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晋先生的电话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恶魔不止一次地攻击过这个世界,”晋炀思考了约有一分钟的时间,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这样的一个开场白:“蓝星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受害星球,在星际秩序未形成之前,就有很多星球被恶魔攻击过。(看啦又看♀手机版)”

“恶魔来自于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生命’先有精神而后有身体,先形成意识而后形成实体,因此它们具有极强的在‘灵魂’方面的扩张侵略能力,每次进入人类的世界,都会不可避免地对当地的人类以及其他存在的智慧生物产生腐化和洗脑。”

这两条要么是凌绝已经推算出来的,要么是之前就告诉过他的,但他知道晋炀在情况不紧急的时候喜欢把事情从头到尾彻底说清楚,所以也没有不耐烦,而是静静地等他切入正题。

晋炀:“在没有找到能够彻底关闭恶魔通往人类世界的门的方法之前,我们认为堵不如疏。与其装作他们对人类社会毫无影响,安于现状,不如主动出击,将一些流入人类世界的恶魔引导到可控制的虚拟位面之中,逃生计划这款游戏就此诞生。”

凌绝:“……你讲快一点。”

好吧,他对晋炀的老干部干什么都慢条斯理的风格还是有点不习惯。

晋炀对于他这种不开心了就会说出来的风格倒是很适应得来,他连顿都没有顿一下,也没有表达任何的不满,继续流畅叙述道:“之前你经历过的副本,第二个副本的原型星球曾经被恶魔入侵过,而做成副本之后,因为世界观原本的防御就比较薄弱,所以也再一次地引进了恶魔。之后,第四个副本的原型星球也曾经被恶魔的力量污染过,但是那个星球的世界观完成了自我修复,虽然最后星球上生命彻底消失,成为了一颗‘死星’,但是在做成副本之后,恶魔也因为副本内的生命力量不够,而不会选择入侵。”

“我们从中总结出两个规则:1、恶魔喜欢的是具有生命活力的世界,而且最好是具有文明的世界,很显然,他们对于低等生物没有太多的星区。2、目前入侵的恶魔在辨别世界是否曾经被入侵过这方面很弱,这又有两个可能性,第一个可能性是恶魔的智商不足——但是根据我们在蓝星上的经验就知道,只有低级的丧尸和血肉类恶魔在智商方面的确有缺陷,中级的狼人的智商就已经很接近人类。而他们的领主则是具有不错的头脑。那么第二个可能性则是恶魔的社交网络不够发达,管理也较为松散,所以总有一些恶魔脱离‘组织’,到游戏里来送经验。”

他心情似乎不错,最后甚至还说了一句和自己的人设很不符合的俏皮话。凌绝想了想,突然问道:“你们是试验之后得出结论,还是先提出设定然后进行专向试验?”

晋炀:“我们先提出了设定。”

“什么叫我们……就是你吧,”凌绝毫不留情地吐槽:“你就坏吧。不过,我只能认同你的一部分观点,至于说恶魔的组织松散,社交不发达这一点,我不能抱有长久的期待。”

“——他们最初在蓝星上组织侵略的时候,也曾经组织松散,看起来就和任何一种新型病毒那样并不足以毁灭人类。但最终却葬送了蓝星的文明。他们的行动应当也是分阶段的,我想,也许他们现在只是还没有找到进攻星际世界的‘合理’途径。”

在凌绝的口中,事情已经非常严重,如果是现在的星际守护者组织的其他成员们听到,可能会觉得他危言耸听,但只有他和晋炀知道,他的说法已经非常委婉而且温和:“你们现在能做到哪一步?如果你们——你需要我的话,我得先知道工作进度。”

晋炀说:“我们在各种细节和旁支的地方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如果用逃生计划这样的游戏中的术语来说明的话,那就是支线剧情打了不少。但是真正的主线,也就是魔王,目前还无法探测到他的存在。”

“……”凌绝说:“这听起来倒不算是个坏消息,如果我们往好的地方想的话。”

“不太好,”晋炀说:“因为我们新研究出来的探测仪器,已经能深入到恶魔的位面了,但我们还是没有探测到那位深不可测的魔王先生。”

晋先生口吻平淡,就像是在说“今天中午我吃了个煎蛋”那么日常,凌绝却被这个惊人的消息惊得差点退出游戏,他深吸两口气:“你说真的?!喂!这个在这里说没关系?你能确保我们的通话频道的安全吗?!”

