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一个案件引发出的一串案件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的大楼塌了。

玩家们是在最后一刻之前从电梯逃出去的, 结果他们前脚离开, 后脚这栋伫立了五年的大楼就轰隆隆崩塌, 有一些残败的建筑材料飞出来,好险都被躲过了。

不然真要是砸个实在, 那估计要骨折。

他们一路奔跑着, 没时间管身上脸上的血迹, 到了湖边看到死鬼们已经在这里等着, 还都推着小船呢。

估计没想到玩家们能把精神病院给搞塌了, 鬼们也非常惊讶:“天哪,你们做了什么”

“居然做到了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这可是炸精神病院啊不愧是绝哥”

这群鬼毕竟是死过一次的, 自认为见过大世面,喊一个没有死亡经验的年轻人哥也没什么不适, 他们甚至热情地让凌绝等人上船,他们推着船到小树林那去是最快的。

不过看到晋护工也在, 这些病人们还是惶恐得很:“绝、绝哥,怎么晋护工也在啊”

凌绝心想这些人都死了这么久了,还这么怕, 鬼知道晋护工你当年对他们做了什么,啧,真不是个正经护工。

不过他还是帮晋护工解释了一下,就说他已经主动投诚了, 详细的不方便说,但死鬼们还是惊叹一番, 觉得什么投诚,肯定是被打得,绝哥绝对又使用武力了

然而之前那个医生护士身上明显都有伤痕,有的甚至还有被捆绑过的痕迹,凄惨得很。这晋护工倒像是什么事都没有

他们不禁就想到了这位绝哥的病症,基佬,咳,晋护工估计是遭受了比身体伤害还要更加恐怖的折磨啊,太可怕了,真的是不敢深究下去:3」

凌绝是不知道死鬼们挤眉弄眼在想些什么,他只是点了点人数,然后跟个贵族少爷似的挑剔道:“为什么赵三和尤许没来”

“”努力推船的韩途挤出一个笑容:“绝哥,我们来就行了,他们俩向来不合群的。”

凌绝点点头,没有深究。

一路上只有玩家们窃窃私语,讨论病人们跑哪去了,带那几名玩家去楼下的李院长金医生他们又去哪了,还有楼就这样塌了,是不是说明当年建造的时候就偷工减料,搞了个豆腐渣工程。

话题越扯越远,苏西实在是听不下去,他闷闷的说道:“偷工减料不见得,不过邪神在下面盘踞了那么久,估计早都把楼给腐蚀了。”

“哦哦,说的也是,”其他玩家不禁笑了起来:“我去,那不就是说咱们根本就多此一举,就算不管他们,可能过两天人家自己也把楼给玩塌了,然后大家一起被活埋,直接团灭。”

“笨蛋,那你们晚上睡在里面,也该让活埋了好不。”说这句话的人却是人民的好朋友白胖女士,可能因为她是被溺死在水里才变成鬼的,总之,在进入湖泊中之后,她的身姿反而变得稍微顺眼了一些,整个人也比岸上灵活,像是一条鱼。

凌绝说:“看来以后如果需要有人往返于小树林和湖泊另一边报信的话,这任务非你莫属。”

白胖女士并不觉得这是多了一项任务,在她看来,这反而是自己受到重视的象征其他死鬼甚至还嫉恨地看着她,玛乔瑞说:“绝哥,我也有能力,我是精神分裂,我可以装扮成别人”

绝哥淡淡地说:“你往后稍稍,你的能力不如你妹妹好。”

玛乔瑞:“好诶怎么是妹妹我才是妹妹”

这些小插曲一晃就过去了。玩家们甚至没有注意去听,他们还在自顾自地聊天,黄晓杰戳着苏西的后背:“同志,你咋了啊,怎么很难过的样子”

苏西没说话。

他在心里忍不住一直回想的事情是,既然晋先生手里有炸弹和枪,那为什么他要在凌绝到来之后才拿出来明明自己也能配合他

不,其实也不一定,他的力量和精度经验都不够,前者使他可能无法控制住深陷在肉墙里的金属杆,后者则可能让他无法把子弹射到准确的位置去。肉墙并不是完全透明的,如果让他开枪,他很有可能会射偏。

所以为什么凌绝能做到

而且为什么晋先生就那么确信,他一定会来呢如果他来不了的话要怎么办自己能不能及时补位

苏西一边在心里做着自我批评,他再次受到了打击。一边又忍不住奇怪起来,难道凌绝是组织流落在外面的什么高级特工一类的吗

那他怎么会像是完全不记得组织的样子呢

到达小树林之后,凌绝发现那四名被他们俘虏的医护人员并没有被束缚起来,不过由于四周都是死鬼,而隔着湖也能看到对面的大楼崩塌了,这巨大的变故也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并没有人敢逃跑。

