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犯罪现场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凌绝在离开之前,突然对赌场老板克里斯问了一句:“你确定你这是波登老爷和你签订的合同?你们双方没有任何矛盾?”

克里斯没想到在话题明显已经被带跑之后,他又突然想到了这件事,不过事先这位嫌疑人是准备好了说辞的:“要说一点矛盾没有也不可能,他还是不太想卖那块地皮,不过我劝他既然已经破产了,与其守着房子,不如多搞点钱。(看啦又看手机版)而且那破地方曾经死过人的,有什么好,说不定就是房子有问题才会这样,干嘛不早点离开这个伤心地。”

凌绝说:“也许他认为当年的凶杀案有问题,所以才不离开。这不是重点,我还有一件事很是疑惑,听说您和附近的黑-社-会有些关系,并扬言说要让黑社会砍死波登一家,这是真的吗?”

“……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管太多,”听到这里,克里斯才终于露出了他霸道老大的一面:“你只是个小侦探,好好管管你的案子就行了,别去胡思乱想一些有的没的。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阿克,送他离开吧。”

阿克是一直在他身后背着手站着的一个看着有点像是小混混,却比普通小混混孔武有力得多,也凶的多的一名年轻人,他的皮肤也很黑,看起来并不是罗德岛本地人,而带有明显的外族人特征。凌绝多看了他两眼,阿克就凶狠地瞪过来。克里斯淡淡地说道:“你别盯着他看,他脾气大,被你看恼了失手把你打死可不好。他是坎南人,坎南地处热带,十几年前还在和尼列人打仗,有不少坎南人就是那时候逃过来的。不过过来的时候和咱们本岛人也发生了不少冲突。”

“坎南人凶恶,尼列人阴狠,他们两族的外貌特征都很明显,只是听说尼列人会喜欢在身上刺点什么,他们的长相和当地白人格格不入,而且全是穷鬼,当时的罗德岛居民对他们印象非常刻板而且恶劣,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当地不少坎南人和尼亚人都只好跟着我们这些在当地口碑亦不怎么样的本地人为生。”

他这样淡淡的说,话语间对于阿克和自己都非常贬低,但不管是阿克,还是他身边的漂亮女秘书,都没有露出恐惧或者惊讶亦或是鄙薄神情,反而有点引以为傲,好像是在说“你们这些俗人,老子就是这样坏,你们又能拿老子怎样”。

凌绝只好离开了。阿克凶恶如狼的眼神一直盯着他的后背。如果坎南人都是这样,那倒也没有办法怨恨这边的人对他们的态度差了。

他这边刚出赌场大门,拿着到手的一份合同复印件证物,系统就开始戏精了。

【任谁都想不到,这样一个看似民风淳朴的罗德岛上居然隐藏着如此多的的罪恶,对于死亡不屑一顾,甚至完全当成笑话看的普通岛民;和光明正大涉黑,甚至于对你这个侦探还敢挑衅威胁的赌场老板;以及对案子敷衍了事,连证据线索都没有认真调查过的探长,这一切都让你非常厌恶。】

他旁白的语调也不知道是学的谁,居然像模像样地加了一丝沉痛感在里面,但因为知道他是个ai,而这游戏又只是个游戏,所以凌绝不仅完全无法入戏,甚至觉得他们就像是想要伪装成真正蔗糖的工业糖精一样木得灵魂。

【……好吧,玩家对此毫无感受,那么我们跳过情绪渲染进入下一个环节。】

凌绝:“……我是走流程还是直接举报?”

系统对此充耳不闻,他的脸皮似乎已经比一开始进入游戏的时候厚得多了,因为接下来他甚至还把对凌绝的称呼默默改成了绝哥:【那么现在我们去什么地方?之前乔尔说了波登夫人和她那位青梅竹马的米凯先生实际上是情人的关系,而刚刚的赌场老板又说道波登家的历史,绝哥,你决定先去对哪个方向进行调查?】

“行了,套近乎是没有用处的,”绝哥似乎不想要这么个戏精小弟,但他终于还是没有再提举报的事情了:“我要向你确认一件事。”

“如果角色有能力的话,他会去选择销毁可能会引起我怀疑的证据吗?”

系统在计算过这个问题并不会影响到游戏公平之后,给了凌绝一个肯定的答案:【会的。】

绝哥说:“现在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疑团越来越大,却并没有任何一条线索能够把谜团解决掉。我决定去现场查看一番。”

【波登家距离法庭步行时间约有半个小时,如果玩家使用载具,那么租借载具的时间也要算在内,同样要浪费时间,建议玩家做好时间资源管理。】

这说的是实话,因为如果凌绝去了现场,没有一小时时间绝对搜查不晚,那么他就没有办法自己回到法庭去提交线索,甚至是找人跑腿也不好找,那时候就只能使用双面镜。双面镜这个道具有充能时间,属于必不可少的最终手段,除非玩家非常有信心,或者是在游戏已经到了不得不用的时候,否则他们都不会想要利用这面充满魔法的镜子。

但如果是现在走去法庭先把手上的线索提交了能怎样呢?