“放心,逃生计划内的所有谈话以及其它方式的交流都会受到主系统监控,它的保密程度非常高,甚至和游戏中的其他系统之间都无法直接交流,而我们之间的对话,在系统中也会被先翻译成密钥,然后再次翻译成正文,如果有人侵入进来,也只能获得大量的一次性使用的密钥。”

这种密码算得上是所有密码中最麻烦的,在人工设计密码和解码的时代,只有极少数最机密的文件需要用这种方式去加密,但在ai取代了大多数人工劳动的现在,这也就算不上多奢侈了。

此外,逃生计划既然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组织设计的游戏,那么安全方面的确也用不上他来担心。恐怕晋炀现在与其说是防备被人监听,不如说是等着看谁敢来监听他。为此,他甚至有可能会在一些特定的时机故意卖破绽。

晋先生并不知道自己在绝哥心目中已经成了个大恶人一般的存在了,他接着叙述:“我们的探测仪器是模拟了恶魔的精神力,目前能够进入恶魔位面的边缘,通过发射和接受各种能量波来探测当前位面的强大能量体,由于恶魔之间原本就要依靠这种方式进行交流,所以探测器目前没有引起恶魔位面的注意。目前领主以及领主级别以上的能量个体都能够被侦测到,但是没有找到魔王的痕迹。”

凌绝对此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身为在蓝星上接受过良好教育,但是在星际时代已经算是科学文盲的他来讲,晋炀说的这个探测器技术跟黑科技没有任何区别,每个字他都能听懂,但是组合在一起之后就感觉脑袋有点晕。

他想说晋炀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但是这个指责却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人类和恶魔的斗争过程一向危难众多且十分艰辛,在蓝星上,还有晋炀所说的其他那些所有的科技水平比较低的星球上,人类最终都败给了恶魔,有的星球被占领了,有的星球则是彻底被摧毁了。

那些星球上的人类以及其他生物在对付恶魔的时候,一直都采取了被动防御的方法,他们有的是技术上受限制,有的则是思想上比较保守。目前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反而有不少失败的教材。这样算来,晋炀会选择这样一条主动出击的道路,也是非常正常的。

——倒不如说是好在现在主导守护者组织的人是晋炀而不是他,不然他恐怕已经跟着探测仪器一起跑到恶魔位面去了。

晋炀在等他想通这件事,他不担心凌绝会无法理解自己的选择,他们两人在这方面的攻击性和胆量一样强大,所以他只是顿了十秒钟就继续放大招:“顺便一提,探测器还侦查到了我们的一位老朋友——安,如果你还记得他的话。他现在就在恶魔位面。”

凌绝:“……”

凌绝:“……你确定?不会是有什么恶魔装成了他的样子?”

晋炀说:“这个几率也是有的。守护者组织去已经废弃的蓝星上调查了所有牺牲的战士的档案,并且运用科技把他们的情况——不光是身体方面的,还有灵魂方面的全都复刻了出来,复刻的战士安的‘灵魂能量波’与恶魔位面的一个能量体能够完全对应上。”

……说是这样说,但也不一定就是他们想的那么好。他想晋炀应当也很清楚这件事,但他们只是想……有点希望。

当年的老朋友,现在只剩下他们俩了——虽然按照正常的时间流速来看,本来也就该死的只剩他们俩,谈那些人们应该老死,自然死亡,应该在亲友的照料中去世,而不是在战斗之中一个一个失去,变成孤魂野鬼。

