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身为游戏设计专业的学生, 茉雅曾经认为所有的游戏都是一样的, 它们可能在玩法上各有千秋, 可能题材也千差万别,但最终每一个游戏都像是一张“网”一样, 每一条规则, 每一个npc, 发布给玩家的每一个任务, 都是为了把玩家网罗其中。

可能有的玩家自诩强大, 认为自己能冲破这张网,然而最终的事实是, 直到他们厌倦了这个游戏, 把它当成垃圾一样扔掉的时候,他们也仍旧没有冲破游戏设定的那张基础的网。

但有的玩家却不一样。

他们相信自己的能力, 而且善于利用,对他们来讲, 游戏内的世界并不是玩家的对立面,而是玩家真正能够获取乐趣、挑战自我的和现实世界差不多的另一个空间。

这就是凌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甚至能够猜想得到,这个比自己可能大不了几岁, 却已经能够在这样的副本里充当大哥的青年男性在现实中是怎样的一个人强大,冷静,果敢,可能对他来讲, 游戏就是现实,现实就是游戏。

在凌绝告诉他所谓把敌人一网打尽的办法之后, 她就不可抑制地这样想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茉雅手里握着魔甲巨人的操控杆,他和凌绝静静地走回到二楼,两人兵分两路,茉雅坐在巨大的魔甲巨人身体里,控制它从左边的楼梯上去,同时架起光能枪,而绝哥则是在右边的楼梯口准备投掷之前从血魔身上获取的那块能量精华。

他们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始动作的。

血魔和魔甲巨人在没有人搜查到敌人时,只会在一定的范围内来回游荡,而就在血魔汇聚在了三楼走廊的中心处,魔甲巨人中也有两台正好走到此处时,凌绝将从二楼厅室内血魔身上取出的能量精华扔到那群血魔堆里。茉雅也是同一时间甩出两枪,一枪打中正努力吞噬能量精华的血魔脑壳,另一枪则是崩开其中一台魔甲巨人的胸甲,里面的能量水晶赤裸裸暴露出来,被光能枪一点就炸。

这台并没有自主思考能力的魔甲巨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它发出无措的轰鸣声,重重倒在地面上,把原本就因为贪食而乱成一团的血魔们给砸蒙了,它们开始互相攻击,甚至于攻击附近的魔甲巨人。

而刚刚那一声小小的爆炸也使得三楼走廊荡起一波热浪,其他对热量敏感的魔甲巨人们纷纷被吸引过去,由于这一切事发突然,已经打乱了两种怪物运行良好的游荡顺序和足迹,终于,一场大型踩踏事件就此发生。

短短的两分钟后,二楼走廊只剩下两台颤颤巍巍的魔甲巨人,和三头有幸还没有被踩爆的血魔。

然后他们就更加荣幸地被绝哥补刀了。

两人一通下来狂砍五十多分,现在凌绝有477分,而茉雅也已经有了353分,茉雅迟疑了一下问道:“我要不要安排几个魔甲巨人到外面阻拦其他玩家”

然而这已经晚了,新的积分刷新下来,狼人毛查和龙人阿昆组共计已经有了58分,精灵艾瑞雅和虫人尹小星则是有56分,这就说明另外两组人已经刷够了积分,并且兑换到了增强自身的药剂和道具,开始进攻这片区域了。

凌绝组主要是占据了其他两组人捏软柿子的心里优势,一旦竞争对手都成长起来,他和茉雅两人的进度必然会被减慢,但他还是很冷静地说道:“茉雅,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侏儒妹子从魔甲巨人的胸甲里探出脑袋:“”

凌绝向她招手:“过来。”

她不明所以,控制魔甲巨人蹲下,眼前突然一暗,原来是绝哥俯身过来了。她听到对方的声音被故意压低,居然有些惑人,如果是她那个声控舍友听到的话,说不定会保存下来来回听个几遍。

但这句话的内容却也是非常具有深意的,他说:“茉雅,你要在三分钟内破解对方的监控系统。这是确保我们能够直接通关的一个最大的前提。”

茉雅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有些疑惑,她在想,为什么绝哥要这么小心呢为什么要破解监控系统呢直接通关又是什么意思