可想而知这是个饮鸩止渴的愚蠢行为,目前的一个线索两个证物,前两个不用说了,刚刚拿到的这个波登老爷和赌场老板克里斯签订的合同和线索一样,也只能拖延五分钟的时间,其中更大的问题是一旦这个合同拿出去,他反而会帮助洗清赌场老板克里斯的嫌疑:既然波登先生愿意卖房卖地,那么克里斯又怎么会派遣杀手去杀他呢?

事情似乎陷入了僵局。普通玩家到了这时候,不免会怨天尤人,开始抱怨自己在游戏开始的时候浪费了过多时间,当时没想到这游戏会这么紧张云云,但是对于绝哥来讲,难题永远有很多解决方案,在没有确认现有的简单解决方案不能用之前,难题就不能算是难题。

“时间资源不够,那一定是因为其他的资源没有利用完善,比如说人力,”绝哥工地包工头一样走到了一个正仰着脸看云彩,非常无所事事,就差没有在身上写四个字“递送线索”的人面前,那人看他来了,立刻有了精神:“侦探先生!你是否需要我帮您向法庭送达线索和证物?”

他嘴里说的是帮,却扬起了手上的牌子:

【线索一条:1元钱

证物一件:2元钱

超过十公斤:价格翻倍;

距离每公里:3元钱

超过五公里:价格翻倍;

时速:8公里每小时

急件:价格翻倍;

另:不建议讲价还价,一分钱一分货,占小便宜一时爽,证据被丢火葬场。】

可谓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尤其最后一行真是社会社会,看到这个说法,就连绝哥也没有办法和这人多说什么,只能乖乖掏钱,以免自己辛辛苦苦找到的证据就这么被扔了。

绝哥也的确乖乖掏钱了,他一共拿了……四块钱出来。

等着送线索证据的npc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拿手指指自己面前的小牌子,尤其是最后那一条“证据被丢火葬场”他还来来回回画了两遍,绝哥却指指喷泉广场的另一边的小巷口:“你去找一下米凯先生,帮我给他带个话:就说我是侦探凌绝,正在查探莉琪-波登小姐的案件,现在我要去案发现场波登宅进行搜证,让他赶紧过去。”

“其实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都不能算是一条线索的,我也相信只要是正常人就不会说错。而米凯家距离这边可能连一公里都不到。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准备给你四块钱,这都是因为我是一名慷慨大方的侦探。”

传递线索的npc:“……你说的这还是人话吗?”

绝哥轻而易举找到了能把“询问波等夫人情夫(疑似)”和“搜查现场”两件事并做一起做的方案,怎么会管他劳苦大众如何抱怨?他迈开长腿,施施然走去了波登宅。

和之前去莉琪-波登的家庭教师莉娜-林诺家拜访一样,他还是先绕着波登宅走了……四分之一圈,然后发现之前人们说想要进入到这座别墅杀人就只能从大门进去的说法是真的,因为别墅的后面直接接着峭壁,没有任何的着力点。

不仅如此,这地方还是背对着全岛的。也不知道莉琪-波登的曾爷爷当时在这里置产的时候究竟想了什么,居然把别墅建建造在岛的最边角的“尖儿”上,不过这峭壁并不算很高,下面虽然没有沙滩,但也有一大块比较平整的礁石,凌绝走下去的时候,发现有两个警察坐在这里抽烟,他们没看到他,还在说“怎么又来了个侦探好晦气”,一见到他本人却都露出了尴尬神色,好像被老师抓到不干活的小学生。

这两个小警察会这样,不只是因为凌绝穿着体面,看着跟名侦探似的,还因为这位侦探的神色虽然挺轻松平静,但不知道怎么地,看到他之后,两个身为警察的年轻人居然都有些紧张,比玩忽职守的时候被格尔探长抓到还紧张。

他们会这样子,是因为凌绝故意把自己的气场放出来,一下子就震慑住了这两人,却又做出一副无害的样子:“你们好,我是来这里搜查线索的侦探凌绝,请问你们在这有没有找到什么新线索?”

小警察a本来想说都那么多天了,哪有什么新线索,但现在就是说不出口,他组织一会语言才喃喃说道:“是……是有一个新线索,我们在这里找到了一个脚印!”

他的同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心想一个脚印特么算是什么线索?然而在这名侦探面前,他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特别想表现,于是鼓起勇气,说出了另一个和同伴的线索比起来更加无意义的信息:“我们发现,这之前可能有修墙工人为这栋别墅进行过修缮工作!如果侦探先生你认为莉琪不是凶手的话!那那个修墙工人肯定就很值得怀疑啦!”

一开始说话的小警察翻白眼:“证词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修墙工,这都是你的想象,能不能别做梦啊!”

他们俩要吵起来,凌绝只好打断两人的话头:“二位,我刚刚来到这里,还没有进入现场看看,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带我进去看看?”

小警察a一口应下:“可以的!这有什么不可以!不过我们不是骗你,那里真的没有什么线索,你看了可能会更加失望。”

作者有话要说:之后就一直是小警察a和小警察b了,好惨俩男的,木有姓名【。