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久别重逢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晋炀第二天独自一人来到了卡拉星。(看啦又看小说网)

他乘坐的是小型私人自驾飞艇。现在星际旅游已经越来越平民化,早几年就有专家展望前景说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星际自驾游,而不是使用各种交通工具,就跟以前大家还只能在一个星球上的时候,一开始旅游都是报旅行团,或者坐大巴火车等等交通工具,而后来却有越来越多的家庭和个人选择自驾游一样。人天生就是向往自由的。

……然后这专家就被喷的亲妈都认不得。

驾驶飞艇和驾驶小轿车可不是一个工作量!难度也完全不同!虽然这年头的车也都不是在地上走,一般大城市都有上上下下好几条车轨,但是说白了它们还都在轨道上,需要人手动的地方很少。这年头汽车驾照好考得很,连傻子都能考过去。

但飞艇却完全不同。飞艇所谓的私人自驾的半自动化的半自动,仅仅是指飞艇自带的侦查系统会自动搜索附近的威胁,但是如何应对,如何躲避还是要靠驾驶员自己操作。这一切都是因为现在的星际世界开发的还并不完善。有的星星已经是高级都市星球,有的星星却还是原始星球——因为上面没有什么智慧种族,也没有合用的资源,没有太大开发价值。还有的星球则完全不宜居,与其说是星球,不如说是星际开荒工程中的巨大障碍物。

此外,每个星区的发展程度不同,拿逃生计划这个游戏来讲,都会出现三个星区在前面跑,一个星区在后面追不上的瘸腿情况,那更加庞大的轻重工业,服务行业可就更明显了。这就导致有的星球之间的监控卫星已经满满当当,另外一些星球之间却没有多少监控,星际海盗们在其中肆虐穿梭,帝**队却拿他们没有太好的办法。

以及星星都是按照轨道运行的,如果想在每两颗星球之间都铺设完美地四季都能用的轨道那几乎是吃人说梦,不如每过一段时间换一套……这些也是飞艇驾驶员们要熟记的,虽然能靠ai导航,但人心里也要有数才行。

至今为止能考到飞艇驾驶证的帝国人,除了专业飞艇驾驶员以外,都不超过一百个。

不过这在晋先生眼里,仅仅是个基本技能。他甚至已经订购了一艘新的私人自家飞艇,等到凌绝到了金狮星区他们守护者组织所在的明日星球就让他学习这项技能。他是花了三个月考过去的,凌绝可能比他还要快一点,在他的记忆中凌绝学什么都快。

现在的凌绝还并不知道,等到他到了星际时代的守护者组织,除了接受星际时代的训练,认识新的组织成员同胞们以外,还有如此繁重的学习任务……

……

晋炀从他的个人飞艇里面走出来,受到卡拉星人民群众万众瞩目,私人飞艇体现了他的财力,他长得按照凌绝的说法是人模狗样的,往这里一杵,别人猜他不是什么网红,就是个富二代。

——只是这网红富二代,怎么穿着打扮都跟个老干部似的呢?

晋先生对于往来的人窃窃私语充耳不闻,他戴上墨镜,叫了辆车往凌绝提前发过来的定位那里去了。

那并不是凌绝现在租的公寓(晋先生其实对他的公寓更加感兴趣),也不是他现在的父母家人居住的家里,他查过了凌父常住地是卡拉星某高级别墅区。凌绝发来的定位是一处商圈旁边的叫做海神波塞顿的大酒店,格调不算,是可以接待很多大公司开年会的那种,无端端让晋先生有一种危机感。

凌绝是绝对想不到这么麻烦,这么面子工程的迎接行为的。

他家小绝聪明归聪明,但没有聪明到这个方面上。要是让他迎接自己,他估计会先拉着自己去格斗中心打一架找找感觉,然后两人随便吃点什么——披萨或者炸鸡,什么垃圾来点什么,休息日他们不会太过于在意节食控制体脂比,最好再来几罐子啤酒。

吃完喝完就步行回去他那个小公寓,晋先生之前去卡拉星的租房网站上查过,那个小区的公寓一共有三个户型,最大的才五十平米,最小的三十平米,是单身人士的最爱。凌绝——确切来讲是他原身租的那套只有三十平米,放下最基本的家具,加上他的直播游戏舱等器物,剩下的面基就不多了,这地方让晋先生去住,估计会被嫌弃死,但是让凌绝住,傻孩子住得还挺开心的。

……他之前就知道凌绝对于外物没有太多需求,对他来讲,可能送一套精装修的别墅,还不如让他出去放风爱干嘛干嘛,抓丧尸狼人等危险生物回来玩,或者是穿他喜欢的那种奇装异服去蹦迪来得快乐。

那时候一直都是晋炀在管理他的生活。

接下来,估计凌绝也会像是之前那样依赖他。

就像是十年无意义的等待和分离不存在一样,他们和蓝星上没有任何区别。

晋先生在心里这样畅想着。

同一时间,老凌和林静以及凌绝林珺四人已经到了海神波塞顿大酒店的包间里。这可谓是全家出动了,连对于直播和游戏一窍不通的林珺也被抓过来,这孩子和凌绝一样茫然,不知道老凌夫妇到底要干嘛。

可是老凌和林静这时候偏偏又不说话了,两人之间的气氛僵硬得就跟吵过架似的,让他们两人想问也不敢问。

没过两分钟,林珺终于受不了了,拽着凌绝跑出去了:“绝哥,他们俩到底是怎么了啊?”

