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绝哥罩我!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玩家凌绝进入队列排序。(手机阅读)】

【系统开始积分计算队列分配……】

【玩家凌绝积分达到第一梯队副本水平。目前人数:19……21……24人。】

竞技场是要求玩家同一时间进入游戏,但其实还是有五分钟的余裕的,这样如果玩家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做,比如说突然接到了电话,或者是突然发现自己想上厕所的话,也能利用这几分钟临时调整一下,算是一个贴心又不失公平的设定。

这个副本里共计有九十名玩家,按照之前的副本积分设定,把分数排名相近的玩家安排到一个副本中。不过为了能够把他们队伍里的“玩家”平均分配在三个副本,晋炀在这里做了一点小手段,人工地改变了几名队员的位置。

看起来是不太公平,不过如果为了公平,而使得其中一个被幽魂领主的虫族大军侵入的星球没有守护者组织的人的话,那才是本末倒置。

两分钟后,这个副本的人就满了,凌绝听到系统播报他进入了a副本。然后就是一阵非常熟悉的bgm,记得他之前没有来守护者组织的时候,还有时间和系统闲聊说这音乐土嗨,那时候系统特别不服气,说下次就给他换。结果自从来到这边,天天忙得很,还真没有时间和系统瞎扯。

这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不是说好了要换个背景音?”

系统模仿人傲娇哼鼻子的声音:“哼!我忘了!”

居然还闹脾气了,这孩子学坏了,不是一开始那个傻乎乎地小系统了。绝哥笑着推锅:“不是我不想理你,我现在有正式工作了嘛,我的那个上司你知道吗?他姓晋,他给我布置得任务太多了,所以我才没时间总是上游戏啊。”

系统:“……”

他知道姓晋的人是谁,所以立刻就不敢说话了,只能在心里吐槽他绝哥怎么比以前更赖皮了……然而在不明真相的观众们眼里,这就是凌绝哄骗单蠢系统的名场面,顿时纷纷吐槽起来。

随着竞技场一场接着一场的难度推进,每个副本的重要性也在逐渐提高,一开始用竞技场来直播吸粉的主播现在已经有很多不再直播了——他们有的是被淘汰了没得播,有的则是不想要承担实时直播带来的巨大压力——玩到现在,大家都很清楚一点:以这个游戏的影响力,想要吸粉不需要一直保持直播状态,只要能活着进入第五轮副本就算是成功了。

是的,已经不奢求最终的通关资格,能活到这个“决赛轮”已经算是很厉害的技术性主播。

那么与其保持直播,让自己的一些可能上不了台面的小动作,或者是紧急时刻不能只靠自己的实力,还要依赖商城购买的道具等等度过难关的场面暴露在观众面前,还不如等到成绩尘埃落定之后剪辑一波精彩瞬间,那里面收录的绝对都是吸粉利器。

因此,能够到现在还开播的就绝对全都是一些对实力非常自信,能够保证自己不翻车的大佬了。

绝哥在粉丝们心中,是所有大佬里最大佬的那一个,如果不是前几天出台了一个新的直播规则的话,所有人都不怀疑他能自信骄傲地直播到最后。

这个新的直播规则是说,逃生计划这个游戏的竞技场第四和第五个副本对玩家和观众的素质要求很高,因为据说会有很多黑暗残酷的点,未成年人禁止观看直播,只能看之后的打码黑幕剪辑录播。

新的规定出来,当然也引起了很大不满,但蹦跶的未成年们在这一点上明显没有他们的家长有话语权,所以这项规定还是毫无障碍地推行了。

至于说为什么因为未成年人不准看,游戏就不准播,则是由于现在的直播监管力度很差,就算所有的平台都能严格管制,也不能避免有成年人用自己的账号录屏给未成年人看以牟利。

所以结果就是,逃生计划竞技场第四个和第五个副本是强制关闭直播功能了。玩家们想看有码版,也要等到大概二十天之后。有这样一个原因在,大家都说绝哥这是“最后的直播”,因此不知道怎么地就多了一股子悲壮味道(?)。

不过倒是没有人抱怨逃生计划这游戏。什么血腥啊恐怖啊——这是肯定的啊!平平淡淡那还能是逃生游戏吗?!卖点不就是这样吗!

