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蝙蝠……咳咳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你的想法很好,也很有诱惑力,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说的一切……都是它能听得到的?”汤芸芸喘着气,她捂着肚子,那里传来一阵一阵的剧痛,但并不仅仅是在小腹部,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手臂的小腿的肌肉都被扯得跟要断了似的,这让她想到自己还是十几岁小孩的时候,正在长身体,有时候半夜就会突然小腿抽痛。(看啦又看小说网)

但她扮演的角色已经年近四十,是绝对不会有生长痛的。因此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也就非常显而易见。

汤芸芸觉得自己要吐血了——但她还是努力用挑衅的眼神看凌绝,却不知道被汗水浸透的眼睫和苍白的颤抖的嘴唇已经出卖了她,让她所有的倔强都变成了强撑,而且还很快就撑不下去。

“你要怎么做?也许现在就淘汰掉我才是最有利的哦。”她努力让自己做出无所谓的样子,只要对方自以为的筹码当不成筹码,优势就能被稍微拉到她这边一点。

但这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眼前这位从资料上显示是刚刚加入白星战队,按道理来讲资历最轻的凌绝只是用淡漠的怜爱菜鸡地看着她:“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为什么来教我什么叫有利呢?”

汤芸芸一口老血。

——气的是她还没吐出来,因为绝哥把圣水直接灌她嘴里了。所以她的一口老血直接变成吨吨吨吨,还差点把自己呛得半死。

她好想骂两句,但是抬起头来又不由得愣住。凌绝刚刚的语气、神色一切正常,她也不觉得什么,现在却觉得……他居高临下的眼神,实在是过于阴沉了。

就好像他曾经被什么东西激怒,却一直找不到报复回去的机会,结果这次对方却又不知死活厚着脸皮缠上来似的。

所以他已经蓄力待发,准备好把这不知死活的可怜虫千刀万剐了。

……

晚上六点钟之后杀人村副本内的玩家集体活动,去小树林后面的山洞里面找昨天邪神女士问他们要的东西,第一天是九条裹尸布,第二天要九个棺材,第三天要九个小孩的脑袋。她要的东西的指向性和数字都太敏-感,傻子也知道她要干嘛,但还是要乖乖听话过去拿。

温君雅啧啧称奇:“同样都是有怪物,这边的比咱们那边的还麻烦点。”

他们那边的只是喜欢绕着人的脖子,然后伸个胃镜似的吸管去人肚子里面吃食,但没有那么多的要求,要这要那的,明明自己所在的破庙距离山洞那么近,还不愿意走两步。

但他没有直说出来,只是在心里默默吐槽,反而是绝哥冷冷地说到:“那是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了。”

“喂!你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啊!”崔鹏搓着手臂,虽然是第二次进入这小树林,他还是觉得有点不适应,尤其是想到接下来要去拿什么裹尸布,裹尸布诶,不知道上面有没有传说中的尸油尸水一类的,顿时恶心炸了:“你不怕被那怪物听到啊!”

众人:“……”

所以你这样就不怕被怪物听到了?

温君雅等人看向崔鹏身边看似平静无波,实则生无可恋的程筠,有心想问对方从哪搞来这么个活宝,但看着程筠不善的神色……嗯……

据说这位严肃认真的军师大人,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他旁边多嘴多舌问愚蠢问题来着

算了算了,军师他们是惹不起的,一不小心就把他们安排到坑里去了。

反而是绝哥回答了崔鹏:“你也说了,你担心他听到吗?”

崔鹏只觉得这个十四岁的少年自从今天下午给那个叫汤芸芸的女人喂了圣水,就变得阴沉很多——他当时坐的比较远,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不过大概意思是这少年扮演的角色是汤芸芸这个角色的儿子?所以是儿子发现老妈被附身了,一时间气愤难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也有点母子情深了,因为凌绝少年现在的状态让他这个成年人看了都害怕,但他还是嘴硬地不想认错:“我还不是因为你说了才……”

凌绝说:“如果一件事情是对的,别人没有做自己也要去做;同理,一件事是错的的时候,不要因为有人做了自己也去做。”

他留下这么硬邦邦的跟说教似的一句话,接着一直走到洞口,和他的晋队长一同走进去,才又说到:“不要观望了,进来吧,里面没有鬼要吃你们。”

温君雅走到赵安遥身边戳戳他:“你怎么那么安静?”

一路上半生不吭,招牌的甜腻哼笑都没有露出半嗓子,温君雅差点以为他不存在。而他现在被戳醒了,也还是沉默地看着绝哥和晋队长的背影,突然哭丧着脸转过来:“我觉得我好像是一条狗啊。”

温君雅笑摸狗头:“唉,你居然发现了,其实每次晋队长和绝哥在一起的时候你都巴巴地凑上去,我就觉得你真的好像是一条狗啊!”

