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三十年前的画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阿克,就是之前伴随在赌场老板克里斯身边的那个看起来打手一样的年轻人,他的肤色很黑,不是本地人,克里斯说他是从另一个国家过来的,这个应当不假。()

他的眼黑也黑,眼白更白,整个人虽然凶,但也很纯粹,此时虽然让凌绝吓着了,但还是梗着脖子硬撑着说:“我肯定说实话,马德,别把我想得和这边这些只会骗人的白人一样。”

哦豁,这家伙还搞种族歧视的,凌绝挑挑眉毛:“说吧,是真是假我会自己评判。”

“……其实那天我也来了,不过我先告诉你,我没杀人,我没杀过人,我知道克里斯养我是为了什么,平时说话说得多好听,真要是出事了他肯定先把我供出来,”他抖抖肩膀,示意凌绝把他放下,结果那边一松手却差点摔倒在地,这才发现自己是真的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克里斯给你的那个合同你知道吧,不用想了,是假的,他当时逼迫波登给他签字,人家愿意卖这几十年的土地使用权,但是不愿意永久转让,死活就不签字,所以他就派我来……倒也不是让我杀人,只是想知道能不能想个办法吓唬吓唬那一对夫妻,把合同签了就完了。”

他粗声粗气地说:“我给你讲实话吧,我也不想在克里斯手下混了,当年从那破地方跑出来就是不想被战争波及,结果出来之后都把我当傻逼,脏活累活都给我,我还不如回去了。但是我那天还是来找波登了,倒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想问他要一笔钱,然后把克里斯的那些想法都告诉他,咱就做一笔你情我愿的交易,哪有那么多屁事。”

“结果我来了,搁外面一看就发现他们俩死门口了——”

凌绝说:“你从哪看的?”

阿克莫名其妙地嘟哝:“还能从哪?你不要装傻,你不是听米凯说他当时听到外面有声音了嘛?我当然是用绳索顺着这外边爬上来的。”

凌绝:“我知道,而且你今天也是用这个方法上来的。我的问题是,你是否在窗户外面看到里面卧室门口有死人?”

阿克头上冒出虚汗,他直觉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但仍未消散的疼痛让他也弄不清楚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凌绝看他这样,居然非常温和地笑了,好像是幼儿园的老师在鼓励不肯吃饭的小宝宝那么和蔼,但鉴于他刚刚拽着阿克的脑门磕墙的时候神情也这么和蔼,一瞬间阿克居然打了个冷颤:“我……我是在窗外……啊!”

他意识到是哪里出问题了。

如果他真的是从阳台的窗外往里面看,那么根据波登宅三楼卧室的结构,他要从莉琪-波登的阳台往里面看,这个角度无论如何都是看不到波登夫妇的卧室门口有什么的!

他知道他进去过房间里面!这是自己说漏嘴了!

凌绝说:“好了,这一次我就原谅你了,但是希望接下来你全都说实话。阿克,我刚刚说如果你说谎的话就帮你醒脑子,不是开玩笑哦。用不上的器官,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他还是那样温和,那样无害,但阿克却觉得自己的心脏从内到外彻底凉了下去,过了一会,他听到有人颤抖着说:“……好的,我不会说谎了。”

——这是他自己的声音。

……

“我进去的时候,波登夫妇就已经死了。”

“我知道这样讲你们不会相信我,但我说的是真话,他们两人被砍得不成人形,而且神色也非常惊恐,不过这也很正常,临死之前的人都是这样的。但是要说……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的话,就是波登先生他的脸……我总觉得他好像很生气?”

凌绝的威压让阿克直觉地认为自己该多说一点,所以他就把当时所有的真实感想都说出来了,但对方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并没表示满意或者不满意,这让他的脑壳和肚子都更加钝痛,过了一分钟,凌绝问道:“你还记得你到这里的时候是几点吗?”

“……”阿克努力用眼神表达诚恳的意思:“我当时没看时间,不过出门的时候是三点多。”

凌绝又问:“你是从赌场出发?有没有使用交通工具?”

阿克小声说:“我走过来的,我没有车,克里斯不给我车,他说罗德岛太小了,不需要开车,我怀疑他知道我想跑路,真是艹-他-妈-的。”

这老板是真的坑,不过不管怎样,按照凌绝之前计算出的赌场到波登家的路程,再怎么快阿克也至少要用五分钟,他还不能太快,在路上耗费太多力气等到了这边就没办法爬墙了。凌绝想了想,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绳索是什么时候系上的?这一过程有没有可能被别人看到?”

