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昨日重现(二)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这个故事讲到这里已经足够悲伤,但却还不是结束。(手机阅读请访问)

晋炀用不惊动凌绝、也不惊动自己的语调轻缓地继续讲述这个已经发生过的悲剧:“‘最终计划’分为两个阶段。为了不让一丝魔王的消息传递出来,也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不让任何一个人有‘想要探查执行计划的战士到底执行了什么计划’这个想法,最终计划的第一个阶段实际上是假死,执行任务的人去执行一个相对来讲危险的任务,然后理所应当地‘死’在那里,之后他的身体进入一个被清洗大脑之后的状态,在他重新‘复活’之后,他就会忘记除了第二个任务以外的所有事。”

“他没有牵挂,不知道恐惧,变成一个强大的高效的任务机器,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关上那扇属于魔王的门。在这之后,如果他侥幸活了下来,再次醒来的他又会忘记自己的真实任务,当他对守护者组织求救之后,组织的人会告诉他他是因为不明原因流落至此。”

凌绝哼道:“这一听就是在哄人。”

既然是要确保最终任务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又怎么会让执行任务的人活下来?

这只是想要哄傻子去死,毕竟任何一个任务,如果一点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那么愿意去的人立马又要减半。

晋炀对此不置可否:“可能吧,如果要说最终任务中侥幸活下来的人,都能够得到组织的救治,这是不可能的。但我还是很感激他们留下这一点余地,不然,也许我现在就无法见到你了。”

“这个被层层包裹起来的最终任务的执行人是我,不要为此感到生气,”他听到凌绝又在哼哼,赶忙接上一句:“我是自愿去参加的,没有人逼迫于我。”

“我杀死了两名领主,但在第三位领主——冰霜领主的巢穴那里却遇到了不小的困难。我们在冬天的时候不也常常见到那些雪魔吗,它们一旦离开了冰霜山脉,也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了,因此我也低估了那位领主阁下的防御能力。冰霜领主的实力并不强,但它能把自己深埋在冰层之中,消耗掉了我的大量物资和精力,并且杀死他之后,自然环境也并不会因为他的消失而变好,这是我犯得另一个错误。”

凌绝却不认为这真的是他的失误:“单兵作战出现这种状况都是在所难免的,这不能怪你。”

晋先生觉得今天他家小绝简直温柔得不像话,刚想伸手去摸凌绝的脑袋,就被一巴掌轻轻甩开:“但是死在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一个甜枣后面跟着大棒,大棒上还有钉子能扎心,晋先生无奈辩解:“我没有死,只是被冻在那里。”

凌绝:“哼,那段时间守护者组织内唯一能和我并肩战斗的强者晋炀同志,因过于冲动跑去单挑领主而牺牲的消息,从组织内到恶魔那边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晋炀同志:“……”

啧,很明显刚刚的事还没过去。

他拙劣地转移话题:“接下来就不是我的事情了,小绝,我觉得你还是留一些话来批判自己比较好。”

凌绝谨慎地闭上嘴巴。

虽然他还不好说自己的具体死因,但是晋炀铺垫到现在,他也已经能推出来自己之后肯定也参加了那个什么“最终任务”!……只是他真的没有记忆了。

但是他肯定比晋炀要强!他绝对不是死在领主手里的!所以他一定成功找到了魔王的那扇‘门’!

——然后就死在魔王手里了。

果然,接下来晋炀的话就进一步验证了他的猜想:“我想在你的记忆中,你是死在幽魂领主手里的,但事实并不是那样。我们在幽魂之地只找到了幽魂领主的残骸,和一些经过了百年仍旧留存的战斗痕迹。”

凌绝快乐地吹了声口哨:“我就知道,我怎么会被那群废物亡灵杀死?”

刚刚穿越到星际时代的时候其实他严肃地思考过这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穿越之前的最后的记忆总是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的战斗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很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当然,他总是最终活下来的那一个,但这只能证明他的强大,而不是由于敌人的愚蠢,或者用网友们喜欢的那个词:沙雕。

但是就算让他来讲,绝哥也只能说自己记忆中的幽魂领主实在是过于沙雕。

而他居然就死在这样的攻击之下了?因为他没有带足够的物资?因为他已经被守护者组织除名所以没有支援?因为他无法抵抗亡灵大军?

这也太假了。

那段记忆让现在的他来讲,就是充满了黑色幽默,带有十足的戏剧性。但他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对其表示质疑,现在想想,这估计是被清洗记忆的后遗症。

就像晋炀所说的一样,在完成了第二个任务也就是最终任务之后,如果执行者有幸活下来,为了保证他的任务被彻底掩埋,他必须遗忘掉这个任务。

不过他并没有那么幸运到在当时活下来,却意外穿越到了一百年后的星际时代,甚至因此能够再一次见到晋炀……可能这才是最大的幸运吧?

