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绝哥又要收小弟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在得知自己最终的评分不是简单的s, 而是一个官方给的特殊的s, 奖金比s级的更加丰厚, 还送了他一大堆道具, 另外,他在排行榜上面的名字还可以点开, 后面跟着一大堆头衔,什么“最佳队长”“高分通关”“最佳导演”一类的, 排行榜下面一群人不明觉厉, 纷纷膜拜大神。

还有人说:“我要是能在这样的榜单上留名,感觉都能吹半年了榜首的大哥不仅留名,后面还跟着那么多荣誉称号,还不得吹一辈子啊”

凌绝:“”

行吧,年轻人就是会为了这些事情快乐,也很正常,以前他在守护者组织的时候, 学员们也都是这样, 打死个丧尸搜刮到了脑浆就足够他们吹一波了。

然而绝哥虽然年轻, 却经历得多, 想要让他高兴,这些虚名还不能够。

他下线之前看了一眼直播间,粉丝们还处于一种狂欢的状态。其中正在活跃发弹幕的大多数他都没有印象, 估计是刚进来的新人。

这些新人们倒是比老人更加激动, 对于他的操作侃侃而谈,有些人吹起来是真的夸张, 好像他不是个玩家而是个老仙一类的,当然引起了一些比较冷静的观众的不满,两边人一开始还在友好讨论,没过多久就开始互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厉害的玩家在进入游戏之前,仅仅是看到副本的名称就能猜到这个副本的核心是什么,尤其是经验丰富而且分析能力强的玩家,”凌绝念出其中一条弹幕,评价道:“讨论这个问题的观众可以自己玩一下感受感受。”

凌绝简直要扶额:“我说的就是你如果逃生计划已经开了很久,其中的副本体系和规律已经非常完善,玩家们多数通关了几十或者上百个副本之后,其中一部分天赋异禀的玩家可能是能够仅仅通过副本名分析出一些东西,但现在是不可能的,可供分析的样本还是太少了。”

“怪诞乐园游戏日有pvp的成分,但和传统的那类核心就是玩家之间竞技的游戏却并不一样。由此可以看出,逃生计划这款游戏在类型上是非常多样的,并不拘泥于已有的游戏形式,玩家很难通过过往经验进行有效分析”他反正是已经开说了,不如说的明白点,免得误人子弟:“而在得知下一个副本的标题名之后,玩家只有半小时的准备时间,鉴于目前还不能组队,玩家也无法和他人分工合作,只能自己完成商城购买、道具准备、查找资料等工作,想要静下心来进行分析,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观众请不要纸上谈兵,有疑问的话自己玩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

像是白色星期天这样的,如果不是在这里,凌绝估计根本不理,但他开直播到现在已经有了很多观众,其中有很多人其实并不玩游戏,只是因为喜欢他的操作或者风格所以一直支持他,要说凌绝对他们一点感情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为了不让这群观众被带偏,也是稍微说了两句:“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我能在这里说得也只是能够适应大多数玩家的情况。”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虽然前期没有办法分析出副本内的情况,但是游戏还要看玩家个人的素质,而这个素质很多时候还包括运气、直觉等单单努力无法提高的一些方面,所以在游戏里,时常会出现我认为很正常,但你们会觉得非常奇怪的情况。这些情况我也没办法和你们解释,因为很难用语言说清楚。”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然玩家们说得挺夸张,但凌绝也是的确没把这些威胁当回事,因为他现在正在面临更加让他纠结的一件事。

从游戏里出来之后,他就看到了一条短信,是原身的老爹凌岳发来的,问他什么时候回家里吃饭,短信中,这个在原身记忆力一向非常强势,也非常可恶的喜欢压迫别人,甚至让他这个做儿子的都有些厌恶畏惧的中年男人终于稍微放软了语气:“你一个年轻人在外面住,还找了工作,也不算是坏事,有时间就回来一趟,别弄得好像有家不能回一样。”

前面还好,到了后面就有暴露了坏脾气的本性,凌绝在心里微微摇头,能把想让儿子回来看自己说得如此别扭,这老头也是挺厉害。

下面很快又加了一句:“这也是你阿姨的意思,她也很关心你。我看明天就不错,回趟家吧。”

原身看到这里的话,估计是原本想回去的也不愿意回家了。

然而无论怎么说,现在被催着回家的都是现在的凌绝,而不是抛弃这一切,同时也再也无法享受亲情、弥补亲情的原身。因此感受到纠结与尴尬的也是现在的他,而不是可能会因为这两条短信恼怒,但也有可能因为离家太久,所以为父亲的呼唤而感到感动心酸的原身。

