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犯罪者赵某某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等等, 我确认一下情况。”温君雅——也就是蓝队队长对他的队员们说, 他往后走两步, 到了一个正好能让他监视其他所有队员, 而他自己当然也能够被蓝队的人看到的位置, 这是一个让他和这些暂时的队友们都能安心的位置,虽然他们只是在这个副本里进行短暂的合作,但温君雅还是不想打破“默契无间”的感觉。

他接听了在进入副本之前就准备好的通话道具, 那是他领口上的一枚梅花形状的别针,不知道的就会认为这纯粹是装饰品,对面的人似乎在战斗,所以有喘息声一起传过来:“红黄对上了。”

另一道略微欢快的少年音则在这时候插过来:“为了避免暴露自己, 我要带走一个黄队的人啦。”

一开始说话的那个声音说:“……你随便,反正我们还要在最后决出胜负。”

这两个声音都没再出声, 温君雅又等了一会, 下达一个新的指令:“尽量清除所有障碍。”

少年音轻声笑道:“那太难为我啦, 至少我现在的‘队长’先生我是清除不掉的,他和我想象的一样强……啊,我现在都想换个队长啦^^”

温君雅都能想象得到这家伙在说这种话的时候,笑得有多恶心, 明明长得是人模狗样的,一说话腔调就怪模怪样, 守护者组织收了不少因为各种原因失去家庭的孩子, 他自己就是其中一个,很多孩子因为在这种环境中长大, 也的确张成了怪人,但真要说起来对面这家伙也是所有怪人中最怪的那个。他以前还会为对方半阴不阳的语气气到,但现在不会了,只是淡定地说道:“可以的,回去自己给晋先生写申请。”

“开玩笑的啦~”那家伙立刻故意做出吃瘪的样子,太刻意了,一听就是装的:“我的队长当然还是你啦^^”

温君雅的选择是直接挂断了通讯器。

红队和黄队现在就碰上了,他没想到会那么快,他靠在一块石头上想,也许是他这次执行任务的进度变慢了,但他没想到这个完全把现实模拟成副本,而并非是人为设计出来的游戏内部会这么复杂,或者说,单纯的游戏并不复杂,但是加入了这么多玩家,再加上他这两个让人不省心的队友……事情的性质就发生了变化。

尤其是那位,他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真的对上对方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强大的——凌绝。

@

赵安遥在正常情况下无法淘汰对方,如果是混战当中倒有可能,但这家伙脑子只是看起来神经病,实际上脑子没出问题反而精明得很,他能看得出凌绝是个硬骨头就不会想自己去啃。既然是混战,那不如尽量多淘汰几个弱者才是最有效率的。

那么,现在对他来讲怎么是最有利的呢?

他要怎么做,才能确保自己是在这个强行公正、引入了很多玩家的副本里,最终能够获取能量核心的那个人呢?

不用急,冷静下来,不要为了外来因素影响自己。只要完全掌控住自己,不要犯以前的那些错误,他就每次都能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都能获得自己想要的,那么这次……一定也能。

……

纹身妹啐了一口。

她个子不高,又因为进入副本可能会需要战斗的考量没有穿高跟鞋,满打满算一米五五的身高在金发碧眼的人种之中已经有点显矮,现在和队友们一起都戴上了巨鼹鼠人的头套,那就更明显了。

@

“马德,我就说戴着这玩意儿特别蠢,你们还说万一碰上了那什么石岩蟒什么野猪人的话还得靠这个哄他们,老子信了你们的邪哦!”她一把摘下这顶巨鼹鼠人的皮毛做的头套扔在地上:“还有这玩意儿,又脏又臭,哄老娘戴上,结果对面来的也是玩家!”

她的动作太快,黄队其他人连挣扎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就眼睁睁看着她暴露自己和队友们的身份。虽然知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既然对面那些伪野猪人骗不过自己的眼镜,那么自己这一身行头也很难说是有多管用,但是……但是自动暴露还是有些尴尬啊!

黄队几人说不出话,最后是对面红队凌绝队伍中的乔乔-李疑惑道:“你怎么一会说老子一会说老娘?你是女的吧?”

纹身妹:“……”

纹身妹:“马德你好烦啊!你没有女朋友吧!”

