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斗场内鸦雀无声。(看啦又看小说网)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凌绝站起来,然后把狼牙从地上拽起身,这个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新人在脱离战斗之后变得格外友好,他甚至帮狼牙拍拍身上尘土:“承让承让,我打得挺尽兴的。”

狼牙:“……”

他盯着凌绝,好像要骂人,但因为自己刚刚才输过,现在骂人怎么看都是输不起,他不想让别人觉得他是个输不起的可怜虫,因此还骂不出口,憋到最后只出来一句开玩笑似的话:“你到底什么毛病?!”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开打之前极尽嘲讽,打斗过程中更是讨厌得让人想打败他三百回合(现在事实证明他做不到),结果等完事儿了,真的到了该正式贬低对手,以彰显自己的强大的时候,居然又客气起来了?!

嗨呀好气啊!!!

狼牙知道有的人是这样的,故意做出一副谦虚的样子,反而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好让自己显得胜不骄败不馁,赢得围观群众的鲜花与掌声——但他看得出来,面前这家伙并不是这么……这么肤浅!

他是真心实意的,他所有的行为都是真诚的。

所以,之前是真心实意地嘲讽他和他们,现在也是真心实意地表示“我打的很开心,你辛苦了”这一心情。

然而,对于败者来讲,这比被冷嘲热讽还要难受。

狼牙喘着粗气,凌绝都担心他这样会不会背过气去,不过他真的问出来了,这人才肯定会真的气得背过气去——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多少挫折的年轻人,所以才会这样,不过在守护者组织待下去,他总有一天会明白一个道理:和自己人打,输了赢了都没事,只要别输给敌人。

因为那就是他们的死期。

生死面前,别的都是小事。

太过于把平时不重要的输赢看重,这会摧毁他们的心态,让他们变得脆弱。

他不相信晋炀会想不到这个,只是这里的环境毕竟和蓝星不一样。在蓝星上,就算是最小的孩童也要被强行催熟,他们没有天真任性的机会。而离开了那个环境之后,成年人也会松懈下来,认为恶魔大军距离自己还很遥远。

晋炀这一次放任他和三名a队主攻手在大庭广众之下展开决斗,可能也是想让他来纠正这一点。

毕竟他身为队长,固然可以吊打这些人,但他的吊打同样也没有什么意义:他们对他都很服气,至少目前是很服气,那么被吊打了,也只是觉得队长果然厉害,但不会有什么压力。

凌绝作为一名外来人员,他们又不知道他有着怎样的过去,由他来做这个打破美梦的恶人是最合适的。

他留在场上,别人不知道他是在思考严肃的问题,还以为他在等下一个上场的人。两场之间原本会有至少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以供工作人员清场、观众进出,但是现在前来打扫的工作人员都跟鹌鹑一样只敢在场地边缘拿着拖把装模作样的拖地,一点也不敢过去凌绝身边,请他高抬贵脚,收拾被狼牙踩碎的砖头。

而更多的人闻声赶来,从大门口涌入,售票小哥急得满头大汗,他从来没见过这阵仗!只好一边引新来的人去找旁边的机器人买票,一边拿着个喇叭喊:“不用急!不用急!不用一定到场看!今天是新人凌绝挑战a队三名主攻手的日子!目前战报1:0凌绝爆冷赢下第一局!我们会全程直播!我们会全程直播!请大家关注直播间‘决斗场a1’!!!……”

这小哥已经手忙脚乱,却还不忘了念广告词,这敬业的精神非常令人敬佩,只是对于a队三名主攻手来讲,心情可就截然不同了。

泽拉看着消沉的狼牙:“老三,你怎么看?”

他们三个人里,泽拉年纪最大也最沉稳,刀哥处于两人中间,狼牙是个暴躁的臭脾气,外人和他说句话都要小心翼翼。不过他们三人关系好,倒是可以畅所欲言。

狼牙低垂眼睑:“还能怎么说?阴沟里翻船……”

“够了!”泽拉怒斥他:“这时候还说这种话?承认自己比别人弱很丢人吗?”

狼牙刚刚面对凌绝的时候,气势完全被压制了,现在反而找回自己的声音:“我不比他弱!我被他套路了!”

这时候再好好想想,他其实是放水了的!对方看穿了他的性格,知道他受不了挑衅,所以轻而易举把他引到了非常不利于自己的境地。

刀哥眼瞅着泽拉的脸沉下去了,赶忙打圆场:“大哥,别生他的气,老三就这样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和他好好说,他就懂了。”

泽拉冷声说:“我就怕他不懂,他还以为是自己让着人家呢。”

“……你觉得凌绝用话语和行为把你逼入绝境,倒也不算错,但我们在这里先不说一个人能被别人几句言语就搞得失去理智,这已经是一种失败。只说另一点,就是凌绝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每一次攻击的时候,他都表现得很迟钝,在你接近他的时候才动作,对吧?最开始的时候,连我都弄错了,以为他要么反应速度慢一拍,要么是天生谨慎,战斗方式就是这样。但是根据他最终击败你的方式来看,我们可以有一个更加可怕的猜想:他在几个回合制内就试探出了你的弱点,之后击败你的那一招,是围绕试探出的弱点来进攻的。”

狼牙还想说什么,刀哥制止了他,泽拉继续说道:“不管是对战恶魔还是其他战士,你一直以力量和速度取胜,很少有失败的时候,所以很少思考这样做的坏处。晋先生曾经说你的速度和力量会影响机动性,但我们一直没有理解这一点。”

狼牙不解地点头,他觉得自己的机动性很强,而且应该说是力量速度越强机动性越强——要说影响,也得是一种好的影响,为什么晋队长和泽拉都一副他这是在害自己的意思呢?

