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来寻找身世,但你对自己父母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好奇心。()

你已经察觉到了,也许在十年前,这个小小的村落曾经发生过可怕的事情,你的母亲是为了救你才送你离开。但是人生的前十年你都认为自己是被抛弃了,后面的几年虽然慢慢地了解到一些真相,但是在养父养母的家中过着透明人生活的你,已经对家庭和家人不再抱有什么希望。

你只是想知道,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你来到杀人村之后,你回忆起更多东西。你记得你的母亲把你交到一个混混手里,她给了他一笔钱,而那混混肯定想在你母亲的身上获取其他东西……当年的你对此并不明白,但现在想想也就了解了他的肮脏想法。你母亲是个知道取舍的人,她不会容许这样的丑闻出现在她的身上。

隔壁唐叔叔是从外面回来的,他考上大学,但是据说是因为无法适应大城市,就还是回到这个淳朴的小村庄,还把李婶带来了。村子里的叔叔阿姨都说唐叔叔是少见的聪明人,能考上大学,他们家光宗耀祖了,肯定是因为以前给神献过……才会有这样的好运气。但是没有人会想到你的母亲也有高中文凭,可是在考大学的时候家里没钱,到处也借不到钱,所以她没有继续念下去,最终居然成了农妇。

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你觉得你的母亲对你和你父亲并不亲,她曾经当着你的面说你父亲蠢,“活该是个乡巴佬”,她对你也是淡淡的,你觉得她会送你出去,已经是把所有的母爱都消耗掉了。

真正让你重视的是从混混手上把你救出去的那个人。

在你离开村子之后,火灾就爆发了,混混听说村子里的人都死得精光,他就想把你卖掉,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出现,是他救了你。

那天,你被混混关在他破旧租屋的厕所里,头顶上是昏黄的灯光。你听到混混在打电话要把你卖掉,他似乎已经找好了人家,要把你卖到国外去,据说有个马戏团想要个侏儒,你虽然不是侏儒,但是装一装也是可以的。

就在这时候,出租屋的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人冲进来。他脚步很轻巧,混混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但是你竖着耳朵,像只小兔子那样机敏地听着。你听到一阵闷响,然后是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声音。你的手心里渗出汗水,你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两分钟后,关着你的厕所小门被人一拳砸开,你看到了一个并不高大的身影,对方也沉默着看着你。

你听到他嘟哝:“……真是疯了。”】

……

进入游戏后的第三天,早晨五点钟,所有人就都起床静等提示,绝哥优哉游哉,淡定在床上躺到五点五十五分,晋先生拿着兑换的毛巾道具,把兑换的矿泉水倒在上面,扶着还在睡梦中的凌绝起来,给他擦脸。他的动作那么柔软熟练,像是在对待一个小宝宝,凌绝睁开眼,语气嫌弃脸上却带着笑:“干嘛呢你?”

晋炀把毛巾盖在他脸上:“没什么,想让你多睡会。”

绝哥仗着自己扮演的角色年纪小,开始哼唧:“一大早的,怎么突然献殷勤……你把我眼上的毛巾拿开,我自己擦。”

晋先生点点他的鼻头:“乖,你眼上有眼屎,自己看不见,我帮你。”

绝哥:“????????????”

浪漫的气氛一扫而空。

绝哥从床上翻身坐起,晋先生淡定得很,他的姿态却像是在抱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大鱼一把掀开毛巾,恶狠狠的等着他,简直要喷火,他身为一名经验老到的老渔夫,却非常稳重地说到:“快到六点了。今天的剧情提示快要开始了。”

绝哥:“………………你等着!”

——他刚刚不应该躺在床上装睡觉!不管自己的生物钟有多强大,也无法在不看表的时候就知道具体的分钟和秒数!所以才会让晋炀这个混蛋抓到这个空子!

——居然敢说他有眼屎!这种带有不雅字样的话他以前都不会说的!最多是装模作样地示意他人,然后等着看笑话,他就是这么蔫坏!

以前凌绝曾经吐槽过他假正经,不管是在什么场合下,都要做出正人君子的样子,明明蓝星上的文明已经被恶魔毁坏得差不多,他却还要做出一副贵族的死样,让凌绝每次都想对他恶作剧,看他气急败坏的模样。

……只不过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结果没想到只是换了个世界,这家伙就变样了,只不过……变样之后他第一个使坏的目标居然是英俊帅气的绝哥!

