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一场好戏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刚刚还在努力取信于自己的人变成想要杀害自己的凶手,而被对方说成是十年前乃至更多年前的一桩又一桩惨案某后黑手的人却从灌木丛里跳出来,手里也舞着一把匕首,努力低声喝道:“我警告你快点放开她!”

凌绝看他跳出来时还一个踉跄,现在明明是在威胁别人,结果匕首挥得却像是要被砍到一样,明明对方一点动静都没有,还跳来跳去地浪费体力,就不由得摇头。(看啦又看小说网)

但在他看来是这样,在其他人眼中,这个自称自己叫做唐昆的包工头已经非常勇敢,至少他是第一个跳出来救人的。就连刘龙也被唐昆给吓唬住了:“你是从哪冒出来的!”

好吧,感情他之前还没发现对方一直在场。

两人陷入对峙,周围也有更多人冒头,表示让刘龙刀下留人。毕竟这才第一天,什么都不清楚,李敏究竟是谁的爱人,这谁都不知道,虽然现在看起来她和唐昆可能真的有什么关系,但这也很可能是两人的误判。

就算不这样想,李敏身为八人中的一个,她手里绝对也握着八分之一的线索,她现在就死了,到时候拼图就会出现八分之一的空缺,最坏的可能性是谁都找不到最终的答案,大家一起挂掉,这是不管对谁来讲都没有益处的。

当然,刘龙除外,他会攻击李敏,就说明他已经大概能确认李敏要么是他的敌人,要么是他敌人那边的关键角色。

其他人生怕他脑袋突然一抽,抱着能够侥幸逃脱的心理,把李敏直接给宰了。便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开导他起来。

但他们开导的内容可就千差万别了。

“刘龙!冷静下来!你杀了她也没有用啊!而且你不是说当年的村长才是献祭她孩子的人,你又不是村长,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啊!”——只是似真似假,好像只是想要表现得跟入戏的汤芸芸。

“别冲动啊哥们儿!你好好想想啊,杀人可是要犯法的!”——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树梢上,也不怕掉下来摔个狗啃泥,还一边劝人一边朝着凌绝挥手的赵安遥。

而慢慢冷静下来,已经不再盲目挥舞匕首跳脚的唐昆则是表示:“你放下她,没事,我不动你。”他甚至垂下两只手,虽然没有把匕首扔在地上,但这也已经体现出他的态度。

其他人也差不多。他们不想李敏这时候就去死,但也不想碰刘龙,目前对于所有人来讲,每个人的存在都是同样重要的,而游戏一开始就死掉两个人,只能让事态往失控的方向发展,到最后说不定会提前步入“所有人都在想着如何杀死其他人,这样自己就能顺利通关”的状态,然后厮杀得更加惨烈,也会有更多意外,原本可以成为自己盟友的人再也无法争取。

这个道理是谁都能想得到的,就连崔鹏这个不说话高冷,一说话就逗比的家伙都在问程筠:“诶诶!考古学家,你的头脑不是很聪明吗,快想想办法啊!”

程筠不知道第几次:“……”

他现在有点后悔找这个舍友了,真的还不如赵安遥。至少赵安遥瞎折腾的时候,他可以用“再这样我就告诉晋队长/绝哥”这样的班主任喊家长的模式糊弄过去。

他不开口,崔鹏也没办法,他说自己从小就不会劝架,每次劝架的结果都是最终他和打架的双方打起来,结果反而因为这个原因有了一群还不错的朋友。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也就只好很有自知之明的闭嘴了。树林里的四人又僵持了约莫不到半分钟,刘龙的匕首都在发抖:“你们说真的!我放了她,你们也别害我!”

众人一叠声:“真的真的!”

刘龙略一思考:“……你们写合同!”

这家伙可能真的是个什么小公司老板,还挺有契约意识,但这时候谁会答应他?他骑虎难下,只好换个姿势,挟持着李敏往树林深处慢慢退去,打着不管怎样,手里有人质至少可以安全个一两天的盘算。凌绝看到他被树影遮住的皮肤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黑色,是已经被鲜血圣母入侵得非常严重,甚至连精神也已经受到了影响的表现。

晋炀贴着他的耳边说:“没事,他在回到现实世界之前,系统会帮他抹除掉这些不良影响。”

这样最好,但是凌绝还是不免起了杀心……不光是对鲜血圣母,也是对这个叫刘龙的玩家,能让他少被影响一点,当然还是少点好,不然出去了别的不说,几场噩梦总是要做的。

不过他也有点理解晋炀为什么致力于研究这款名叫逃生计划的游戏——现实之中如果有人被恶魔侵害成这样,就算救回来用圣水从外到里洗一遍,人的身体也是废得差不多了。而在游戏里,再怎么也不会入侵到真正的身体中,这样人就可以有无限的机会。

他心里想着的是他家晋先生甚有远见,但说出来的却是:“嘴别碰我耳朵,好痒。你换个姿势抱我,我这样不好瞄准。”

说是瞄准,他这次带得武器不多,子弹射出一颗少一颗,刀匕虽然不是消耗品,但这时候要使用的话最好先用圣水浇一遍,不然直接戳进腐化的人体,这把匕首也就没法用了。他应该先做出来一把不怕腐化的秘银匕的!

都怪晋炀,商城里秘银这种材料价格定得那么高,害得他都没想起来!