更不应该在与恶魔的斗争之中被拉入对方的位面,连尸骨都无法找到。

一次性接受大批量信息,凌绝反而冷静下来,他暂时把脑子里混杂在一起的事情扔在一边,向这位口无遮拦的晋先生确认目前最重要的一串问题:“金狮星区的白星战队是吗?我怎么过去?直播平台那边怎么说”

晋炀说:“我去接你,那么我们现在先把时间定下来?星空直播平台方面你不用担心,现在我是股东。”

凌绝再次:“…………”

好吧,你有钱你任性你了不起。

……于是他们最终敲定了在卡拉星上的见面时间是一天后。晋炀会在卡拉星上呆两天,他想见一下凌绝在这个世界的父亲和其他家人朋友,按照他的说法是,他希望能更加了解凌绝在这个世界的生活,以及身为凌绝将要加入的战队的负责人,他也有必要见见父母,好让他们放心,而不会认为孩子一去几个月不回来是误入了传销组织还是什么的。

说得好听,但他到底要干嘛,凌绝用脚趾头都能想清楚。这家伙是早都准备好了!在他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一个孤儿之后!

刚刚也在挖坑!要不是突然放出来两个重磅炸弹,说不定他还要犹豫一下!

就喜欢在这种地方动脑筋!

绝哥把挂了游戏中的“电话”,把好友栏都给闭上了,系统看着他嘴角带笑退出游戏,身为ai的内心闪过一丝疑惑:嘴角比平时笑得都高了五个百分比,以绝哥的自控能力来算,这得是多开心啊?

没来及问出来绝哥就退游戏了,他还怪好奇的咧。

……

马上要被“朋友”拜访的绝哥决定先和父亲老凌说一下“工作变动”的事情。实际上,他再不主动过去,他这边直播平台上就会先一步显示他是什么白星战队成员。老凌好歹还在这家平台上花了大价钱,他虽然不了解时下年轻人都喜欢什么,既然把钱投进来了,生意上的事情他是绝对上心的。

绝哥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偷偷报名去外地培训,却根本没有和父母说过的学员仔——他们以前守护者组织出过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在末世,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样无父无母是个孤儿的,那次闹得挺厉害,小学员的父母就闹到学校里来,要找个说法。

不过那一次其实最后还是很轻松的解决了,都不用他们出面。因为那时候蓝星上人类的组织也就只有一个守护者了,学员的父母也是在守护者组织内部任职的,全家都在一个体制内,谈话也方便。所以直接请了学员父母的领导来开导教育,最后各打五十大板,和学员说以后不能这么大的事情瞒着父母啊,和父母说要尊重孩子的选择,有事情要及时沟通不要只知道扰乱秩序啊,然后罚一笔款关个三条小黑屋,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可是在这个世界他们不能这么简单粗暴!

想想老凌那脾气,那派头,比当年学员爹妈可难缠多了,然而凌绝又不能把这件事直接交给晋炀搞定,老凌性格倔强,小晋性格难道就很温柔贴心吗?

……虽然老凌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原身的父亲,但是晋炀却很难对于这样的“陌生人”有太多好感。尊敬是肯定有的,但他的尊敬就跟对世界上任何人的尊敬一样,几乎没有任何用处,而一旦发现对方的弱点和缺陷之后,尊敬就会立刻变成“我可以利用对方的弱点做点什么”。

所以他常常说晋炀是个坏蛋。不过晋炀也时常说他是天生就擅长战斗的那种人,因为他很敏锐,能立刻发觉别人的优势和劣势,并且进行针对性的打击,所以也许他们在坏这个地方也差不多?