凌绝对此一概不知,现在直播对于他来讲已经没有了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养家糊口的作用,也没有了突然来到不需要战斗的世界,排解他无聊内心的娱乐定位。他开直播的时候都有种在向大众科普的感觉。

而这个副本不仅可以科普对付恶魔的黑科技,还可以科普一把星际特有的高科技。凌绝等待失重感过去,他观察着四周,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看起来就特别高科技的休息舱中。

休息舱里有不少按键,距离他的双手最近的就是“开启”和“睡眠”键,他想了想没有动作。从透明的小窗往外看,能看到左右以及对面全都是睡眠舱,每一个里面又都有一个同样是看起来刚刚睡醒的人,加起来这个房间里大概有四五十人左右。

有人自觉按键开门,走出来还想伸个懒腰喊两嗓子,结果一句话都没出来,就听到有个粗声粗气的男声训斥道:“这一批学员是怎么回事!一点纪律都没有!起床号都没响自己就跑出来了?嗯?你说你想干什么?”

那个穿着和凌绝身上同样的睡服的学员当场傻了,过了一会才讪讪地摸头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松懈了……”

男声不准备放过他,还想要教育一番,但这时候真的起床号已经响了,凌绝等人才按动“开启”按钮,从睡眠舱里出来。

那男声哼道:“好了,既然如此,你们就列队吧,今天是战争学院第134届学生实训中很重要的一天,我也不想多说你们,弄得大家都不好看……左边那几个!速度快一点!拖拖拉拉地成什么样子!”

他嘴上说着不想多说,却没有少说一句,甚至还耀武扬威地舞了一下手里的小鞭子,那是一条分为两节的鞭条,手柄的地方看起来像是教鞭,肯定不是用来打人的,上面那一段皮鞭更像是他自己装上的。他穿着宣传片里出现过的副本设定的星际帝国的军装,肩章上装饰物乏善可陈,胸前也没有几块徽章,都能说明他的身份和地位其实并不足以教训这一群帝国第一军校的学生,但这些学生却也都不是什么正经军校生,大家都是玩家,在不了解副本的具体设定时并不准备展现自己“天之骄子”的一面,所以都沉默着按照他说的来做。

一群人是第一次合作,凌绝刚刚扫过一眼就发现薇比不在这个房间里,这里只有四十五人,另外的四十五人应该是在另一个休息房。不过能进这个副本的人素质都挺高,就连刚刚那个傻大个都自觉站到最后,一群人按照身高体型排起来,绝哥的身材在星际世界是不高不矮,目前也被养得不胖不瘦,他长得白皙,光看脸极具欺骗性,和星际时代那群或魁梧或高挑或皮糙肉厚的特殊种族截然不同,就是人类的样子。

这四十五人中,却有十个人是兽人和五六个虫人,数量并不多,但兽人原本就稀少,从这个比例上讲,这里已经很离谱了。

之前晋炀还说过,星际时代有了一些力量速度天生比人类强大的种族,而人类在这个时代最大的靠山则是智力和能够与所有种族沟通的能力。凌绝深以为然,虽然他不认为自己会比谁弱,但如果仗着强大进行无谓的高调,那也是非常愚蠢的。

……如果前几个副本的队友和直播间的观众能听到他的心声,可能会打一串问号表达自己波动的情绪。

但他低调了,不代表周围的人不认识他,他身后的一名手臂多毛明显是个狼人的大高个用手指戳他:“哥们儿,你是那个主播凌绝吧?我认识你,我掐指一算,咱们是要被分在一个队伍里的,提前请你多担待啊!”

他的声音很轻,明明是个彪形大汉,瞧着怎么都不是个精细人,结果声音压得比蚊子还细,前后左右人还能听到,最前面那教官模样的中年男人就完全听不见了。

他背着手走在最前面:“快点跟上!拖拖拉拉的,居然还是未来的精英?!”

狼人彪形大汉继续小声逼逼:“你别不理我啊?不会是怕他听见吧?不会吧哥们儿你怕这个?”

凌绝左边的人类:“闭嘴,不要惹麻烦。”

他右边的一名虫人:“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人家不想理你,呵呵。”

左边是个谨慎的,右边是个想看热闹的。

后面那狼人也不生气,他甚至小声吹起口哨,凌绝听出来这是一首流行歌曲的名字,名字叫“我明白你在怕什么”,他这时候哼这个,明显是在挑衅,队伍里已经有人在皱眉,还有人偷偷捂着耳朵,反正前面那傻子从不往后看,都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一直走到一个大厅的门口,这位傻子教官才回过头来,趾高气扬地说:“你们马上会被打乱顺序,和另一个班的同学重新组成三个队伍,接下来的任务有一定难度,不过你们这群精英应该是不会死的吧?上头说任务结束之后会给你们进行评分,咱们班的平均分不能比隔壁的低!敢丢我的人就给我等着吧!”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他们在考虑这个评分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副本的最终通关是看评分的?

在一片安静中,只能听到凌绝正经却又相当随意地对之前的所有“请求”做出回答:

“可以啊。”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还是帅帅的绝哥!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