绝哥打开直播,五秒钟不到,他就听到了属于他的今日剧情提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还是先干正事。

晋炀靠在窗户边上看着凌绝,他只用了一半的心思听剧情——这里的故事究竟是什么样子,看了前面的也大概就明白了,这并不是一个很考验智商的副本,毕竟只是竞技场的第二阶段而已。

凌绝也肯定很清楚这一点,但他还是认真对待这个副本。

晋炀每次看着他不管是在干什么,心情是什么样子,一旦正事来了,任务下达到了,都会一秒调整完毕,投入到其中去,就觉得心像是被他抓住了。

不过他的心早就被抓住了。

他只是每次都想再多看一眼。如果说这是一种症状,那么在蓝星上的时候其实还不明显,在星际时代独自一人待了十年,这简直要作下病来了——他也就越来越贪婪、患得患失。

如果现在恶魔想要用凌绝来诱惑他,也许他真的会失去理智。

凌绝闭眼倾听,之后稍作思考,睁开双眼对晋炀说:“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就是多了个人物,说是这个人救了我,之后可能也是他送我去新的家庭——你猜这人是谁?”

晋炀已经猜到了,但他还是顾左右而言他:“好吧,先给我限定一下条件:这人是男是女?”

绝哥可算找到复仇的机会:“这人是个傻子。”

被称为傻子的某人双手蠢蠢欲动,很想揉他的脑袋。

……

这一天其实和剧情没什么关系。凌绝这边直接就能确定人是晋导游,而晋炀获取的信息也印证了这一点。至于说他为什么要救凌绝,晋炀给出的理由是她自己就是从杀人村逃出去的,后来听说村子里又有孩子被送出去,一开始他是为对方感到开心,但是那之后就得到了村子被烧毁的消息。而那个孩子因为父母很可能已经死在火灾之中的缘故,将要面临被卖掉的命运。

他心头有一股义愤的火气冲出来……他活活打死了那个混混。

凌绝听到这里,不禁咋舌:“没想到在副本里咱们还能有这样的缘分。”

这怕不是故意这么设计的吧?

接着所有人在一起讨论一番——说是讨论,白星战队的几人和崔鹏其实更像是围观群众,因为九天战队的三人和刘龙又闹了个大笑话。

或者说是他们第一天的鲁莽行为就为现在的窘状留下了伏笔。

唐昆:“汤芸芸!我们就不该听你的!”

李敏:“唉,这的确是有点欠考虑了……”

汤芸芸:“qaq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巧嘛!我知道我是他妈妈,就觉得我爱的人肯定是自己的孩子,那恨的人当然是造成这一切悲剧的村长啊!我怎么能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

汤芸芸自从进入这个副本,这还是第一次露出完全被打败的可怜状,在这之前她就算是强撑,也总是致力于让他人认为她仍旧斗志昂扬,好像这样才对得起她九天战队替补队员的颜面似的。而今天早晨,她终于暴露不成熟年轻人受挫之后常见的颓然来:“我怎么能想得到!我会和村长有一腿啊!这也太奇葩了吧!而且我恨的人居然是李敏!我的老天,原因就是她和你这个全村唯一的大学生结婚了?然后我就嫉妒得要死?这合理吗?”

唐昆:“合理不合理的,这也是完全能预见得到的一个情况!你说,你就一普通村民,村长要献祭谁家孩子,这件事怎么能提前让你知道?你们要是没点关系那就怪了!”

汤芸芸:“但我会因为李敏嫁给你而嫉妒她就是不合理!您请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您看自己配吗?”

李敏:“……哎哎你们别吵了大家都看着呢……”

三人闹得热火朝天,然而站在一旁的刘龙才是最凄惨的那个受害者:“我去!原来唐昆你不是个好东西,就是你协助我献祭孩子的,怪不得你放着好好的大城市不呆着要回来呢……那个考古学家也是你找来的!你要保护的人就是我!结果你居然害我……你们仨是活该被淘汰啊!”

汤芸芸:“——你听见没有唐昆!”

唐昆:“还不是你指挥的!!!”

绝哥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没有想到会看这么一出荒诞喜剧,他摇摇头,看向看管这几人的赵安遥,赵安遥摊手,表示他也没有办法,她反正管不了人家战队的队内关系,也不想管,反正搁着看戏挺快乐。看热闹不嫌事大是他的风格,其他人也没法说什么。

九天战队的三人是真的倒霉,如果说凌绝和晋炀互为爱人,非常好运的话,他们三个加上刘龙就是死循环,属于完全被副本规则坑了的那群人。

绝哥不耐烦地拍手把众人注意力吸引回来,他在树林入口处的大石头上坐着,年纪十四岁,气场两米八:“我对你们的遭遇非常同情,但是这也不是我们造成的,接下来,我们还是先找罪魁祸首才对,所以请你们先闭嘴。”

“走吧,今天的任务是棺材,我们该去好好找找了。”

说完,他又强行给汤芸芸灌了一肚子的圣水,用以压制她体内的鲜血圣子——喝了那么多圣水,这位鲜血圣子很有可能已经变成了鲜血傻子——然后转身,朝黑色的圣母庙宇走去。

崔鹏:“嗯?不是要去找棺材吗?”

绝哥持续大佬姿态:“是啊,不过得先瞻仰要被装进棺材的女士吧。”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有可能断更,有可能,家里有点事情要做_(:3j∠)_

先和大家说句对不起。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y倩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浮云初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