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暴风雨之前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他一直在等待。()

在他原本所在的那个世界,可能也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时期吧。文化课上曾说过宇宙大爆炸,说是在不知道具体多少亿年前,一个点爆炸成了宇宙,而在那之前,物质是不存在的,因为物质不存在,所以就连时间都是不存在的。

这种课程,晋炀总是一下子就听懂了,他从来没见过这小子在需要动脑子的地方吃过亏;而后来当那个叫凌绝的少年出现,他看起来像是没有接受过正式教育的,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孩子,因为自己的见识缘故,会对外界有很多的防备,表现出来的就是胆怯,敏感,还容易判断不清“局势”。

这名叫凌绝的少年完全没有以上几项问题,他聪明,灵巧,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像野猫一样用自己的方式探究这个他原本不认识的组织。晋炀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很欣赏他,认为他的身上有一股末世缺少的热情。

……他对凌绝的感官却很奇怪。

这个少年总是让他想到自己十几岁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也是这样充满冲劲儿。但他却从来不曾有过这样毫无畏惧的时候,他一直认为恐惧是人类无法跨过的一道坎。但凌绝就算被教官的刀抵住喉头时,他还是那样充满了进攻的意识——下一次,他真的赢了,他用一条被拉扯至脱臼的胳膊,换来了整个战局的胜利。

不过在组织里,凌绝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这样如鱼得水。

在文化课堂上他就要蠢得多了——当然,很多人不会发现这一点,因为在他们看来,凌绝学得还是那么快。

但他们没注意到,这家伙一直是在死记硬背的,某天老师说到了宇宙的起源,说到宇宙大爆炸,说道在那场爆炸之前,时间甚至不存在这个知识点时,少年凌绝就瞪大他的猫一样的眼睛,似乎对此并不能理解——时间怎么会不存在呢?

但他并没有直接提出质疑,他在试图理解,试图弄清楚时间和空间的关系,终于他似乎想通了什么,抿着嘴,看起来那么认真,笑得像个对于这个课题非常感兴趣的学者。但他在三分钟前还根本不了解什么宇宙什么起源,也从来没有表现出对于这种自然科学的兴趣。

那一刻,安柏杨发现了他和凌绝,还有晋炀,他们三人真正的区别。

……

魔界没有天空和陆地的区别,这里有的是一片混沌。好在灵魂状态下,他们也不需要什么实在的东西。在这里有很多虚无且无脑低阶恶魔,它们是食物链的底层,如同大海中的浮游生物,被高级的掠食者吞噬,但又无限制地增生。稍微高级一点的恶魔有自己的“地盘”,他们能够改变小范围内的“地形”,让环境变得更加适宜自己生存。

安柏杨曾经遇到过一个虫群,原本那里只有一只虫母,她漂流在一块陨石一样的“土壤”上,除此之外一无所有,不过她和所有的虫母一样充满奋斗的精神。安柏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是去抢了一只雄虫,第二次再见到她时,她已经用那只雄虫生下了第一窝虫崽,当然,可怜的雄虫这时候被用完了,也就被她当成养料吃掉了。

后来她的虫崽们长大了,族群也就越来越扩大。而小小的土块也随之变成了庞大的虫巢,蛛群和蚁群在上面爬行,蜂群飞来飞去,异型指手画脚。他看着实在是有趣,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就来一趟——一般是在他饿了的时候,普通的蜂类和蚁类缺少战斗力,他就偷偷去吃了不少,和他一样的强者(不过那就都是些恶魔了)有不少都是这样想的。当时的安柏杨还有一些身为人类的意识,所以他还笑称此为“自助餐”。

不过后来就没了,魔界没有日月交替,没有四季轮回,恶魔都是先有精神后有身体,他们就可以比较随意地改变自己的身体状态以及周围的环境,用他们所谓的精神的力量。因此一切的改变都和时间没有什么关系,他时常光顾的那家虫巢餐厅,因为和另一个更加强大的虫巢爆发战争,一瞬间就不复存在。而他身边的一头恶魔,运气比较好吞噬了一头不次于他自己的恶魔,也是一瞬间膨胀成了原来的两倍那么大,甚至还收了一群小弟。

这种时间和空间完全不对应的情况让他安柏杨完全无法适应,他甚至对自己的存在产生怀疑。但是只要一想如果同样是在这种环境中,晋炀那家伙就绝对不会放任自己彷徨,他说不定在魔界混得如鱼得水;凌绝说不定连适应期都不需要,在发现人类的灵魂也可以进食恶魔之后,就放飞自我,现在早都混成了远近闻名的大恶魔也说不定。

……毕竟那家伙从某种意义上讲的确挺恶魔的。

想通这一点之后,安柏杨突然就淡定了,这时候之前那个运气不错的恶魔开始拉拢他,用恶魔的语言问他愿不愿意加入他们,恐吓他说不愿意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安柏杨心里记着自己身为人类的时候接受的任务,怎么可能受到恶魔的威胁,所以冷笑一声转身就跑。结果哼笑在恶魔的语言中好像有认可的意思,那头恶魔于是来了劲,追上来,还说他觉得他觉得安柏杨特别聪明,不像他那群小弟,两魔要是能一起打天下,说不定能干掉那几个领主,自己混个领主当当一类的。

