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两方人马,非常尴尬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对于黄队来讲, 这场游戏是真的很具有戏剧性。

没有正式进入战斗之前就死了个队友, 虽然他们嘴里说的是这样的弱鸡早死了早好, 免得之后再拖累他们, 但在被蓝队伏击, 再次失去了一名队友猫男之后,黄队队员们还是感到一丝沉重。

当然,蓝队也淘汰掉了两人, 所以看起来他们并不是最落后的。

但这并不是一对一的对抗,还有一个在最初不显山不露水,只有一个队长稍微有点名气,还是个小星球主播所以着实让人尊敬不起来的红队。

逃生计划玩到现在, 能在这时候进入这个副本的无一不是强者,在进入游戏之后虽然他们都表现出了和自己的身份相符的淡然冷静, 但是在进入之前, 还是查看了一波排行榜, 对自己的对手有一定认识的。

——毕竟都是玩游戏的老手了,就这个副本来讲,得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是能找得到过往记录的,甚至有几人还认识, 之前曾经有过交流,说过几句话的。

在黄队里, 队长哈克曾经和猫男一起通过副本, 纹身妹则是和虫人螳刀客在上一场PVP中打了竞技,酷姐在队伍里看似孑然一身, 她倒是“认识”蓝队队长,之前也是她提醒哈克要小心这个男人,只是对方的实力过强,最终还是成功带走猫男。

黄队也就从第一进度掉到了第三。

他们眼睁睁看着红队一马当先首先进入了绿洲,而蓝队紧随其后,为了避免被这两个队伍埋伏,他们特意绕了半圈才进入这张地图。。

这之后他们果然没有遭遇另外两队人。

他们很快找到了一处巨型水獭的巢穴,那水獭是个普通的野兽,被他们三下两下干掉了,但是在水獭的巢穴里,他们却发现了明显是有文明种族居住过的痕迹。

黄队现存的四个人几乎没有经过讨论,就一致决定进去查看。

他们弯腰爬进去,过了一会道路却拓宽了,一直带着墨镜的酷姐小声说:“对方的体型可能和我们差不多。”

纹身妹:“你这不是废话吗。”

黄队另外两个人没说话,和他们比起来,就算是有着赵安遥这个怪人的红队的氛围都算得上是良好了。但似乎他们每个人都很习惯这种交流方式,可能这就是高手的默契吧。四人又慢慢地往前移动了两分钟,他们到达了更深的地底,那里一丝光亮都没有,哈克原本都没有发现通道已经到了尽头,他一脚踩空,发现这距离地面有不到半米的高度,并看到黑暗中隐隐约约有眼睛似的小圆点盯着他。

然后就听到了嘶哑的说话声。那声音不似人言,含糊地几乎听不清楚,只有断断续续的字句显露了其中的嗜血意味:“孩子们……我闻到了……地上人的肉味……”

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皮毛摩擦声音,哈克当机立断:“打开所有照明设备!”

黄队四人进入紧急备战状态,他们打开手电筒并且固定在一旁松软的泥土中,掏出武器,英勇无畏地面对……那一大窝体型有人那么大的鼹鼠来。

@

纹身妹:“我尼玛!以前看拇指姑娘的时候觉得里面的鼹鼠先生挺可爱的啊!怎么这些玩意儿这么奇葩!”

GET不到妹子喜恶的愚蠢直男螳刀客则很不屑一顾:“你难道还会怕这种弱小生物?”

这句弱小生物把在场的巨鼹鼠都给气坏了,它们鼓噪起来,和现实中的小鼹鼠人畜无害的萌萌的样子全然不同,它们的爪子尖锐且闪着微微的红光,被挠到了绝对不是好玩的;而且毛发还有点像是豪猪,绷紧肌肉就根根竖起,跟一把针似的。

然而纹身妹的重点却不是在这些普通人会注意的方面:“我怕?我是觉得恶心好嘛!你好好看看他们的的黄牙齿和爪子里面的脏垢,挠不死你还脏不死你啊!”@

螳刀客:“我不怕,我是虫族,有坚强的外骨骼,至于你们这些人类嘛——那就没办法啦!”

眼瞅着这俩人先要起内讧,队长哈克无奈打圆场:“行了,吵架也不看是什么时候。这就是考验你们近身格斗能力的关卡,谁受伤谁自己丢人,别闲扯了。”

话音未落,像是在证明对他的支持一样,酷姐架起她的光能枪,朝着巨鼹鼠群扫射起来。

……最终,他们以纹身妹小臂被抓伤,哈克的头发被薅秃一块,酷姐的光能枪需要重新充能才能再次使用,螳刀客唯一没有外骨骼覆盖的柔软下腹部则是被巨鼹鼠捶到,害得他冷酷的面孔微微扭曲,并且被纹身妹不留情面地嘲笑“你不是有外骨骼吗?你的外骨骼看起来不管用啊!这次是腹部,下次万一是什么重要器官可就不好了对吧!”,两人的关系进一步恶化——这些作为代价,拿下这场对巨鼹鼠战斗的胜利。

“先检查战利品,别闹了!”半个秃头的哈克愤怒地捂着脑壳,身为一个高等星球的知名主播,他在这个副本里可是把面子里子都丢掉了:“这里有一个房间,哦,让我好好看看……”

如果红队的众人也在现场的话,可能会非常惊讶,这房间里的东西怎么和野猪人那里的一样?