清洁工安叔甚至还自觉地开始打扫地面,想清理出一片能够休息的地方。而护士王安娜则是低着头陷入恐慌之中,凌绝记得之前白异讲述的故事中,护士王安娜就是害死了白胖女士,也就是水疗中意外死亡的舒玥的罪魁祸首。

不过白胖女士从水里出来,只是冲着王安娜的方向哼了一声,并没有表现出要报复的样子。她原本是不太能记得请自己的具体死因,但是见到王安娜之后,记忆就逐渐恢复了,见到杀身仇人还能这么淡定,这态度就挺让人奇怪的。

然而面对玩家们的疑问,白胖女士却低声说:“其实她不是故意的,如果要恨,我应该恨金大卫那个狗杂种才对。”

原来她之前的确是旁边镇子里最受欢迎的女人,金大卫追求过她,不过她看不上这个被镇医院辞退之后就一直赋闲的无业游民。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金大卫就摇身一变在这家精神病院当了医生,而她自己则是因为父母死亡之后,家里的亲戚想要来抢夺财产,而她之前的确有点精神不稳定的毛病,便“顺理成章”地被送进来。

之后金大卫就一扫之前的伪善嘴脸,时常借着治疗的理由折磨她。

舒玥低声说:“王安娜其实也有病,她很害怕和人接触,宁愿呆在自己的世界里。后来金大卫给她做检查,说她有自闭症,虽然我们听说好像自闭症不是她这样的,但在这里,还是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咯。后来给我水疗之前,金大卫先给王安娜做过诊疗,故意把她的病症说得很严重,甚至还告诉她她已经被恶魔控制,可怜的姑娘信得是光明教,对恶魔非常恐惧,都要被吓傻了。因此在那之后,发生那场意外,也算是情理之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身为一个经历过很多的死者,舒玥再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甚至有些麻木,她低声说:“现在我所期待的只有真正的死亡。”

“只有死亡才能让我这样早该安息的人得以解脱。”

她的经历令人同情,觉悟也让人心生敬佩,一时间玩家们也陷入压抑的沉默,不过就在此时,他们尊敬的绝哥开口了:“说得那么好听,不就是因为在场的活人你都吃不到么。”

舒玥:“”

她浮肿发白的面孔上浮现出悲哀的神色:“咱能不说破吗”

凌绝耸肩,开始分派工作:“病人们去捡树枝并且保存在安全位置,死人们则是分成三队去湖边和岸上巡逻,如果发现了奇怪的肉块就立刻回报,我知道你们之间并不团结,但如果因为感情问题,最终放敌人进来,那么后果你们可以想象一下。”

包括刺儿头赵三和尤许在内死鬼们齐刷刷打了个寒颤。

指挥完这两拨,凌绝决定把新绑来的俘虏也扔出去干活,他想了想:“王安娜白珍妮和安叔去整理坟墓后面草丛,尽量清理出直径为五米的圆形。”

虽然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但三人还是去了,只剩下一个陆青松左看右看,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还挺紧张,可能是觉得大家都干活就他不干怕是要挨揍。

果然,凌绝马上就走向他,陆青松蹲坐在地上,腿都缩起来了,凌绝却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走吧,咱们去扫墓。”

陆青松小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凌绝问他:“你原本愿意信仰邪神,一定是因为它可以帮你复活你的爱人乔哲斯,对吗”

陆青松之前还在微微颤抖,他的胆量并不大,就像他自己的日记里面写的那样,他着实是个懦弱的人。但是在提起爱人之后,他就不再发抖了:“是的,我是这么想的。”

他仰起头,带着凌绝去看乔哲斯的坟墓,那是一个小小的坟,比其他死者的都要小,他的墓碑也不好,看起来埋葬他的人根本没想过给他刻一个好点的墓碑。他活着的时候,曾经也是个神采飞扬,拥有伟大理想的年轻人,他上过大学,甚至还去邻国留学,这在这个时代可不是常见的事情。

陆青松其实想象过他们的感情会因为什么结束。

他和乔哲斯不一样,他的年纪大了,已经到了中年但也没有什么事业,可以说是没多少希望了,他的家里薄有产业,不过那是父母赚下来的,在乔哲斯死去之后,他才发现这些家业对他来讲其实没有多少用处。