安柏杨:“……”

厉害了,他是真的没想到魔界也有“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个说法的。

不过那之后他倒是有了个“伙伴”,他那时候已经接受了自己恐怕无法再回到人类世界去的这一现状。不过来到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想过还能回去,就是为了刺杀还没有到达人类世界的魔王才会过来的。所以他就和这个名字叫蒙蒙(恶魔的语言中,蒙这个音是强大的意思)的恶魔结盟,他用自己的头脑帮助对方和自己获取更多的食物和能量,而对方则要和他一起贯彻“把几大领主拉下马”的理想。

至于为什么不提魔王,则是因为就连蒙蒙也说不清楚魔王在哪里,此外,领主是可以靠努力达到的,但魔王却天生就是魔王,永远就只有那么一位魔王,这就不是恶魔们努力的目标了。

安柏杨……以前倒是没有听说过关于魔王的这些消息。他继续问,蒙蒙就有些好奇了:“好奇怪啊,你都不知道吗?那你是从哪里来的呀。”

不过他也就这么一问,并没有多想,反而是很耿直地科普起来:“虫子是从石头里出生的,所以他们一出生就有形体。咒魔是从诅咒里出生的,所以他们特别恶心会咒别人。咱们是从虚空里生出来的,所以什么都能吃。四大领主呢也是从他们的根源生出来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魔王啊,他是在这个世界产生的。”

“世界是不会变的,所以魔王也不会变。世界不会消失,所以魔王永远会存在。”

安柏杨:“……”

好的,他现在终于遇到一个比“在宇宙大爆炸之前,时间甚至不存在”这个课题更难的另一个堪称哲学的题目了。

……

一百年后,安柏杨躲进蒙蒙和小弟们帮他找到的一处虫巢里——虫巢的主人是一只虚弱的虫母,她在一场大战中失去了很多战士和虫卵,现在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另一伙入侵者进来,而自己这个主人却只能装作看不到的苟延残喘。

安柏杨躲在里面,他来不及感谢蒙蒙,意识就来到了现实社会——老公山羊的身体里。

“我要找晋队长和凌绝!快点!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他等了没一分钟,那个时常会来观察他,就像是小学生在做什么社会观察作业似的名叫程筠的研究员到了,他先是盯着他看了十秒钟,然后叹一口气(安柏杨注意到他的目光转向了那个金光闪闪的便池,那里面什么都没有,证明他今天没有怎么吃东西):“你要说什么?”

安柏杨严肃地说:“我只能告诉他们。”

程筠让门外的小研究员去喊人,但他却没有离开,他用看不听话的孩子的目光看着老公山羊:“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安柏杨本来想说自己没时间吃,他忙得很,他和蒙蒙探查了好久,终于得知幽魂领主不知怎么地居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个很适合他们恶魔居住的地方,还不知道怎么地就能够带恶魔过去——明明钥匙现在在他手里啊!

他要快点把这件事传达过来!如果能早一步得知幽魂领主的行动,晋炀他们也能快点做出应对!

安柏杨心里焦急,分出一半神来敷衍程筠:“没时间呀小哥,我忙得很,在魔界不是那么好混啊,而且这头老羊牙口也不好,真不行你们就换头年轻的羊呗。”

程筠:“那样也可以,换羊的经费等到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再从奖金里扣除。”

安柏杨:“???不是,这还是收费服务嘛???”

……

过不了多久晋炀和凌绝就来了,安柏杨用羊蹄子来闻都能嗅到他们身上有着浓浓的……味道,他心里暗骂这两人没有人性,他都成了鬼了居然还把他当成狗虐!可恶!

但现在还是正事要紧,他眼瞅着程筠推门出去,门刚关上就迅速说道:“幽魂领主不知道从谁那里听说你们这个世界有一个叫逃生门还是什么逃生世界的地方,他认为这个世界很适合恶魔生存,所以决定大批量引入。你们一定要小心!”

晋炀听他说到一半,就开始挑眉毛,他说完了这家伙已经和凌绝两人相视而笑,安柏杨就看她们两人跟狐狸偷到了鸡似的这么得意,心下不解。

“这真的是一条很重要的消息,”绝哥站姿歪斜,双手抱臂,他每次站成这样,都是在他的情绪高涨准备进攻的时候,但安柏杨不明白他怎么就情绪高涨了?只听到他继续说道:“放心,我们会好好地在那里迎接它们的。”

“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帮忙在魔界施压,让它们……来得再多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安柏杨在魔界的生活,其实还是蛮重要的,不过暂且不剧透!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a19946122、存在感为零10瓶;无光风月的地老天荒9瓶;妖魔之君4瓶;莲子、闇月3瓶;猫吃渔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