同样是巨大的皮囊“外套”,同样是几只用真正的巨鼹鼠族死亡勇士的尸体制作的头套,同样是“在合适的时机穿上这些去找另外两族人一起反攻地上”的指令,这是巧合还是三个地下种族共有的默契?

然而红队并没有走到这里,所以这一切,暂时还无人知晓。

“这里有插旗的地方,我们先把这占下来,然后穿上皮囊和头套……好了,别看我,我知道你们没有人愿意穿这个大家伙,现在我们石头剪刀布吧。”哈克无奈地说,他觉得他的直播间里弹幕肯定都在刷什么哈神人设崩坏一类的话题。

……

“我们首先要认清楚一件事,就是副本内的故事很有可能并不是副本介绍所说的那么简单。”凌绝想了一会,还是用这句话给他接下来的分析做起头。

这是当然的,如果副本介绍说什么,副本就讲什么的话,那他们就没必要玩游戏了,逃生计划也就不再是硬核游戏而是沙雕游戏。实际上其他几名玩家也有些想法,罗香问道:“我觉得我们首先要确认的是,究竟是游戏设定隐藏了一部分事实,还是游戏设定里的事实根本不是真正的事实。”

她说:“就跟我上次的副本一样,游戏设定是游戏里面的人影响过的,可以说是NPC做出来的设定,我知道这样说很绕,不过我觉得你们应该懂得我的意思。”

@

比如说凌绝的上一个副本怪诞乐园游戏日,就是这样的。游戏设定由NPC来说,和最后推理出来的真相就完全是两个样子。

红队其他队员也经历过这样的副本,一听凌绝和罗香这样说就很头疼,白少阳已经在挠头了:“我就特别烦这种的,要让我干嘛就直接说了不行吗?扯来扯去有意思吗?真想平推算球!”

走在最后面的赵安遥不知道是安慰还是嘲讽他说:“不要这么烦躁啦,平推那么头铁是没前途哒,老哥你多被淘汰几次就安详啦~”

白少阳:“你滚你滚。”

凌绝说:“这些野猪人的资料上大概写的是,相传很久很久之前,并没有地下人和地上人的区别,野猪,巨鼹鼠,石岩蟒和猿猿们生活在一起,有一天,野猪变成了野猪人,石岩蟒变成了蛇人,巨鼹鼠变成了巨鼹鼠人,而猿猿们自称自己是‘人’。”

“变成人之后,他们对食物地盘和‘能量’的需求增加了,猿猿变成的人离开这片峡谷,到了上层世界,但是没过一年时间,他们又回来了。”

“峡谷的居民们和离开了峡谷的猿猿们进行了一场大战,一开始难解难分,峡谷居民甚至还占了上风,而猿猿们则是受挫之后就分裂成了三个部族。”

“然而分裂之后的猿猿并没有就此衰弱,他们和地底人进行了旷日持久的战争,在长时间的拉锯战之中,野猪人杀了很多猿猿,猿猿也杀了很多他们这些地底人,其中大部分是无能的巨鼹鼠人和愚蠢的石岩蟒人,而在这时候,最聪明的野猪人发现……地上人想要找的是湖里的能量之源。”

凌绝努力辨认,下面的逐渐有些看不清楚,里面夹杂很多可能是野猪人的俚语,莫珂这时候凑过来,这妹子不愧博学多才,一阵皱眉之后才缓缓念道:“湖里的能量之源,是源源不断提供生命能量的核心,不管是地底人还是地上人都需要它们,地上人也就是猿猿们扩张出去,地盘变大但离能量之源也越来越远。他们是发现了这一点才回来抢夺的。他们无法……真的拿走能量之源,凭他们现在的力量,只能带走上面生出来的能量宝珠。地上人繁衍地太快,因此每一个能量宝珠……只够供他们苟活一百年的。猿猿们已经来过两次,正好是两百年时间,聪明的野猪人因此得出这个规律。如今距离第三百年还有些时候。”

“我们要趁这段时间加强自己!等到有一天能够反攻地上!能量之源是属于我们地底人的,决不能让那群卑劣的地上人把它彻底挖走!这是我们的战争!”

莫珂用棒读的口吻把这段慷慨激昂的话读完,她的眉头却没有舒缓开,反而是拧得更紧了:“我好像觉得,哪里不对?”

“等等,先别说,”凌绝贴在墙壁上,手指压上嘴唇:“有人过来了。”

“戴上头套,把能确定自己身份的装备收起来,赵安遥,把你的那一套穿上。”

赵安遥瞪大眼睛,故意穿来吓人和在将要发生战斗的时候穿那么臃肿还是两码事啊,然而凌绝看他的眼神,却像是把他整个人看透一样,过了一会他转开头,他可能早就发现了什么,只是懒得说破而已:“快点,别浪费时间。”

“……哦,好吧,”赵安遥委委屈屈地换上这一身了。

五分钟后,伪装成野猪人的红队,和伪装成巨鼹鼠人的黄队队员同时到达了甬道中间稍微宽阔的一个好像是提供休息的大厅里,两队人马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面对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