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带毒的短刃!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晚上十点钟,玩家们可算回到了村庄里并且纷纷作出匆匆睡下的样子,凌绝还听到程筠的那位舍友崔鹏大声地打哈欠,说什么困死了一夜都不想出去一类的话,差点笑出声来:有这么个舍友,程筠怕是要招架不住了。()

但想想他的亲弟弟程予也是个这样可爱的逗比,就觉得估计程筠也习惯了?

绝哥回想起自己经历的第一个副本,那些虽然也没有帮上什么忙,但态度非常良好,爱憎分明的小伙伴们,就觉得虽然那种副本缺少刺激,但综合来讲,他还挺喜欢单纯的pve环境:“看来不管是哪个副本,都少不了这种逗比,那个崔鹏看着都三十多岁了,怎么还这么跳脱。不过想想我的年龄都改了,他也未必是真的三十,可能就是个真的熊孩子呢。”

晋炀看着他用十四岁的模样说这么老气横秋的话,就觉得特别有趣。他记得凌绝的确是十几岁的时候加入组织,但那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太多年,现在让他回想,他只能想起一双总是很警惕的眼眸,和小兽一样的野性的动作,那时候的凌绝独来独往,他没有朋友,身为一名从废弃城市被救出来的少年,他有点太过于孤独了。普通的孩子在这时候会选择抱团,就算感情上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但生存的本能也会要求他们聚在一起,他们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但凌绝却总是和他们格格不入。

当时自己是怎么评价他的来着?晋炀也记不清了,他就记得他们最初的时候时常冷战——不是爱人亲人的那种,就是单纯的冷漠对方,他在训练他们的时候,就当自己看不见凌绝,好像第一面的冲突之后,他就把对方忘了一样。而凌绝也绝对不会像有些会来事的学员那样做出求知好学的样子,在训练时间结束了跑来问各种问题,其实是想套近乎,因为他们太缺乏安全感。

但他一直都很关注对方……

凌绝对他的纠结可能知情,也可能根本没有注意。他记得学员训练三个月之后,就要开始正式实战了,很多学员表示不满和恐慌,他们被救来守护者组织的时候,可能以为这是个什么世外桃源一类的地方,因此虽然训练繁重,也还能撑得下去,现在突然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庇护所,这些孩子立刻就蔫了。

一般这时候都是由作教官的人狠狠训斥学员,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很残酷的,恶魔一直在暗地里虎视眈眈。之后还会配合各种心理素质课程,让这些稚嫩的学员迈出成为战士的第一步,然而这一次却根本没有轮到他们说话,凌绝从教室的最后一排站起来。他闷声不吭地走到讲台,抽出一把实战用的刀,反手插在第一排正瑟瑟发抖的一个矮个子男生的桌子上:“哎,挺锋利的。”

那男生差点让他给吓哭了。

凌绝凑近他,手还握着刀子:“哭什么?不要哭,你会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你的家人和朋友也被恶魔杀害了吧?你的一切都被它们掠夺了,它们现在准备过来掠夺你的生命。”

“你不觉得事情应该反过来吗?”

可能是因为他的气势太强大,居然没有学员反驳他,矮个子男生眼泪都出来了,凌绝却靠着讲台,用晋炀上课的时候喜欢用的姿势站立,又用晋炀的口吻配上他自己的内容说道:“别搞错了,你们不是不管怎样都无所谓,猎杀恶魔只为了生活的猎人。”

“你们是向恶魔复仇的人。”

晋教官没有打断或者制止他的发言,那一刻他透过这个少年冷漠的外表,仿佛能看到下面熊熊燃烧的灵魂。

他的目光回到现在,一瞬间的恍惚之后,面前是凌绝翘着脚丫等他说话,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鞋子脱了,正在用穿着白袜子的脚趾踩他的小腿,极具诱-惑意味的动作之外,他说的话却正经且战意满满:“不如我们把副本里其他人杀光,然后把boss搞定,直接完成游戏。”

晋炀居然花了点时间去思考可行性:“……不行,我们不清楚九个人的具体关系,贸然行动,恐怕会出现淘汰……”

凌绝:“但是这个副本肯定会出现淘汰啊,我们四个人很难全部通关的。”

晋先生习惯性地苦口婆心:“是这样,但是要确保通关名额在谁手里。”

绝哥挑眉:“不用确保,在我手里就行。”

晋先生:“……”

晋先生还想再苦口婆心一番,就看到凌绝从床上站起来,趴在窗台旁边:“别说话,外面有动静。”

——的确有追逐和吵闹的声音。这声音刚好还往着林子深处走了,就更加让人在意。

都知道树林里面有什么,这大半夜的谁会再往里面去?