这话不知道触碰到了乔乔-李的哪一根脆弱神经,这个一米八五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也一把拽下头套,露出了不知道是闷在里面被憋得还是气的还是怎么地的通红面孔:“你、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白少阳戳戳他:“行了,知道你经过了星际特色十二年义务教育了,严肃地闭上你的嘴巴吧,咱们还要战斗呢。”

他的话像是掀开面纱的手,面纱下面露出来的不是女孩子可爱的面容而是带着□□味的真相:不管这段无厘头的小插曲有多可爱,接下来他们都要战斗,而且是进行可能会很残酷的淘汰制战斗。

所有人,包括红队这边的赵安遥和黄队那边剪刀石头布输了就只能扮演那个巨鼹鼠人勇士的倒霉催的螳刀客,他们都默默地从伪装中走出来,黄队队长哈克沉声说道:“我认为我们首先要确认一件事。”

“你们是否有和我们联手的想法?我们可以一起去找蓝队的踪迹,把他们淘汰掉之后我们再好好分出胜负。你们可以相信我们的诚意,我们绝对是认真的。”

他的长相看起来凶悍,但倒不是奸猾的类型,现在用诚恳的口吻说着话,可信度倒还挺高。红队的五人都看向了凌绝。

@

这种向心力让哈克心中一惊,他记得凌绝,从一开始印象就很深刻。同为主播,对方又是在这个游戏中异军突起的新锐,虽然是小星球小平台上的小主播——和他庞大的粉丝基数比起来,在卡拉星甚至整个星区都慢慢崭露头角的凌绝就显得很年轻很单薄了。但哈克深知自己的地位是靠多年经营得来的,他的天赋其实并不算很强,而他也知道所谓天才在这一行到底能爆发出多么强大的潜力,因此顺着排行榜,他也看了凌绝的所有直播。

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家伙不是单纯的天才,他恐怕是真正浸淫游戏多年的老手。

他没有纠结于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以前从不显山露水的,也不会在粉丝们面前抬高对方的声望来打压自己,所以当做不了解对方。

就算是这次副本中的队友们,他都没有刻意去提醒他们,这个红队队长凌绝带领的红队可能比看起来的更加难缠。

对方身上有种奇妙的权威性,让人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他——除非他想隐藏自己;他的权威性还表现在对周围人的影响和辐射上,在之前几个副本中可以看出,凌绝在一开始通常并不是最出彩的,但当副本进行到中途的时候,他的光芒就已经无法掩盖,所有的玩家或者说是队友都会被吸引到他这里来。

他是标准的强者,但所谓强者也未必都能有这样的力量,有些人个人实力是强,却强得太尖锐,让周围的人避之不及。

就像是蓝队的那个队长,他看起来是挺温柔的,却还比不上外表张狂但莫名就给人一种“适合”的感觉的凌绝。当然这是上了年纪的人才能看到的东西,哈克自诩老人家,看人总有一套自己的办法。

而现在,他的提议,果不其然地被拒绝了。

对方看穿了他的心思,笑得很嚣张——熟悉的那种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就算嘴里说的欠揍但也不会真的因为他的这个表情就想要和他为敌的招牌笑容,哈克一瞬间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最近脾气太佛系了。凌绝说:“至少目前看起来红队是唯一满员的队伍,也是唯一没必要拖时间暗算敌人的队伍,所以我们为什么要答应一个只对你们有利的提议?”

“啊,当然我不是在怀疑你的诚意,我认为你是诚意十足的。”

这话说得太气人了,哈克没有继续佛下去的理由。他们捉对——也不是捉对,因为红队的人数真的比黄队要多,所以是被迫接受了这个以少打多的局面。

凌绝让乔乔-李对付纹身妹,白少阳对付螳刀客,罗香和莫珂两个人对阵酷姐,而他则是直接架上哈克刺向自己的长剑——这么魁梧的汉子,居然是使用细巧的西洋剑的,还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赵安遥一开始是被黄队酷姐逼到一个柱子后面,他稍微过了一会才脱身出来,大声喊道:“那我干嘛啊队长?”

凌绝:“你可以选择帮任何一个人,如果有红队的人被淘汰,责任就算在你身上。”

赵安遥:“嘤嘤嘤,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他嘴上哼哼着,动作却丝毫不慢,急奔向罗香和莫珂那一组,但当他掏出和他的人设不太符合的□□和弯刀的时候,对准的却是自己的队友。

“砰砰”两声枪响。

罗香瞪大眼睛,颓然倒地,而凌绝则头一次露出了阴沉的神色:他在赵安遥动作的那瞬间就放弃面前的哈克,朝他开枪,但对方滑溜地像条泥鳅,身体扭出一个不可思议地姿势——他把罗香对面的酷姐拽过来,挡了这一枪。

酷姐的墨镜掉在地上,露出和蓝队队长温君雅相似虹膜的眼睛,很快赵安遥帮她合上双目。

这两名新出炉的受害者,恐怕都想不到,自己是死在自认为是“队友”的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