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凌绝没有和晋炀说话,他们只是一直握着手,似乎对方自己身边这件事已经胜过了千言万语,而不需要更多其他的表白。(手机阅读请访问)

前面开车的小哥倒是一直从后视镜里瞅他们。

他本来戴着眼镜,开车的时候就摘掉了,所以眼神也就更加明显。可能这小哥自己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其实不管是晋炀还是凌绝都对他的一举一动非常清楚。

和恶魔派遣过来的伪装成人类的间谍比起来,水平有着天上地下的差距。

凌绝对晋炀眨眨眼——他知道这小哥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虽然他下盘稳定,肢体健壮,一看就是受到正规训练的,手上的茧子位置说明他应当练过匕首和□□,具有一定的实力,放到外面说不定能给富豪政客当保镖,还可能混上大队长一类的头目。但是在守护者组织里,这就只能算得上是稀松平常小鱼小虾,他的能力在凌绝看来连自保都不很够,更不要说去进攻。

但他还是故意用口型问晋炀:“这是你的队员?”

晋炀捏捏他的手,像是在捏一只故作乖巧的野猫。

野猫绝哥高傲地“哼”了一声,但没有抽出手来,说明他很是受用。

两人安安静静,小动作却一直都不断,前面的小哥表情也从小心翼翼变成了“(⊙v⊙)!”。当他们到达守护和基地——一处被包装成了研究中心的建筑群时,凌绝看到下车开门的小哥脸颊布满了红晕。

他瞥了一眼小哥一直打开的手机,上面正有一段对话,最后的两条信息分别是:“我给你讲!晋先生和凌绝先生是真的!真的!我嗑到活的了!!!——我们马上就到了你准备一下!!!”

对面的人应当是个妹子,名字叫“奈奈”,头像是粉红色的小花花,妹子的文字泡也异常激动:“真的吗!!!啊我快能见到队长和绝哥了!!!我好激动啊!我好激动啊!!!”

绝哥一头雾水:这都什么玩意儿?

晋炀对于自家队员的异常行为反而充耳不闻,他只是示意这名工作人员不用继续陪同:“我带凌绝先生熟悉一下他未来的工作环境,麻烦你去找程筠,告诉他把a队和b队所有空闲的队员集中在会议室,晚上要简单地开个会。”

他对待基层工作人员一向比较温和,但这小哥还是有些诚惶诚恐:“晋先生,您和凌绝先生接下来需要独处吗?需不需要清场服务?”

清场是个什么情况……凌绝觉得这年轻人真的有点毛病,但晋炀却一副很了解的样子:“这个提议不错,那么劳烦你告诉程筠,接下来的一小时内,不要让任何人进入实验区。”

“好的!我这就去!!!”

小哥几乎是一路尖叫着跑走了。

凌绝抱着手臂靠在墙上,一边的眉毛高高挑起:“实验区?你想要让我看什么。”

一副看不到满意的就不罢休的模样,拜刚刚那小哥所赐,他已经认为晋炀不会带他去什么正经地方了。

但是不正经的地方……不应该是宿舍或者旅馆吗?

还是说他的晋先生突然变得浪荡起来了?那还真是令人惊喜。

晋炀当然不会在这时候让绝哥惊喜,他一边带着凌绝走入一处科幻电影中常见的白色通道一边说道:“一些不是很有趣的东西,但是我想最好还是让你提前看到……我想你大概不知道这是蓝星上层决策者们的另一个计划,在你牺牲之后,他们对于留存下来的恶魔同样有些无法应对……”

绝哥听到这里就啧啧称奇:“你们之前不是说我在死前把魔王撵回门那边去了?那他们还搞不定剩下的?”

——晋炀不是说了,所有被恶魔入侵过的星球的命运都很一致:他们有的连前期都熬不过,不过更多的是熬过了一波又一波的恶魔,熬过了四大领主的进攻,但这些都没有用,一旦魔王降世,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就会立刻灰飞烟灭。

这也符合凌绝当时的判断,除去魔王以外的其他恶魔的实力并不强,应该是不需要担心的。

然而蓝星还是被毁灭了。

晋炀说:“你必须考虑到一点,就是为了阻碍魔王的降临,蓝星实际上已经牺牲了能够牺牲的强者。安,我,还有你,还有一些为了掩护我们的行动而献出生命的战士。这样虽然最终任务成功完成,但这也已经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他们又想到了一个办法……一个你可能不能接受,无论谁来看都会觉得非常愚蠢的办法。”

“他们……触碰了无法控制的禁忌。有一名名叫戴蒙的研究人员认为,人类在和恶魔的斗争中节节败退,而且人类一旦被恶魔污染,后果就是不可逆转的。那么为什么不能主动融合恶魔的基因进行研究呢?最终,这群疯狂的家伙爬到你战斗过的最后的那个小岛上,穿着防护服,将浓重的黑暗元素和恶魔的血液导出,然后用这份血液中保留的基因……制作了一名婴孩。”

“如果这名婴儿因此获得了强大力量,就把它作为战争机器;如果它能够证明人类可以主动吸收恶魔的力量,而不会真的变成恶魔,仍保留人类的身体和灵魂,就对其他人类的婴儿也进行这项实验。”

