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莉琪波登疑案结束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这难道不是你自己说的?”莱杰先生怒气冲冲,刚刚在他这样做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会被他的情绪感染,下意识地认为一个人是这么的光明坦荡,毫不心虚愧疚的样子,当然不可能是杀人凶手。(看啦又看手机版)但是这一次却不管用了。

他看到陪审团们全都转过头来,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些人的表情高度一致,他们都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只有他不知道,他甚至想来想去都不懂:侦探凌绝放出来的画和他之前说的阿克爬上去的事情都明明白白,而他没有多说一丁点,有什么问题?

哦,不对……

他急慌慌地想要把那副画拿过来看,这时候才发现了一个问题:在这幅画上,因为人物是吊在两扇窗户之间的,人物本身又被涂改过具体动作很不清楚,因此如果是让不知情的人来看,他们会猜测这人是爬上了波登夫妇的卧室实施杀人。

而不是莉琪-波登的卧室。

因为按照一般的房屋构造,应当是每一个卧室链接的阳台都可以打开,而不会出现要先进入某一间阳台,然后拐去另一间阳台,在进入那间卧室的情况。

所以,既然被杀的人是波登夫妇,那么为什么莱杰会认为凶手进入了莉琪-波登的阳台呢?

这当然有很多种可能,如果他真的只是一时口误,而事实完全不像他说得这样的话,这当然什么事都不会有。但还有一种更坏的可能性,一种会让他万劫不复的可能性。

他想要找回自己的节奏,却发现背后的汗水黏腻发痒,原来在刚刚不到十分钟的对峙里,他的已经完全被对方的气势压制住——他甚至一开始都没有察觉到这件事!以前,他才是更加喜欢用这种方法压倒生意上的伙伴、其他的竞争对手的人!

先是用不急不缓的节奏,让对方掉以轻心,然后突然把话题推到一个高-潮,把争辩变成自己的表演,一切都是为了达到某种掠夺或者欺骗的目的。他很擅长搞这个,甚至一直为此沾沾自喜,从来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道德的地方。

或者说道德在他的眼里本来就是不需要注意的那个地方。

但他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栽在别人的手里!那人还是用同样的方法!

凌绝并不会给他找感觉的时间,而是步步紧逼:“你是怎么知道对方卧室阳台窗户布置的?我还以为这会是非常**的事情。如果是想要买房子的克里斯对此清楚,倒是有可能,但据我所知,你只是想要购买这些艺术品。”

陪审员们纷纷点头,在莱杰的眼中,他们点头的频率都是相同的,这让他无端端恐惧起来。

“至于说莉琪当时为什么没有醒过来,我想她应该也是服用了安眠药。只不过不是她自己愿意吃的,而是波登夫人喂她服下的。其中原因就是莉琪对于艺术同样有种执着的偏好,家庭突然遭逢剧变,他们不想让她在谈生意的时候突然冲进来大发雷霆。这是出于对女儿情感的保护,也是说明波登夫妇清楚现在的形式已经这样坏,他们是真的想要把这一批艺术品卖掉。”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对于买家,尊敬的莱杰先生,他真正感兴趣的其实并不是波登先生收藏的那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珍藏品,而只有那一张画。”

“也就是记录了他在三十年前罪恶行为的画。波登先生原本是想要用这幅图来寻找当年杀死他的祖父,并且把罪名安在他父亲头上的那名凶手的。但现在他临近破产,思来想去之后,其他的画卖掉没关系,只有这幅图,他想要捐献给国家。”

“这样既能保证它的安全性,也有一定几率引起国家的注意,甚至可以请求他们重新审查此案。虽然这个几率并不大,但也绝对不是凶手想要看到的。”

“在我发现这幅画,并且明白了这一次的凶手同样是从窗户进入波登宅行凶之后,我就知道这两件事一定有着难以捕捉、但一定存在的关联性,我要找的是一位小心翼翼地隐藏獠牙,但实际上却同野兽一样凶狠贪婪的凶手。”

“这幅画,大家恐怕会很奇怪吧,既然凶手要把人物涂掉,就说明他认为这人物对他有很大的威胁,很有可能上面就能体现出他的外貌特征,但是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么持有这幅画多年的波登先生为什么没有发现呢?”

