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食梦魔!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系统的这段语音慷慨激昂,甚至还配上了“哒~哒哒~哒哒~哒哒~”的古早电脑战斗游戏里面常常会有的那种,非常具有复古感,但很容易就能激起人内心的游戏积极性的bgm,凌绝记得他在蓝星上好像就听过这一段音乐,在他从小生活到了十五岁的那个曾经繁荣过的城市里,他和其他孩子曾捡到了一个被丢弃的游戏机……

他还记得那个游戏很纯,好像是叫超级水管工来着,剧情基本没有,就是一个小人和各种简单的小怪物互相踩踏殴打,但他的伙伴们爱死它了。(看啦又看手机版)

绝哥当时觉得……有时间玩这种小游戏,还不如出去多敲碎几个丧失脑袋。

他那时候对游戏真的一点都不感兴趣。没想到自己现在却在星际时代的游戏中回想起曾经。

——不过这里的这段音乐绝对是某人加进去的!

晋炀把目光从三名警察身上收回来,就看到凌绝正无奈地瞅他:“……你也听到了?”

晋先生公平公正地评价:“嗯,很好听。”

绝哥:“你认真的?好吧,我能理解你为什么会认为这种bgm好听,毕竟这很符合你老年人的审美。所以,你想没想好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可只有一天的时间哦。”

下面的小警察们还在吐槽,什么就算找到轮回旅行社,被他们送上山的那些人也死定了,不可能活下来的。没看到那个恶魔猎手事务所只敢找轮回旅行社的麻烦,都根本不想上山吗?这座山上,可是有比怪物还要可怕的东西呢!

“所以啊我们在这里做样子就好啦,不是都已经查清楚了么,前几天被送上山的那几个全都是和这边的村子有关系的人口,能死在老家,也算是落叶归根了哈哈哈。”

他们看起来还挺轻松的,的确,这都过去好长时间,但一辆车都没有经过这里,对于这几名警察来讲,这的确算是能够轻松度过的好任务——除了无聊一点,以及吃不到什么好东西,不过执行任务怎么能说苦呢,大家都在警车里睡过觉。这次还算好呢,至少给他们时间带了写自热速食。

凌绝等人就看到三人说笑着,居然把方便面和自热火锅搞上了。平时大家都会对这种食品不屑一顾,认为是垃圾食品,但此时却也散发出袅袅浓香,

众人:“……咕。”

“……”他们可以确定,这是其中某人的腹部发出来的咕咕声,只是没有人想要承认这一点。

十秒钟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满脸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崔鹏。

……

【为何迫害米44444达:我现在觉得崔鹏好惨哈哈哈哈哈!】

【吃个鹌鹑:他真的不该留下来的!其他人都是一个队伍的,就他一个不是队友!别说这次有人肚子叫,大家都会怀疑是他,下次怕是有人放屁都会问他!】

【魔药教授不洗头:别吧!为什么有人要放屁啊哈哈哈哈哈!感觉白星战队风评被害啊!】

【血色十字军:话说!你们刚刚都听到了吗!】

【魔药教授不洗头:听到了什么?听到了肚子咕咕叫的声音究竟是从谁那里来的吗哈哈哈哈哈哈!】

【血色十字军:不是!哎呀你们的关注点究竟在哪里呀!我是说刚刚那一段音乐的bgm!bgm!】

【血色十字军:就那段超级欢快但是复古的味道也超强的bgm!接下来竞技场不还有三个副本吗,这次已经放出来第三个和第四个的宣传预告片了!第三个《战争学院:无人之地的试炼》是纯粹刷怪刷人的,先不说它。第四个副本是《罪恶都市》!用的bgm和刚刚那个系统预告的bgm一样!调子都没有变一下!】

【血色十字军:那个《罪恶都市》有多复杂你们知道吗!目前官方已经给说法了,说最多一共只会开十个位面,从《无人之地试炼》里脱颖而出的玩家,会被直接分配到这十个位面中去!你们能想象得到,那样一个位面会有多少玩家吗!】

【血色十字军:是的,就算一开始跟风报名的玩家,全星际是上千万,但第一个副本完了,这些人也被刷下了一大半,还有一些只能在e级副本里打转的玩家因为看到了难度的差距,就算通关也干脆放弃了竞技资格,因此进入竞技场第二个副本的竟然之后几百万。】

【小罐茶,茶哥造:哦!你这么说我也发现了!现在第二个副本可以说是还没完呢,但已经有大量玩家被淘汰。因为两个副本是联系在一起的,看似杀人村副本比绞首镇副本更危险,但其实绞首镇副本比杀人村副本更坑爹,不少绞首镇的玩家死都没想明白那倒霉催的鲜血圣子到底去了哪,结果被镇长喊一群绞首镇黑-帮打-手给团灭了……】

