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米凯的证词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在这种危机关头,凌绝的大脑甚至都要比身体慢一步——这是他的直播间中的观众们的想法。(看啦又看手机版)他们甚至没有看到绝哥具体的动作,尖叫声响起来的时候,在他们的眼睛中,凌绝的身体似乎也发生了扭曲,而当他们反应过来之后,镜头已经追着凌绝来到了三楼。

但他们还是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好在发生尖叫的米凯先生和“凶手”也并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他们目睹凌绝突然出现在走廊上,就像是删除掉了一段时间之后贸然冒在那里的,然后他裹挟着在封闭的室内本不应出现的风声冲入这间卧室,这是莉琪-波登的卧室。

他的速度太快了,拳头捣在“凶手”的腹部时,那人只觉得眼前一黑,连剧烈的腹痛都没有引他□□出声就缓缓倒下,米凯先生捂着被划伤的胳膊,看着缓缓倒下去的人,突然又喊叫起来。

凌绝收回拳头,看他轻描淡写的样子,就像他刚刚锤死的是一只蚊子一样,想到这里米凯又不由得心中一悚,尖叫也停了下来,他恐慌的眼神在已经倒下去的刺杀者和凌绝两人之间转来转去,居然问道:“你……你没杀了他吧?”

“没杀啊,你在想什么,”凌绝斜了他一眼,居然很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守法好公民,不会随便杀人的。”

……所以不随便的话就能杀人了?

这个话题还是不要聊下去比较好,米凯艰难地咽口水:“那……我们现在是报警还是怎么?”

只见刚刚还在说自己是守法公民的绝哥把瘫软在地上的杀手拽起来,咣咣地就用他的脑壳敲了两下墙:“报警干什么?不用那么麻烦,我这就帮他醒醒脑子。”

米凯先生:“……”

“在这段时间,你可以去寻找波等夫人的信了——或许你已经拿到的话,可以现在就念出来。没事的,不用担心**泄露,我们的杀手先生想要彻底醒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不,他真的还能醒过来嘛。米凯先生听着那人和墙壁碰撞发出的沉重声音,心里甚至比刚刚发现三楼有个人,并且还不分青红皂白就刺伤了他的时候更加惊恐,所以他也就更加不敢反驳凌绝,颤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张纸:“就是……就是这个,我说给你听吧,你要看吗?”

绝哥一手接过纸,他一边一目十行地看,一边听米凯讲述那过去的、发生在他和波登夫妇之间的故事。

“故事的开始其实非常俗套,”米凯陷入回忆,也就没有那么怕了:“我和他们俩都是出生在罗德岛上的,那时候我们三个人关系不错,汤姆——就是你们看到的波登先生,他们家以前在这座岛上挺厉害的,我想你可能已经知道了,这座宅子是他祖父建造的,在那个年代,想要搞这么一套大庄园,可真是不容易呢。”

“我和他都爱上了同一个女孩,也就是之后的波登夫人。她是一个很有活力和魅力的姑娘,我们都对她展开追求。后来他们俩都去了大城市念书,后来就在那里发展了,我则是一直呆在岛上,这样平静地度过了几年之后,已经成了汤姆未婚妻的她突然回到了岛上,我发现她并没有那么开心,就追问她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她告诉我一个难以启齿的事情——”

“汤姆……他的身体有些问题,他无法满足她,唉,这对于男人来讲真是非常尴尬,我也不好说具体是什么问题,但总之有一天,我和她发生了一些关系,她因此非常痛苦,觉得自己对不起汤姆也对不起我,甚至一度想要自杀,我后来让汤姆来劝她。他们两人虽然都经过了一些情绪上的挣扎,但还是重归于好,但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是,那次的事情让她怀孕了,她有了一个孩子。”

“小莉莉就是那时候出生的。”

“汤姆需要一个孩子,而且他信的教也不允许打胎,他是个要面子的好人,所以为了保证公平,我不会去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我才是莉莉的父亲,我们最后就达成协议,每年夏天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要来岛上住三个月,我想要去看看小莉莉……我才是她的父亲。”

“我曾经以为这段关系将会被我们三个人永远掩藏,直到带入泥土。不过今年似乎发生了一些变故,汤姆的经济状况出现了问题,他在城里的资产为了偿还债务已经全都变卖掉,不过还查了一些,我不知道具体是多少,但应该不会太少。他无奈之下就想要变卖掉这套老宅,其实不仅是老宅,他还准备把他收藏多年的古董啊艺术品啊家具啊全都卖掉。小莉莉虽然二十二岁了,但但还没有嫁人,他担心如果卖掉所有的这些还弥补不了亏损的话,会有人对他进行报复,甚至祸及家人,毕竟这些年他做生意也惹到了一些不该惹的人,所以决定按照这边的法律,把小莉莉过继给我……这件事真的很急,他以前都是夏天来,这次却是春天,就是这个原因。”

