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完全解密!搞定!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玩家们呆呆地看着不知不觉就挟持了对方幕后黑手的绝哥, 再次有了一种“明明都在玩游戏, 但为什么我们变成了围观群众”的错觉, 这让他们有些无力,但是仔细思考之后, 却又发现这实际上还真不是错觉。

行吧, 和参与感很强然后团灭比起来, 他们还是宁愿咸鱼躺赢。

总之, 喊绝哥666就行了

和他们有同样想法的还有直播间里的众多观众们, 在短暂的懵逼之后,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 刚刚还是大片大片的“弹幕附体”“啊啊啊啊都是章鱼为什么这个什么血怪章鱼就那么丑”“我再也不吃章鱼小丸子了绝哥救我”, 现在就突然都变成了快乐祥和的海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一刻的小树林还是那么黑暗,但凌绝站着的地方如同被打了聚光灯,就是那么抓人眼球,他的左手死死扣住陆青松的两只手腕,右手拿着美工刀,抵在陆青松的脖颈上,一点都不稳,一不小心就划出一道口子,陆青松敢怒不敢言,如果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来看,说不定会以为他是被穷凶极恶的歹徒给挟持的无辜市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凌绝说:“明明拥有血怪章鱼这么强大的助力,但因为不了解我们这些新人的底细,所以每次出手都不果断;在发现我是团队的主心骨之后,也不敢让血怪章鱼强行击杀我,反而是让他命令我去小树林,你原本是想让这些鬼魂解决我的吧但你没想到让你和艾修斯都非常头疼的这些鬼魂,在我手下却只有求饶的份。”

他说得有些刻薄,然而不管是陆青松,还是只有求饶的份的死鬼们,他们都没办法反驳。

因为这就是事实。

“你之前应当就已经把我们中有调查员的信息告诉伪装成玛丽的玛乔瑞了,你是不是告诉她我们就是来调查她和她姐姐的那点小故事的她的把柄在你手上,所以只能当你杀人的刀。因此,在你发现事情已经往不可逆转的方向直奔而去时,就把她召唤过来,让她半夜暗杀我。”

“你是不是告诉她,我已经见到她的姐姐,所以她不得不过来,但她也失败了,因此你只好提前走最后一步,让艾修斯围剿我们。”

当然,这最后一步也是失败的。

凌绝并没有只说,他只是轻笑一声,表达自己的嘲讽。

陆青松已经开始发抖了,不过他还是努力自持:“你说那么多,有什么意思可能你不知道,神艾修斯是可以复活的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吧你现在杀死他,没过多久他还是会回来,因为这个世界上贪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这个倒是真的,毕竟玩家们现在也知道艾修斯的历史了。只要这块地不永久封印起来,这玩意儿一百年之后怕是还会再被召唤出来一次然而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要副本能通关,以后怎么样关他们什么事

然而让人惊诧的是,他们的绝哥居然还真把刀子撤开了。

凌绝沉声说道:“你还知道什么全都说出来,我可以保你一条命。”

陆青松松了一口气,闭紧嘴不再说话,他在等着艾修斯恢复过来。血怪章鱼的自愈能力很强,虽然短时期内它受了两次重伤,但一口气吃掉那么多祭品,它的力量也得到了极大的补充。而凌绝得不到他的回答,却又不敢直接杀死他毕竟他是召唤出了艾修斯的人,杀了他,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口口声声说别人懦弱的人,自己又能勇敢到哪里去

“让他们退开,”陆青松说:“只要你们不伤害我,我可以保证也不让艾修斯吃掉你们。”

凌绝在众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点点头,不过他还是带着陆青松,和其他玩家拉开距离。

陆青松再次发号施令:“你也放开我,扔掉武器,举起手,退到人群里去。”

这一次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对方扣住他手腕的手抓紧:“你让艾修斯过来,不要伤害我的人,不要挡在湖边。”

现在火已经熄灭,地面被烧得焦黑,脚踩在上面还能觉得烫。艾修斯可能是刚刚被烧怕了,被陆青松以指挥,忙不迭地拖着肥胖身躯挪过来,两只眼睛包裹在触须里四处摇晃,似乎想要确认这里安全。

陆青松说:“好了,如果你们这时候从湖面游走,我不会阻拦,现在你可以信任我了。”

