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二个副本的解密章节:二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在静谧又诡异的夜晚, 小树林中, 所有人都静悄悄地在听凌绝讲话。

这要是换个环境, 说不定还有人以为是老师开课,不然怎么下面的人连说小话的都没有, 个个那么认真。

晋灼阳也坐在人群的最后方, 他的身体几乎融入了黑暗之中, 他像是一个幽灵, 眼神深深地看着侃侃而谈的凌绝。

但被看的绝哥却并没有注意到这束目光, 或者按照他自己的话说,他已经习惯于被人注视。身为强者, 要是连别人看一眼都要毛, 那还混什么

他这样说的时候,一般还要哼一声, 以表示自己对于这种问题的不屑。晋灼阳对此真的是非常熟悉,闭着眼都能描画出这家伙故作谦虚却又非常欠的模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凌绝那边还在继续:“害死李雪的人不用说, 就是赵三和尤许你们俩安静一下,别因为被人提到你们的罪孽就开始闹,不然提醒我现在就把你们解决掉, 那就不好了。我本来可是想把你们交给李雪处置的。”

这话一出来,两人顿时安静了。就算同样是要去死,是被李雪杀还是被这个凌绝杀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该怎么选择啊

“很好,”凌绝点头:“接着刚刚的话题。李雪发现别人的秘密被灭口, 杀她的人是这二位,可以看出来这个秘密就是赵三和尤许的。但这是什么秘密呢”

“赵三, 以及尤许,他们并不是精神病人,而是通缉犯,”这句话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死鬼们和玩家尽皆惊呆,凌绝只看到人群后面的晋灼阳还是那么冷静,他突然有点想笑,没想到最后能够和他同一频率的并不是和他身为同伴的玩家,而是一个原本他以为是npc的人。但他还是敬业地说完了:“当我听到你们在楼上搜查的时候找到了两张海报的时候,就仔细地问过那两张海报的特征,然后你们告诉我,那两张海报应该是副本致敬某特别有名的警匪片的彩蛋,因为那个警匪片的海报也是以人的头像作为主体,所以我就有了一些猜测。”

“而之后,在你们第二次上去搜查,并且拍下照片给我看过之后,我就可以确认了,这两张已经残破的纸并不是海报,而是通缉令。”

“所以它们和警匪片的海报很相似,因为那警匪片的海报也是以犯人的通缉头像作为主题进行宣传的,因此,最下面的价格也并不是电影票售价的意思,而是这两个通缉犯的赏金,只是因为纸张有破漏的地方,因此后面的数字只能看到最前面的两三个,当然就更像是电影票的价位了。”

他一顿分析猛如虎,却的确是很多人没想到的。而曾经就看过那场警匪片的两个玩家则更是遗憾的很:“我去的确是这样那个电影的海报确实是这么设计的为什么我没有看出来啊”

“绝哥,你是不是也看过那电影,所以脑子才转得那么快”

凌绝:“”

不,他没看过那电影,他只是思维机敏不容易被限制而已。当然,如果他看过那场电影的话,他也不会因此先入为主,以为这是彩蛋这真是有点傻乎乎的。

玩家们能感受到绝哥看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关爱傻子啊,心里难受。

赵三和尤许的情况是很清楚了,他们本来就是通缉犯,按照这两人之后的所作所为,说不得当年被通缉就是因为极其恶劣的暴力犯罪。至于说他们为什么会盯上这家精神病院作为“庇护所”,这个也很好理解,这家精神病院位于偏僻的山谷里,四周荒芜得很,又有过可怕传说,估计很少有正常人会往这儿来,再加上精神病人本来就可以不用坐牢,万一被人抓到了也好分辨,对他们来讲岂不是一处福地。

可惜两人到了这里,还是死性不改,接连杀死两人,最终终于也躲不过被人杀害的结局。

“不过就像我之前说的,赵三尤许杀害李雪的案子是很小的一件事,只是这件事中引出的玛乔瑞和神秘男人让我想到:也许每一次杀人案都是被人控制的,那个人藏得很深。他看起来有可能平平无奇,却是控制着这篇梦魇之地的蜘蛛,织了一张极大的网子,而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其中承担了相应的位置。”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赵三和尤许杀死了李雪,但他们也跑不掉,甚至被刘素用非常残忍的方法杀死了。刘素杀了两个人,就算他们是通缉犯,他也不能再在这里当门卫了。不过他还是占了赵三和尤许身份的便宜,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里居然有两名逃逸的罪犯,这要是说出去,精神病院的声望会遭到极大打击李约翰院长只能选择把刘素包下来。因此门卫刘素消失了,多出来的是病人刘素。”

