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副本中的无人村,原名叫做神隐村——当然这是它在游戏中的原名,它的原型并没有这样一个一听就有问题的名字,会叫这个名字,也是为了让人无法和它的原型联系上。(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村子位于大山之中,距离临近的村落和城镇都有相当距离,再加上交通不便利,因此村子里的人不怎么出来,外面的人也很少会过去,算得上是一处与世隔绝的村落。

这样的村落,总是会有一些秘密。

虽然很少和外面的人交流,但周边城市的人还是听说过这村子里有拐卖人口的事情。早年人迷信的时候,还传说这村子里其实是有个恶鬼,会吃小孩,因为每次被拐卖的都是小孩。但是一旦有警察去询问,全村上下又会统一口径,说那孩子是不小心走丢了,或者可能是被狼叼走了。

这话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听出是说辞而已,但是由于那村子里人与人的关系错综复杂,抱团非常严实,外加人心愚昧,有认真地警察想要好好查清真相的,反而会被村民报复,所以逐渐地也就没有人管了。

这样一个村落,却在十年前的一场大火中燃烧干净了——

凌绝询问地看向晋炀:“这也是真实发生的?”

晋炀摇头:“当时的那个村子的覆灭不是因为发生火灾,而是受到了恶魔的反噬,最后全村被恶魔和欲-望吞没不复存在。”

当然,对外给出的说法是因为村落在半山腰一个低洼的地方,当时正好连续下了好几天的大雨,天气外加地势问题村落被泥石流淹没了。

凌绝侧着头,一边听他说一边继续看资料:“那么这里的火灾是——?”

晋炀说:“火灾是人为的,这里为了更加符合pvp的副本特征,引起火灾的也变成了某一名玩家。”

这样做的确更具有戏剧性,毕竟如果什么都是恶魔做的,那么完全可以一致对外,并无玩家之间对抗竞争的必要性。凌绝继续往下看,发现接下来的几页纸上图文并茂写得都是对恶魔的推测,那些孩子当然不是被拐卖而是被献祭了,那么什么恶魔会喜欢吃小孩呢?

整理资料的人用非常严谨的口吻写道:“根据村子丢孩子的频率、村子的经济状况,以及所献祭孩子的性别要求这三方面的条件进行排除,此村落存在的恶魔为狼外婆、怨婴以及钱婆婆的可能性极小(狼外婆爱吃女孩,怨婴需要在短时期内献祭大量孩童,而钱婆婆能回馈给信徒大量钱财,以上条件均有不符之处),此村存在的恶魔大概率为鲜血圣母或者罪童(鲜血圣母喜食孩童血液,且不论男女,罪童会将孩童血肉转化为自己的养分,培养自己的分-身。这两种恶魔都完全无法给人以经济上的帮助,它们一般冲与世隔绝的部落村落下手,也是看中当地人的愚昧和无知——它们引诱受害者的方式是让受害者相信它们能使人转世重生,不畏惧死亡。两种恶魔对于孩童的需求并不大,每过几年至十几年时间才会要求信徒献祭一次,这也符合封闭村落的承受能力)。”

“综上所述,恶魔的品种可以有一个大概推定。但具体在副本内出现的会是什么恶魔,还需要进入之后再进行研究。”

凌绝:“……这是谁写的?他居然能把狼外婆,钱婆婆这种童话里的妖魔鬼怪用这么严肃的口吻说出来,真是个人才。要是我肯定会一边写一边笑,完全写不出来。”

晋炀无奈地看他一眼,心想狼外婆这个说法还是你提出来的,人家原本的名字叫食婴鬼,你觉得它更喜欢诱拐女孩吃掉,所以就按照小红帽这个童话给它起了个狼外婆的外号,结果后来原本的食婴鬼没有人记得,狼外婆倒是沿用至星际时代,结果现在居然开始吐槽别人?

但他“程筠,我想你也认出来了,他就是你在第一个副本认识的程予的哥哥,程筠。”

“你见过他弟弟,是否对他有先入为主的看法?”看来晋先生也知道程予的调性,他说:“程筠和我们聊起过他这个弟弟的情况,看起来他时常为其头疼,不过也是程予见到你之后,把和你的直播间发到程筠那里,我们才发现了你的存在。”

说起来也是很戏剧性,没想到凌绝穿越,首先注意到他的却是完全无关的人。

凌绝却突然想到一件事:“所以说,那时候程予还说过,可以帮我找到内部人员……”

“他说的应该就是程筠,他知道哥哥在逃生计划相关的单位工作,但并不知道这里的具体性质。他们兄弟俩原本在孤儿院长大,不知道自己父母的情况。后来某一天程筠兄弟俩遭遇了恶魔的袭击,组织派人去保护他们,并且了解情况,这时候才知道他们父母的死亡也和恶魔又很大的关系,程筠也是因此加入组织。”

“他生性冷静可靠,可以把重要的任务托付给他,所以不多久便脱颖而出,甚至成为了a队的军师,他的弟弟程予却跳脱单纯,是个普通的少年。在确认当时和他们有关系的恶魔已经全部死亡,程予脱离危险之后,他和组织做出的交易就是自己一生会为组织工作,但是不要把他的弟弟牵扯进来。”

