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光石与虫族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哈塔族生活的地方是一片四面环绕高山的谷地,地势平坦,有茂盛的森林和河流,森林里生活着各种动物,还有一些果树等,供给族人生存。()

要说生存压力的话,一直以来其实在森林里都有一个野猪族时常侵扰哈塔族。这个野猪族里约莫有五六十头猪,其中有一头野猪王非常强大,也不知道它是吃什么长大的,体型都比普通的公猪壮一倍,身上还有一看就不好惹的荆棘斑纹,它的一口獠牙能够起到野牛冲撞的作用,之前哈塔族的猎手一直认为只要能防住这家伙的獠牙,所谓的野猪王也就不值一提了。

但是当他们花了很长时间用石头把村落围起来,并且也成功地让野猪王撞断了一只獠牙之后,这头力量巨大并且性格凶残的野猪……反而更加被激怒了。它率领它的野猪大军,撞碎了那堵本来是用来拦住它们的强。

哈塔猎手因此还跟野猪王起了个名字,叫他碎石者,双方互相看对方不爽,但哈塔猎手却不愿意因此就向星际人求助,他们最终用自己的方法平息了混乱。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一次哈塔族不得不向星际人求助,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凌绝手持的资料里显示,半月之前的夜晚,在哈塔族聚居地和矿洞以及猎场三地之间巡逻的一名哈塔猎手莫名死亡,另一支巡逻队发现他的时候,只看到散落的衣物和零散的骨肉,以及大量蚂蚁蛆虫。他们震惊失色,把这位猎手的尸体带回族内,让老祭司为他进行送灵的工作,顺便用巫术来查明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因为现场实在是过于诡异,他的尸体残缺不全,无法判断他是被偷袭一击毙命,还是和敌人进行了斗争之后不敌死亡。但有一点令人在意的是,他的武器和皮甲不见了。血迹蔓延至矿洞内,原本因为盛产光石,总会散发出微弱光芒的矿洞,此时看起来却格外黑暗。

因为是夜间,矿洞内又晦暗难明,他们不敢进入,只好带着同伴的尸身离开。一路上虽然没有人说话,但都在思考这诡异的现场。他们想不通敌人是谁,但是根据同伴的物品被带走这点看……绝不会是那群蠢笨如牛的野猪。

哈塔族是原始氏族,在战斗这方面非常看重。他们族内产出不多,因此普通的族人戴草帽,穿草鞋草衣,而哈塔猎手们帽子是毛毡的,会佩戴石刀石箭,有的还有皮斗篷。

现在陈尸现场少的就是他的石刀石箭和皮斗篷,草鞋等物倒是都留了下来。

所有的哈他族人都被叫醒,除了这名不幸死亡的哈塔猎手的老婆孩子痛哭流涕以外,其他人更加在意的是究竟是谁袭击了他。他们看着老祭司,老祭司是族里能和鬼神交流的人物,他们族里每次有人死亡,都是老祭司来送行,并且会告诉他们族人死亡之前是否痛苦,是什么危害到了他们的生命。

但这一次,老祭司只是耷拉着眼皮子,他年老的手颤颤巍巍搭在死者的肉块上,那看起来是一块内脏,已经破碎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的。他面色肃穆,却好久都没有说话,如果不是现在的气氛真的过于压抑,也许会有人以为老祭司已经睡着了。

良久,他缓慢地说道:“……我什么都看不到。”

“狂风呼啸,我的眼前一片黑暗,有东西在我的脚边耸动,它们的动作不似任何一个我们见过的敌人。”

“我只嗅到了强烈的……恐惧。”

……

凌绝一目十行,先看完这一段资料,然后又返回去把几个重点的地方回顾一遍,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虫族?”

晋炀点头:“是虫族。它们的人口基数算是魔界三大族中最多的,因此生存压力也更大。”

所以它们才会找到机会就往另一个世界钻。凌绝深感麻烦,虫族和怨灵与咒族这两个不一样,某种意义上讲,它们对人的腐蚀力度差,也不太能蛊惑人类,又因为长相和这个世界的昆虫太类似,再放大成人类的大小就更具有威胁性,傻子看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不仅如此,虫族的生活习惯也和怨灵咒族等不同。可以说怨灵和咒族是很**的,就跟上个副本里面的鲜血圣母一样,没吃饱的时候就嗷嗷着喊饿,吃饱了就万事大吉,如果运气好点能蛊惑几个人类给它当长期饭票,那更是什么都不想干了,每天混吃等死就好。虫族就不会这样,它们族群内部又很严格的阶级体制。以虫穴作为单位的话,每个虫穴里会有一只虫母,这只虫母负责生育和总指挥。下面会有以蜂、蚁、蛛三族构成的从天空到陆地的大军,其中蜂和蚁主要负责捕猎和其他的基础工作,蛛群则是基本上只负责抓捕比较难搞的对象,其中还有一些蛛类会负责食物储存。