“最后的案子则是以白珍妮护士长的丈夫卡特白的死亡作为结局的,白珍妮护士长,我有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凌绝突然提问,白珍妮有些紧张,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凌绝的神情带上了惶惑不安。凌绝问:“你的丈夫是当年修道院院长皮特白的晚辈,这件事知道的人多吗”

白珍妮迟疑道:“这个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我和他都是本地人啊,这个是瞒不了谁的不过也是因为他的家庭因素,我们才会来到这里工作”

毕竟家里曾经有过一个“发了疯”的引起火灾的修道院院长,虽然这件事另有隐情,但普通的镇民怎么会知道这些,恐怕白家人在这一百年间都一直经受着很重的苛责。

凌绝又问她:“那你有没有听你的丈夫说过,这里曾经有一个恶魔”

白珍妮很明显是想到了她信仰的神艾修斯,她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但她还是强撑着说:“他说过,不过他是个很爱说大话,还有点神神叨叨的家伙,我想,他也许是在故意吓我”

凌绝淡淡地说:“你知道他不是。”

不过他没有继续摧残这个被人引导犯下大错的女人心灵,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多说也没有意义,他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就足够了。

所以说,李雪,赵三尤许,还有卡特白的死亡都是有人在背后推动的,虽然这个人是谁,大家还不知道,但他们还是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谁在暗处一直往这里盯着,无论怎样都躲不开。

凌绝顿了一会,等他们自己捋出头绪,黄晓杰颤颤地举起手来:“那罗老凯呢他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死的”

“是的,”凌绝点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这些人的死亡,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就是在尽量保护幕后黑手的情况下,召唤出邪神艾修斯。”

“那这个人是院长吗”齐云举手提问。

凌绝这次却没有像之前那么好心了,他歪歪脑袋,留下一句:“你自己想呀。”就施施然走到了人群最后面,找护工先生说话去了,甚至还留下了一句:“都坐在原地别动,咱们的晋先生一直坐在最后面,我担心他听不到刚刚我的讲课,得专门辅导一下。”

众人:“”

所以你为什么会对一个npc那么好啊

唯一知道真相的苏西也是无声呐喊:什么专门辅导我晋先生不需要你辅导你说吧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然而不管心里是多么的不能接受自家威严又强大的先生,在对方面前就突然变成腻歪人设的这件事,苏西最终还是管住了自己的表情和嘴巴。反正晋先生都不说啥,唉,他现在不如把精力花在解谜上。

而他的确也快要摸到答案了苏西的目光看向某处,然而对方也非常敏锐,察觉到他的目光就抬头看过来,苏西连忙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冲对方眨眨眼。

趁着这个机会把晋先生扯到树丛里面,他当然看到了苏西的反应,这孩子虽然嫩了点,但脑子还是不错的,反应能力也不错。

就不由得称赞了一声:“真会演,谁教的”

晋教官先生:“”

凌绝上下打量他一遍:“果然,不管怎么看,都觉得你也是那种能把好孩子教坏的那种人。”

“”晋先生只觉得心中一阵无力,他都不想问为什么凌绝要说“又”,因为之前那个人其实也是他

他嘴角扯动:“行了,说正事吧。”

凌绝从善如流,自然地趴在了晋先生的肩膀上说悄悄话:“那,正事就是,你有没有准备好啊那玩意儿可是快来了哦。”

说着还用手指戳了戳对方的腹部,晋先生绷住表情:“你可以完全信任你的队友。”

“暂时的队友。”凌绝补充道。

可能是因为凌绝留下来的问题难度有点大,而且牵扯进去的人有多,死鬼们也忍不住加入了玩家之间的讨论。因为他们是事件的亲历者,能够提供很多证词,玩家们对他们当然很欢迎,但不得不说的是死鬼身为当事人,情绪上也很不稳定,所以慢慢地反而把很多玩家带跑了。

“那个人一定是李院长”韩途扯着嗓子喊:“他就是个怪物怪物怪物他一定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但表面上还装的那么好他妈的”

黄晓杰听他说了一遍自己是怎么被活活电死的,心中充满同情,此时也忍不住帮腔:“对一定是李院长我一看那老头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

