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鲜血圣子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你们一定要慎重啊!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啊!”

刘龙一路上都在和十四岁的绝哥讲这个话题,他可能在现实中真的是个小领导,或者是班主任一类的,总之就跟他第一天来到杀人村的时候,提议让大家自由讨论时一样,这家伙哔哔起来就不想停下了。(看啦又看手机版)

然而一路上都没有人理睬他,他委屈得很,终于在温君雅等人扛着棺材+头骨+蝙蝠粪便大礼包,和他们这些人一起在每个五芒星的角上布下陷阱时彻底崩溃了:“你们别不理我啊!难道真的要让我去送死吗!”

“我知道我会被淘汰啊!但是能不能给个痛快!我愿意直接认输的,别把我送给那种东西吃啊!”

他说着说着都要哭了,声称自己是个七尺男儿(但他还真没有那么高),活了二十多年都没哭过,是个彻头彻尾的硬汉,今天是头一次哭。他抹着眼泪,说到这里,眼珠子乱转了好一会,还是选择绝哥作为求情的对象,便唱作俱佳地哭诉道:“绝哥,你可积点德吧!”

他一个人还不算什么,毕竟他现在没有人权。问题是崔鹏还在帮腔,他可能仍旧没有从程筠的“死亡”里走出来,所以也带着浓浓的鼻音:“是呀绝哥!你可积点德吧!”

凌绝:“……”

——如果他现在还是成年的恶人形象,绝对没有人敢对他使脑筋。

或者是说十四岁的他长得过于和蔼?队伍里明明还有两个温文尔雅的妹子,现在她们在一旁捂着嘴一边偷笑一遍计算角度方位,以及制约鲜血圣母和鲜血圣子需要的具体能量——也就是燃料的用量,这个量要很精确,少了肯定不行,多了也有可能造成森林大火,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可能也会被烧死在山上。

她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做任务的时候会很严肃不会笑,除非他们忍不住,但是绝哥现在想要把刘龙推到晋队长这边,却又因为不想真的吓到对方,还没有办法这样做,他略略憋屈的样子真的是——噗!

晋队长也不帮忙!太过分了!哈哈哈哈!

虽然刘龙的身高并不优越,但身为成年人,他还是比发育略略不良的绝哥高上一些。尽管如此,他仍然感受到了气场上的绝对压制。

然后他听到绝哥深深吸了一口气。

对方冲他点点头,好像很无奈的样子,十四岁的少年脸上有的是成年人的沧桑,刘龙听到他似乎嘀咕了一句“怪不得程筠想赶紧退场”。他以为对方是对自己很不满,但凌绝却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崔鹏一眼,然后问道:“你只是不想被邪神女士杀死?”

刘龙疯狂点头:“肯定啊!太恶心啦!”

“行吧,对恶魔充满防备,这样也算是有觉悟了,至少比想要利用恶魔的汤芸芸要强……”绝哥点点头,用死刑改判死缓的宽大语气说:“你当然可以不用死在她手里。”

“但你还是要担任诱饵的工作,如果你做得足够好,在特定的时间内把它引到倒五芒星的中心——这必须是在火焰已经燃起来,但是还没有把所有的路都封住的时候,估计你只有一分钟的余裕,如果你能做到,那么你可以往村子的方向跑,那条路上植被没有那么茂盛,烧得会稍微慢一点。”

“等你到那里,自然有人接应你。”

刘龙原本是觉得自己完蛋了,现在出现转机,虽然条件苛刻,他也想都不想地应下来:“好的!我保证完成任务!”

