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昨日重现(一)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两天之后,凌绝和晋炀一起踏上了他那架小型私人飞艇。()

老凌,林静和林珺,甚至得知了消息非要来送他的徐嘉等人在机场挥手送别,凌绝看到老凌偷偷地背过身抹眼泪,心下非常感慨,刚想安慰两句就听到老凌瓮声瓮气地说:“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一定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最重要的是注意安全!搞好男女关系!不要随便来个人就把你哄走了!”

凌绝……总觉得老凌说这话的时候偷偷瞪了晋炀一眼。

……是他的错觉吧?

但是再看晋炀,这家伙笑得那叫一个礼(志)貌(得)谦(意)逊(满),对于老凌意有所指的话并没有丝毫不满,反而很满意于对方这样说的样子:“伯父放心,小绝就交给我了。”

——不是错觉啊!这俩人到底怎么回事啊!

老凌气得当场就想翻白眼,但孩子们现在都不解地看着他,夫人还在一旁用手掐他,他也就只好抬抬手让凌绝跟着晋炀走了:“行了,等到地方了别忘了打电话回来!”

凌绝应下,老凌却还有点不满意,挑毛病说他到时候肯定会忘记。晋炀在旁边立马笑眯眯接了一句:“伯父放心,我会提醒小绝的。”

两个伯父放心重击下来,老凌眼睛里冒出来的光都变得凶险无比,凌绝冲林静不停使眼色,他这位阿姨现在都觉得老凌的反应有点过于强烈了,此时便又扯扯老凌袖子:“走了,孩子们的起飞时间要到了。”

——虽然是自驾的飞艇,但是为了方便管理,起飞时间和降落时间以及轨道都是要先汇报给航天管理局的,个人随意调动要罚款扣分。

老凌:“哼!”

晋炀:^^

凌绝都不知道他在顶什么牛?拉着晋炀走的时候就忍不住问他:“你到底什么毛病啊?以前不是最会装样了嘛?惹火他对你有什么好处啊!老凌好歹是我现在用的这个身体的父亲,你对人家好点吧!”

晋炀严肃认真——但是凌绝一看他就知道这家伙在憋坏水——地说道:“我没有对伯父不好啊,我一直都很有礼貌哦,是伯父误会我了。”

凌绝:“你当我是傻吗!!!”

另一边,林静也扯着老凌往回走,步伐稍稍加快示意林珺和徐嘉落在后面听不到他们两人说话,之后才小声问道:“你对人家小晋到底有什么意见你直说好吗?刚刚还跟小孩一样闹脾气,看得我都觉得尴尬,多大的人了,怎么能和人家小辈这样?”

老凌气得像个企鹅似的不说话。

林静又说:“而且小绝之前不是说了,他认识小晋很久了,知道对方是个可靠的人,小晋拿的各种证件啊执照啊不是也给你看了?你是和明日集团确认过的吧,怎么这时候又不满意了?要我说,对方再怎么也和小绝是一个公司里的人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做得这样,小绝不是跟个夹心饼干似的?”

这话说得在理,但老凌就是不满意,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那个姓晋的,我总觉得他不安好心!”

“得了吧,”林静说:“你就是多疑,看谁都这样,以前做生意的时候不是还怀疑过你那合作伙伴……不对,你当时也没有这么生气,今天怎么跟恶婆婆见到儿媳妇似的?”

“我怎么就恶婆婆了?!那是我儿媳妇吗?!”老凌重重跺脚,但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咯噔一下,他怎么觉得好像哪里真的不太对?