泽拉的眼睛看向凌绝,那名年轻的新人还站在那里没有动,但他们这些旁观者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所以看到的凌绝也和之前不一样,他的身影似乎更加高深莫测起来。

他收回目光,重新回到狼牙的身上来:“你每一次高速移动,都是为了更好地打击到敌人,但是却忘了一件事:“速度带来的惯性让你必须接触到实物或者失去动力才能停止运动,进行转向。在以往的战斗之中,你都计算好了自己的落脚点,和行动路线,而因为你的行动一向很快,所以不用担心对方会在你行进的过程中改变地形,使得你的行动轨迹无法完成。”

狼牙点头,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战斗方式其实有不小的风险,因为他不可能一下子就和敌人拉近距离,而距离越远,他需要的时间越长,敌人也就有可能做出反应,所以通常他都会隐身拉近距离之后进行刺杀,完事立刻跑路,不给敌人留一丁点机会。

不过和凌绝在一个小小的决斗场里面,他倒是不用开隐身,毕竟场地本来就只有这么大。

狼牙听着泽拉说了这么多,他也开始回忆,给自己做一个简单的复盘:“所以,他每次都是在我距离他很近之后再行动,是为了确认一点:我和他究竟谁反应更快。”

事实证明,他都到了凌绝面前,凌绝在抽身离开的时候,他还是跟不上,明显对方和他不是一个层次。

这个认知让狼牙如至冰窟,自己引以为傲的优势被对方轻描淡写地化解,这是比什么都更恐怖的。

泽拉轻轻摇头:“第一次可能不是这样,他那时候只是想试探你的习惯动作,还有一点,你比他先手,看似占尽便宜,但实际上你是提前暴露了过多的信息给他,他总是把动作压在一瞬间,却没有透露信息给你。我们看完了这一场,对他的了解却仍然不多。”

“他的动作干脆,利落,和晋先生有些相似,但是又似乎更加凌厉。如果说晋先生的战斗是燃烧脑力,那么凌绝的战斗就是身体和大脑的完美结合,他看似没有在思考,是因为他在战斗中的思考并不是理性的,而是用类似于直觉和本能的东西在想问题。我甚至有点怀疑,在进入状态之后他和ai比起来究竟谁更快一些。”

狼牙和刀哥现在承认凌绝是很强,但听到他们的大哥泽拉这么夸赞对方,还是忍不住心中不忿,泽拉看出他们的小脾气,立刻接上一句:“刚刚那场战斗,一共用了多长时间?但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察觉到了你的弱势,然后对你进行精准的打击。你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择用那种方法来击败你?如果他想的话,他还有□□,能够一枪打落你手-枪的精确度,你觉得他想击中你要害的话会很难吗?”

他没有说的是狼牙被凌绝刺激之下连开三枪,连个毛都没有打掉,对方躲避之时身形不稳,一枪甩过去却中了,还只是把狼牙的枪毁掉,丝毫没有伤到人,这是何等精准的功力?

狼牙那时候也在移动中呢。

“因为看准了你的反应不如他,对待险境的处理方式也不够好,所以把你的远程武器打掉,你手-枪都射不中他,掷匕首就更不行了,又不能毁坏场地边缘的围网,只好跟着他往上爬,结果被他一脚踹倒半空中,上不接天下不连地,引以为傲的速度力量都完全无用,近身格斗也不如人家,更别说还是个四脚朝天的姿势……当然是惨败了。”

泽拉说完,嘴边居然有一丝笑意,他本来长相威严,是个大哥型的人物,一笑之下居然从大哥变成了老大哥,亲和度直线上升,只是说出来的话还是那么难听:“所以说,你不是被人家套路了,你是从比赛开始就没有从网里钻出去,就跟被捞到的鱼一样,不管往哪个方向游,都是被捕捉的结局。”

狼牙此时是真的垂头丧气了,他的确想不到在刚刚的情况下该如何赢。而此时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已经过去,那边凌绝转过身来,友好地询问:“今天要把三场打完吗?”

——会这么问,就说明这是个台阶,如果泽拉不愿意上来丢人的话,只需要说一声改日再战,就可以拖延很长时间。

至于说下一次,他们完全可以打成表演赛,或者是指导赛。

但泽拉还是走上台去:“既然一开始下了赌注,那还是遵守的比较好,哪能因为自己要输就不敢上呢?而且,我也想试一试,你究竟是运气好发现了狼牙的弱点,还是真的有那么强的临场能力,能够把我们三人都看透?”

——说白了,他作为大哥,狼牙被对方打成这样他总要帮着找回场子来。

只是赌注……

狼牙这时候才想起来赌爷爷的事情,他捂住脸,从嗓子里溢出来一声绝望的少女般的尖叫。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两场不会写出来(全写了篇幅太长),就先省略,之后会放在两人的回忆中的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