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虽千万人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和晋炀一样被留在基地里, 只等着需要的时候再去救场的泽拉此时正坐在十几块非常具有科技感的屏幕组成的屏幕墙前,最大的那块屏幕上播放的是他们队伍的“顾问”凌绝先生以虐杀姿态击倒副本内的另一名兽人战士沃夫的场景。他看着屏幕里的沃夫全程被牵着走, 就觉得这画面实在是太熟悉。

上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 被虐的人好像还是他们兄弟仨来着。

不过当时只觉得困窘和不解, 现在心态上发生了转变,就看到了当时很多忽视掉的重点。不得不说,绝哥的性格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他平日里时常是懒散又嚣张的样子,让人先入为主地会认为他是那种认真不起来, 还很容易受到情绪影响的肤浅之人, 就算会想着能玩到这里的人不可能没有实力, 也会被他表现出的强大的自信误导, 认为他是主要靠硬实力通关的头铁之人, 忽视掉其他的可能性。

然后就在实战的时候被打击到说不出话, 目瞪口呆,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梦里和梦醒的差距那么大,以至于让他们无法接受。

但他也只能分析出这么多来。

现在自己完全作为旁观者, 而不用代入任何的情绪去看, 才发现了一些其它的东西。

这个叫沃夫的狼人战士,可以说是从一开始就输了。

绝哥一共给他设置了几个陷阱, 第一个是说要打三个回合,他就和大多数缺少实战经验的年轻人一样,一听到这个回合数就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的机会很多,三回合的话三把两胜就很好, 但却忘了在很多真正的对战中,很有可能自己在第一个回合就被打得失去了战斗力,那么之后两个回合是根本没有用处的。

第二个陷阱则是明明白白告诉他自己的三个回合各自用什么看起来这只是狂妄之人的叫嚣,但其实再告诉对方的同时,也把对方的思维限定在了一个狭隘的范围中:如果对手只有某种武器的话,那么我还能用其他的吗

说实话,脑子不好的可能到这里直接就忘了自己还能有其他选择了脑子好的也无法撑过心理和脸皮上的压力,最后被对方带着跑。

这里更不用说一回合用枪的事情了,狼人是力量型,却不是敏捷和防御型的,枪械对他的杀伤力最大,很显然这里绝哥已经是把胜负手锁定在了第一局,而他真正的目的也不是要把沃夫打服,他主要是想杀人立威来着只是发现沃夫实力不错,罪不至死,才放水没有击杀他。

之后沃夫的应对是双刀,一长一短,看起来是攻击方式多样的选择,但实际上也把自己给锁死了,他的爆发力强就强在身体优势上,不管是兽爪还是牙齿都是最佳的武器,但兽人毕竟和真正的野兽不同,平时的生活是用不上爪牙的,因此还要花费一些能量结果之后用的却是双刀,消耗了能量的爪牙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成了限制他的条件。

接下来的战斗就跟下棋一样,绝哥只需要做简单的排除法,就知道他的弱点到底在哪里了,佯攻短刀,使他的重心被拉到一边,然后攻击另一边。之后留出破绽和时间,让他有突进到面前的机会,接着用之前的优势进一步地控制住沃夫,迅速结束这一场战斗。

当沃夫的双刀形成剪刀的形式朝着绝哥劈头盖脸挥舞下去时,泽拉听到围观群众发出一阵惊呼,然而这一套气势十足的攻击并没有什么结果,只是看得人被迷惑了,很想当然地错判局势。

泽拉从这一场短暂且简单的战斗中学到了很多,不过如果要让他现在就说出一些东西的话,他只能这样讲:一头蟒蛇吃兔子,双方从纸面实力到各方面软实力都差距那么大的情况下,还愿意这么认真地把自己伪装成小水蛇,确保能够更加安稳地吃掉傻兔子,那么兔子被吃,也不该有什么不满的。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人人都对这个道理耳熟能详,可是有些道理终究只能被极少数的人运用。只因为大多数人都会被情绪和氛围所感染,以为自己已经参透全局。想跳的又高又远,要么要助跑,要么要弯腰弯腿,哪里有轻轻松松就能比别人都高的,可是一直保持谨慎的姿态好累,就连他也时常松懈。