一个人,怎么不能生活下去呢

但当时他就是为了这一份家业,才放弃了和乔哲斯的爱情。

他们本来说好要私奔,乔哲斯等了他很久,他没有去,当时心里想的是不想连累对方,但这都是借口,说白了还是自己胆怯罢了。

但之后接到的乔哲斯的死讯却成了他的噩梦。

所以他在迟到很久之后,来到了这家精神病院,想要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如果时间重来的话,他发誓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爱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和你说了那么多事,”陆青松最后苦涩地道:“可能我真的是藏了太久,想要找一个人聊一聊吧。如果你想指责我那你就说出来吧,事到如今,我不害怕任何责怪。”

凌绝并不想指责他的懦弱,什么抛弃了男朋友一类的,这些家长里短的苦情故事和他没有关系,他只是一针见血地点出另一件事:“但就算你利用邪神复活乔哲斯,他也未必是之前的他。”

“我知道,”陆青松说:“但我就想试一试。”

凌绝说:“那就没办法了。”

他们在小树林里过了一天,这一天的白天没发生其他事情,不过到了晚上却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病人中的玛丽从湖对面游过来,说自己是来投诚的。

这姑娘见到了她已经死去的妹妹玛乔瑞,发出一声叹息,眼泪哗啦啦就掉下来了:“玛乔瑞,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天哪,这些年我一直很想念你。”

“哦,是吗,”玛乔瑞却显得冷淡得多,她甚至有点困惑:“你是玛丽我怎么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

姐妹俩叙一会旧,玛丽就开始说正事,原来,在小楼崩塌之后,院长和医生等几人就从地下室里钻了出来,他们把惊慌失措的病人们重新收拢起来,并且要求他们“贡献出血肉”,让神艾修斯能够提前出世。

玛丽说到这里,眼睛中透露出极度的恐惧:“然后,从废墟里就钻出了非常可怕的怪物,它没有皮肤,没有骨头,但是爬的很快,直接就把最前面的白异给吸干了只是一瞬间,白异就只剩下一层皮,然后他的皮也融化了。”

她说到最后,精神已经被过于恐怖的回忆吓到崩溃,伏在膝盖上痛哭起来,其他玩家们也不由得露出厌恶和后怕的神色,和白异曾经是一个宿舍的黄晓杰倒吸一口气:“我的天,这也太凶残”

玛丽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她继续说道:“之后,神又吃了几个人,它不能连续吃人,我看到它的肚子如果那算是肚子的话越撑越大,表皮都被撑到透明了,大概过了一小时,它才消化完成。”

“它这样连续吃掉了三四个病人,然后就快要到我了,我不想死,所以找机会跑了出来。”

她干巴巴地说完了,抬起头可怜地看着凌绝:“我知道,我们其实并不算是同伴,虽然你们也是病人,但来到这里的时间并不长,我们也不可能有什么感情,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收留我我保证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不过她就算不这么说,玩家们也不能拿她怎么样,虽然知道这是个不确定因素,但对于玩家来讲,她现在毕竟是人的形态,让他们杀丧尸是很淡定地,但杀人那心里阴影真不是一般的大。

于是最终,他们只好把玛丽捆了起来,放在湖边的一块石头旁边,确保她听不到自己这边的声音,也就不再多管了。

晚上也只好在坟地旁边过夜,他们做好了分三波人来守夜的准备,虽然之前每次都是到晚上十二点就固定进入梦乡,但今天在精神病院的大楼坍塌之后,也许他们就不会再被这个设定影响。

果然,当钟表上的时针走到了午夜十二点时,他们这次并没有进入强制睡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第二拨负责守夜的三个人是齐云,魏兰和张成,他们三人都是比较理智、稳重的类型,按道理来讲这是最不容易出事情的时间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夜空中的月亮被乌云笼盖的时候,三人都嗅到了甜腻的香味,还没来得及预警就沉沉睡倒了。

一个人影从湖边站起来,她的身体扭曲变形,很快挣脱了束缚。她小心地走到已经熟睡的人们身边,很快找到自己的目标。

玛丽的指甲急速增长,尖端尖锐发黑,让人一看就知道很是不详。她并指成刀,往睡着的人心口狠狠挖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后,一只手横过来,钳住了她的胳膊。

“你你没睡着”玛丽的声音低沉,听着像是野兽的嘶吼,她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溃烂了,一只眼睛将要脱出眼眶。

原本是猎物,现在却变成了猎人的凌绝把她按在地上,然后又重新把她捆起来,这次可就捆得更紧了,不是扭曲一下肢体就能挣脱的,他坐起来,掏出口哨放在嘴边吹。

玛丽就看到其他明明该被催眠香给迷晕的人们也都揉着眼睛起来了。

“怎么了啊,还真有敌袭啊”黄晓杰打了个哈欠,嘴里嘟哝:“我就说是你们没有捆好吧,那绳子太松了,如果学我的龟甲缚就绝对不会出事的”