但她越往下想,就好像越触及到这个副本的核心了,这让她脑子有些发晕。倒不是说她有多么不愿意思考,只是像这种“我好想知道了一个大秘密”的感觉,她以前还从来没有过,所以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有点激荡,一时间胡思乱想起来,绝哥却拍拍她的脑袋,让她从魔甲巨人的身体里出来,接下来的工作还蹲在这个笨拙巨大的机器人身体里的话,那可不好办。

于是两人就跟做贼的一样,蹑手蹑脚地走进了监控室,由凌绝指挥,茉雅操作,终于在两分五十秒的时候攻破了这个魔法和科技并存的乐园里的监控系统,不仅如此,茉雅甚至都没有毁坏掉它,她现在已经升了三级,把所有的点数都点在智力上,强大的学习能力让她很快就成了这套系统的新主人。

“唉,如果我在考试写论文的时候也能这么灵光可就好了。”侏儒妹子也没想到能这么简单,顿时长叹一口气,她现在完全不觉得侏儒这个种族不好了,甚至有点希望自己在现实中也能是个这么身体小小却头脑聪明的小侏儒别的不说,至少写论文再也不用熬夜秃头这一点就足够了。

凌绝轻笑:“如果你能保证学习的时候也一直适用副本内的紧张节奏,那还有可能。”

茉雅仔细思考了一下:“算了,我觉得如果那样做的话,我会在脑袋变得灵光之前就头秃。”

两人随便扯两句,就把研究重点放在监控上。之前茉雅并不能理解为什么绝哥要这样做,在她看来,监控室里是没有人的,那么能看到监控的不就是进入到这里的他们嘛然而在刚刚破坏系统的时候她就敏锐地发现了,这里的监控录像似乎能传导到其他的地方或者其他人的眼睛里。

她想到了一个人就是这家怪诞乐园的园长,巫妖特鲁法伊。

难道说,他们所有玩家的行为,都是在特鲁法伊的监控下

茉雅觉得刚刚在心里涌现出的想法更加清晰了。

不过现在她需要注意的却不只是高高在上的特鲁法伊园长,还有正在攻克奇妙海洋馆的另外两队人,在监控画面中,他们使用在地精那里购买的魔法道具,迅速击杀血魔,然后升级了再去购买道具。

凌绝开口:“把地精商人的画面放到最大。”

茉雅照办,然后她惊异地发现地精商人隆塔塔正在和人交谈

这人就是熊玩偶工作人员,他还是那么卖萌地歪着脑袋,但是没过多久,这家伙就像是受不了了一样,把头套连带脑袋一起摘下来了。

茉雅:“”

她虽然不怕丧尸,但那是在做好了“对方是个丧尸”的心里建设之后,而这看起来相当可爱,甚至还会拖长尾音卖萌的工作人员玩偶服下面居然是腐烂狰狞的“尸体”,这无论是谁都会觉得有点难受。

当然,绝哥除外。

茉雅看着凌绝只是略一挑眉,连句感慨都没有,就把声音的按键点开,顿时丧尸熊和地精商人隆塔塔的对话回荡在小小的监控室中不禁在心里想:怎么绝哥就那么淡定呢

他这样的表现,让自己就不由得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他早都想好的

但是那怎么可能呢

好在这时候丧尸熊和隆塔塔又聊了起来,茉雅挠挠头,她终于不用再思考下去,也终于不会因为研究“绝哥到底有多牛逼”的问题再掉宝贵的头发了。

隆塔塔说:“再做完这一票,我就走咯”

熊丧尸则是努力把脑袋按回去,他用两只手托着茉雅这才知道他之前老是喜欢抱着熊头不是因为卖萌,而是脖子短了不用手扶一扶估计早都掉了他开口了,声音还是那么嘶哑,也不知道喉管都断了的丧尸究竟是怎么说话的:“你不是说要在这好好赚一笔再走,不然就住下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隆塔塔苦笑:“那我得能赚啊。黑森林镇都没了,伽伽米这个该死的背叛了我们的臭虫也死了,连你都成这样了格格林,我说句实话,你现在就跟我一块走吧那位现在还没有恢复,还得在钟塔顶上站一会,等到他再吃六个人,可就能下来收拾咱们咯。”

伽伽米是那个给特鲁法伊园长画像的艺术家那么格格林就是那个黑森林镇镇长、大工程师格格林前者还没有震惊到谁,但后者的身份却让茉雅真正惊呆了:“我的天那、那之前那两个武器,他做的那两个武器,难不成就是为了”