【血色十字军:是的,看好吧,最后能从第二个副本成功脱出,还准备进入第三个副本历练的,可能又要去掉一个零。】

【从零开始的快乐沙雕:然而竞技场的难度阶梯比普通副本的跨度还要大……所以说,从第三个副本到第四个副本的人数,很可能就只有几万人了……】

【血色十字军:是的,但就算是这样来看,第四个副本要开十个位面,保守估计每个位面怎么也有一千人以上。你们难道还想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血色十字军:第三个副本其实就开始了……在《罪恶都市》之前的《战争学院:无人之地的试炼》这里,就说每个副本位面里都会有九十到一百名玩家,具体人数暂时未定。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副本,就不会是一个单纯的副本。】

【血色十字军: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我在想,这是为了让游戏看起来更加激烈,还是为了别的什么缘故?要知道如果做的是质量差不多的副本,一万个人一万个副本,比一万个人在一个副本里的副本制作成本可要少多了。这样提高自己的成本,究竟是为什么?……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怎么都想不明白,但是逃生计划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接着一个小的副本游戏连起来那样,它似乎有自己的独特世界观……而接下来的几个能够支持成百上千玩家同台竞技的大副本,就是这个世界观的真实面目了……这个游戏有的是前所未见的野心,它想要完成一个很庞大的系列,在它的世界中,我们不是玩家,而是角色本身。】

【一枚可可逗:……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这对绝哥来讲有啥意义?】

【血色十字军:意义就是!原本绝哥不管玩着游戏玩得有多好,都只能算是一个游戏里的顶尖玩家,但是现在,他可以当世界之王啦!he’sthekingoftheworld!】

【一枚可可逗:……好吧,你果然很中二。】

……

绝哥在游戏里,还不知道自己在粉丝口中差点就要“youjumpijump”一发(他也不想知道自己要和谁一起jump,但是如果真发生了这种事,某位晋先生中标的概率比较高),他领着其他队员外加一个不情愿的背锅侠崔鹏,绕着山路走下去,和那几个警察说的一样,他们的确都是在糊弄人,因为只是绕了小半截山路,就连个巡逻人的影子都瞧不见了,这样不管是抓人还是抓鬼,都绝不可能成功的。

不过当他们到了山脚一处低矮的农舍时,却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四个食梦魔在农舍里,对一名看似脆弱无依的年轻女性作出侵袭行为——他们以人类的噩梦为生,最擅长的就是挖掘人心中隐秘的恐惧,把人拖入睡梦之中,令其无法醒来,只能在极度的绝望和悲伤里被吸取精力,并因此身亡。

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传说,梦魇与捕梦网都是人对于梦境的幻想,但他们可能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些或离奇或可怕甚至有的还带有一丝浪漫的故事,其实在很多地方会真实地上演。

因此在遇到梦境的危险时,他们通常是毫无还手之力的。

但是这农舍里的姑娘显然没有她表现得这么软弱,凌绝甚至能感受到她是在忍耐什么:人类被恶魔袭击的时候,不管受不受实际的伤害,恶魔特有的黑暗气息都会让人类的血肉之躯感到生理上的厌恶。这姑娘明显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但她还在忍。

——如果不是脑子出了问题,想要感受一发被食梦魔侵扰的痛苦滋味,那就是故意想被食梦魔拖入梦境了——食梦魔说是侵入别人的梦境,其实更常见的是把人类从自己的梦里扯出来到属于恶魔的领域中去,这样人类就失去了保护自己的能力,成了放在案板上的肉。

而为了捕猎的效率,食梦魔们通常也会让好几个猎物进入同一个梦境,这样就可以一网打尽。

她想救被这四名恶魔中的某个,或者是某几个拖入了梦境中的自己的同伴。之前警察说过恶魔猎手事务所,她极有可能就是其中的一员,不过她的等级应该只能到守护者组织的学员级别,对付四只食梦魔就已经非常困难。

凌绝不能说这样的行为是正确的,因为的确不理智,如果救不出同伴就要送一波双杀,然而他自己在类似的情况下,也常常会做出冒险的行为,因此无法说什么。

他也不需要多说。

“这是给我们的赛前训练,上吧,把那四个食梦魔捉住,解救出这位姑娘和她的同伴,”绝哥掏出他的招牌小匕首,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与晋炀“就知道你会这样”的微笑中……把匕首的手柄底部捣鼓开了:“对付食梦魔最好的武器!当然是绝哥出品的——魔杖啦!”

——骗人,你这明明是个匕首啊!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给大家表演两个节目:

1:绝哥战士瞬间转职法师

2:食梦魔捆蹄,一块钱四个,嘿嘿!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江淮筠、柒冉木木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