他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把小刀,用轻柔又慎重的力道在后来涂上去的那一层上轻轻刻化,众目睽睽之下,下面的人物露出来了。

画家小声说:“啊!是黑人!不过光凭皮肤看不出什么吧……”

肤色是没有多少证明力,毕竟就在这里就还有另一名黑人,而他在这件事情少至少是无辜的。当凌绝把那一层彻底抹消之后,众人才看到了更多东西。

……他们没看出这个人和其他黑人有什么不同。看来就算是劳恩斯先生,也无法隔着海岸准确无误地描绘出一个陌生人的外貌。

但凌绝的刀尖却准确地指向这个人的脖颈处,他在上面点点:“这是什么?”

这个人的脖子边上爬着一层浅浅的青绿色的细细藤蔓,一开始众人下意识地以为这是爬山虎,想必波登先生这么多年也以为这是爬山虎,但是如果改换一个思路的话——

“这是刺青!!!”林诺夫人尖叫出声,她看完画就快速转头看向莱杰,刺青的部位和他脖颈上的一模一样!如果再比对的话就会发现画面上的人是右侧超向画家的,从那个角度,他的刺青和这一小块也几乎完全一样!

——他来自和阿克故国敌对的那个国家,那国人因为一些宗教因素,很多都会在脖颈处进行刺青,而且不能用其他方法洗掉,那样会被视为神的敌人,死后无法上天堂而只能去地狱。

这样一个人,还是想上天堂的,这真是太讽刺了。

但他现在很显然是上不去了。

凌绝知道自己说到这一步,其实也最多只是确认对方有可能是三十年前老波登被害身亡案件的真凶,这些证据目前都没有钉死。他在等着莱杰下一步的动作。

但在莱杰眼里,事情却完全不一样。

他就像是被剖开了似的,教人从内到外摸透,甚至还呼朋唤友找一群人来看。他双手在桌下握拳,松开之后又紧紧握住,青筋在他的手臂和额头暴起,这个已经有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不像众人想的那么“老”,也许他平时故意做出了松松垮垮的样子,但是稍微用力,肌肉就很明显了,他的声音也低沉得像是野兽嘶吼:“小侦探,如果你认为这些所谓的证据就能把我钉死的话——”

凌绝说:“不,不是我给你定罪。”

“是在场的十一名陪审员,和受害者家属莉琪-波登,以及在这里从头看到尾的所有群众。”

“很好,你比我还会说漂亮话,如果我有幸出来,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吧!”莱杰恶狠狠地瞪着凌绝,但看他的手在短时间握紧又放开好几次就知道,他内心非常紧张,而他的这种态度也几乎是直接给他定罪了。罗德岛上的人比起理性更加偏感性,他们之前能因为“认为波登家族有杀人者的血统”就直接给莉琪-波登定罪,现在就能用同样的方法对付莱杰。

而莱杰的威胁对于凌绝来讲是不痛不痒,别说他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就算他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也不会害怕一个在他手上走不了三招的家伙。

凌绝发问道:“各位公平公正的陪审员们,请问你们现在可以做出判断了吗?”

其实他们在这里是无法做出什么真正的判决的,因为就算是要逮捕莱杰,也得一步一步走程序。但很显然,游戏也不需要他们这些玩家做到这一步。

所有的陪审员们都举起手,对他表示赞同,而唯一剩下来的那个无论如何都无法赞同凌绝的“陪审员”,则是已经被格尔探长拷住。他还被格尔探长踹了一脚,看起来想要发作,但却还是按捺下来,他真的是一个很擅长隐忍的人,所以在这时候,也会选择最对自己有利的做法。

他的耳边传来【叮】的一声。

这是系统在提醒他游戏结束了,而他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模糊。就和他进入游戏的时候那种眩晕感一样,四方的人物渐渐消失,房间也变成了平坦的空地,他约莫看到一个女孩子从监狱痛苦着跑出来,和米凯先生抱在一起。阿克则是坐船离开了岛上,克里斯先生这一次没有理由再留住他,因为他的“保护伞”格尔探长因为案件玩忽职守的缘故被上面停职了。

小警员a和小警员b则是得到了升职,他们似乎想要在罗德岛做出一些改变,而不想延续之前的风气。

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好,看到这里,虽然他们在这个世界一共只待了三个多小时,但不管是系统还是观众们还是都有种泪目感,虽然前者根本不会有感觉。他们沉静其中,没过几秒钟,就有个非常不解风情的声音响起来。

凌绝:“游戏结束了,算分吧。”

系统:【……】

系统:【你为什么这么冷酷啊!我们到底谁是ai啊!!!】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又在和画手朋友讨论之后的合作。

【为什么我十年前不学画画!!!】

好在现在开始也不算很晚………………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沈绿绿20瓶;取名废、耶稣素美少年10瓶;公衍6瓶;封柒梧、清香白莲、神乐5瓶;hcvh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