本来以为自己能得到安慰的赵安遥:“嗯?!?!?!”

……

山洞里面没有鬼,到是有些蝙蝠,也不知道这些蝙蝠平时吃了什么,腥臭得可以,不过本身倒是挺普通的,不是什么吸血恶魔蝙蝠。洞穴内部黑漆漆一片看不出什么,晋队长一手牵着绝哥,一手直接使用了照明道具,凌绝此时闻到油脂味道,刚想提醒他,却发现他手里拿着的是个环保充电/太阳能式led灯。

……和普通的手电筒比起来,这玩意儿居然还护眼的。

但价格当然也是千差万别,普通手电筒一个十块到三十通行点数不等,这玩意儿要好几百。

行吧,咱们晋先生不差钱~

唯一的缺点是这灯光是冷光,所以整个山洞让照得蓝不拉几,而玩家们各自衣着打扮不同,有的在灯光映照下又紫汪汪的,带着一股子诡异的夜店风。而洞穴深处的台子上放着的东西,则让这种夜店风变得更加狂野而且诡异,这里果然有摆的整整齐齐的九口棺材,九条白绫一样的裹尸布——到是没有尸油尸水,崔鹏安心地拍着胸膛——还有九颗小小的,被保存得非常完整的孩童头骨。

它们的眼眶幽深,“看”着从外面走进这里的人们,仿佛在诉说这未来注定的命运。

这就是在不同时间段被献祭掉的孩童们。

虽然知道这件事和玩家没有关系,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恶狠狠瞪向刘龙,说不上这是入戏太深还是单纯的为了符合角色的行为。刘龙冤死了,他小声逼逼:“所以说这也不是我的错啊!”

他就是没有被安排一个好的角色来扮演啊!怪他咯!

而众人之中,只有两个人的状态最出奇,一个是李敏,她一路上走过来的时候都蔫蔫的,毕竟这个副本是注定会被淘汰,怎么都是苟延残喘,然而此时,她看着其中一颗下巴上有轻微裂伤的头骨,居然痴痴地流下眼泪。

唐昆担忧地扶住她:“你怎么了?”

李敏才吸一下鼻子:“没有,就是我突然想到,这里……我的孩子,下巴上也受过伤。”

反正也不怕被别人听到,她也放飞自我了:“这道疤是我摔得,那天他们说已经选好了是他,我偷听见了,所以想连夜送他走,下山路的时候不小心给摔到了……他哭了,喊两声疼就不喊了,还问我怎么了,妈妈为什么哭,妈妈不哭。”

这话显然是系统今早给她的新提示,当时看的时候只是冷冰冰的文字,现在所有的证物都放到面前,李敏显然有点过分代入情感。然而完全代入自己扮演的角色也是这次副本的特性,她擦干净眼泪,冷漠脸看着唐昆:“但那天晚上,你居然不在。”

唐昆显然扮演的是她在这个游戏中的丈夫的角色,两人在现实中明明只是纯洁的队友关系,此时却突然矮了一截:“这……这又不能怪我啊……”

如果是现实中发生这种事,他这么有担当的男人!怎会容许此事发生?!

李敏气还没消:“呵,男人。”

除她之外,另一个表现异常的居然是赵安遥,他在绝哥为了拿起裹尸布而走到那群小骷髅前面的时候,居然恍惚了一下。

……好想绝哥也曾经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见过他。

奇怪的是,那时候他明明活着,却总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他只是这样愣了一瞬间,就立刻调整回来,甚至环视四周,好想生怕被谁看到一样。

这是属于他的秘密。

凌绝没有看到他,他掀起裹尸布,下面是干净的台面,这些东西肯定是最近谁布置在这里的,这个人是刘龙还是谁?不过真正让他在意的还不是十年无人打扫却意外地干净的洞穴,而是台子后面黑乎乎的东西。

晋先生皱眉:“蝙蝠粪便,但不知道为什么里面包含很多油脂,可能是因为它们也被腐化了的缘故。”

绝哥:“……别这么嫌弃,说不定这都有用。”

“——到时候哄那些小笨蛋来收拾起来不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本……突然又想写个主攻……

好久没写主攻了(应该说只写过一本)。

但最近好喜欢逗比沙雕愚蠢直男攻,和霸道总裁傲娇事儿逼受【。

同样喜欢这个类型的小伙伴可以点进专栏第一篇存稿预收文……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千家恵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