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蓝队队员集体表示痛斥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副本里还会出现这么多中立怪!”一群人急慌慌跑出去, 白少阳抹着脸说:“还特么都是智慧生物!什么鬼啊!这比那三头合成恐龙难搞多了!”

众所周知, 这种游戏里的人形怪一般都比野兽怪难打得多, 而群居怪又比独居怪麻烦。野猪人两样都占了, 当然令人脑壳疼。白少阳吐槽完之后, 其他几个队友也苦着脸点头赞同:“而且这里的地形还很复杂……啧,绝哥你说怎么办?”

【桃乐西:我发现了,每次到这时候, 绝哥的队友们就会下意识地找他。】

【战士拉住别OT:对啊,其实还挺神奇的,不过也可能是因为绝哥的身上有一股让人觉得可靠的气息吧?】

这条弹幕刚发出去,他们就听到特别可靠的绝哥说道:“跑啊, 还能怎么办?”

“把他们引走,带去黄队和蓝队那里, 他们应该也已经走到绿洲了吧?祸水东引会不会?唉, 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这么单纯啊, 每次都要让人教的……”

听着他这似乎还有点诲人不倦的口吻,观众和队友们一时间都有种他其实是在认真地教导大家什么实用技能一类的,然后仔细一想——好吧,祸水东引也的确算是实用技能吧!

一群人就这样默默地跟着绝哥学坏, 他们身后是从地洞里源源不断跑出来的野猪人,面前则是刚刚探过得路, 这条路已经走熟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凌绝一路上捏死了太多虫蛇的缘故,这里已经没有多少毒物了, 只有重叠的植物遮挡众人视线。一群人走到距离出口处很近的地方,听到有人在说话。

“大家小心一点,根据之前遇到的合成恐龙来看,这次的副本里应当有不少中立怪物。这片绿洲从外部看起来就非常危险,而只有这一条路是能让人行走的,也许这条路就是什么大型中立怪物的巡逻区。”

说话的人是蓝队队长,他的声音温柔又亲和,不像是逃生计划这种游戏能招揽来的玩家,反而更像是什么模范小学的老师在教育学生,从凌绝这个方向恰好能看到他的脸,这家伙的眉眼也很柔和,说话的时候嘴角含笑,他队伍里的妹子注意力全程都在他身上,几乎移不开眼神。@

“但是队长,也许这是之前的那个队伍留下来的痕迹……”一名女玩家这样说道。

蓝队队长说:“的确有这样的可能,不过这也要看红队队长的风格,他的游戏视频素材在网上还是比较多的,你们如果去搜的话也能搜到——从他的战斗风格上看来,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谨慎,会剔除一切对自己不利因素的人。就像之前的遭遇战,他在发现我不在队里之后立刻选择对你们动手,并且成功带走两人。但如果当时的形式不是这样,他也会很快调整姿态,对红队下手,总之绝对不会把自己放在危机之中。”

一番分析猛如虎,这时候他却突然感受到一股难以掩盖的威胁,他一抬头,就看到红队队长凌绝,那个在他的心目中非常谨慎小心的强者正对着他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蓝队队长:“!!!”

一时之间这气氛不可谓不尴尬,但蓝队队长却立刻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你要做什么?”

这话问出来他就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一般在两方人敌对的时候,自己问对方在做什么对方难道会乖乖回答吗?但他也在这一刻意识到另一件事,就是他不管说得多么理性,多么客观,实际上凌绝都让他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不,也不是从来没有。

五年前,当他被组织派去参加那个比赛,并且获得头名之后,他曾经膨胀过一段时间,虽然那时候他自己也知道这只是一个小比赛,仅仅是对他一段时间的训练做出小小的检测而已,根本不能证明什么。参赛的大多都是普通人,偶尔有一些退伍军人和海盗,对他当然产生不了什么威胁,而他也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说当时的他只追求战斗力,忽视了组织对他“文化课”的培养,他甚至认为纪然恶魔是邪魔外道,那么他们就不应当利用邪魔外道来提升自己,那些好不科学的炼金、附魔都是对恶魔的妥协。

他太高傲了。

然后他就见到了那位一直在组织内都是传说一样的,他们这些学员几乎见不到的据说是曾经在对恶魔的抗争中牺牲奉献了很多的晋先生。

他知道他们是让他来教育自己,但还是很不服气,心里生出一些叛逆的想法:如果你真的这么强大,为什么你最终却来到了这里?你以为你的情况我们真的不知道吗?