但这却也是蓝星的不幸。

凌绝喃喃自语:“你刚刚说的那句‘感激他们留下这一点余地,不然,也许我现在就无法见到你了’,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如果不是守护者组织的那群人留了这么个缺口,让他的灵魂得以存活,他就见不到晋炀了。

这阴差阳错的遭遇和运气简直令人惊叹,凌绝沉浸在奇妙的思绪之中,晋炀没有打扰他,他在操控飞艇,好像已经进入了星轨的飞艇突然变得很难运行,需要他不停操作一样。

三分钟后,绝哥深深呼吸:“我现在心情非常复杂,非常想要发泄,飞艇能不能先停在这里?”

晋炀约莫知道他的套路,在他话说完之前就把飞艇停靠在航道旁边的一处安全区,却还要故意问他:“你要做什么?”

凌绝像个纨绔子弟看到漂亮姑娘一样呵呵笑,他站起来,压在晋炀的身上:“我只是突然想到,如果我的运气没有那么好的话,你就不止要在这个世界上孤单十年,而要孤单一辈子了。”

晋先生抱臂故作矜持:“嗯哼?”

凌绝:“绝哥想想都心疼,才十年时间就变得又老又瘦了(晋先生此处抗议地挑眉但是被无视),快来让绝哥亲亲。”

这话说得也跟浪荡的纨绔子弟似的。

晋先生嘴里嘟哝着“公共场合”,却还是凑过来了。凌绝稍长的发丝落在他们的颈间,搔得人发痒,他们紧紧拥抱对方,窗外有一艘飞艇经过,里面的人诧异地看着他们,从凌绝的角度能看到那艘飞艇里面的人做出了“卧槽狗粮?”的口型,他得意地笑了,如果不是嘴没空,肯定要回一句“好好看着单身狗”的。

这时候反而是矜持的晋先生更加投入,他抱住凌绝的力道就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许久之后两人才分开。晋炀平静呼吸,收敛情绪,还给凌绝和自己都整理了衣领和领带,他重新变得克制内敛:“现在,我来讲述我所知道的后续故事吧。”

“这是一个关于英雄的故事。”

“——守护者组织对于所有可能被恶魔入侵过得星球都进行了调查,蓝星并不是最凄惨的一个,至少还留下来很多可供参考的资料。你的事迹就在其中。”

“凌绝,为了蓝星守护者组织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战士,临危受命接受了最终计划。他成功消灭了幽魂领主,在这之后他进入了遗忘状态,他的生命中只剩下消灭魔王并且关闭通道这一个使命,他是否有过恐惧或者悲伤的情绪,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历史的痕迹来看,他没有过哪怕是一秒钟的逃避。……凌绝最终在一处孤岛找到了魔王的‘门’,一百年后的今天这里还留存着非常明显的大战过的痕迹。黑暗的能量在这里肆虐,看来在他到达的时候,魔王也正降临在这颗星球上。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浪漫的巧合,但却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

“……很难相信居然有人在这里与强大的黑暗生物进行决斗,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的调查员仍旧无法在这座小岛上呼吸超过半小时时间,而必须要去空气净化室进行换气。这里有被毁坏的符文,组成了一个门的形状,但并没有活动的黑暗能量。我们唯一感到庆幸的是,那位名叫凌绝的战士似乎是成功抵挡住了魔王(虽然他的星球并未因此得救),这也让我们在众多死星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恶魔之王是可以被打败的,他并非无敌。”

“我们将永远地缅怀所有与恶魔作斗争的战争中牺牲的勇士们,他们为这个美好的世界奉献了自己的生命。”

“我们将永远地铭记这名叫做凌绝的战士,他用不屈的灵魂为我们传达了战斗的真意。唯一的遗憾是我们无法找到这名战士的身躯,他似乎和这个作为战斗舞台的岛屿融为一体了。我们通常会为伟大的战士建造一座威严的坟墓,但是对他来讲,任何对于死后的修饰都是多余的解读。战场是战士的坟墓,是他的埋骨之地。我们只能将他的事迹写到对抗黑暗生物的回忆录中。在充斥着死亡和黑暗的蓝星上,他乃是最后的自由之光。”

这是写在书上的凌绝的故事。

然而却不是他的结束。

英雄从坟墓爬出,再次选择回归战场。他将重新扬帆。

作者有话要说:吼啦!绝哥的过去也基本上讲完啦!

这是我写这篇文之前就设计好的,当时就觉得哇绝哥的背影高大了起来_(:3∠)_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今年也会有头发的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绿色的大西瓜2瓶;植物系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