“几天之前,克里斯那时候就怀疑波登不会乖乖听话,就让我提前来系绳索。那天波登家也在办晚宴,很多人都到了,我也混在里面。等他们都在一楼大厅跳舞的时候,我就偷偷到了三楼去——这些有钱人家里的卧室啊书房啊都是不会上锁的,可能他们认为不会有小偷强盗一类的吧。我观察了波登小姐和波登夫妇的卧室,最后决定把绳索系在莉琪小姐的卧室窗户下面。”

“那里是很隐蔽的,从上面看不可能看到。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就离开了,期间我可以确保没有人看到,别看我这样,这种见不得人的活……我也干过好几次了。”

这一点凌绝倒是相信,赌场老板克里斯很明显不是个善茬,但他手底下能用的“杀手”却只有阿克一个,如果阿克再是个菜鸡,那他们不如一起撞死的好。这时候米凯先生从外面回来,看到阿克已经清醒,并且说了克里斯让他做的那些事,就挥舞着拳头想打他:“你这个混蛋!是不是你杀了他们俩!然后嫁祸给小莉莉!我这就去法庭!”

阿克大声嘲笑他:“说得那么好听!你不是现在才敢确认你的私生女是无辜的?在那之前你干嘛去了?我说,要是你有替她脱罪的心思,完全可以去顶罪吧,虽然最后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不是比在家里喝酒买醉好得多?你们这群白猪!恶心的白猪!”

他说话难听,但道理的确是这个道理,米凯先生当然不该去顶罪,但在罪名砸实之前如果他想好好调查一番,找出真凶那也是可以的(虽然他不一定能找得到),但他和其他人一样,也直接认定了莉琪-波登就是杀人凶手。

不过凌绝并不会介入到其他人的感情中去,对他来讲,在纯粹客观的角度看待问题就足够了。他留给米凯先生五秒钟时间让他恢复心情,接着拽着阿克让他站起来,并示意米凯先生在前面带路:“走吧,你不是说波登先生有很多艺术品想要卖掉吗?他既然已经去世了,那些东西就是还没有卖掉了。带我去看看他的藏品吧。”

米凯先生觉得这样做恐怕有点不好:“那些东西……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凌绝斜睨着他:“我恐怕它们之间有着深不可测的关系,就算没有,你也可以监督我不要换走珍贵的艺术品。你是想救你的女儿的吧?”

米凯先生不说话了。

他一路沉默把凌绝引入那个房间,居然就在波登先生的隔壁,门是锁上的,凌绝一脚把它踹开,才发现门上的锁已经被人撬坏了。

对方做得很精巧,撬坏之后从外面把门关上,一点也看不出来痕迹,只有走进去之后才能看到上面新鲜的划痕,看起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进去之后,发现所谓的收藏品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林林总总共计只有九幅画,和几个凌绝的眼光看不出来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的罐子。九幅画作有大有小,其中最大的那副画上的景色非常眼熟,上面就是……罗德镇。

确切来讲,是从凌绝之前看到的远隔海天的另一个岛上往这里看,能看到的罗德岛。

画上最边角的地方有画家的签名,以及当时的时间,正好是三十年前。

凌绝看着上面的“6月25日”,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米凯先生,当年波登先生的祖父被杀害,是在夏天发生的事情吗?”

米凯愣愣地点头,不知道他要说什么。而凌绝的眼神却凝在了画作上波登宅的那面墙壁上,墙上有一个人吊在那里,看他的样子,他似乎是在进行修墙的工作,但他的手里没有工具,他正在往三楼爬去。

画家隔着海岸,本应当看不清楚这面墙壁上的趴着的人具体是什么样子,不过米凯先生在旁边咋咋呼呼的自言自语倒是帮凌绝解答了疑难:“哇!这尼玛是劳恩斯的作品啊!汤姆从哪弄来的这位大师的东西……怎么?你们俩怎么这样看我?你们难道不知道他嘛?他就是那个以追求真实闻名的画个画都特么要戴望远镜看的画家劳恩斯啊!别说你们不知道!那不就成了文盲了嘛!”

文盲凌绝静静地把目光收回到画作上。

——最后一块重要的拼图,他找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以追求真实闻名的画家”的时候想到的是露伴老师23333333333

不过就不在这里安利jojo了,懂得都懂【。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白纪险域20瓶;羽夏depression10瓶;连川5瓶;月映花鸟一度秋2瓶;柒冉木木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