凌绝弓起背,像只猫似的,他也没有穿鞋,只穿着袜子跳出窗户,晋炀跟着也出去了:“小心石头扎着脚,我抱着你走。”

凌绝本来就是为了不留下脚印才这样,晋炀倒是还有个npc光环,不用担心被别人发现他的存在。现在有人愿意再帮他一把,他当然不会矫情,直接伸开双臂:“快点。”

晋炀一只手把他从肩膀揽过来,另一只手绕过腰托住,两人保持着人猿泰山怀中抱妹的姿势一路疾驰而去,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凌绝注意到他的每一步都踩在没有枯枝败叶也没有潮湿黑泥的平整土地上,这一招他也会,是当年还在给凌绝学员当教官的晋教官教的。

他们静悄悄,另一边就显得张扬多了。说话的人是两女一男,除了汤芸芸和刘龙这一对室友之外,还多了一个拾荒女李敏。现在在说话的人是汤芸芸和李敏,他们正在争吵关于“十年前李敏丢了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敏之前可能是真的认为这孩子是凌绝扮演的少年,但她又不敢问,之后到了破庙,听晋炀发布的三个任务中就有去什么山洞里找小孩的头盖骨,有不禁怀疑丢的孩子在那群头盖骨的主人中。

两人话不投机,汤芸芸说她真是疯了,自己的幼儿园是完全正规的,都开了有七八年了,里面就算接纳过被拐卖的孩童,那也是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拐卖孩子的是人贩子,买孩子的是不懂法律的养父养母,和她这个幼儿园园长有什么关系?

李敏也知道自己这样催问她很不合理,毕竟双方从游戏的角度上讲是敌非友,而她的爱人也不太可能就是面前这两人,但她似乎也有她的考量——她一人面对这两人,居然并不畏惧,这就说明还有什么依仗。

凌绝“嘘”一声,示意晋炀去看另一边树林里藏着的人。

那是李敏的室友唐昆,他正扒拉着灌木往三人的方向看,头顶上还很小心地顶着一团树枝扎成的伪装,汤芸芸和刘龙没有注意到他,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凌绝和晋炀看得真真的。

他的后腰还别着一把短匕,应该是从背包里提前掏出来备用的,一旦发生意外,再去背包里找道具可麻烦得很。

凌绝只觉得这把匕首有点眼熟,他没在这里投放多少注意力。树林此时其他方向也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到场了。晋炀抱着凌绝往阴影中躲一躲,两人能确认现在所有玩家都在这儿,只是谁发现了谁,谁知不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这还是个未知数,一切都要看接下来的伪装,这就是pvp副本好玩又可恨的地方。

此时就听到刘龙对李敏说:“你会认定孩子和汤芸芸有关系,是因为你总是认为这和杀人村的孩童拐卖案有关系,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里其实不仅发生过孩童拐卖案,还有过活人祭品的事情。我们应当都是这个事件的受害者,我想,咱们应该是一边的,所以接下来我会把我之前没有说过的一些隐藏信息告诉你,但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就连你的室友唐昆也不要告诉。”

“我知道的事情是,十年前,我是这个村子的一名村民,和其他村民不同的是,我好像出去接受过一些教育,之后又回到了村子里。那时候的村长是一个叫做汤阿昆的男人,他看起来是憨厚老实,实际上到底是干嘛的谁也不知道,他家家境是在村里很不错的,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就会落到他头上,去个城里都能刮大奖,当时好多人都羡慕他来着。”

“他好像是信什么圣母神的,不过当时也没有人把这当回事,因为他家不挂那个圣母的像,也没有祭拜用的物品,但大家都看到过他每过很多年就会勤往后山走……那之后,村子里就会丢一个孩子。”

“一直都没有人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但是今天我相信都看到了……那个,它还要小孩的头骨,所以我觉得那些小孩是被汤阿昆给——你懂,是被献祭了。”

他越说,就往李敏那里凑得越近,而李敏听得入神,有点反应不过来似的。接着汤芸芸一声大叫,惊起树林里不少只乌鸦,原来刘龙手里不知何时拿了个泛着绿光一看就知道带毒的短刃,抵在李敏的后心处。

这下子,树林里外乱成一团了。

作者有话要说:弹幕:带毒的短刃!

弹幕:——快舔一口!

刘龙:???????我怎么突然有点控制不住我自己???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7617303、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醉酒12瓶;黎明烈炎5瓶;小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