绝哥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流程,心里比林珺还懵逼:“不知道,应该是对我的工作有不满意?”

但是对他不满意,冲他来就行,两人僵什么?

林珺心想估计不是这样,不过大人的事情他一向不想想得太深,这是他在母亲林静上一段失败的婚姻中学到的。说到底,那才是他的亲爹呢,可那是一个讲不通道理的男人,会把自己的失败发泄在妻子孩子身上,让林静身心俱疲,林珺小小年纪也受到了不少伤害,养成了他现在这样遇到事情喜欢观察思考,不爱随便下结论的成熟性格。

所以他不是很担心,因为他发现老凌和他妈妈之间的气氛虽然僵硬,但主要是紧张,没有多少气愤在里面。

林珺就扯着凌绝去找同层的餐厅取蛋糕去了。

这一路上凌绝居然还遇到了几个熟人,比如说之前的白栖和李超,这两人被凌绝从火灾现场救出来过,那可真不是多好的回忆,没想到现在还愿意一起玩。不过凌绝也知道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之间的关系不是想怎样就怎样的,有时候比普通人家的孩子还要纠结,他在原身的记忆中看到过眼神明明很讨厌原身的家伙,对着原身还要赔笑脸。

——这种人他在蓝星也见到过,一般高兴的话就放过了,不高兴的话他会引着对方说错话做错事,然后借机收拾一顿。

凌绝觉得他现在就不是很高兴。

晋炀到现在还没来,老凌又一副随时要爆发的样子,他急需找个人打一顿出气。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白栖和李超,这两人看到他的神色也没好到哪里去。白栖眉头一抽:“你在这里干什么?”

说完这句话,他觉得自己的口气实在是太不礼貌,换了一个和缓的说法:“我的家人和李超的家人今天来商谈一些事情,不知道你们今天是不是也有什么正事要谈?”

说完这句话,就觉得凌绝看他的目光更加不和善了,就跟本来想打他一顿但是现在打不了了所以更加生气了似的。他没来及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超却兀自涨红了脸,这家伙不知道是为了给自己打气还是干嘛,突然猛灌了不知道从哪拿到的一杯酒,又拿了一杯,迈着鸭子一样摇摇摆摆的步伐朝凌绝走过去:“绝哥,我敬你。”

凌绝:“嗯?”

他转头看向李超,目光平静得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目光让李超无地自容。现在距离火灾其实没有过多少天,他还很清楚地记着那天发生了什么,先是遇到了据说很落寞的“老朋友”,想要嘲讽对方取乐,却三人一起被团灭,这本来是非常恼羞成怒的事情,但接下来现场又发生了火灾,他们反而是被想要嘲讽的对象给救了!

留得一条小命当时觉得很运气,但是那之后却越想越多。那次李超输了不少钱,再加上他家里人本来就不让他去那种藏污纳垢的电竞会所,他不仅自己去,还把白家的少爷也给带去了,据他妈说,她在和那几家小姐太太们喝茶的时候都抬不起头来!

——嘁!什么白家少爷,白栖本来就不是那么正经的人!

然而他在这种事情上没有发言权,在长辈眼里他是坏孩子,就是坏孩子。不过那里还有个比他更坏的孩子,就是凌绝。他妈妈训他没有五句,就熟练地把责任推到别人家孩子身上:“都是那个姓凌的小子!都是他把你带坏的!”

以前他妈妈可不敢这样说。

只是现在大家都觉得凌岳和林家女儿结婚,林家女儿还带了个儿子,那儿子据说品学兼优,但凡有点脑子,都要压得凌绝抬不起头来了。

李超知道事情不是这样,他觉得林家那个小子好像还挺喜欢凌绝的?但是能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总比推不过去好。所以接下来,他比他妈妈抱怨得更多了。

尤其是接下来凌绝被人扒了黑历史,这件事他也知道的,甚至有几张黑历史图片就是他透出去的。只是没过几天,他爸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又严厉批评了他一番,倒是没说他错,就只是说他不该和凌绝作对,人家有个好爹就比他强,谁让他爹不厉害,还让他也去网上给凌绝洗白。

这可真是憋得他一肚子火,可是他又不能发出来,他在家里才真是什么用都没有呢。学历学历不高,能力能力不行,要是以前可能还会和他爹犟嘴说“人家靠爹我靠爹都靠不住”,但是这两年越来越不敢这样了,他爹在外面……也不是一个私生子女都没有的。

李超还记得知道这些消息之后,他整个人都萎靡了不少。

所以他只好迁怒凌绝了。

这些天因为那次闯祸,又被一直关在家里,情绪排解不开就越想越气,可巧今天见到了凌绝。

他爹说:见到人家了,好歹上去打个招呼,别让人看不起你。

李超本来也想上去打个招呼的,一杯酒下肚,眼前却烧起来了。

也不知道是他喝的那个酒有问题,还是他的情绪真的到了不喷不舒服的程度,他的手居然上去拽住了凌绝的领子:“你、你小子最近很叼啊,怎么,不宅在家里当你的那什么游戏主播啦?终于要出来啦?”