只不过晋炀更加虚伪,他说这不叫坏,因为他们不是无条件地打击每一个人,如果对方对他们没有威胁,他们也不会做什么。

但凌绝觉得晋炀口中的“没有威胁”和“做什么”,和他心目中想的好像总不太是一个意思。

他只会战斗——近几年比以前综合能力要强一点,学会了侦查和推理,也学会了为人处世和领队,但是在权谋,策略的方面,晋炀还是会做得更好一点。

鉴于对方天生恶劣的性格,绝哥认为……还是先和老凌打个招呼吧,别的不说,万一晋炀一上来就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小绝的男朋友”(他真有可能会这样说,故意的!),老凌至少会理解成“这家伙在逗我”,而不是心脏病发厥过去……

凌绝抱着这样的心态回了家。他这段时间回家次数挺多,从司机到门卫到保姆婶婶到管家大叔都很是欣喜,有种孩子长大了着家了的感觉。保姆婶婶甚至还和他说,要是以后都不走了就好了,小孩子家家的,干嘛住在外面呢。

“……我成年了……”别管过了多少次,凌绝对于长辈的过分关怀还是有些无措。

“行了,和他说这个干嘛,”老凌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现在的年轻人绝对不会看的纸质新闻报,看着是看报纸,一双眼睛却一直在瞅凌绝,明明是关心得很,但开口就是:“他要是什么时候知道家庭的重要了,那我都要怀疑是不是做梦了。”

这话说得,林静推了老凌一把,在和凌绝相处时间长了之后,她也不再担心在这孩子面前和老凌走得近会引起他的愤怒或者悲伤等负面情绪,就跟一家子一样轻松。这时候忍不住拆老凌的台:“说是这样说,小绝一回家,你不是把工作都推了也要等着。”

老凌:“什么工作?我今天本来就没有工作!我今年都五十五了,还不该退休啊!”

——当时卡拉星政府规定的男性退休年纪是70岁啊。

算啦,要是说破的话,老凌估计更会恼羞成怒,说什么人家是企业老板,爱什么时候退休就什么时候退休,只不过现在找不到接班人,想退都没地方退。然后对着凌绝就是一顿疯狂暗示……长辈的厚爱有时候真的太可怕了,所以他宁愿笑笑糊弄过去,也不在现在把话题往自己身上引。

结果就是一直到走之前,他都只来得及把“明天逃生计划金狮星区的白星战队负责人晋炀要来找我商谈打比赛的事情”这件事说出来。这话在凌家掀起了轩然大波,老凌几乎是在听到“晋”这个姓氏的时候就跳起来了,搞得凌绝还以为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跟着乱紧张一把。

只听老凌沉声问道:“你说得这个姓晋的人,他可靠吗?以前你们接触过吗?他和星空直播平台有合作吗?为什么会突然找上你?”

原来是在意这个啊,凌绝想了想就直接说了:“他们其实算是逃生计划的官方成员,在游戏走上竞技道路之后,就开始准备建设正规的战队。会邀请我是因为我在逃生计划这个游戏中目前……”

让他在外行人面前说自己水平高还是有点难,尤其这些外行是自己家里的人,无论他怎么说,他们都会信以为真,并且认为他是真的很强——虽然老林和林静以前肯定对他有些偏见,那时候也说过不中听的话。不过时间过了这么久,他已经很了解这两个人对小辈的关爱态度了。

那他就更加自夸不出口了!

在外面时常能语不骚人死不休的绝哥一时陷入了沉默。

打破这片沉默的人还是老凌:“邀请你?!什么叫邀请你?!那是金狮星区!你要去金狮星区吗!你知道金狮星区离咱这里有多远吗!你你你你又要离家出走!!!”

作者有话要说:还好系统没有问,不然怕是要挨怼_(:3∠)_

以及——终于要开启新地图啦!

绝哥要进入星际守护者组织啦!

另:我感觉我最近被真香警告了……之前不是说写完这本不会写无限流了,但是最近又有了个无限流的脑洞……可能下本会写?

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放文案,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收藏一发!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宝宝闹脾气了26瓶;fufuafufu10瓶;余非吾5瓶;清灵悠扬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