他都快跟上一句“合作愉快”了,没想到这时候凌绝突然变脸:“我信任你”

随着他不屑地冷哼声一起传来的是从胸口发散开的剧痛,陆青松不可置信地低下头,他左胸前心脏处被插了一把小小的美工刀。为什么为什么对方要做出这样的选择难道他不怕近在咫尺的艾修斯吗

他想指挥邪神攻击敌人,但一直都在背后操控恶意的可怕末后黑手并没有什么战斗经验,也更加没有忍痛的经验他的胸口被搅动着,对方把一个小小的盒子一样的附着物徒手拿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陆青松努力睁大眼睛,他的身体颤抖,皮肤却随即失去了血色。

“血怪章鱼会那么听你的话,如果不是因为它的心脏附着在你的体内,那颗就太奇怪了,”凌绝淡淡地道,下一句话却又提起了调子:“所有人准备撤退立刻上船离开不要浪费时间”

话音刚落,地面上就浮现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小的原型魔法阵,随机变成一个黑洞洞的“门”,凌绝把陆青松往里面轻轻一推,他便无声哀嚎着落到不止通往何方的深渊中去了。

随着他落下去的是艾修斯。被轰炸之后又被灼烧,这个巨大怪物的身躯已经小了一半,但按道理来讲它仍通不过这小小的门,可是在它的触手落下去的瞬间,门也突然增大,艾修斯的触手无力地扒拉着。它生长在陆青松胸腔内的心脏被凌绝掏出来捏碎了,但它还留有一丝力量。

不过它也抵抗不过“门”的吸引力,同样被撕扯下去,搅成了碎片。

“门”还在扩大。

它的速度一开始比较慢,后来却越来越快,凌绝的身形落入湖水中。这片湖被艾修斯污染了,不过并不严重,只要保证别呛水,也只不过是皮肤上微微刺痛而已。他很快就跟上了正拼命划船的队友,手臂按在船沿上微微用力,就跳了上去。

“那些鬼怪不在”凌绝把脸擦干净,问其他玩家。

“啊嗯,他们不在。”黄晓杰有点恍惚地说道:“我们本来以为他们会一起走呢,不过他们没有,说什么死人就该好好去死一类的,所以就自己跳到那个黑洞那边去了。话说绝哥,”他有点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晋护工也没来啊”

凌绝:“哦,他和其他医护人员一样,既然信仰了邪神,也就无法离开了。”

黄晓杰心想是这样吗,不过这本来也不是他想问的。他其实主要是想安慰一下绝哥来着,毕竟觉得他和对方关系挺好的,然而绝哥那么冷淡,他倒是不好再多说了。

npc到底是npc嘛。

黄晓杰低下头,更加用力地划桨。他们很快就到了岸上,“门”在此时也已经扩展到了湖的另一边,大量水流涌入,却怎么都灌不满这个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的地狱之口。

凌绝等人一刻不停,他们跑向精神病院大门处,平时这里都是关死的,不过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留了一条缝,撞两下就开了。他们找到一条荒芜的小路,又跑了一百多米,听到背后传来巨大的轰鸣声。

整个精神病院都被吸入地下,但“门”却并没有往外延伸,它逐渐缩小关闭了,最终在玩家们惊恐的注目中变成了一个巨大天坑。

“结束了。”他们听到绝哥轻声说。

是已经结束了因为上方的乌云散开,阳光重新倾泻下来,玩家们才终于发现天已经亮了,而且今天的天气其实还挺好的,艳阳高照让人心生愉快。

魏兰感慨:“真没想到,这个副本居然是这样结束的你们信不信,这本绝对是同级别里面最难的那种其他排进来的队伍说不定都团灭了”

“我信我信,”身为异食癖,从头到尾几乎没有派上什么用场的萧百里吐着舌头,他现在就是觉得饿,不过是正常的饥饿,因为异食癖后期几乎吃不下正常的饭菜,所以导致他比其他玩家摄入的能量都更少当然,现实中他是放了很多营养剂的,但这个游戏为了确保玩家的体验感,所以对于所有的感官都会完美模拟下来,萧百里都要哭了:“呜呜呜,等我从游戏里出去,我一定一天吃他三顿烧烤。”

