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黑心黑市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对于你们的援助我们万分感谢,不过这件事说到底是源于蕾娜和千惠的轻敌导致的,所以我会对她们两人进行惩罚,所以接下来她们无法继续承担招待工作,请不要介意这一点,”狮心猎魔事务所的主任是一名严肃认真的中年男子,他穿着风衣外套,戴着猎鹿帽子,嘴唇上面有两撮小胡子,看起来不像是恶魔猎手,倒像是个大侦探,他给让人把凌绝等人带到招待室,给他们端上咖啡,自己也喝了一口,才像是终于从寒冷中走出来这样说道:“我听千惠说,几位是想要成为恶魔猎手的?”

凌绝等人还没有回答,他就把咖啡杯重重地放到桌面上:“走上这条路是非常艰辛的,还很有可能因此丧命,我劝你们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

说完,他的小胡子还非常威严地抖动了两下。(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也太浮夸了……凌绝对于这种风格有点应付不来,不过对方主要也不适合他说。他一路上忽悠蕾娜和千惠不知道多说了多少情报,其中大的包括整个世界的世界观,哪个国家最近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件,哪个国家和哪个国家又因为什么事情发动了战争一类的——两个妹子只是以为他对于时政感兴趣,却并不知道他对这个世界的格局还全然不知,于是毫无防备地把世界地图都给他背了一遍。

小则小到各事务所之间。同行即冤家,虽然恶魔猎手们对付恶魔的时候是团结一致的,但他们内部也时常会有各种纷争。抢业务,抢地盘这是最常见的操作,其他的还比如说有个叫做鹰击的事务所最喜欢踩低捧高,双重标准用的一套一套的,不过有人喷他们,也有人说这事务所的人真性情,敢作敢当;还有个叫赤月的事务所里面所有人都是技术人员,在业内非常有名,出任务的时候其他事物所都喜欢和赤月合作,只要花钱就可以有源源不断的技术支持,这买卖怎么看都合适。

结果赤月的身价水涨船高,名声逐渐下滑,千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选择去赤月这个原本应当最适合她的事务所。

除此之外,还有各个城市之间的关系。和刚才说过的那些世界级别的大事务所不同,一般一个城市里,都可能会有两三家小的恶魔猎手事务所,他们平时可能连低级恶魔都猎杀不了,遇到了厉害的角色就要求援,一年到头接到的最多的委托不是对付恶魔,而是对付被污染过的各种变异生物,或者是处理一些私家侦探也会接的外遇出轨家长里短等事。

凌绝会问道这些事,让两个妹子很惊奇,不过她们还是诚恳地说了自己的见闻,之后又道:“具体的我们也不清楚,不过黑市好像有手册。”

“什么手册?”温君雅奇道。

“我们没看过,”蕾娜和千惠对视一眼,捂着嘴小声透露:“你们也千万别和人家说,就是干咱们这一行的,其实也有一些潜规则。普通的恶魔猎手不需要知道太多,能了解附近几个城市的就可以了。你们要是想知道世界范围内的话,就必须买这个手册。听说写这东西的人叫什么江湖。”

温君雅:“……”

都冒出来了,这个世界还真是什么都有。

……

此时,晋炀就对狮心猎魔事务所的这位名叫狮子火荼弥主任直接了当地问道:“我们听说了关于那位先生的事情,想问一下,如果想购买他著写的那本恶魔猎手指南的话,需要走什么门路?”

狮子火荼弥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但他一转眼就知道对方是从谁那里得知的——说不得就是他那两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大嘴巴扯出这些事情。这时候装傻是不行的,这群人看起来什么都不懂,带着一股子愣头青的冲劲,和他们打马虎眼,出去了胡扯就不好了。

舆论一直都是他们狮心猎魔事务所的软肋。事务所和事务所也不一样,有的是私营的,人家有实力有钱就什么都不怕,就算出问题了也可以自己买媒体。他们这样的算是半入编制,国情需要,也因此需要很在意舆论的倒向。

……只是黑市的确是一个灰色地带——不,就是黑色地带,外行人不应当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应当是从他们的人口中传出去的。