它们要确保虫母能吃到活的。

也就是说,它们的猎物很可可能会被缠在蛛网里特殊保存十天半个月,这期间它们不停地输送营养过来,确保这猎物不会死掉。

此外,还有一个异异形类群,这类虫族和人类世界原有的生物差别就比较大了,但总体还是多为节肢动物。异形智能较高,能够与人类进行简单的交流,平时也是它们充当虫母和下面各类群的传令官,当虫母无法用信息素使下面的三族知道她具体想要什么的时候,就由异形对其进行引导。

虫族内部只有虫母是至高无上的,整个虫群就是为她一个服务,下面的就算是地位稍高的异形,日子也不会多好过,更不要说蜂蚁蛛三族。人类如果面试得到了一份996的工作,过不了多久就会叫苦连天,但虫族除了虫母以外很多都是007,永久无休地干活。它们一切都是为了虫母,所以平时只能吃最烂的渣滓,干最累的活。低级虫族的替换率极高,不过虫母生它们也不需要费多少能量,也就不会珍惜,基本上是用完了就由其他的虫族将其做成食物吃掉。

人类会归顺其他恶魔,一般都是为了自身的好处,而虫族却无法给人好处——毕竟人的生理结构在这里,是无论如何都当不上虫母的。

人们就会自觉防范虫族,很难同他们同流合污。

这也是虫族唯一的一个好处。很多时候灾难爆发了,人要小心的不只是敌人,还有身边的伙伴,但是对抗虫族时,唯一要小心的也只是同伴会把自己推出去,好争取生存时间。

——好歹是不会出现浓眉大眼的背叛革命这样的桥段了。

凌绝对于这种事算不上深痛恶绝,但也绝对喜欢不起来。

他现在在意的事情是,虫族即使有着这样的“优点”却仍然有着“比丧尸更难铲除”的恶名。

……因为它们繁殖实在是太快了,而且又互相能够使用信息素来交流。人类会利用恶魔的体液制作信息素进行无声的交流,也是学习了虫族,毕竟是学人家的,人类使用信息素的方式就粗糙得多。

利用信息素,虫族形成了一个信息互通的大网,一旦在哪里扎下根来,想要把它们全部驱逐干净,就是非常难做到的事情了。

但既然会在这里出现这样一个副本,就说明……可能这又是真实发生过的惨案。

凌绝对于历史上可能真的因为虫族肆虐而不幸死亡的原始人表示叹惋,不过他很快就转到了一个新的重点上:“光石?”

晋炀说:“是不是觉得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矿石?”

绝哥点点头:“蓝星上应该没有的吧?”

这是有点稀奇了,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发现虽然科技发达,技术革新得很厉害,也出现了很多在蓝星上闻所未闻的新奇事物,但是和恶魔相关的知识却一直都没有变。这也是他能够很快适应游戏的缘故,毕竟道具和材料他早都会用了。

不过这次的这个光石,是真的没有印象。

资料里却又说死者的血液绵延至光石矿洞口,如果说这群虫族和光石没关系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是这样子,这种叫光石的石头,三年前在一个荒星上发现的,”晋炀解释道:“这种石头目前只在那颗星球上被发现过。光石有照明的功能,不过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作用,不过之后人们却发现了它的照明原理非常有趣。”

“光石能够驱逐黑暗,这样自然而然地形成光圈。因此,在光石照明范围外的黑暗其实会比其他地方更黑。这一点人类是可以利用的。目前已经有商家利用光石聚集黑暗的特性制作治疗失眠患者专用灯,说是患者只要在照明范围外,就可以保证沉浸在香甜黑梦中,能一觉睡到天明,”他讲了一下光石的民用价值,就立刻把话题转回来:“然而,能够利用光石的不仅有人类。善于从黑暗元素中提取能量的恶魔,也会自觉地在光石周围安家,试图将它们占为己有。”

作者有话要说:总感觉这一章是在一本正经的胡扯科普23333333333333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渢沚、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今年也会有头发的20瓶;渢沚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