林小鹿劝他:“刚从游戏里出去就吃这么油腻的,小心拉肚子。”

他们努力找话题平复心情,只有苏西暗搓搓地跟在凌绝身后,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是因为刚刚说的那些原因确认陆青松是boss的”

凌绝回过头:“什么原因”

苏西咬着嘴唇,他现在脑子有点乱:“就是你说的那些,什么你认为控制艾修斯的人一定是个懦弱的人,陆青松又恰好很懦弱,所以锁定他一类的”

这也太假了吧怎么可能这样就确认敌人呢万一弄错了呢万一把真正的敌人送走了呢

如果不是熟知晋先生的人品,他都有点怀疑这是放水了,不然真是无法信服

凌绝对他的质疑倒并不生气,对他来讲,年轻人会质疑是件好事,如果都是他说什么对方就认什么的话,那他才会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正巧此时其他玩家也已经放松下来并且围了过来,他们听到苏西的问题,也终于发现了漏洞所在。

虽然几天接触下来,大家都知道绝哥是个很善于使用武力的强人,但如果说对方仗着实力强就无脑,那才是笑话好不好

果然,凌绝接下来才说出了真正的答案。

“我们首先分析动机,前三个案子都是普通的治疗意外,虽然这也是不符合道德的,但受害者的家人并不会为他们伸冤,韩途和舒玥是已经被抛弃了,玛丽则是被亲妹妹玛乔瑞害成这样,因此他们的死亡不需要过多分析。所以,一切其实是从乔哲斯的死亡开始的。”

“这样算来,有动机的是陆青松和李约翰,前者是为了报仇,后者是为了声誉。但如果是李约翰的话,他的行为和他在李雪的日记本上批注的是谁就对不上,很显然,有一个藏身在暗处的人,就连他都不知道是谁。”

“不过李约翰是一个很好的靶子,他和陆青松不同,陆青松苦情,低调,会引起人的同情,而他则是这所精神病院万恶之源一样的存在,同时还骄矜,不够深沉。因此,他的性格也被陆青松利用了,我想,直到他被艾修斯吸干之前,可能他都以为他是艾修斯的主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西艰难地问:“那你怎么之前不说”

凌绝居然走过来,跟长辈似的摸摸他的脑袋:“傻孩子,我要是说得这么明白,还怎么打击他的自信心”

“懦弱是他的弱点,但也是他的保护色,我想他应该也是挺得意的,装模作样骗过那么多人。”

所以说,凌绝把他最得意的点给戳破,陆青松才从美梦中醒来,原来他还是那个毫无用处的废物,这才真正打击到了他的心智。

苏西居然有些肃然起敬:“你这心真脏啊。”

他的问题完了,林小鹿又举起手:“我我我我有个问题,那乔哲斯呢不是说要复活他”

“他是真的已经死亡了,”凌绝说:“他的尸体刚刚应该也被拖入地下了吧。”

这也算是迟来的安息,众人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

爱情本就不一定是美好的,有时候错过了一步,就是永远的错过了,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去做了更坏的选择,说到底也是软弱的表现。

这时候系统的声音响起来:

其他玩家都看向凌绝,虽然已经通关,理论上他们已经脱出队伍不再受之前的限制,但还是习惯性地想要问绝哥有没有想法。

凌绝非常有大佬风范地摆摆手:“你们走吧,我再等等。”

随着人影一个一个消失,凌绝能感受到旁边的树林中多了一个人,他想了想,再次关掉直播间,只留下一黑屏的懵逼弹幕。

“你究竟是谁”凌绝回过头,盯着这个按道理讲没见过几面,但却在刚刚的最终战里配合得非常默契,就跟认识了半辈子似的男人。

晋灼阳还是那套护工服,他扯扯袖口,答非所问:“对我之前的提议,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凌绝:“什么提议”

晋灼阳:“就是你作为游戏的搜查员出入各个副本,排查危险之后上报这是我的建议,对你来讲,也是最安全的。”

“行了,你别说了,”绝哥懒洋洋地翻了个白眼:“居然会期待从你嘴里得到答案,我真是个笨蛋。算了,既然知道这个游戏性质是这样,我以后只要正常玩,总会有其他人来接触我。”

“至于你的身份,我也会自己去确认的。你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