凌绝开始布置现场,温君雅把刘龙接过去,告诉他到时候该怎么跑,路线又要怎么找,一路上又要如何躲避两个怪物——“你只需要管那个鲜血圣母,虽然我们到时候会把鲜血圣子放在那里,它也会帮助你吸引鲜血圣母的注意,但它已经很虚弱了,无法逃脱,也无法攻击你,你不用管它。”

刘龙长出一口气,他没有注意到,原本在羊胃里扑腾的鲜血圣子,在温君雅说完这句话之后,也重新乖巧起来。

它真的比它妈妈聪明的多。

所以刚刚那些话,也是说给它听的。他们这些人类现在想要知道的是……它到底能聪明到什么程度——刘龙不是真正的诱饵,它才是,如果它能将鲜血圣母

……

棺材在这里起到炉子的作用,他们把那团黑乎乎的臭玩意儿放在最下面,上面填上蝙蝠粪便,顿时那气味就很不太好闻了,偏偏他们还不能把棺材盖子盖严实,只是在盖子上放一个孩童的头骨,头骨方向正对着五芒星的中心,给画面增添一分诡异,让人暂时忘了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腥味。

崔鹏捂着鼻子,他站在一旁,惊讶地看着白星战队的队员们居然一点都没有被环境影响,绝哥都不说了,温君雅和他那个副本里的两个妹子看起来那么斯文,干起脏活累活也是二话不说,衬得他和刘龙两人跟闲汉似的。

——不……可能就只有他一个人是闲汉。

刘龙在背地图,这地图是这位晋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画出来的,而且也不明白为什么上面有个脚印,好像有人没穿鞋子只穿了袜子,脚上沾了淡黄色的不知道是用矿物还是植物制作的墨汁在上面印出来的光溜溜的脚印。

脚印的大小嘛……他偷偷去看绝哥似乎有点营养不良所以长得也比普通少年人小一号的脚,对方察觉到他的眼神,把那个叫赵安遥的娃娃脸拉过来挡住他的视线。

明明在场的人里也有妹子,但他为什么就觉得……这样暧昧的事情,肯定是这名号称绝哥的少年做的呢?

或者说,更加奇怪的事情是……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件事很暧昧?

他挠挠脑门,觉得自己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

森林里逐渐出现烟火味,倒五芒星所处的五个角一开始并没有完全燃烧,因为棺材板盖了一半,所以还有更加呛人的有毒气体漫出来,但是下面恶魔自己产出的燃料非常给力,很快高温就把棺材板给烤焦了。

火光随着风冲天而起,点燃周围的树丛。

刘龙正闭着眼疯了一样地奔跑,他都不知道自己可以跑得这么快!而怪物和他的距离却越来越被拉近了,他喘得像是个拉破了的风箱,还差点跌倒在地上——好在从天而降落下来一根粗壮的树枝,横在他和鲜血圣母的中间。

他刚想喘口气,结果就看到鲜血圣母吞噬掉了树枝。

……这家伙和在庙里的时候不一样!在庙里它为了哄人,至少还有人的轮廓,现在却完全地成了一只巨大的蠕虫——不,更像是水蛭!浑身都是黑红色的,渗出来的液体把周围的地面都烧焦,如果刘龙被它碰到就完了!

——还好他来之前喝了一肚子的圣水!

但他还是很想吐……他转过头去,把小孩的头骨顶在自己的脑门上,继续往前跑。快了快了,他已经能看到那块空地了!

刘龙一脚踩进去,那里有三个同样被安放好的棺材,上面也有小孩的头骨,它们静静地从内部燃烧,散发出难以言喻的气味。鲜血圣母明显对火焰有些畏惧,它谨慎地停下脚步。

刘龙一咬牙一跺脚,把头上顶的小孩头骨扔进去——他之前听那位晋队长说了,对于鲜血圣母来讲,他们这些成年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孩。她是一定要吃小孩才能补充能量获得进化机会的,对她来讲,小孩身体里有更加纯正的生命能量,不多,但是原比成年人的纯洁干净,她的“消化系统”让她只能消化这个。

但是她同样也只能吃年纪小于六岁的小孩,在场的人中年纪最小的也十四了,所以没有办法,聪明的鲜血圣母女士退而求其次,想到成年人可以用裹尸布把自己裹住,然后自觉躺进棺材,这样封闭的环境中生命能量不外泄,可以短暂模拟孩童的状态。之后把小孩头骨顶在脑门儿上,对于鲜血圣母来讲,一顿“平价代替”的美食就完成了。

刘龙听着就觉得魔幻:“你是从哪知道的啊?”