蕾娜和千惠这两个小姑娘还是太嫩了。

狮子火荼弥心中微叹,和大多数上司领导一样,底下的小弟小妹不听话,他能想到的除了罚钱罚小黑屋思过,就只有尽量帮助小弟小妹们弥补过失。

这队人的确救了他们的人……算了,就说一点吧。

狮子火荼弥做出非常威严的样子,他两只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身体向前倾斜,这时候晋炀看到他的脸颊上浮现出了淡淡的青色虎头纹路——这是一种特殊的符文,可以直接以刺青的模式刺在人的身上,效果是增加防御能力或者攻击力,狮子火荼弥身上的这一套应当是增加攻击力的。

中级符文,效果相对鸡肋,对高阶恶魔无效,还可能会被巫妖破解掉,所以晋炀和凌绝这个等级的战士是不会用的。

这位主任先生露出虎头符文,本意应当是警戒他们,不过效果正好相反,让人更加轻松地摸清他的实力,也是有些搞笑。

晋炀全然不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的相貌俊美,且气质超群,之前在副本里扮演的是救过小孩的破落导游,还要刻意为了迎合自己的人设,做出各种毁形象的事情来,比如说笑的跟个鬼似的,这件事已经被绝哥耻笑过很多次。只是他本人好像没有什么不适。

凌绝之前一直认为他是很在乎个人形象的。

结果还是在游戏里看到了他的另一面。

……还挺新奇的。

而现在呈现在狮子火荼弥面前的,就是另一张严肃面孔了。他认为这年轻人故作深沉,刚想说他两句,自己刚放出去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压力就转了个弯,跟长了眼睛似的,铺天盖地地翻推回来。

他一时都懵了,就算是和顶尖猎魔事务所的老前辈合作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到这么大的压力!

这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但对方并没有给他问出来的机会,他倾身过来,幅度明明不大,但狮子火荼弥却因为角度的问题徒然矮了一头。

在这种情况下,最轻松的做法是对方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但这是非常软弱的做法!而且他还没有确认这群人和恶魔的关系——听蕾娜和千惠说,他们是从那座山上下来的,就是那座发生过很多惨案的山头!而他们这一次追查的涉及到国内很多城市轮回旅行社,似乎也同样和那座山头的“主人”有很深的联系。

关于这座多事的“杀人村”,他们本来也是准备回来之后立刻去追查的,只是之前的任务耗费了他们大量的人力,所以只能先派两位年长持重的老手前去调查,他们只需要确认那座山上的邪神还在不在,状态如何,最好不要和对方起冲突就立刻回来,等大部队休整之后,就会对其进行围剿。

至于说轮回旅行社这个社团的事情,其实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就是个小案子,因为最开始能够发现这个旅行社,是因为有一名女士匿名举报说她的老公沉迷赌-博,怎么劝都不听,还因为这件事要闹离婚,最近她老公带了大笔钱财之后失踪了。

结果后来被发现也是在深山中,守林人在九转十八弯的山道旁,发现了……这位女士丈夫的尸体。

警方立刻开设专案组进行调查,结果尸体还不止这一条,其中有些更是社会上的问题人员,有着令人嗤之以鼻的案底。而其他人也不是那么干净,前来认尸体的家属们一开始不愿意说,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后来不得已纷纷承认:这些死者都是有赌-博历史的,其中有几位赌瘾尤其严重,还因此进过戒-赌所等组织,但是每次出来之后还会再犯。

警方当即认定是有人组织了这个深山赌-场,请有案底的混混们来看场子,实则是想要谋财害命。至于为什么死者中也有混混,则有可能是由于分赃不均造成。

这个推理一点毛病都没有,相当有理有据,根本没有引起狮心事务所的重视,直到五天前,他们接到了那个匿名举报的电话。

一开始,整个事务所的人都以为这是受害者家属受刺激过大产生的妄想,但出于对对方的同情,他们还是决定去查一下。

然后就挖出来了这个足足有二十年历史,期间多次改名换姓,几乎全国可能有一半的大型犯罪事件都和它们有或多或少关系的轮回旅行社。

身为一名恶魔猎手事务所的领导者,狮子火荼弥深知这个组织不能留,他立刻上报给了恶魔猎手协会总部。

之后却陷入两难之中。

这样一个势力,在国内居然都没有被人发现过,甚至这次举报的人还是故意匿名的,说明其隐藏之深。但是这可能吗?难道就没有人发现这是多么荒谬吗?