最后只好恨恨的说:“忘了和小绝说了,要是这个晋炀家里有什么姐姐妹妹的,一定要远着点,男的都这样,女的就更坏了……”

林静在一旁翻白眼。心想没见过管孩子管这么严实的,也怪不得小绝以前老是不爱待在家里,这下子真的跟个三流家庭纠纷电视剧里的恶婆婆差不多了。

……

晋炀的私人飞艇和他的人一样,低调中带着一股子矜贵的劲儿,普通人只会觉得这飞艇看着舒服,只有懂货的才知道这玩意儿有多贵。凌绝嗅到一股熟悉且奇妙的味道,他伸手触摸飞艇的外层:“这个是……”

“反侦察涂装,除了反星际世界的各种雷达之外,还能反纯能量体对能量波动的侦查。”晋炀说。

凌绝啧啧:“你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了啊。”

纯能量体不就是恶魔吗?他的这艘私人飞艇并不是纯粹民用,而是可以改装成军用的。

晋炀说道这个话题,表情也变得真正严肃起来,和之前对付老凌的完全不同,他打开门让凌绝先进去坐副驾驶的位置,自己则是上主驾座:“最坏的情况就是,恶魔还是越过了层层障碍,来到这个真实的世界上——那之后可能发生的所有后续,都只是这个可能性的延伸而已。”

凌绝握住他的手。

他们都知道,这才是最可能发生的那个情况。如果说在蓝星的多年战斗,那么多年由铁和血构成的岁月究竟给他们留下了什么馈赠的话,那大概就是绝对的坚强和勇敢,绝对不能逃避,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在生活中。

普通人看到了一个坏的可能性,可能会安慰自己说“不会就到那个程度”。

但他们看到了坏的可能性,会像是明天就会变成那样似的去准备。

“有很多时候,我觉得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什么都能做到。”凌绝顿了半天,突然这样说道。

他说:“这次一定能的。”

他们已经到了星际时代,这个时代的人类拥有更强大的技术,和更早一步预知到危险的先发优势……这一次,胜利的天平已经无声无息地发生了倾斜。

虽然距离真正的胜利还有很多路要走,但总归能看到希望了。

晋炀反握住他的手。

他知道凌绝有一部分是想要安慰他,他一个人在这里生存了十年,也战斗了十年,虽然期间也认识了很多同伴,但就像是隔了一层玻璃一样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这不是因为他不能适应这个新世界,实际上,他的适应能力是让很多人啧啧称奇的。他只是无意间就留下了一个空位。

玻璃的内侧,他的身边是属于一个人的。

这十年间,那个人都不在这个世界上。

晋炀操控飞艇升空,凌绝饶有兴趣地看他的动作,晋炀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他在进行复杂操作的时候也像是在弹钢琴一样优美。飞艇进入轨道,这之后可以接入自动行驶,驾驶员只要注意紧急情况就可以,晋炀这时候才缓缓说道:“……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在你穿越之后发生的。”

穿越这个时间点其实很暧昧,凌绝看他这么沉重的样子就笑了:“是我死了之后吧?”

他说:“你说吧,没事的,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他也想知道自己究竟为何而死。

……

晋炀却先开始讲一个名为最终任务的词汇。

“……恶魔对人的灵魂的身体都有不同方面的腐化能力,在身体方面的暂且不说。灵魂方面的实际上更像是一种邪恶的宗教信仰,他们用各种欲-望勾-引人类和其他智慧生物,让他们以为只要信仰恶魔就能无所不为。”

“这些恶魔有一个共同的主人,就是他们的魔王。”

“我看了很多因为恶魔的肆虐而变成死星的星球文明记录,其中和蓝星文明等级差不多的星球,在面对普通恶魔乃至四大领主的时候还能勉强支撑,一旦魔王降世,他们就会立刻溃败,有些甚至是几天之内就全面沦陷。”

“魔王的洗脑等级是最高的,他可以轻易地调动人的思想和情绪。最可怕的是,就算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他的标志、声音、肖像乃至于几乎一切和他有关系的东西,都会对人与极深的诱惑——似乎只是看着和他相关的碑文,都会下意识地认为他是万能的。我们认为他的灵魂能量一定有一些特殊的地方,这是很难解析的部分。此外,我们也不能确定是否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鬼迷心窍地自行寻找并且召唤魔王,然后为害世间。因此,如果想要保护星球,不仅要阻止魔王,还要湮灭关于他的一切信息。”