但紧接着他就被真的教育了。

在他惨败——并且是在特意选择了自己最得意的肉搏却仍然惨败之后,这位晋先生这样告诉他:“温君雅,可能你认为自己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并且因此沾沾自喜,但在我看来,你的天赋实在平庸,我见过比你更加天赋异禀的人,他是为了战斗而生的。但他生在一个混乱残酷的世界,所以从一出生,他就没有让自己产生骄傲这种幼稚并且使人放松的情绪的权力。”@

“如果你一直不能改善的话,我会建议他们让你离开这里……事实上,我也是不建议守护者组织再收未成年学徒的。”

对方当时的神情他一直都记着,那是成熟的人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之后,仍然无法完全遮掩住的沉痛和哀伤,虽然当时的他还不能完全理解这种感情,但他还是对自己之前的言行感到愧疚。

那之后他时常反省自己,再也没有陷入骄傲这种情绪之中过。他也意识到了老一代守护者的强大,甚至偷偷地翻阅过很多资料。

也是在这些资料里,他看到了一个机密等级比晋先生还要高的禁忌的名字。

——凌绝。

……

蓝队队长——现在可以称他的真名温君雅了,他微微眯起眼睛盯着凌绝,以便于观察他细微的表情变化,虽然在多年的训练中他的教官已经多次说了他这种一紧张就过分关注目标的习惯很有可能会害得他无法关注到周围环境,但他还是很难改掉这毛病:在他眼中,凌绝扯出了一个极为真诚的笑容:“我的同胞,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援助我的!我们地上种族虽然会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互相争斗,但是在面对肮脏的地下种族的时候,一直都是团结对外的!”

说这些莫名其妙的鬼话时他对着自己,但重心却并不在自己身上,似乎是在等着别人把他的这句话听清楚——他在等谁?

接着就听到了蓝队的其他队员惊呼声,温君雅用余光往凌绝的背后看,发现红队队员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离开了,现在凌绝凹成这样一个骚气外漏的姿势并不是为了护着队友,而是为了掩盖背后的……野猪人???

凌绝的语速飞快:“你们一定带了很多武器!是的,我知道你们一直都是这么可靠的,那么开始吧,这群野猪人就是你们最好的开胃菜了!”

野猪脑袋浑身硬毛獠牙奇长的野猪人迈着步伐甩着尾巴哒哒地往这跑,各个怒火中烧,被簇拥在最中间的那个头毛都花白了,手里握着的法杖顶上闪着电光:“我就知道!人类!卑鄙的人类!我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先打有武器的那些!”

该死!幸存的每一个蓝队成员都在想,妈德这野猪人听信红队这个坏蛋的谎话了!他们成了来背锅的!

一个蓝队队员忙不迭地解释:“我们是敌人,不是一伙的……”

野猪人老祭司搜搜搜地甩电球过来:“你们就是一伙的!那家伙刚刚都说了,你们的关系不好,但是会一致对付‘肮脏的地底种族’!哈哈!卑劣的地上种族居然敢说我们肮脏!”

这完全说不清楚,温君雅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不过一群野猪人还不至于让他觉得有多棘手,只是有点麻烦而已。

“不要慌,这本来就是我们需要对付的怪物,打起精神来好好应对。”他对自己的队员这样下命令了。

而凌绝,在发现对方已经成功“接怪”之后,就放心大胆地离开此地,跑到和红队队员们约好的集合点去了。

此时所有的红队队员都有点亢奋,刚才的经历让他们身心都被调动起来了,就连最冷静的莫珂都忍不住问:“我们接下来去做什么?绝哥,你肯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吧?”

凌绝扫视他们一周,笑得就特别挑事:“那要看你们怎么定义失望了。”

“接下来,我准备带你们重新回到刚刚的地洞里,那里是第一个资源点,同时还有可能通往其他地底人基地的通道,现在,在可爱的野猪人帮我们挡住蓝队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捷足先登了。”

——所以你就忽悠人家去打人然后还要去偷人家家吗!太脏了!

红队队员集体表示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