轮回旅行社绝对上头有人,而且地位不低。

他有点后悔了,他们事务所在国内有名是有名,但地位还没有高到那个程度,很多事情是惹不起的。

复杂的情绪一直在干扰他的思维,但他还不能和别人说,这两天都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

只是此时压力一旦增加,他积累的疲惫也就爆发了。

面前这名叫做晋炀的年轻人直言不讳地说到:“其实我们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杀人村事件的受害者。”

“我是最幸运的一个,二十年前,我才四岁的时候,成功被父母送了出来。当然,我的父母也没有活过十年前的火灾。”

“其实我们原本对于你们所谓的恶魔并不了解,对于恶魔猎手也不了解。只不过这次偶然的相聚,让我们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也许我们生命中原本应当有一些美好的事物,但由于恶魔的存在,它们都消失了。亲情,友情,希望,爱……我们因为那场灾难失去了很多。”

“我这样说,不是想要给你压力,也不是想指责你们为什么不早一点进行调查……那的确是个很落后的小村落,你们作为外人插不去手是正常的,”他的语气沉郁,口口声声说的是不给压力,但狮子火还是觉得额头冒汗——他突然感觉到有些愧疚,但还没等到他能够将自己的愧疚之情说出来,那边晋炀就给了他一个弥补方案:“我们现在也想成为恶魔猎手。”

“被恶魔夺走的,要从他们身上讨回。”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心愿。”

他说完这句话,后面的绝哥立刻领悟了,适时做出“悲愤却坚毅”的表情,旁边崔鹏左顾右盼无法入戏,他一脚踩上去,对方吃痛之下,神色反而比他还痛苦得真实。

也许是他们的演技打动了狮子火荼弥(不过更多的应该是因为这家伙的精神已经被晋先生侵入,无法完成独立思考),这位脸上有猛虎,但内心细腻有责任感的主任先生终于愿意透露一些信息。

“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知道的事情,不过如果你们还有一些理智的话,就该知道不管是黑市,还是你们说的其人,都不是你们该询问的,”他先是劝告了一下,接着就直白说到:“白市一般是指普通的恶魔猎手道具市场,咱们国家这边就有,各大城市也都有,卖的东西都要求合法,有一定的标准,虽然也可能会花冤枉钱,但总体问题不大。如果你们买了不合适的东西对方不愿意退货,还可以找消费者协会投诉。”

晋先生:“……这我之前还真的不太清楚。”这个副本的世界观也太真实了吧!比他们游戏的系统商城还要完善!他们系统商城里大部分道具都是不可退货的!

失算了,也许他应该让凌绝先关闭直播的——也许有观众已经发现了这一点,并且在论坛讨论起商城的合理性了……

晋先生眉头一皱,那边狮子火荼弥还以为他是没进入重点这苦大仇深的年轻人急了,于是接下来就扔了一个更重的炸弹:“黑市则完全不同,黑市的一个标志就是没有保障,很多物品的标注不明确,使用方式不明确,没有包教包会的说法,离开店铺概不退款。”

“正经黑市也不是哪里都有,比如说你在这边,就只能从网上进行购买,一套流程非常麻烦,违禁品还很容易会被海关没收。想要去参加线下的,则必须要去混乱之城,邪恶之城,罪恶堡垒这些十分危险的地方,这也是我不建议你们去的。那些城市常常以拍卖会吸引新人,的确,会产出很多神器级别的装备和道具。但由于拍卖会的组织者和管理人员极度松散,拍卖品的所有者一般也比较高傲,所以时常发生实力不够的恶魔猎手花大价钱买了神装,结果无法使用,倾家荡产。”

“而就算遭遇了这种事,也无法要到一丝赔偿,黑市的一个规则就是,只要拍卖者能证明此道具有效,就算触发条件非常刁钻,竞拍者也不可对其进行质疑。每年,那些城市都会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很多人都说这些拍卖者比恶魔还恶魔。”

晋先生:“……”

这什么黑心拍卖者,说的不就是凌绝吗!

他有点忍不住想看看他绝哥现在是什么样——不用说,嘴一定是撅起来了。

十四岁的小绝噘嘴的样子……他现在真想回头看啊!

然而机会稍纵即逝,他还是错过了。只听到绝哥的声音清冷的很:“购买不适合的道具,这本来就是看不清自己的表现,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然后生硬转移话题:“狮子火先生,现在请和我们讲一下,那个的事情吧。”

“——之前你对黑市和他似乎都很忌讳,但现在很轻松地就把黑市的咨询告诉我们,却绝口不提这个人,这又是为什么呢?”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无故断更,非常抱歉,接下来每章肥一些给大家补上!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泞甯20瓶;小透明1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