绝哥是怎么做到的呢按道理讲,他是从那样一个危险的时代来到了星际的,又一来就是这个节骨眼上,连缓冲的机会都很少,如果这时候有人说他心理上出现了障碍,无法整场战斗和生活的话泽拉可能都信,毕竟这样的遭遇不是人人都会有的。

这么寻思着,晋先生回来了,他站着看了一会:“你努力才能达到的状态,对于他来讲是生来的本能,这是无法比较的,保持平常心。”

泽拉:“”

不,晋先生您这吹得是不是有点过头好吧,考虑到这位一向严谨的先生每次提到绝哥的时候都没办法当一个合格的理中客,他似乎也应该习惯了,毕竟人家的关系这不吹绝哥吹谁啊,难道要吹他们这群绝哥的手下败将嘛。

只能说,有的人活该强大,有的人也是活该吃狗粮。

不过这口狗粮嘛泽拉看着屏幕上已经结束的战斗,第二和第三个回合很显然是打不成了,但不知怎么的,沃夫和绝哥的距离也没有拉开,过了一会沃夫才嚎叫道:“快来帮帮忙,我的爪被扣在刀柄上了”

所以才会保持这个尴尬的姿势无法动弹。如果是平时,他说不定要调侃一番,但维持这姿态越久,就感觉顶着自己脖子的枪口越烫,心里那股怒火过去,沃夫现在已经是怂了。周围的围观群众才一脸“哇居然会变成这样”地过来帮忙。真的没有人能想到这样一场严肃的战斗居然会以闹剧的形式结局,a队队内的氛围反而好了很多。沃夫对绝哥甘拜下风的同时,其他兽人也表示“我们这里最强的兽人都不是您的对手,那我们就不来献丑了”。

只有几个心怀鬼胎的人类见到事情如此发展,盘算完全落空,露出不甘心的神色来。绝哥却没有放过他们,说实话,他刚刚如果要击杀沃夫,也是杀给这几个人看得。

现在因为惜才,事情没做,但杀鸡儆猴的效果要出来。

“刚刚我听人说到,在这个副本里,队长是可以换人当的,只要有半数人投票就可以了,”他把枪重新填装子弹,收回到腰间,似乎是漫不经心地开口说道:“我听说这投票还是匿名的,所以大家一定都会认为这是一个民主且安全的暗投,因为如果我不幸被投下去,也不知道该报复谁。”

“现在我想告诉众位,这件事一点也不安全,因为我要是当不成队长,那么我会立刻离开这个队伍,对你们所有人进行无差别的攻击。我说到做到,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故意使坏的,不守规矩的,不听话的,你们可以尽管试。”

“不过,只要是认真执行任务的,我也会尽量保你平安,让你以漂亮的分数通关这个副本,”他嘴里这样打着包票,要是随便一个其他人这样说,肯定会被喷不自量力,但他刚刚“收服”沃夫,这个第一刺儿头现在是不论他说什么都是“好好好”,其他人只能跟着偃旗息鼓,绝哥横扫一圈,对于众人的敢怒不敢言非常满意:“好,那我们就说定了。”

谁就和你说定了啊这人也太自大了吧

好吧qaq人家的确有自大的本钱qaq。

这时候,因为他们实在是浪费了挺多时间,另外两个队伍都先一步深入内场。和之前说的一样,三个队伍,三个虫穴,听起来是比较富裕的,但因为三个虫穴中只有两个是“新手场”,作为虫穴起源的矿洞在这里算是一个高级猎场,所以理论上,三个队伍更容易陷入三抢二的困境之中。

众人看着绝哥,想知道他既然放出了大话,说要保下他们以漂亮分数通关,那到底要怎么弥补目前的劣势,绝哥却故作神秘地一笑,连续提出三个问题:“击杀虫族需要考虑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唯一能够生产虫族的是谁控制住什么就等于控制住了这场比赛”

然后又不等人回答就自顾自给出答案:“虫族总数和自己的队伍击杀的数,虫母,虫族的繁衍效率和另外两个队伍能够控制的虫族数量。”

“综上所述,我们直接下矿洞去。”

沃夫一脸质疑:“你有几成把握”

绝哥:“如果要说全员存活通关的话,有五成把握。”

听着跟做梦似的,却莫名其妙地让人有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雄壮感,沃夫郑重点头:“五成把握,那就可以干了。”

作者有话要说:  考虑了很久这个副本到底以什么风格去写,最终还是选择了最刚的这一个233333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