“泥垢了,对方好歹还是个女的,就算已经是丧尸了吧,你也不能这么捆绑啊,我可不想出了副本就听说这游戏因为涉及xx元素被下架。”魏兰冷静地吐槽,她坐起来,非常奇怪另一件事:“咱们晕就晕了,怎么那些鬼也会晕呢”

凌绝说:“问得好,这是因为刚刚敌人还点燃了幽魂草,和邪神释放的催眠香一起,对鬼怪也产生了一定的催眠效果,当然,现在已经扑灭了。”

他看着龇牙咧嘴的玛丽,拍拍手:“大家都起来吧,我们该从这位玛乔瑞开始,讲述发生在精神病院里的一系列故事了。”

齐云奇怪地说:“玛乔瑞”

他想问这不是玛丽吗玛乔瑞不是早都死了

凌绝面无表情,虽然是自己计算好的,但半夜被吵醒他还是有些起床气:“实际上,当时死的人是玛丽,现在活着的才是玛乔瑞,当然,这是在你们认可她的状态算是活着的情况下。”

“精神分裂的病人,可以夺取别人的身份,这一点我之前曾经以为是精神分裂患者的一种能力,但是后来突然想到一件事,如果在座的任何一个人的身份和别人调换了,我会看不出来吗”

玩家们面面相觑,凌绝继续说道:“不,不可能,首先我相信自己并不脸盲。”

这像是个冷笑话,引得人发笑,笑完之后才想到另一件事:“那你的意思是,这个夺取人的身份其实指的是这对姐妹”

“终于想到了,”凌绝欣慰点头,但众人却脸上发热,同时他们看着他们绝哥的眼神也更亮了:“如果说现在的玛丽不是玛丽,她是妹妹玛乔瑞,而金大卫医生本来想吃的就是玛乔瑞,只是聪明的姑娘利用姐姐的身份成功逃生,当然,她是牺牲了姐姐,不过我想这并不是多么需要在意的,那么,之后的事情就容易推理了。”

“玛乔瑞”,不,实际上应当是玛丽才对,死去了多年,甚至身份也被人抢夺走的姐姐玛丽捂着脑袋,她想起来了:“对对,我是玛丽,我才是玛丽,真奇怪,我居然忘了那么久”

而现在她也知道看到“玛丽”,实际上却是真正的玛乔瑞的时候,心里那股抗拒感是从何而来了:这并不是她的姐妹,而是仇敌才对啊。

她悲泣着想要扼死妹妹,但走进了之后,看到的却是玛乔瑞半死不活的怪物模样。

同样做了鬼的李雪拉开她:“先听这个人类说完吧。而且你也不需要报仇了,你的妹妹,其实也不能算是活人了。”

玛丽盯着玛乔瑞看,她嘲讽地轻笑了一声,坐下来:“好吧,先生,请你继续说吧,我也想知道我的故事还能和谁有关系。”

凌绝对她颔首:“放心,最后我可以把她留给你。”

他继续说道:“玛乔瑞害死了姐姐,这件事并没有捂得那么严实,这件事被人发现了,之后她就一直为那个人做事。”

“所以我们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李雪的故事。李雪的日记里写道,她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这东西让她确认精神病院里有可怕的人,而且这个人是病人,他或者他们不是通过正常途径进入精神病院的。那么她究竟看到了什么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刘素,但刘素很显然没有保下她,在之后的某一天,她跟着舍友玛丽,哦,现在应该叫她玛乔瑞她跟着她去楼梯口,她发现玛乔瑞在和一个男人幽会。但因为李雪的胆子很小,不敢探出头看,而男人的声音又比平时的轻柔低沉,所以她没有听出来这个人是谁。”

“但总之,他们说了一些秘密,什么是时候了,说话的时候小心点一类的。这让我不由得想到,也许玛乔瑞并不是在和人幽会,他们实际上是在做正事。而在这之后没过几天,李雪就死了,所以我们可以有一个大胆的猜想,那就是这件事和李雪的死亡有关,甚至于李雪就是因为此事死亡的。”

“李雪看到的所谓能够证明病人中有危险人物的证据,就是别人故意露出来给她看的,之后不仅刘素知道了这件事,玛乔瑞也知道了,可以推出玛乔瑞和此人是一伙的。然后,玛乔瑞恰到好处地把李雪知道某人秘密的事实露出去李雪便理所当然地被灭口。”

“杀死李雪的人,我们都知道,是赵三和尤许。他们本身并不重要,只是这个案子牵扯甚多一个小案子,一个死人,便能够牵扯出更多案子,更多死人。就算是我,也觉得这个故事,实在是太精彩,太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