刚刚终于拿回来自己身份的玛丽则是恨恨的说:“不,应该是金大卫那个杂种才对,他本来就有病,我后来才听说他之前就有异食癖了,妈的,异食癖你就去乖乖吃土吃屎啊,居然还敢吃人”

舒玥和她瞬间达成姐妹同盟:“对老娘当年就该剁了他”

两个女人的遭遇也着实教人心疼,三个女玩家不可避免地往她们那里偏移。只有可怜的选择了异食癖的萧百里,听到吃土吃屎他的脸都绿了。

但他们没看到的是,现在其实已经快该天亮了,但乌云却越来越低,天色还是那么黑暗,所以所有人都还蹲坐在火堆旁边聊的兴起,忽视了环境的异状。

只是火苗摇曳不停,林小鹿突然疑道:“你们觉不觉得风好像越来越大了”

孟珂说:“可能是柴火不够了。”她站起来,想到旁边弄点枯枝碎叶补充过来,然而刚站起来,她就和湖面上浮着的不明生物对上了眼。

林小鹿看她站着不动,奇道:“怎么了”孟珂不说话,她也回过头,往湖面上看去。

然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声尖叫,所有人都看到湖上漂浮着一个巨大的,几乎覆盖了整个湖面的半透明物体,这玩意儿很明显就是之前他们绝哥说到过的血怪章鱼,也就是这个副本里的大boss神艾修斯,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孟珂和林小鹿并不会这么惊慌失措,这俩姑娘在副本里也算是练出来了。

实际上真正吓到了她们的是血怪章鱼的身体下方垂吊着的一些东西,白花花随着湖水来回浮动的,死气沉沉的,却又无比熟悉的东西。

于是他们纷纷掏出手电筒去照,这时候才看清楚,原来这是一个一个的人形,他们的脑袋后面被黏上了丝絮状的说不上是触手还是什么的东西,另一端则是在艾修斯的身体下面,似乎有液体在两者之间来回输送。

这些人形中,有病人,也有医护人员,他们原本都是艾修斯的信徒,不管究竟是为了利益还是为了逃避什么东西,但现在却全都成了祭品。

就算是没有接受过训练的玩家也能嗅到湖泊里的死气,这是比岸上死鬼们身上浓重很多倍的,简直熏得人脑子发晕。随着它的逼近,空气都变得阴冷起来,篝火只是稍微挣扎便破灭了。

小树林内一瞬间变暗,虽然有手电筒,但很显然这是只能照明而无法取暖的工具,骤然下降的温度更加使人心慌,这时候反而是第一个尖叫出声的林小鹿颤抖着声音,坚定说道:“大家不要慌乱,把武器拿在手上。”

艾修斯庞大臃肿的身躯上岸了,它拖着一堆死人慢慢包围住树林的空地,还在不停的往中间压缩。

所有人包括已经死掉过一次的病人和原本信仰艾修斯的信徒都战栗起来,在这巨大的不可名状的恐怖之中,他们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而这时候,每个人都听到了从刚才说要去给晋护工补课开始,就没有出过声的凌绝的声音:“往后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往之前留出来的空地那里退。”

这是为什么众人想不明白,但对绝哥的信任让他们立刻做出了决定:后退。

艾修斯蠢动上前,这样它和湖边就扯出距离,一个人影迅捷如豹,奔跑过去,他手上拿了个桶子状的容器,向下洒出酒精,然后掏出打火机,瞬息间火光冲天,把艾修斯和湖面隔离开的同时,也把这怪物烧得发出了低吼声。

可能是因为一百年前就被烧死过,有心理阴影,艾修斯立刻就失去了控制,剧烈翻滚起来,它已经来不及去吃面前的人,而是往左岸上跑,不过很快那里也燃烧起来了。

晋护工手里同样拎了个桶子,他还很坏心眼地把酒精浇在了艾修斯的身上,艾修斯再往右边,却发现右边也已经被封住。

这巨大的怪物终于发狂,向着玩家们碾压过来

但是下一秒,它的动作顿住了。

凌绝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在了那个能够控制住它的动作的人身后。

“”陆青松闭上眼睛:“你怎么知道是我”

凌绝说:“因为我知道,所有的谋杀都是从乔哲斯死亡开始的。乔哲斯的尸体不在坟墓里,但他的坟墓却很明显是从外往里损毁的。”

“以及,你自己也说自己是懦弱的人,我思来想去,只有懦弱的人,才是这当这个案子里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