“这真是疯了。”凌绝喃喃说道,他之前只是觉得那群老头傻乎乎的,还总是有些软弱的想法,比如说他们真的讨论过如果凌绝的任务也失败,是否要找恶魔和谈这个愚蠢的问题,但他没有想过……软弱愚蠢的人陷入疯狂之后,会疯得这么彻底。

他们拿生命开玩笑。

他终于到达研究室最核心也最机密的那个房间,在刚进入研究室的时候,晋炀就为他进行全身消毒,然后穿上隔离服,现在进入核心区域,却还要再进行一次安全监测,身份录入也麻烦得很,ai管家严格地核对了他的身份、家族三代以内有无犯罪史以及精神病史和其他疾病史,他因为原主曾经和人打架被行拘过,差点没有进去。

……还好原主那是行政拘留不是刑事拘留,而之后火灾现场救人的英雄事迹也帮他加了一点信誉分。

这一切都在说明核心研究室究竟是个多么重要的地方。

他走进去,里面是一个婴孩的成长轨迹。他有父母,但父母也仅仅是为他提供了精细胞和卵细胞,他没有在母体中成长过,这里还有他的成长皿,一个来自于蓝星的,用星际时代的眼光看,技术上和功能上都不过关的成长皿。

他的档案也在这里。恶魔让蓝星变成死星,却没有毁坏文件和很多器物。因此这些重要的信息得以保存。

实验体alpha在胚胎时期曾经有三次差点死亡,但都在最后活下来。他最初对黑暗元素完全不能承受,身体产生了严重崩坏,在对他注射抗腐化药剂之后情况得到好转,他从胚胎成长为婴儿之后,又因为无法适应蓝星的空气,皮肤严重溃烂——他们用之前的方法再一次把他“救”回来。

这孩子艰难地度过了最初的两三年,让当初那群研究人员庆幸的是,他在适应这个世界之后,身体素质比普通人类孩童的确要强健很多,在抗黑暗元素这方面更是无与伦比,而他的头脑也很好,不管是战斗还是学习方面都进步飞快。

他们于是把他作为战士培养,有时候把他和丧尸关在一起,第二天去看的时候丧尸死了,他安静地蹲在角落里,展现出超群的心理素质。

可能是为了奖励他,他们给他了一个姓氏,为他提供了精细胞和卵细胞的父母都是研究院,他们也恰巧都姓赵,所以这个孩子也姓赵。

凌绝看到这里才明白:“他是……”

但他没有名字,他的档案上写着,名字不是别人取的,是人们给他一本字典,让他自己找了喜欢的字,他最终选择了安和遥。

也许他想去安全且遥远的地方。

这也是蓝星所有幸存者的心愿。

这个孩子会变成他们的希望。

这里的落款时间,是蓝星毁灭之前的一个月。他们这时候还不知道外面的丧尸狼人吸血鬼的数量已经到了人类无法抵抗的地步,当这些怪物到来的时候,懦弱的人类最终只能把这孩子关进休眠箱,并请求他能活下去,延续蓝星的命运。这是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

凌绝重重地把这本重新抄录的档案摔在桌子上。他握紧双拳,感到无法言说的愤怒:“……我没想到人居然能恶心到这种程度!”

把他们的命运寄托在一个小孩身上?这话也能说出口?

他们不会以为自己是这个孩子的恩人一类的吧?还“这是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说得很体贴似的……令人作呕!

晋炀理解他的心情,他第一次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也是这么气愤,他们为了星球甘心赴死,这其中有私心,但驱使他们这样做的更多的是责任心和勇气。

如果让他知道,他的死亡是为了这么一群玩意儿,那还不如直接让恶魔毁灭掉蓝星!

所以他没有劝解,只是静静地揽住凌绝的肩膀,等待他平静下来,才说道:“我们发现蓝星休眠舱的时候,他还活着,并且逐渐清醒过来。经过讨论之后,我们认为可以让他加入星际守护者组织。后来他通过了考核期,自己要求成为一名战士。”

凌绝只想叹息:“这样一个孩子,就算作为普通人正常培养,也不可能变成正常人了。”

但是他们又不能像是击杀敌人一样地“处决”掉他。

“所以我认为得事先和你说一下他的情况。虽然他有悲惨的童年,但是不要认为他是个小可怜……他的实力和心性都异于常人,虽然不算坏,但也不会多好。”

而且根据他之前在副本里对凌绝的针对行为来看,他应该早都知道凌绝这个人的存在了。只是不知道他心里凌绝的定位是什么?晋炀想提醒凌绝,让他小心这个年轻人,却听到凌绝严肃地说:“我不会把他当做小可怜的来同情的。那个年代的孩子就算比他幸运,也幸运不到哪里去。和你说的一样,他的脾性的确有些异于常人,这是教育的问题。”

“如果我还是教官,遇到这样的学员,一定会好好教育一番。”

他嘴里说的是“如果”,脸上却一丝如果的意思也没有,可想而知,赵安遥在现实中遇到他,若还是之前那副笑嘻嘻的不正经的死样子,肯定会被他“教育”得很惨。

晋炀想想都觉得有趣,当年他和凌绝一起,是学员们心中的守护双煞。现在想想还有些怀念。

于是跟着他的话说:“赵学员的确是有些欠教育了。下次见到他我们一起来。”

——正在和温君雅心不在焉聊天的“赵学员”打了个重重的喷嚏。

作者有话要说:赵安遥:????

#人生突然艰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