会加入守护者组织,并且成为核心成员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故事,凌绝见惯了这类事情,连唏嘘的想法都没有。他只是听到最后这句话很是熟悉,对着晋炀挑挑眉头:“哦豁,真感人,都是牺牲自己,不想让重要的人被牵扯,却没管过那个人怎么想。”

晋先生面对批评的态度非常好:“我错了,是我钻牛角尖了。当时我失而复得,无法理智对待你穿越的事情……”

绝哥只觉得他平时总是一副正经的冷淡脸,从头到尾都写着矜贵两字,以前在蓝星上的时候还好,现在来了星际,他至少从身体上比自己年长十年,看起来就不仅矜贵,甚至还成熟得多——老男人露出这么诚恳委屈又可怜巴巴如同温和的大型犬类的神情,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

他现在就很想好好安慰对方一番。

用他的嘴唇。

绝哥的执行力一向很强,所以他不仅仅是想,他很快就亲了上去。

……

五分钟之后,绝哥拍拍自己手下的床铺来测试舒适度,他看着晋炀的眼神充满挑衅和邀请,晋先生保持正经的模样:“你才刚来……”

绝哥向后仰去,大模大样舒展着手脚躺下来:“带-套-没有?星际时代应该还有这东西的吧?”

他的表情无辜又故意:“毕竟十年没见面了,我想我们应该从头好好认识一遍——当然,如果晋先生你认为自己年老体衰,需要休息一天准备的话,我也可以等哦。”

晋先生:“……”

他把那一沓资料最下面的盒子打开,今天晚上来找绝哥的目的暴露出来,凌绝嘲讽又勾人地哼笑一声:“装模作样的,你不是也很想要嘛。”

到了这时候,他反而变成了矜持的那一个,只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小腿却不动声色地磨蹭晋炀的腰侧。

晋先生心想这是真的不能忍了。

他俯身下去,接受对方的邀请。

他们交换了一个又一个的亲吻,身体却远比嘴唇更热情,这场不同寻常的战斗持续至深夜,两人如同角力一般,把长久以来的思念和压力发泄到激烈的纠缠之中。

……凌绝在战斗的时候总是充满攻击性,时常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就令人觉得压力十足。他时常辗转腾挪,寻找敌人的弱点,但当他进攻的时候,却也动如雷霆,让人完全应接不暇,只得在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下败退。

但是和晋炀这样亲近得贴在一起时,他偶尔会喜欢成为完全被服务的那一方。

凌绝感受着足以把他融化的滚热,他想起来在穿越之前的几个月,听说了晋炀的死讯,似乎从那时候到现在他的心里一直都空落落的——只是这段回忆实在很模糊,那些老头子把他的记忆洗得太模糊了。

不过现在,他心口的空洞被重新填补起来。

凌绝弓起腰肢,他这样做的时候,就像是一只慵懒骄傲的猫。晋炀的手扣在他的腰侧,平时倒不会觉得这双手有这么大,这么温柔。但现在这双手抚摸他的时候,却体贴小心地像是在照顾什么易碎品。只有他的呼吸落在凌绝颈侧,暴露了他激动紧张的心情。

他在紧张什么呢?

凌绝不知道,但他们的心脏在一处鼓动,也像是要跳到一起去、并且一直都在一起了。

……

绝哥来到守护者组织之后,作息一直非常规律且健康,表现出老一辈战士的自律能力。但是今天早晨,他却一直到早晨九点都没有起床出门。

其实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们也会偶尔松懈,做出赖床等宅男宅女常常做的行为,这本身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昨天凌绝和ab两组的主攻手约好了打指导战——他和a组三人打了,b组的还没有,而现在既然都认为他是顶尖的高手,能和这样的人打上几场,然后听他来说出自己的优缺点,肯定大有裨益。

所以不仅仅是主攻手全部到场,其他人也都来了。他们从七点开始等,等到九点,中间甚至陆陆续续去吃了一趟早餐,回来的时候发现凌绝的宿舍门仍旧紧闭。他们只好聊天消磨时间,从“绝哥究竟是什么人”扯到“晋先生是从哪找到这样一个人,又是怎么说服他加入组织的?”。

有人想敲门,但这时候他们却发现一件事:绝哥的门紧锁就算了,为什么晋先生的门也一直静静紧闭呢?

难道他们两人会一起睡懒觉吗?

一行人面面相觑,心中有了尴尬的猜测,却都不愿意问出口。虽然无聊,但是没有一个人提出要离开,好像在这里呆着,总能发现什么大秘密。直到九点半左右,晋先生衣着整齐,面色红润健康且带着少见的如沐春风的笑容,从绝哥的宿舍门里走出。

众人:“……”

好了。

绝哥究竟是什么人——这个问题还没有回答。

但是晋先生是怎么说服他加入组织的——似乎是个人都能猜到了_(:3∠)_

作者有话要说:等了很久的围观群众们:发生了什么?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