好了。”

上面这句话却是发自肺腑的感慨了,林珺暗搓搓记下来这人是谁,等着以后再收拾他。

一群人说下来,凌岳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其实他只要弄明白这件事不是凌绝搞的,凌绝反而是受害者,就已经很安心了。有时候父母对孩子的要求就是这么低,也不求他有什么大本事,别害人害己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就已经足够。

然后他的情绪就转化为了对这些敢害凌绝、甚至是想阻碍凌绝发展事业的混蛋们的愤怒。

他在林珺担忧地目光中揉揉继子的脑袋,然后大步走出去,那气势就跟要去来一场严肃的商业谈判似的,带着一股子肃杀的杀气。林珺赶紧问母亲会不会出事,不过林静也是见过世面的,并不会把这种只有小孩子才会怕的事情当回事,就也摸摸林珺的头发:“放心,你哥哥这是被小人害了,等我们把小人给抓出来,教育一下就好了。”

教育一下那是个怎么教育方式,就不是小孩子该知道的了。

网上的事情是越演越烈,终于凌绝原身的一些黑历史也被扒出来,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爆他黑料的路途却并没有以往那么顺利。明明他们找到了以前和凌绝一起玩乐的“证人”,但还没让他们真的作证呢,就一个个地退缩了

不过这也难不倒他们,主要是找到的这些“证人”,虽然在社会上看起来也是人五人六,但是真正要说起来,都是跟着少爷小姐们陪玩的货,家里也没有什么能量,也不是得罪不起一开始请这些人,不就是为了这个嘛

所以这也好说,就说凌绝肯定是威逼证人了,哇,这样一看他可能还涉黑啊

因为他本身在打游戏的时候就有点过于强势,不是普通人能有的气势,对于各种武器也很娴熟,所以一说到这个话题,就算是他的粉丝也没办法为他辩解,一时间不知道为什么网上居然出现了不少段子,什么知名主播其实是黑道老大或者黑道老大二代一类的,不好好玩游戏就要回去继承万千小弟和地盘,说的跟真的似的,一时间成了个搞笑的梗。

又过了一天,凌绝已经又做了一堆道具出来,就等着休息日过去就可以再次进入游戏了。而在此时,网上关于他的话题,又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有证人能证明凌绝在现实中的形象和网上说的完全不同一开始电玩城门口的事情就是污蔑造谣,因为他不仅仅不是胁迫的那个,反而还是被拉进去的一个中学生的哥哥他会跟着一起进去也是为了履行暂时“监护人”的职责,不仅如此,在电玩城里,他甚至没有让一个学生玩到游戏,更别说鼓励青少年去玩成人游戏了

他一个人,拿到了个电玩城的大满贯,赢了十几个玩偶熊,和一大堆奖章,然后分给了在场的所有青少年。

当他出来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所有家长们听了都会沉默的话:“实力那么弱以后就别来这种地方了,好好学习吧。这样至少没人知道你们的真实实力,还以为熊是你们靠自己的力量赢来的。”

这是什么手法直接地打击了青少年们不读书只玩游戏的积极性家长们都该学一学

和之前的证人跑了不同,这一次证人都是有的,十好几个中学生生无可恋地抱着熊站在电玩城门口,这是当天的监控截图。

星空直播平台管理员7号看到事情反转如此巨大,也很高兴,立刻组织了一场线上采访,想让凌绝说对于这件事说两句,顺便表达一下自我。

凌绝:“”

凌绝:“最后那句话我没说。”

凌绝:“能用行动打击他们,干嘛还非要说出来,太残忍了。”

管理员7号同广大吃瓜群众:“”

不是,大哥你现在这样讲,难道就不残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