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这个……这是穴道虫?”这一次没有等到绝哥科普,是米斯伸手又摸了两下,手下奇异柔软的触感给了他灵感,终于得到这样一个答案。(手机阅读请访问)

一听他说到了“虫”,凯尔就立刻跳开:“卧槽这是虫子?怎么那么恶心啊!”他快速甩手,想要把刚刚的回忆都甩掉一样,米斯无语,忍不住加了一句:“你这么怕虫子,进这个副本不就很受罪吗。”

虫人族的一名叫阿诺的少女也对他刚刚说虫子恶心的发言表示不满,她轻飘飘地递过来一眼:“这么胆小,是怎么混到这里来的。”

凯尔:“……我不怕虫子!”

他涨红了脸:“我就是说这个东西啦,你们不觉得这很奇怪吗,一个看起来那么巨大的建筑物,居然是虫族,一想到它是活的,我就浑身发毛——阿诺你不要告诉我你们虫人族里也有这样的,不可能好嘛,别以为我读的书少就来驴我qaq!”

阿诺:“那还真是,的确也没有这样的……”

她们虫人族都是很正经的,大家都是标准的三对足两对翅的星级虫族演化而来,跟兽人一样,走的是科学路线。眼前这玩意儿,看起来更像是恐怖小说的产物吧……

但是再想想,逃生计划这游戏不就是恐怖游戏吗——虽然不一定每个副本都是恐怖类型的,也有推理类和末日生存类,但主流走的还是恐怖悬疑类啊。

“咳咳,”米斯听他们越扯越远,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因为是个头脑型的人才,以往在副本里也一直都是受人爱戴(?)的智囊,科普指挥样样做得,现在到了这个副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被现在的队长给抢了,一时间不管心态有多好,到底还是有些不自在。现在绝哥不说话,他才觉得自己回归了正确的位置,怎么能容许凯尔这个逗比在这里浪费时间?就瞪了他一眼,说道:“其实你们不用觉得恶心,或者有什么负面情绪,这个穴道虫是虫族,但是已经死了,不会对人有什么伤害的。”

“穴道虫是一种异型虫族,大家都知道异型是虫族女王生产出来的一种地位较高,而且在虫族的工作中很重要的承上启下的作用的一类虫,在我们的理解中,异形一般是头脑优秀,形态更类似于科幻电影中的‘异形’的一种虫,但实际上,异形中也有穴道虫这样的奇葩。”

“穴道虫长相类似蠕虫,如果考虑到其颜色的话,其实更像是水蛭。只不过它们的身体比水蛭要巨大很多。穴道虫刚刚出生时,并没有这么庞大,但它们‘食用’土壤和沙石来增大自己的体型,同时,它们的体质也会发生改变。穴道虫的牙齿非常尖锐,能够在封闭空间内啃食出和自己的体型相等的甬道,为其他的虫族开辟道路。”

“而当一只穴道虫冲出地表之后,也就意味着它的工作和虫生的完成。它将会慢慢变为无机物,成为真正的通道,让虫族在它的体内进出,”他讲到这里,吞了一口口水:“一般认为,穴道虫的通道是为了方便虫族为虫母取食而产生的,所以这个通道,大概率是通往虫母的巢穴。”

虫母身为一个虫族内的女王,地位当然很高,在官方给出的资料中说到过,一个拥有上百头虫族的族群,虫母就需要一百平方的独立穴室作为其生产和进食生活的居所,她就在这里待着,不会去其他的地方,生产的虫卵会被照顾它的工蚁搬运到卵房,然后按照品种分批放置。吃的喝的则是由在地面上捕猎的虫族送下去,为了防止浪费,虫族一般会在清晨和傍晚分别运送两批猎物去给虫母吃,现在还不是运送猎物的时候,所以这个穴道虫的入口并没有被使用。至于说为什么不能直接让工蚁挖掘隧道,而是搞出个穴道虫这么神奇的东西呢?那是因为普通的隧道有崩塌的可能性,而穴道虫的尸体虽然柔软,却也非常有韧性,一旦成形之后就不会改变形状。

这可是虫母的进食渠道,可不能是个豆腐渣工程。

“虫母啊……”

“下面有这么个大玩意儿呢……”

就算没看过书,也都是看过宣传片的,虫母到底长成什么个恶心人的死样子大家都知道,一听说有这么个玩意儿在这下面,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甚至连虫人族的女玩家阿诺也不例外。他们虫人族经过了很多轮的演化,现在身体上只保留了对自己有利的那一部分,至于什么变-态啊,什么没必要存在的附肢啊早都已经不存在了,刚刚她虽然是怼了凯尔,但现在自己想来,对于一些奇怪的虫子也有点范围。

那虫母,长得跟白蚁的蚁后似的,白蚁蚁后已经很反人类了,结果虫母的配色还要更加诡异,想想宣传片里这大玩意儿浑身附着着粘液的样子吧,那真是要把胃液都吐出来。

这时候就有个沙雕玩家和大家的画风不同了,凯尔自从得知这个软乎乎的穴道虫尸体已经是尸体,虽然还保持弹性,但却无法伤害他之后,就对这玩意儿不再恐惧,这时候也喃喃地说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其他玩家:“……”

迪迪眉头一皱,苦口婆心地劝告凯尔:“我们星际有一套完备的法律……你说你,你有啥不好,怎么能对着这个有大胆的想法呢?”