晋队长微微一笑,没来及说话,那边绝哥却说道:“如果你想要继续玩这个游戏的话,这些都是基本功。”

“——说不定你们以后要天天背这些呢。”

刘龙眉毛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不见得吧,玩个游戏还要弄得跟要考试似的?”

绝哥说:“谁知道呢,也许多背几个炼金公式,就能够救你一命也说不定。”

他当时不信,但现在却想要哀嚎——为什么没有一个能把鲜血圣母直接麻痹住的公式呢!

那玩意儿踏入这片陷阱之后,可能是知道自己被耍了,比之前还要生气,已经把触手黏在他的背上了!!!

刘龙的腿发软,他终于吓晕过去。

而在他晕倒之后,一个人影从树梢上跳下来,这人也是刚刚折断了树枝扔在他和鲜血圣母之间,救他一命的。他长着标志性的娃娃脸,不知怎么地,鲜血圣母看到他,居然本能地萎缩了一下。

就连从羊胃里爬出来的鲜血圣子,也好像很害怕他的样子。

他用两只手指捏着刘龙的领子,说不上来是更嫌弃手里这个无能的人类,还是更讨厌眼前这两个丑陋的怪物。不过没过多久,他就很欠扁地笑了:“我这就走了,你们自己找出路吧~火就要烧起来了呢~”

他拎着一个人,却并不怎么受阻,好像重力在他身上是不存在的,跳上树上,然后一弹一弹地迈着略有些孩子气的可爱步伐离开了。奇怪的是,两个怪物全程都没敢阻挠他,但它们好像也不怎么防备他——在他的身上,它们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得亏这俩怪物一个智商低,一个没经验,不然但凡在魔界受到过点教育的,都知道自己遇到什么了。

倒五芒星的五个角已经是火光冲天,而这边的三个棺材也被风吹得呼啦啦地燃烧,鲜血圣母就算是个棒槌,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很不妙,它用没有眼睛的“头部”凑到鲜血圣子身边,突然张开一张血盆大口——

鲜血圣子却乖巧地伸出一根小小的细细的触手,戳自己母亲的“脸”。

两怪一番交流,鲜血圣母和鲜血圣子朝着不同方向走去。赵安遥在高处看得分明,鲜血圣母是往之前说的有人在等着的那个“安全出口”奔走。

他看着虽然算计了自己老妈一番,但同样疲于奔命地鲜血圣子,摇头啧啧称奇:“真聪明,但还不够聪明。”

“人类呀,最喜欢捕捉你这样只有小聪明的小恶魔啦~”

果然,不到五分钟后,他就接到了绝哥那边的通知,说鲜血圣母被击毙,圣子被重新捉住。经过多方面对他进行智力检测,现在能确认他的智商有十岁的普通人类那么高,它很有可能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恶魔之子,鲜血圣母估计是吃了个小孩,然后立刻生下它,这个过程没有经过过多的消化吸收,所以那小孩的头脑就传给了它。

这事可稀奇了,赵安遥现在觉得自己身为一个队友,在绝哥的心里可能都没有这小怪物重要。

他都能猜得到对方现在在想什么,最好能利用这个小鲜血圣子,教会它人类的思想,对其进行洗脑,让他知道恶魔才是他的仇人。如果不行的话,再用它做各种实验……毕竟手里就这么一个素材,只要死不掉就可以。

就和那些人当初对他的一样。

结果等他回去了,却看到凌绝跟逗小狗似的,在可怜巴巴的被打过,被踹过,还被囚禁过,更被释放过,结果又被抓回来过的小可怜鲜血圣子面前晃悠手指头。

鲜活的肉就在眼前,饿了好几天的鲜血圣子磨磨蹭蹭想去吃。

然后就被他绝哥狠狠地带着皮手套抽了一巴掌。

“以后看到活肉,不准吃,想吃就挨揍。得我允许你吃,你才能吃,懂了吗?”绝哥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口吻却活像个狼外婆。

赵安遥:“……”

——不是,这就是在训狗吧?

作者有话要说:赵安遥:?????怎么我一下子突然觉得,当年我活的还算不错了???感谢蓝星研究院的不抽之恩???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9926378、美食美克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下旅人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