还是得去一趟。

毕竟是占用了人家的身体,该尽的一些义务是要尽的。

只是凌岳发得是“明天”,但因为凌绝是这时候才看到短信,所以现在已经是他发信息的时候的“明天”了,时间紧张,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他发了一条“下午回去”,就开始思考到底该做什么准备。

绝哥苦思冥想,他上辈子一个孤儿,着实没有这种见家长的经验,结果上网一搜,全都是去对象家需要带什么的,见自己爸妈的基本都是“父母想见到的就是你这个人,什么都不带也行。”“可以带父母需要或者喜欢的东西。”“难道题主连自己的父母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嘛真是不孝”这类回复。

真是令人头秃。

最终,他还是意思意思去把原本不良青年一样的头发修理了一下,又买了一套和原身风格截然不同的衣服,去商场买了一套据导购说是专门送给老年人的手串、手镯等的首饰套装。最后再想想,好像还得给林珺带点礼物,但他也不知道还在上学的少年人喜欢什么,最后七拐八拐,路过了据说是青少年都喜欢的电玩城。

然后看到他的便宜弟弟林珺正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他的身边还有一群学生,有的穿着校服有的没穿,其中有一个就揽着他,带着一股子少年人独有的装逼,在他耳朵边上一边坏笑一边不知道在说什么。

“哎呀阿珺啊你哥哥真的是那个凌绝啊你不知道他现在在网上特别火的,都说他是少见的游戏天才,虽然咱们是未来的社会精英也不爱玩游戏吧但是如果能认识个这样的人那也够吹一段时间啊,今天是隔壁班那群二楞找咱们来打游戏,我估摸着他们平常都不好好学习,可能都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了”

林珺的同班同学兼舍友齐宇恨不得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对林珺他哥凌绝的好奇。逃生计划这样的游戏他们这些中学生一般都没法玩,这游戏的年龄分级还是有的。

但他倒是看过不少网上的帖子和游戏视频一类的,关于卡拉星出了个游戏区网红这种事他也觉得莫名自豪,至于这个人居然还是自己同学兼朋友的熟人那可就太有趣了

之前林珺并没有提过这个他母亲重组家庭,继父那边带来的哥哥,他们也大概听说过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因此能够理解林珺的心情。但是就在最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两天林珺居然和他们几个好友讨论了几次,如何和不熟的重组家庭的亲人搞好关系一类的,他们再稍微一问妈呀原来对方并不是那个人尽皆知的没用纨绔子弟呀

对方至少是个牛逼的纨绔子弟啊

这可真是太吸引中二少年啦

如果现在,林珺能让凌绝帮他们打游戏,那得多拉风啊

他揽着林珺,想要让他把那个名人哥哥找来,林珺却认为凌绝做游戏主播是工作,他们不能因为这种“不务正业”的事情就打扰对方,尤其是齐宇这样的,虚荣心太强了,他都不好意思因为这种事情找绝哥

两人这样拉扯着,其他班里的同学们围在边上偷听,隔壁班的二楞们则是在一旁窃窃私语,整体氛围就跟不良少年哄诱三好学生踏入什么成人场所似的,搞得电玩城门口的保安都快要想报警了。

但他最终还是不需要报警,因为一个打扮靠谱今天刚做的发型换的衣服的年轻人径直走了过来,他神情威严,气场强大,拍了拍揽着三好学生的男声的肩膀。

齐宇一回头,就看到新闻和帖子里的主角,那个被粉丝吹得跟什么似的“绝哥”站在他的身后,似乎很不愉快:“放开他。”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第二句话其实是和林珺说得,但他突然出现在这里,样子又有些吓人,让齐宇心里不禁惴惴不安起来,脱口而出就是一句:“我、我们是林珺的同学,就是一起来玩的绝哥你放心,我们绝对不是拐骗他的不良少年”

他说完就有点后悔,因为隔壁班的二楞们笑起来了齐宇知道他们在笑什么,玛德,自己在外面一向都是充大哥的,什么时候喊过别人“哥”

但他这样喊了,当事人却毫无表示,就连林珺也没有帮忙推辞的意思,反而很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齐宇一向不善于察言观色,今天却不知道怎么地就明白了林珺的意思:他是生气了,因为自己一上来就喊了绝哥。

好像这样一喊,就要把他哥抢走似的:3」

他们之间的小插曲很快过去,凌绝问清楚这群学生只是想去打游戏之后,决定暂时当一次监护人,免得他们一时受不了诱惑去玩什么成人游戏。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后方不远处的咖啡厅里,一个人影隐藏在植物后,拍摄下了凌绝敲打齐宇的那几张照片。

从这个角度,倒像是成年人胁迫学生仔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