凌绝:“就是为了讨伐特鲁法伊吧。”

“黑森林镇很有可能是黑暗森林内的,距离怪诞乐园很近的一个小镇,当然,现在这个小镇里已经没有活人了,当玩家们被投放在怪诞乐园门口的出生点位时,回头望向黑森林,只能看到里面有完全不似活物投来的目光。”

“怪诞乐园自从建立,就给当地居民带来了很多欢乐这好像是一开始的游戏介绍吧,现在想来,当时非常讽刺。”恐怕这个当地居民并不是指附近小镇的平民,而只是萨鲁法伊这个巫妖吧他吃了那么多人,肯定非常欢乐。至于说这里展览的那些武器,上面很多要么是被腐蚀,要么是有粘液附着,很像是使用者曾经和丧尸血魔打过架。

更不要说就是格格林大师亲手制作的滑翔翼和捕捉网,当时看标签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了虽然下面的描述看起来很平淡,但怎么都有种炫耀和嘲讽的意味,而如果这些都是曾经的黑森林镇居民用来抵挡特鲁法伊巫妖时用的武器,那它们现在反而被特鲁法伊收藏,原主人也受到巫妖的控制这样看来,特鲁法伊会因此得意,那可真是太正常了。

那边,隆塔塔和格格林又说了两句关于药剂的害处、之前黑森林镇的居民就是因为听信了巫妖吃他的药剂就能包治百病的谣言,结果反而在攻打他的最后关头被他所利用,一下子全都转化成了丧尸和血魔,导致最终功亏一篑。

当然,这其中或许也有他们口中的叛徒,给萨鲁法伊画像的艺术家伽伽米的功劳,不过他在做出如此奉献之后也并没有被优待,反而也被萨鲁法伊杀死,这样能够说明萨鲁法伊的阴狠毒辣。

黑森林镇的居民在对抗巫妖时失败了,不过他们也不是完全失败,隆塔塔所说的萨鲁法伊到现在都无法从钟楼下来,可能就是那时候受的伤导致的。

两人又扯了一会,突然之间,格格林的声音变得像一开始那样诡异欢快了,他又扶着脑袋戴上头套:“隆塔塔,主人让我问你,还有谁没有来买过药剂”

隆塔塔就知道自己的老朋友的灵魂已经再次被巫妖的邪恶力量压制住了,他哀伤地叹了一口气:“还有人没买过药剂,就是那个说自己没钱的家伙,和侏儒女孩,如果他们来买药剂的话,我会向你汇报的。”

重新变回熊玩偶工作人员的格格林便扶着脑袋点头,满意离开了。

茉雅倒吸一口凉气:“绝哥,怎么办,他知道咱们还没去买过道具了”

只要这个巫妖脑子正常,就会知道自己这一组的两个人恐怕已经知道了他的药剂有问题,接下来可能就会针对他们俩,他们危险了

不仅如此,屋漏偏风连阴雨,两人又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叫骂声,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狼人毛查,他果然已经来到这里刷怪了茉雅从窗户探出头,看到毛查正在和阿昆夹击一只血魔,两人可能是磕了无敌药剂,和血魔近身战斗也丝毫不虚,效率很高。

茉雅的头脑高速运转,她在想要不要和毛查艾瑞雅两组人共享自己知道的信息呢共享的好处是可以让他们一起对抗萨鲁法伊,然而杀死这名邪恶巫妖本身就是游戏结束的条件所以不能这样,因为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没有给过他们公平竞争的可能性

一共六个人,最终能通关的是在萨鲁法伊死亡之前没有被淘汰的三个积分最高的玩家,然而组队的时候却最多只能两个人组队,这也就是说,如果在只有一个队伍的积分是安稳的情况下,其他队伍想要通关,就只能击杀这个队伍的人,如果他们杀不了,那么唯一可以干掉的就是排名末尾小队的人和他的队友。

别管在之前的配合中他们有多么默契无间,到了最后,还是会把屠刀对准一直在帮助自己抵挡来自背后威胁的另一个人。

在巫妖萨鲁法伊死前,六名玩家会一直陷入这种斗争中,那么,他们还能全心对抗特鲁法伊吗

怪诞乐园游戏日这个副本设计的网罗,和它的险恶面目,到了这一刻,才终于完全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