说着还往林珺身上扫了一眼:“哟,林家的小朋友还带着呢?”李超莫名地想起来龙鹰会所失火那天,周围的环境似乎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让他一时间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哪。可能因为以前跟着凌绝他就从来没有去过什么好地方,现在就以为自己在什么夜总会里,更加口无遮拦:“你胆子真大,嘻嘻,把林家小孩往这地方带,不怕他妈吹你爹的枕头风,把你送出去啊?”

林珺瞪大眼睛,不知道这人怎么突然开始发疯,白栖则是在一旁脸都白了,他看到凌绝,就想起来自己上次出丑,不自在是不自在,但心里和这人其实早都和解了,这时候又想制住李超,但又怕他闹起来把事情闹大。

还是被扯住领子的凌绝淡定地看了一眼李超手里的酒——如果他的嗅觉没出问题的话,这酒的酒精含量不是一般的高,李成这种只会喝点啤酒的家伙,半杯这玩意儿下肚,就该耍酒疯了。

他虽然心情不算很好,但也懒得欺负醉鬼,只是把对方的手捏下去,像是捏一只虫子那样厌恶,然后用对方的手……捂住了对方兀自含糊喋喋不休的嘴。

李超:“呜呜呜呜!”

凌绝淡定指挥:“白栖,你去找李超的家人,让他们把人带走。阿珺,去喊老凌和阿姨来,他们在能把事态控制住,不要闹大。”

其实已经在闹大了,这餐厅里本来就不止他们,有不少人从刚刚李超耍酒疯的时候就开始偷偷拍照,旁边的小服务生们就跟傻了似的也不知道上前制止。

偏偏这时候李超还挣扎着想哼唧什么,凌绝微微用力,把对方的手直接塞进他嘴里,李超发出了吃痛的声音,终于闭嘴了。

希望白栖能找来个脑袋正常能管事的人,不然的话……这就只有让老凌去解决了。他这样没良心地想着,突然手却被一个突然插过来的人握住了。

凌绝看到这人的胸前有非常熟悉的徽章。

那是蓝星上守护者组织的徽章,和星际时代的守护者组织完全不同。晋炀之前给他看过星际时代的守护者组织徽章长什么样——绝对是专业人士花了很长时间修改了不知道多少次才设计出来的,完全符合高贵奢侈很大气,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审美。

蓝星的守护者组织徽章和它一比,就跟小丑鸭见到白天鹅差不多了。

而他现在看到的这一枚,当然不是蓝星流传下来的,应该是他凭借记忆和资料重做的,只具有纪念意义,除了他们以外谁都认不出这是什么。

凌绝站起来,转身看向身边的人。

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可能比记忆中更加成熟的面孔。

一瞬间餐厅就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许久未见,甚至在一段时间内他们都认为无法再见到对方。之前在游戏中通话和现实中相间一比,就跟安慰剂一样毫无作用,凌绝看到面前的人摘下墨镜,他的眼睛漆黑,却盛满了暖意——他想自己也是一样。

在这温暖的,充满重逢惊喜的氛围中——

绝哥无情嫌弃:“啧,你看起来更像个老头儿了。”

晋先生故作怀疑:“……你不就喜欢老头儿吗?”

作者有话要说:围观群众:???

今天把下本无限流的文案开了出来23333

《他们都以为我是人》

文案↓

仿生人凌鹿在人类世界摸爬滚打多年,他已经完全适应了人类的规则,能够完美地扮演任何一个阶层的人类,并且有着绝不会被人发现自己身份的自信。

仿生人凌鹿认为自己终于过上了平静生活。

然而在某个午夜,他却因为误触了通往魔方世界的钥匙,而被迫开始了自己的闯关生涯。

……只不过和其他玩家不同的是,他的任务并不是普通闯关,而是协助同副本千奇百怪的玩家们进行闯关。

玩家们把自己和队友称为“人”,把其他游戏中设置的的角色称作“怪”。

凌鹿习以为常摊手:又要开始装人了,这次还是双重的——这可真是平静的生活啊!

好的,在徐家兄弟之后,我终于又有了凌家兄弟……

但是攻大概不会姓晋了2333333333

这个主角的性格会比绝哥蔫儿坏,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提前收一发,预计这本写完了,下一本长篇就是他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美食美克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公衍、你掉了个柚季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鲜虾馄饨98瓶;沈绿绿40瓶;专注冷cp一千年30瓶;hcvh23瓶;今年也会有头发的20瓶;惊风眠。19瓶;小蜗牛慢慢宁13瓶;连川、枯荣、濯10瓶;一生戎装戒掉半世后唐9瓶;北a8瓶;生而向阳、时光易逝、不想说话、hgy75瓶;清香白莲4瓶;猫科动物、柒月°2瓶;柒冉木木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