凯尔:“……”

他虚弱地捂住胸口,感觉今天是不是不该说话,但此时如果再不自我辩白一番,说不定会被人认为是真-变-态也说不定,只好气急败坏地小声吼道:“不是那个大胆的想法!不是!我只是想到虫母在下面——”

迪迪:“我的老天,你还能对那玩意儿感兴趣啊?”

凯尔:“不是!!!——啊啊啊我只是觉得,虫母在下面,虫母又是这里最重要的,之前凌绝队长不还说过吗,这个副本里最重要的其实是给虫族做计划生育!只要控制住虫族的数量就一切都好办了!所以我说我们可以直接下去击杀虫母啊!大哥大姐你们在想什么啊!!!”

这听起来虽然还不太靠谱,但至少算是个正常的思路了,但不知道是为什么,听到他这样说,众人居然遗憾地齐齐叹气。

凯尔抓狂:“……你们到底在惋惜什么啊混蛋!!!”

其实他的想法不错,这里往下走就是虫母的穴室,直接进去如果能击杀掉虫母,那一定是个天胡开局。他提出之后其他玩家忍不住跟着幻想:如果真的能无伤成功,那他们只要在自己成绩好的时候宣布游戏结束就完全赢了。

只是稍微清醒之后,就知道不能这样做。

先不说他们现在根本不清楚这个虫母的状态,就光虫穴内部的地形和情况,那也是完全不知道啊,下面是有虫母,但又不是只有虫母,他们傻乎乎地跳下去,那边虫母一个呼哨引来一堆异型啊蛛族啊的,岂不是集体扑街。

其实凯尔也知道这不可能,他挠挠头,表示自己就不适合动脑子,决策什么的还是队长他们来比较好,顺便还夸了米斯一波:“对了,你刚刚科普的样子好像咱们队长哦,没想到你脑子还挺好用的。”

米斯:“……”

不,他身为另一只战队的智囊角色,被人说是和另一个队伍的新人像,他是不会开心的……

但凯尔这也没有说完,他嘿嘿憨笑两声,居然又加上一句:“我之前还以为你只会挑刺呢,嘿嘿。”

米斯不可思议地看着凯尔,心想这特么怕不是个傻子吧!

他们说得太欢乐,一时间没有发现绝哥并不在他们的身边,而是在这个穴道虫入口的背面做什么,他围着入口绕了一圈,同时也打开了通讯器。

米斯:“要联系副队长他们吗?”

他刚刚就是通讯兵,这时候也下意识的去掏自己的通讯器,但绝哥却示意这次的任务比较重大,要自己来做。米斯正觉得奇怪,只听到绝哥问对面已经侦查了多少,目前击杀了多少虫族,有无发现穴道虫入口,身上的武器还够不够用,有无人员伤亡一系列问题。

这几个问题听起来互相之间也连不上,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对面的沃夫估计也是懵逼的,但他还是认真回答了。他说他们也已经快要达到第一个山头的山顶,一路上杀了两三波的虫族,没有人受伤,武器是够用的,凌绝队长专门询问的炸弹更是足够——他们在山上,到处都是虫族,谁敢扔炸弹啊。

至于说穴道虫入口,发现了一个,但是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也没有人敢爬下去看看,沃夫这里还自豪地加了一句:“不过我们狼人都是很勇敢的,如果你认为需要下去查看的话,我可以去完成这项任务。”

听他的口气,如果凌绝不让他去,反而是看不起他了。

这人怎么跟好胜的小学生似的。

凌绝根本没接他这句话:“不错,现在,听我的命令——准备好五颗小型电子手雷,我这边数到十的时候,你就以每二十秒一颗的速度激活并且扔到穴道虫内部去,扔到最后一个之后立刻离开,五分钟后,我们到矿洞门口集合。”

众人:“???”

沃夫这下是真的懵逼了,他愣了一会,兴奋地应道:“哇嗷!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干嘛,但是这听起来好特么刺激啊!干了!”

作者有话要说:绝哥:这么听话,真是个好副队【。

沃夫:嗷呜——!!!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