“蓝星上的守护者们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们在发现了‘门’的存在,并且认为魔王还在门的对面,所以挑选了一名敢于牺牲的战士进入一扇人造的‘门’后刺杀魔王,但是在进入人造‘门’中之后他就失去了消息,几天后人们在那扇紧闭的门旁边看到一条断臂,像是被残忍地撕裂下来的,于是他们认为他死了。不过这是我们的老朋友的故事,这里我不会说太多。”

凌绝点头,这似乎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仔细想想,其实只是他穿越之前四五个月左右而已。这位老朋友就是晋炀之前提到的安——安柏杨,安和晋炀是一届的,也是他的前辈,他的性格放荡不羁,有时候像个老大哥一样稳妥,有时候又像是熊孩子一样惹是生非,凌绝和他……关系很好,他们三人偶尔会一起喝酒。

偶尔一起喝酒是因为安柏杨的任务和他们的不一样,他是组织培养的杀手,不能生活在阳光下的人,凌绝以前听说他曾经也是正经战士,他有个弟弟,是一个斯文又腼腆的年轻人,他的弟弟在和恶魔的战争中牺牲了之后,他就转入地下,把与恶魔对抗当成了毕生的目标,无法再回到原来的位置。

“……你说过,在恶魔的世界探测到了老安的灵魂波动,所以他很可能还没有死。”凌绝干巴巴地说。

晋炀冲他笑,表示他的安慰自己受到了,但他接着就更加郑重:“守护者组织的策划者们看人工造门这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们在反复确认过——已经过来现实世界的恶魔无法向他们的魔王输送太多信息,就算这恶魔是强大的四大领主,也无法把大量详细信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传送到‘门’的那边去,让他们的主人知道这一点之后,便有了一个更加可行的计划。”

“他们决定选择一名或者几名意志绝对坚定,实力绝对强大的战士,杀死四名领主,然后去杀死刚刚从门里出来的,理应是最弱小的魔王。”

“当然,如果只是把‘门’强行关上也可以。魔王级别的恶魔穿越世界所用的‘门’想要保持开启需要不停输送大量能量,这是普通恶魔做不到的。所以把四个领主杀死,再把这扇属于魔王的‘门’关上,他们的任务便是前功尽弃,不可能完成的了。”

听起来很好,但既然晋炀已经说过蓝星的文明已经被摧毁,就说明这个计划最终还是……

凌绝觉得自己的喉头就像是被谁掐紧了,他轻声说:“以守护者那群熊老头儿的脾性,他们这时候一定是怎么稳妥怎么来。”

“他们……让你去接了这个最终任务。然后呢?我记得那段时间组织的技术人员都在攻克‘洗脑’这件事。既然魔王的影响力是如此恐怖,那么为了保证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执行最终计划的这个人,最好是凭空消失,而不是像个英雄那样地去奔赴战场吧?这样你是唯一知道魔王的人,其他所有人被蒙在鼓里,再也没有人会受到蛊惑。”

所以晋炀才突然消失了,晋炀是被洗脑了吗?不,这项技术针对的不是晋炀,而是他们这些和晋炀熟悉的人,他应该是被清洗掉了一部分记忆,所以那段时间,当他回忆起晋炀的时候,都只能想到一个模糊的背影,一个时常和他作对的……傻瓜前辈。

凌绝心想,原来是他把这些都忘记了。他看着晋炀去送死,然后把他忘记了。

这次轮到晋炀安慰地、轻轻地握住了他冰凉的指尖。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要讲到这件事啦!

下一章讲绝哥的真正死因!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浮云初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浮云初60瓶;随心15瓶;潍维惟唯8瓶;学习使我快乐、沐沐尘5瓶;植物系2瓶;⊙▽⊙、唐励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