至此为止,他说的东西都是波登夫人写在信上的。这封信目前不知道是真是假,凌绝暂时也无法找人进行笔迹鉴定,不过从逻辑上来讲非常通顺,至此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他暂时不纠结证物的真假,把它收到包裹中。系统立刻提醒他说:【获取有效证物一份,可以让陪审团讨论10分钟时间。】

看来这东西的真实性还是挺高的。当然也有个可能性是这封信是伪造出来的,而所谓的有效证物正好是在“伪造”的这一方面。

米凯先生说完这一切,又开始紧张起来,他的紧张中甚至还有一丝悲苦,凌绝不想给这个可怜的不知道是自己绿了别人还是别人把自己当成工具人的男人太大压力,只是淡淡说道:“你可以说说案发当天发生了什么。”

这个话题很显然也并不好,因为米凯先生的神情更苦逼了:“那天,我下午来的时候还在犹豫该不该来。因为汤姆要把小莉莉过继给我,那么有些事情就瞒不住了,我们本来想慢慢地把这件事情透露给小莉莉。但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这些年对于自己的身世也有些猜测,知道了真相之后就……很不能接受。她怒斥我们肮脏,又说没想到自己是私生女。那些天她的情绪一直都很不稳定……我很后悔,真的,如果知道最后会变成这样,也许我们就不该告诉她的。”

他重重擤鼻子,凌绝一边等他恢复,一边继续磕杀手的脑袋,一下一下还很有节奏。米凯先生终于恢复了,他继续说道:“不过那段时间,其实还有另一件事刺激到小莉莉的。她虽然年纪小,但在艺术方面具有颇高天赋,大学学的也是艺术品鉴赏,汤姆这些年收藏的很多珍品其实都是她喜欢的,汤姆因为经济困难想要把那些都卖掉,小莉莉曾经多次和他争吵,但是没办法,汤姆还是邀请了买家。他们担心莉莉会大吵大嚷,所以让我下午过来,安抚她不要把生意搅黄。”

“我是下午两点半来的,那时候买家其实都走了,我去的时候,他们和我讲莉莉在睡觉,他们趁着她睡觉和人谈妥了,除了有一幅画,那副画我没见过,听说那是和汤姆家有点关系,不过我们这些外人都没见过,他一般不会把那些画给其他人看。我之后去了小莉莉的房间看她,她在熟睡,这真的有点奇怪,因为她以前从来不午睡的,不过他们说她这两天不太舒服才会这样。”

“这时候我听到外面有声音,但是从窗户往外看什么都看不到,可能那是个鸟什么的,我担心它会吵醒小莉莉,因为她睡起来很浅,不过还好没有。窗户是锁上的,你自己可以看一下,这两间阳台连在一起,只有小莉莉这边有窗户,那扇窗户是落地窗,所以打开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确定外面没有风才行,你要是真的好奇,等会就可以去看看。”

他一口气把剩下的说完了:“我接着又和他们谈了一下遗嘱的问题。因为波登认为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他决定先立遗嘱,遗嘱的直接受益人是我,不过条件是在他死后我要继续照顾小莉莉和她的母亲。我想让他再想想,事情未必坏到那个程度。但他却说已经写好了,他也已经签字了。那之后我就和他们夫妻俩道别了,说到底,他们才是夫妻不是吗,我终究只是一个局外人。在我离开之后,下午五点的时候,我听到了他们的死讯。”

说到最后他又要哭了,凌绝发出一声长长的带有安慰性质的叹息,让他去洗手间整理一下,米凯先生低垂着脑袋去了。他刚从莉琪的房间离开,凌绝抓着的“杀手”就抬起头来:“我说,你不会相信他的话了吧?咳咳,我没想到侦探先生的脑仁也那么不管用。”

他抬起头来,用一种充满了敌意和蔑视的眼神看着凌绝,他是故意的,他想要激怒凌绝。

但他失败了,凌绝的情绪非常稳定:“也许在你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我之后,会发现我的脑仁其实很好用。当然你也可以说谎话或者是隐瞒一部分,但我不建议这样,”他露出了险恶的笑容:“因为那会让我把你的脑仁磕到不管用。阿克,想好再说话。”

阿克:“……”

他不可思议地瞪视凌绝,眼神中却不免染上一丝恐惧,他现在肚子和头一样疼,让他怀疑是不是里面什么地方破了:“……你特么的还是人吗?”

作者有话要说:绝哥:我不仅是人,还是守法公民~

受害者阿克:???汝听,人言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猫科动物3瓶;柒冉木木、清香白莲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