晋炀倒是带了几根秘银箭头的飞镖,不过很快他们都不需要了——眼瞅着李敏被向着里面拖,马上人都不见影了,唐昆急的要命,原地又跳了五六次脚之后,他也决定跟去里面救人,结果这时候又是一个真假难辨的踉跄,手里的匕首没有拿稳,居然忘斜后方飞过来,虽然不怎么准,但凌绝已经能拿到了,他入手之后很快就又抛出,这把匕首击中了刘龙控制李敏的那把带毒短刃上。

“叮当”一声脆响,带毒短刃都落在地上。

不过凌绝挥手甩出去的那一把匕首的使命居然还没有结束,因为在这之后,它的方向改变,力道也没有之前那么足,但还是非常不科学地以奇妙的角度插入刘龙的肩膀,刘龙大喊一声,下意识地把李敏推开,李敏哭叫着跑到唐昆的怀里。而刘龙也□□说话不办事的围观群众们成功制住。

崔鹏扯着嗓门大声问:“是哪位好汉扔的飞刀啊!也太厉害了吧!小弟我甘拜下风!”

绝哥本来就不准备暴露自己,这下子被这人突然冠上个好汉的称号,就更加不想出声。一直抱着他的晋先生则是略一停顿,把他放下来,事到如今,留不留脚印已经不再重要,反正所有人都来了,没来的家伙反而值得怀疑。

于是在众人眼里,先走出来的人是年仅十四岁的凌绝小朋友,他只穿着中筒袜子,这种学生比较喜欢的白袜在他脚上,把他衬得更加弱小可怜又无助。在他身后,缓缓现出轮廓的人则是晋导游,月光下的小树林里,他比白天还要吓人,一双黑沉黑沉的眼眸看着在场的人,像是一开口就要发出审判,把他们都拿去献祭给邪神。

好在他看着年纪不大,怎么都不像是十年前能当村长的模样,不然众人一定会怀疑他就是那个恶毒村长汤阿昆。

晋炀没说话,只是默默地装了一会逼——这是凌绝眼中的。他扬了扬手,意思是这飞刀是他扔的。他居高临下,用压迫感极强的低沉沙哑声音说道:“献给神的祭品……一样都不能少。”

这话说得众人心中一咯噔,虽然之前也能猜到以这个游戏的尿性,所谓的祭品到最后肯定就是玩家自己,但npc把这件事说出来的感觉又不一样,板上钉钉就跟笃定他们逃不掉的口气令人心生恐慌。而刘龙却不知道怎么地此时突然就勇敢起来:“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你小子还吓唬老子!”

他的意见此时已经没有人愿意听取,崔鹏比个手刀的手势,他看着晋导游,一刀劈在刘龙颈侧,给他劈晕过去。

这次晋炀没有理睬他,崔鹏于是得到一个结论:“程筠你看,只要别要杀祭品,npc都不管的!”

程筠……程筠已经不想理他了,他只是默默地帮崔鹏把刘龙捆上。

npc晋导游挟持凌绝小朋友离开,其他玩家也跟着他走,一群人闹腾到现在已经很累,他们决定把刘龙用绳子栓在外面放一夜,因为现在就连他原本的室友汤芸芸也不愿和他一间房,但赵安遥却在此时发话:“别这样嘛,栓在外面,万一被狼啃走了怎么办呀~”

他提出的疑问很合理,然而现在众人只想翻白眼,崔鹏则是怒斥:“会有狼不都是你招来的吗!都是你在叫唤!”

赵安遥用他习惯性的“天真无邪”的笑容攻击崔鹏:“所以我是说,我要为我的错误负责呀~”

“那么,既然外头有狼,不如把他拴在我的房间里吧,反正我现在是一个人呀~”

自己提出问题,还自己解决问题,如果这是个pve副本,其他玩家肯定会认为这家伙非常上道,但首先发话的人跟脑子有病似的,说起话来还黏黏糊糊,还曾经有过欺凌小朋友的黑历史,就教人无法信任。

但却也没有人想要和他争执,他们就像扔一个烫手山芋那样,把刘龙甩给赵安遥,纷纷回到自己的小屋里面去了。

来到副本之后的第一天,似乎到此迎来了结束。

……

【不减20斤不改名:啊……这一天可算过完了,好长啊,我有点晕乎了,有没有课代表来总结一下的?】

【一只快乐的沙雕:举手我来!……好吧,今天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没有一件事是明白的有头有尾的,还真是说不清楚?】

【我家除夕胖又圆:主要是线索给的多,但都是断的,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分析出来一点:你们不觉得……最后树林里那一场有点奇怪吗?我感觉事情太戏剧性了,但我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绝哥一飞刀射中少女心:我也觉得,感觉有点太巧合了?就好像跟演员演戏似的,就差没有搭个舞台了……】

【你猴赛雷咯:所以有木有懂头的小伙伴解说一下现在情况的_(:3∠)_我好捉急呀!】

……

【比某某记者跑的还要快:同志们!!!!!我给你们讲!!!我刚刚查到了个消息!!!】

【比某某记者跑的还要快:刚刚少女心你说得不错!这场里面真的有演员!】

【比某某记者跑的还要快:哦不对,不是演员,我的意思是说,这场副本里不只有绝哥他们是组队进的!还有其他战队的人!天鹰星区代表战队的九天战队!他们是九天战队最近招到的新人!刚刚才放宣传片!我担心绝哥他们可能都不知情!】

【比某某记者跑的还要快:就是李敏,汤芸芸和唐昆那仨戏精!啊我好担心绝哥他们啊呜呜呜!】

作者有话要说:弹幕:我好担心绝哥啊!

绝哥:哦豁?别的战队的人?不是普通人?那可以放开玩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惊风眠。、猫猫10瓶;今年也会有头发的5瓶;江淮筠3瓶;小月、竹馨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